被抹去的血痕
評分: +10+x
blank.png

Site-8122的午休時間,神崎薰在員工餐廳吃完飯,一面看著空盤一面咬著吸管啜飲鋁箔包中的蘋果牛奶。坐在他對面的是擔任清潔人員的花山健二。他跟健二算不上很好的朋友,但姑且還是偶爾會一起吃飯聊八卦的關係。花山把最後一口湯喝完,隨意地開啟了話題。

「你那邊最近工作怎麼樣?」
「還行吧。」

神崎的工作崗位是模因改造實驗室,就如基因改造食物會簡稱基改食物(GE食物),模因改造實驗室也被人簡稱為模改實驗室(ME實驗室)。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地方,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基金會的秘密廣告部門,大部分的任務都是在媒體內容裡插入具有特殊效果的模因而已。當然這樣的說法還是有點過於簡略,畢竟他們的模因改造除了可以讓廣告說服力提升到不尋常的程度以外,還能讓人把蘋果看成是香蕉,甚至可以用一些特殊的方法讓人完全忘記某些對象或事情。

「那麼你那邊怎麼樣?」
「還算正常吧,不過站點內還是偶爾會出現來源不明的生物性廢液。」
「那個啊,是說我聽說ZH那邊也有類似的現象。」
「對基金會來說也見怪不怪了吧。」

說得也是。出現奇怪的廢棄物或是垃圾這種事情儘管明顯就是異常,但對於基金會來說也實在太過瑣碎而無法讓人多作關注。只要不是會傳染疾病或者釋放有害放射線的廢液,大概只會一直被堆在那幾萬件的異常事件紀錄中吧。對基金會來說有些更值得重視的問題。

「如果總有一天會沉入黑暗——」

從花山的方向傳來女性的歌聲,那是他的手機鈴聲。只見他拿起手機然後跟另一頭簡單對答了幾句,他握在掌心裡的手機殼上畫著常見的二次元美少女。她穿著黑色的水手服,眼睛是紅色的,背景則是新月的夜晚。

神崎還記得那是他們實驗室也參與過的項目,基本上就是要把名字叫做「消照闇子」的角色推廣到基金會內部。之前據說因為「對黑暗的本能恐懼」實體化造成了大規模異常現象導致了不少人員死傷,所以他們就把「黑暗」擬人化、美少女化,以此減低異常現象的活性。而花山的手機鈴聲其實也是來自他們實驗室製作的「消照闇子Vocaloid」,基本上就是挑選符合消照闇子形象的少女聲音經過人工調整後做成一套有著專門聲線的語音合成軟體。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周邊商品與創作。簡直可以說是基金會內的初音未來

而這聽起來相當荒謬的收容措施也很荒謬地成功了,所以基金會就是這麼一個充滿荒謬與怪誕的地方。不過想想其實也很理所當然,畢竟會被消照闇子殺死的人根本不存在。

「抱歉啊,剛剛說的廢液又跑出來了,我先走一步。」
「午休也差不多結束了,工作加油啊。餐盤我幫你收就好了」
「甘溫!」

整理了一下餐桌後,神崎也回到他的工作岡位。

刷了一次卡進入辦公室後又在更裡面的門前刷了第二次。那扇門上用紅色文字大大寫著「注意:生化危害區」以及「三級權限以下禁止進入」。然而神崎完全不穿防護服就這樣打開門走進去。門後又有一道門,這是雙扇氣密門的緩衝空間,目的是不讓內部的有害氣體直接洩漏到外界。他將手掌放到那扇門的感應器上,最後一道閘門應聲開啟後稍微刺眼的光線與一股熟悉又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而他走進充斥著那股氣味的明亮空間中,同時氣密門在他身後自動上鎖。

在那明亮的實驗室裡有幾張獨立的辦公桌椅,桌子上擺著螢幕滑鼠與鍵盤,而主機在桌面下還以許多纜線連接到總主機。不同於常見的理科實驗室,模因相關的實驗基本上所有工作都可以在電腦中完成,如果需要實驗對象的話會直接傳送給站點內的D級人員管理部門,讓他們直接進行模因效果的實測。

不過模改實驗室的人也並不是完全對模因免疫,應該說幾乎沒有什麼正常人類能做到所謂的「模因免疫」,除非那是個又聾又瞎又沒有觸覺的可憐人。但他們在處理模因時不能受他們自己製造的產物影響,所以會在整個空間中灌滿氣化的特殊失憶誘導劑來產生類似模因免疫的效果。這東西對身體當然不是無害的,但他們有受過特殊的訓練可以長時間吸入那種藥劑而不會引發太嚴重的有害反應。

「神崎,你吃完午飯了啊。」
「算是吧。」

另一名研究員向神崎搭話,而神崎往空間更深處的地方看過去,那裡有個埋頭苦幹的人影。在那個人的座位旁放著吃完的便當。

「赤井還是那樣嗎?」
「是啊,應該有幾個月了吧,那完全就是著魔的狀態。」

赤井正人,算是目前在整個模改實驗室裡資歷最老的人物。從幾個月前他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模改實驗室裡,似乎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離開過了,在其他人抱怨他的體味之後似乎會在所有人都離開後直接在實驗室裡擦澡。聽說室長有考慮過勒令他去接受心理輔導之類的東西,但模因汙染的檢測結果全部都是陰性而且工作效率沒有下滑,現在算是處於一個有點左右為難但也逐漸習慣的狀態。

「先別管他了,反正他的工作進度都沒什麼問題。今天下午結束以前室長要你把992號的案子做完喔!」
「了解。」

隨意應答了一下,神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下午的作業。而當他下班離開那個似乎已經數個月沒有關過電燈的空間時,赤井依然在他自己的位子上。

模改實驗室並不是那種沒有休假的血汗崗位。雖然一直吸那個藥劑對身體會有未知的負擔沒錯,但已經十幾年了都沒有誰真的出過意外。除此之外基本上工作都是責任制的,而且只要熟悉了技術那每周的工作量都不會很大。神崎現在就大概可以周休三日左右。

而那個炎熱的禮拜四早上,他在一時興起去便利商店買冰棒的回程中看見了一個女孩子。她的長相非常漂亮,一頭烏黑的長髮放到肩膀以下,穿著黑色的學生制服站在路旁的陰影中。那一身肌膚即使在黑暗中也顯得白皙透亮,但神崎看見她那嫣紅的嘴唇時卻反而感到一股陰寒。

他假裝沒有看見,然後快步走過。經過幾個街區回到家時正好聽到附近學校的課間鈴聲。此時神崎才想起來,這個時間點理應不會有學生在校外亂晃才對。但也說不定,只是翹課或者在做女學生的角色扮演,當然還有可能就是熱昏頭看到奇怪的幻覺了。那畢竟是一個陽光熾熱接近中午的時間。

隔天神崎回到了實驗室,他到的時候赤井已經不在座位上了。

「赤井呢?」
「好像昏倒送醫了。」
「昏倒?不是單純睡死?」
「不是,聽說被發現的時候口吐白沫而且呼吸跟心跳都很微弱。」
「是失憶誘導劑的副作用嗎……」
「不知道,但是連續吸這麼多的人大概他是第一個。」

之後的那個禮拜赤井一直沒有從昏迷中恢復,醫生說那是慢性中毒的症狀,他應該早就身體不舒服了才對,但還是一直強迫自己暴露在那個環境中。神崎的腦中一直縈繞著赤井的事。他跟赤井的關係說不上好或不好,但他真正在意的是究竟為什麼赤井即使身體變成那樣依然不願意離開實驗室。他在堅持什麼,還是在躲避什麼?待在模改實驗室裡的話就能一直保持模因免疫的狀態,所以赤井他在害怕什麼模因嗎?但是如果外面有危險的模因流竄的話,那基金會應該會發布警告才對。

因為心神不寧的關係也一直做不好工作,再加上少了一個人所以實際上每個人分配到地工作量也都變得更多,神崎很難得地在禮拜六晚上還留下來加班。

好不容易做完工作準備離開時,他習慣性地沒有把燈關掉。然後在那扇朝外的氣密門開啟之後,實驗室之外的空間突然暗得像是圖畫中一片被完全塗黑的區塊。他自己的身影就在身後的光照射下投影在辦公室的一小塊地板上。或許是太久沒有加班讓他有點不習慣晚上熄燈後的站點,他居然罕見地感覺到心跳加速而且還留了些冷汗。沒事的。他心想,然後朝著那一片黑暗跨出了一步。氣密門在他背後關上,他自身的影子也溶入了那一片漆黑

「嘻嘻嘻嘻……」

與他所製作的那套語音合成軟體聲線別無二致的笑聲,是神崎最後聽到的東西。

禮拜天早上,花山又被叫去清理生物性廢液,這次出現的位置是模改實驗室的氣密門外。那天之後實驗室的人感覺到人手嚴重不足,雖然只有赤井昏迷送醫但簡直就像是一次少了兩個人一樣,所有人的工作負擔都加重了。而之後的幾個禮拜,花山在員工餐廳吃飯時即使沒有人同桌還是會下意識地拒絕其他人坐在他的對面,好像他其實在等某個朋友一樣。

只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在那個貼滿二次元美少女海報的設施裡,一切又變得像是一如往常。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