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999 - 來星星間找我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scp-7999


» SCP-7999 - 來星星間找我

評分: +19+x



「總有一天,人類會撐開自己的眼睛。他們應會看到如地球一般的行星。」
— 克里斯多福·雷恩



項目編號: 7999
等級3
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級:
integrated
瓦解等級:
dark
風險等級:
notice

KeradidScience.png

貝賽爾・西亞斯特工的筆記內部的SCP-7999-3種族素描。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SCP-7999已經導致了帷幕部分破碎情景,基金會目前聚焦在將此現象和SCP-7999-3個體解密至大眾之中。讓它們融入公眾屬於Site-120整合委員會的管轄範圍。如往常一般,基金會外交和聯絡團隊應維持SCP-7999社會和人類之間的友好關係。

若沒有O5議會的同意,任何人皆不得接近SCP-7999-1。所有通過SCP-7999-1的SCP-7999-3個體必須被記錄在官方入出境紀錄上。

描述:SCP-7999指的是以下互有關聯的異常:

SCP-7999-1:一顆蟲洞。2027年3月6日,它於距離地球約405,000公里的地點出現。此蟲洞連接了太陽系與GN-z11。GN-z11是位於大熊座內的星系,距地球約320億光年。至今,試圖通過此蟲洞的嘗試皆以失敗告終。

7kportalv2.png
拍攝到SCP-7999-1開啟時的監視器影像的靜止畫面。

SCP-7999-2:可視於SCP-7999-1另一邊的太陽系外行星GN 667Cc1。由於SCP-7999-2似乎位於蟲洞的系統內,它距離蟲洞約250,000公里。

SCP-7999-2的大小與火星大致相同,重力則是地球的0.364倍。SCP-7999-2的大氣組成與地球石炭紀時類似2。SCP-7999-2的水域系統發達,約有85%的地表被液態水覆蓋。有關行星地表的更多細節正在研究中。

SCP-7999-3:SCP-7999-2上稱為「克拉第Keradids」的智慧文明。SCP-7999-3個體是外觀與Mantodea3類似的六足節肢動物,並有著放大的顱腔。它們的前肢可以作為手或腳使用,末端則具有三指構造,與人類的手部類似。SCP-7999-3個體介於1至1.3公尺高。

SCP-7999-3具備智慧,它們在卡爾達肖夫指數中被分類為II型文明4。以目前人類的發展速度,將需要大約10,000年才能達到相同等級的科技。


目前距離:大約655,000公里


「我們果然不孤單!」

「他們像我們嗎?」


「不,完全不像。如果我們有一點,甚至任何相似點,那就太有趣了,但這並不重要。這次的發現是一輩子的高峰⋯⋯不,好幾輩子的努力。現在,我們終於看到了。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宇宙中不是只有我們。」

「我們要怎麼辦?我們要傳送訊息嗎?還是我們要等他們先開口?」


「太多問題了。讓我工作。」

「等等⋯⋯那是⋯⋯」


附錄7999.1:SCP-7999概要


SCP-7999-1最初在地球與金星的公轉軌道間顯現,距離地球約405,000公里。由於它鄰近地球,整個北半球和部分南半球地區都能以肉眼目視SCP-7999-1。為了試圖控制SCP-7999-1相關資訊的傳播,基金會立刻開始控制媒體、撒放氣融膠化記憶刪除劑,以及施用指定模因劑以完全去除人類見到SCP-7999-1的能力。對SCP-7999-1的調查隨後開始。

在SCP-7999-1顯現後的12小時內,5段訊息迅速在全球無線電網路上播送。基金會派出Rosetta.aic羅賽塔.aic5翻譯這些訊息。在Rosetta.aic共22天的分析後,訊息順利地被翻譯。所有接收到的訊息都被譯為以下訊息:

「哈囉?你們聽到了嗎?這個世界會思考嗎?」


附錄7999.2:2027年3月28日


Site-120


我們盯著羅賽塔的螢幕上的訊息半個小時了,沒人說話。已經過了這麼久,到這個房間看羅賽塔有沒有破解訊息成為了習慣。我們知道她有能力做到,我們知道理論上是可能的,但我跟阿席沃什沒想到真的會成功。以英文書寫的訊息,還來自外星文明。

阿席沃什是第一個開口的人。

丹尼爾・阿席沃什博士:⋯⋯它們只說這些?

貝賽爾・西亞斯特工:我已經讓羅賽塔運算好幾次了,多到我都數不清,這就是我得到的結果。羅賽塔有99%的信心,她不是完全自信的原因是她首次上線後的一些失誤。我對這個翻譯蠻有信心的。

阿席沃什:這麼短的訊息卻有很多字。O5怎麼想?

西亞斯:一開始?整個星球的人口突然可以在天上看到異常的這個事實嚇死他們了。還好在訊息來之前過了幾小時,因為我聽說在那段時間,他們正爭論要不要把每個人敲暈並丟一個逆模因蓋著星球,假裝它不在那裡。

阿席沃什:對啦,那現在呢?

西亞斯:那就是為什麼他們來找我,還有為什麼我在與你說話。我們討論了一陣子。呃,不太像討論而比較像是「讓他們不要激動」。我提醒他們Site-120的努力,而那似乎說服了他們大部分人嘗試不同的方法。他們想要我們去和它們說話,甚至讓它們融入我們的世界。

阿席沃什:那⋯⋯還真是令人驚訝地寬容。

西亞斯:我會跟你說那整段討論,但說真的沒有那麼有趣。阿席沃什,你跟我一樣都知道時代在改變。你在120站做的一切都證明了我們真的可以開始拉起帷幕了,一點一點慢慢地來。也許是那個時候了,也許人類終於能夠承受異常存在的事實。

阿席沃什露出微笑。

阿席沃什:如果O5同意了,那我當然可以。我們來草擬回應吧。


經過討論後,基金會回覆了以下訊息:

你好。來談談吧。


附錄7999.3:2027年4月3日


在透過Rosetta.aic傳送及接收數次訊息後,SCP-7999-2的當地文明同意派出代表與基金會代表見面。由於人類無法穿過SCP-7999-1,SCP-7999-2的代表同意在地球上的基金會站點內見面。為了在會見代表後讓它們融入社會的過程順利,基金會整合委員會開始向世界各政府與公眾解密最初的SCP-7999資訊。

2027年4月3日,兩名來自SCP-7999-2的代表抵達基金會Site-120。兩位代表都穿著特化防護裝,使它們得以在地球環境下存活。在它們同意後,基金會人員將Rosetta.aic安裝至防護裝中,以確保溝通過程順利。以下是基金會方的貝賽爾・西亞斯特工6與SCP-7999-3的互動紀錄。


Site-120


過了幾天,我們透過羅賽塔的翻譯,與蟲洞另一邊互相傳送訊息。它們很希望談話——在接收到我們的回覆後,它們迅速地傳了七次「哈囉」。相對來說,這些交流非常基本。它們想要知道我們怎麼稱呼自己、我們是什麼樣的生命體,而我們也詢問同樣的問題。然而,透過訊息能達到的有限,所以雙方最終都決定與彼此見面。

它們派出了大使,兩名非常受它們尊敬的個體。在會面開始以前,我們先派出了危害物處理團隊確保它們妥善去汙。它們抵達時穿著特化防護服,讓他們能夠在地球大氣中存活,然後我們將Rosetta.aic安裝進去,讓我們之間得以溝通。

我很擔心會面時局勢會很緊張,或是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然而,在我一進門後,其中一位大使立刻朝我衝來,並開始捏扯我的臉。它搓揉著我的臉頰並用手指掃過我的鬍鬚,並抱著一種驚奇和有趣的態度。

SCP-7999-3-B:看啊!他們又軟又可塑,真是驚奇!在他們臉上還有一種角質物質,就像是我們的有毛動物!

西亞斯:哇喔,呃,哈囉!我也很高興看到你——

另外一位也加入了,開始拉扯我的頭髮。他們對彼此發出吱吱咔咔的聲音,並附帶跺著他們的前腳的聲響。我用口語向阿席沃什說著「救我」,得到的只有單純的微笑。

SCP-7999-A:非常有趣,難以想像有毛動物具有思考的能力,還只有四肢!

阿席沃什:我們代表SCP基金會,在此正式歡迎你們來到地球。我們有非常多需要討論,所以請兩位來桌旁坐下並放開希亞斯特工。不要擔心,你們等等可以繼續捏他的臉。

阿席沃什向我露出令人不安的笑容,而兩位大使繼續戳著我的身體,它們的注意力現在放在了手臂上。我對他比了中指。

阿席沃什:在我們開始之前,我們應該如何稱呼兩位?目前,我們的文件將兩位分別稱為SCP-7999-3-A及-B,但誠實說,這有點過長了。

SCP-7999-3-A:他們詢問名字?很好。我叫做克塔丹卡7

SCP-7999-3-B:我叫做卡特坎!喔,克塔丹卡,看看這個!他們的肢體非常堅固,有著某種內骨骼系統!

它們繼續向彼此吱吱叫,阿席沃什正試圖控制場面。

阿席沃什:感謝兩位。那麼,你們是送出那些訊息的人,沒錯吧?

克塔丹卡:準確來說,那是我。雖然卡特坎是團隊成員之一,是我送出了訊息。對你們能夠回覆訊息這件事,我們⋯⋯我們非常開心。

羅賽塔難以翻譯語氣,連人類語言之間都一樣。然而,就算有這個限制,我也可以感覺到克塔丹卡某種程度上不太舒適。有一點僵硬、過於正式。就算有不舒適和正式感,它仍然非常願意像是科學實驗一般分析我。當下,我不禁想像這些傢伙在會議中討論正事並搓著手的畫面。

西亞斯:對我們來說,這也是非常好的機會!我們需要詢問那段訊息的目的是什麼。

卡特坎:傳送門在我們的世界之間開啟了,而互相交流的機會被端到了我們面前。過去,我們向好多的行星送出了訊息,但這是第一個回覆的星球。我們希望會面。我們第一次見到與我們相近的種族!自從傳送門開啟以來,我就一直隔著距離看著這個世界,並且祈禱能看到這個行星上存在什麼,以及人們創造了什麼!

阿席沃什:所以,你們希望有文化交流囉?

克塔丹卡:不管是什麼,能展現給我們看的就好。我們想要在還有時間時學習,並藉此與你們分享。

西亞斯:只要那顆蟲洞還在那裡,我們很難不讓世界看到你們,我們也不應該這麼做。我認為交流可以讓我們彼此都受益。

阿席沃什:我們正在努力慢慢掀起帷幕,但——

克塔丹卡:帷幕?

阿席沃什:專有名詞。我們將人類,也就是我們這個種族與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物分隔開來,那就是帷幕。

克塔丹卡:我們不太確定能夠理解。

阿席沃什:我確定我們的代表可以在開始後向兩位解釋。就如我剛剛說的,那顆蟲洞有效地在一晚內扯掉了帷幕。雖然我們可以將你們藏起來,但這對雙方都沒有益處。一場文化交流大概是讓我們了解你們,並向我們的社會介紹你們的最佳方法。我非常贊同。

克塔丹卡:這份消息讓我們非常高興。我們已經決定派遣卡特坎作為我們的代表,可以嗎?

阿席沃什:當然可以!我們非常樂意帶卡特坎走走。貝賽爾?

西亞斯:嗯,交給我吧。

我向卡特坎伸出了手,而它看向我。雖然它展現表情的方式與我們不同,我看得出它很困惑。它在一段時間後伸出自己的手,而我將其抓進自己的手裡。卡特坎畏縮了一下,將我拉向桌子。我停頓並吸了一口氣,然後笑了出來。

西亞斯:來,這可以看成是我們的第一場文化交流。這叫做握手。

我再次伸出我的手。

西亞斯:我們用它來說哈囉。

卡特坎猶豫了一下,隨後再次伸出自己的手,而我握住了它。在我開始搖動我們的手時,卡特坎縮了一下,然後以相同的力道回應了我。



目前距離:大約550,000公里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這些座標是蠻可疑的位置,不是嗎?」


「是,我知道相關的風險。就算如此,這真的是我們可以放棄的機會嗎?都過這麼久了?」

「我⋯⋯我猜不是。」


「我們必須去了解。這不是關於單純的科學好奇心了。這是數百萬輩子的努力的累積。這會讓我們知道宇宙的另一端也有著生命,讓我們終於能夠平靜地死去。這讓我們知道就算我們不在了,依然會有生命活著。」

「我就跟這裡的所有人一樣地想要了解他們,但這真的值得冒險嗎?」


「一定是的。」


Site-120


卡特坎:我們要先看什麼?

西亞斯:完全誠實地說,我很難決定要從哪裡開始。人類並不是完全統一的種族——世界上有著無數的文化與社會,而每一個都不一樣。我得到同意帶你離開站點了,所以世界就如我們的牡蠣我們能盡情遊覽

卡特坎以吱吱叫回應,並搓著它的前臂。前臂?我還不太確定要怎麼稱呼它們的上肢,就是它們的手部在的地方。目前為止,我看過卡特坎用全部的六隻附肢走路,而試圖理解異常生物學顯然很困難。

西亞斯:嗯?哪裡有問題嗎?

卡特坎:會翻譯字句的那個聲音,我不理解它說的話。我理解世界和我們的,但「牡蠣」是什麼?還有那代表什麼意思?

我輕笑。

西亞斯:對,對。抱歉,我應該要避免使用慣用語。「世界就如我們的牡蠣」指的是我們能夠充分利用生命提供的各種機會。人類有很多這種表達方式。

卡特坎:喔!所以這個牡蠣指的是好機會!我可以說我們世界間的連結也是我們的牡蠣!

卡特坎再次吱吱叫,這次上下抖動著它的身體。我大笑。

西亞斯:克塔丹卡剛剛在詢問帷幕的事,對吧?

卡特坎:沒有錯。我們不太理解的是阿席沃什剛剛描述的事物。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科學可以解釋一切,不是嗎?例如,科學可以解釋人類的骨骼為什麼在體內而不是體外。這裡有不能透過研究解釋的事物嗎?

西亞斯:我想要給你看看某個東西,可能會有點幫助。



目前距離:大約480,000公里


「完成了。」

「⋯⋯完成了。就在那裡。那真⋯⋯美麗。」


附錄7999.4:2027年4月4日


Site-120


卡特坎:所以這個世界的「帷幕」是什麼意思?

西亞斯:我們指的是隱藏秘密的帷幕。就是我們這些基金會的人從世界中藏起的東西。

卡特坎再次發出滋滋的聲音,它的附肢彼此摩擦。

西亞斯:⋯⋯你們從來不將無法理解的事物隱藏起來嗎?

卡特坎:對的。要把什麼藏起來?

西亞斯:宇宙是依照特定規則運轉的,對吧?無法改變的絕對事實。例如這顆蘋果。

我在經過別人的書桌時拿走蘋果。

西亞斯:它可以在這裡,或是在你的星球上⋯⋯你們怎麼稱呼的?

卡特坎:我們家鄉的名字是巢穴。

西亞斯:好的。它可以在這裡或巢穴上,但如果我這麼做——

我放開了蘋果。我們兩人一同看著它掉至地上並滾走。

西亞斯:它會掉落,對吧?當然,在你們的世界會掉得更慢,但它仍然會掉落。重力就是其中一個常態,對吧?但如果有什麼應該要遵守規則,但卻違背了它?如果我放開了蘋果,然後它飄走了?

卡特坎:我們需要抓住它,它才不會離開。

西亞斯:那是對的,但不是全部。我們會介入,然後把它藏起來。那就是帷幕的用途,將會破壞世界規則的事物從公眾的視野中藏起來。

卡特坎:為什麼?

西亞斯:我也希望我能回答。基金會的任務是控制、收容、保護。有很多東西在這裡是有原因的,如果我們把它們放出去,它們會傷害很多人。也還有很多東西我⋯⋯我們希望一開始就不是隱藏起來的秘密。那就是為什麼Site-120在進行整合計畫的部分原因。

隨著我們抵達目的地,我停下了腳步。那是Site-120的其中一間教室,為了站點內年紀較小的異常人形開設的學校。教室內有大約23名學生,每個身形和體型都不同。有些可能可以看成一般的13歲小孩,但有些則難以被辨識為人類。每一位孩童都緊緊專注站在教室前方,正在教導全球歷史的基金會特工。

西亞斯:這就是我想要給你看的東西。這是教室,而世界上到處都有。我們會帶孩子來這裡並教導它們作為人類需要知道的幾乎所有事情。然而,這一個卻不一樣,你能猜猜為什麼嗎?

卡特坎:他們全部都被你們稱為異常,對吧?

西亞斯:是的。這些孩子大部分都沒有離開過Site-120。有些只在非常幼小的時候有出去過,他們幾乎無法回想起來。他們在這裡的原因也都不同。那一位?她在這裡是因為她能以意識點燃火焰。那邊的男孩?在這裡只是因為他能用故事書召喚怪物

卡特坎:全部桌上都有的東西是什麼?

西亞斯:那些是書本。拜託告訴我你們的歷史中曾經有過書本。

卡特坎:書本⋯⋯是的,我相信有。好多、好多、好多年以前,在我出生的好久以前。有文字書寫在內部的東西,對吧?雖然我不記得它們長得像那樣。

西亞斯:不管外觀是什麼,基本概念都是一樣的。那些內部書寫了文字,以將知識傳遞給下個世代。

我們兩人沉默地坐著,看著教室內的學生。老師似乎在指導學生進行某種團體作業,每位學生站了起來並一起移動著桌子。一位學生待在教室的角落一段時間,直到他被指示加入另一團孩子。卡特坎低著頭,它的翅膀振動著。

西亞斯:有什麼問題嗎?

卡特坎:⋯⋯不,我只是在思考。我原本打算詢問是不是所有人類都有如此驚奇的能力,但有些人被留在這裡,而有些沒有的事實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們為什麼來到這裡?

西亞斯:這些孩子就像是巢穴的你們一樣。首批能夠穿過帷幕並加入社會的異常的一部分。他們是奇蹟,你們也來臨之後,他們終於能夠一瞥剩下的世界。

卡特坎有節奏地敲著前兩隻腳。

卡特坎:我懂!我懂!我們接下來要看什麼?

西亞斯:外面的世界很廣大,我們先從簡單的開始吧。


附錄7999.5:2027年4月5日


巴塞隆納,西班牙


卡特坎:你們的飛行機器真是特別!設計非常奇怪、簡單卻有效。再跟我說一次你們怎麼稱呼它的?

西亞斯:飛機。

卡特坎:喔,文字沒有翻譯過來,所以我沒辦法發音,我就稱呼它為飛行機器。告訴我更多!

我微笑。卡特坎整個夜晚都是如此。每個細節,不管是飛機本身的複雜機械系統,還是座椅的布料都讓它驚訝無比。我真的感覺我在陪伴一位小孩,很難相信在我面前的生物體是來自比我們先進10,000年的文明。

卡特坎:這個世界的人們是何時創造出這些機器的?這一定要花費很多時間!

西亞斯:第一次成功飛行是在1903年,比120年久一點點,但是直到1914年才有第一次的商業飛行。這有幫助嗎?

卡特坎:有點⋯⋯理解時間線有點困難。我們的世界的單位並不相同。依我們的理解,這顆行星公轉得非常慢,並依自轉軸旋轉。巢穴不同,巢穴公轉得非常快,但有類似的旋轉速度。

西亞斯:我們將一天定義為24小時。所以⋯⋯舉我們剛剛的飛行為例子。那次飛行花費大約3小時,正負幾分鐘而已。一天是24小時,所以我們重複那次飛行8次就會是一整天。還跟得上嗎?

它以吱吱聲回應並扭了扭手指。我推測那代表是。

西亞斯:一年是365天,如果我們⋯⋯重複飛行2,920次,就會是一整年了。

卡特坎停下腳步,它的頭部前後顫抖並舉起手臂。一段時間後,它放下手臂並打開嘴巴。

卡特坎:120年是⋯⋯

西亞斯:對啊,很久的時間!

卡特坎:不!那根本不久!這裡的種族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掌握飛行?那段時間短到西亞斯根本不會衰老吧!

西亞斯:喔,我,呃,還沒出生。我只有30歲。

卡特坎再次停下腳步並狂野地揮動手臂,同時吱吱叫著。

卡特坎:那西亞斯不過是個嬰兒!孩子!這一定就是為什麼西亞斯知道這麼多學校的事物!

西亞斯:卡特坎⋯⋯如果把你的年紀換算成地球年,你會是幾歲?

卡特坎:1,743年。我知道我非常地年輕,但請不要認為我不適合作為族人的大使。

我們終於離開了機場,第一次在大眾之中踏出腳步。我眺望著城市並保護著自己的眼睛不受陽光侵害。時間還早,所以街上還算空閒。雖然我們沒有打算隱藏卡特坎,一開始最好還是低調行動。

西亞斯:卡特坎,看到那邊那一團人嗎?

卡特坎:是的,我看到五人。

西亞斯:如果你把那邊所有人的年齡加起來,那連你的年齡的一半都不到。

卡特坎:你說謊!他們不可能都這麼年輕!你們的種族是由孩童和嬰兒組成的嗎?

西亞斯:你知道,你都如此迅速地解出了我給你的數學問題和罕見假說,我還滿驚訝你還沒理解。卡特坎,那些是成人,我也是成人。平均上,人類沒辦法活超過80歲很久。

現在我開始能夠理解它的舉動了。卡特坎對此資訊做出的回應情感上最接近「發自內心地不相信」,而看起來像是「我跟三歲小孩說艾蒙不存在」。它揮舞著所有肢體,對普通觀察者而言,每一隻附肢都是隨意地在動作。然而,有專注地觀察的人則會看到每一個動作都是獨特的。每一隻手和腳都在有意地移動,以對沉默的觀察者傳達意義。卡特坎的族人以言語也以非言語交流,用著沒有任何翻譯者能理解的語言溝通。

西亞斯:是真的。我沒有要對你說謊或欺騙你。你們都非常長壽,考慮到你們繞著紅矮星公轉,這並不令人驚訝。然而,人類的生命稍縱即逝。我們出生到死亡都在一瞬之間。

卡特坎:那臺移動車輛,這個種族是在多久以前創造它的?

西亞斯:1886年。大約141年以前。

卡特坎:以電啟動的照明呢?

西亞斯:1879年。那是148年以前。

卡特坎:這個種族,它存在多久了?

西亞斯:喔,那是個好問題!我們並不完全確定,但粗略估計是200,000年以前。

卡特坎再次沉默,身體完全地靜止。當它再次動起來時,它掃視了整個城市並看著日出。卡特坎的眼睛跟著經過的汽車,它看著穿越馬路的行人。

卡特坎:你們有好多人。

西亞斯:現在時間還早。大多數還在睡覺。

卡特坎:我必須看更多。讓我看更多。



目前距離:大約460,000公里


「你覺得它們存在多久了?」


「我們不能直接問嗎?」

「可以,但我想要先與其他人一起猜測。就當成科學調查好了。」


「基於他們的發展程度,我推測⋯⋯至少大約一百萬年?因為我們的發展等級差非常多,所以很難確定一個數字,但基於我們所知的一切,這個數字應該差不多。」

「滿不錯的。」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們可以直接問。他們已經和我們溝通一段時間了。我應該送出訊息嗎?」

「其實那不是我想問的問題。可以問他們要不要會面嗎?我希望能更加地了解他們,我想要以自己的眼睛看看他們創造了什麼奇觀。」


巴塞隆納,西班牙


卡特坎:這是什麼地方?

640px-Parc_de_la_Ciutadella%2C_Julio_2020.png
城堡公園

西亞斯:城堡公園Parc de la Ciutadella」。這裡是城市裡其中一個比較大的綠地。我以前很常帶我的女兒來這裡,所以我認為你也會喜歡這裡。這裡有一個可以看到地球動物的動物園,還有一些建築——

卡特坎衝向附近的一棵樹木,這打斷了我。那是一棵很有可能最近才種植的棕櫚樹,畢竟卡特坎能夠輕易地碰到樹葉。它將樹葉放在手中並以手指掃過,然後轉過來面向我。卡特坎看著我,一段時間後才看回樹葉。我走了過去。

卡特坎:這棵植物。巢穴上有和它相似的。

西亞斯:真的?

卡特坎:是的。雖然顏色不同,還有我碰到它的時候不會痛。

卡特坎抬起頭,快跑至另一棵樹。

卡特坎:但這棵就完全不同了。我從來沒有在植物上看過這種構造。

西亞斯:我想那是棵楓樹。你在搓揉的那部分是葉子。

卡特坎沉默了下來。我一開始認為是出了什麼問題,直到我看到一隻螳螂從樹上爬至卡特坎的手上。卡特坎直直地盯著昆蟲。

卡特坎:這裡的東西非常熟悉,同時也非常不同。怎麼會這樣?宇宙兩端的兩顆行星,卻有著這麼多的相似之處。

西亞斯:誰知道呢?純屬運氣?

卡特坎:令人驚奇的存在。一隻就如我們世界的其他克拉第的生物,然而⋯⋯

卡特坎將螳螂移至它的另一隻手。

卡特坎:生物,你覺得呢?你像我們嗎?

西亞斯:抱歉,但你大概不會得到任何答案。地球上有一些東西能夠說話,但你可能遇到的大概只有其他人類。

卡特坎將螳螂放回葉子上。

卡特坎:就算有其他能夠思考的事物,那一定很孤單。

西亞斯:嗯?怎麼說?

卡特坎:只能待在這個行星上,星系中只有自己。那一定很孤單。

我不太確定要怎麼回覆卡特坎。我們不發一語地站著,看著螳螂走過葉子。這棵樹是我以前一直經過的樹,我沒有把它放在心上過。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棵普通的樹,多數人都無法說出的名字的那種。然而,我在沉默中將自己放在了卡特坎的角度。我看著樹上的葉子,注意到每一片葉子並非完全相同的綠色。有些更加蒼淡,幾乎變成了黃色,而另一些則是充滿活力的深綠色。有些葉子上面有蟲子待著,而其他則剛剛開始生長,仍然在慢慢展開。

我摘下了一片葉子並遞給卡特坎。卡特坎接下了它,並將它拿至眼前。這個畫面非常奇怪——一個先進種族對葉子感到驚奇,就如孩童一般。我微笑,並開始前往下個目的地。



目前距離:大約450,000公里


「怎麼樣?」

「誠實地說?文字無法描述。他們在好多地方都與我們相似,但同時就如孩童一樣。他們非常讚嘆我欣賞的事物,但他們似乎沒有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真正奇景。我想要展現給他們看,但他們似乎因簡單的事物而無暇關注。」


「視角不同罷了。記住我們是從哪裡來的,而他們又是從何而來。不同的經驗會讓彼此認為重要的事物不同。」

「順帶一提,我需要問問。我們注意到了,對吧?」


「⋯⋯是的,我一直在觀察兩顆行星之間的距離。」

「我們還有多久?」


「目前不確定。我們仍有時間,但不如我希望的充裕。只能⋯⋯準備好。」

「宇宙真是殘酷,將這個機會端到我們面前,又在瞬間將其奪走。」


附錄7999.6 2027年4月6日


巴塞隆納,西班牙


卡特坎:這個奇怪的建築是什麼?

西亞斯:聖家宗座聖殿暨贖罪殿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也可以稱為「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這是個聖地。

LaSagradaFamilia.png
聖家宗座聖殿暨贖罪殿

卡特坎:就是朝拜的地方?

西亞斯:已經不是傳統了,但是沒錯。它花費了超過100年建築⋯⋯雖然我猜那對你們來說不怎麼久,對吧?

卡特坎:它的形狀為何是這樣?它與我目前看過的建築非常不同。

卡特坎以手指沿著建築的輪廓比劃。

西亞斯:喔⋯⋯要真的解釋的話會需要講述教堂建築的歷史。就說是為了藝術性吧。

它停頓,聽著羅賽塔翻譯我的話語。伴隨著代表困惑的熟悉敲擊聲。

卡特坎:那個字並沒有翻譯。

西亞斯:哪一個?藝術性?

卡特坎:是的,就是那個。那是什麼意思?

西亞斯:它⋯⋯該死,我要怎麼解釋藝術的概念?你們在巢穴上沒有藝術嗎?

卡特坎:我不知道。

西亞斯:我猜沒有吧。藝術是⋯⋯還記得昨天你看著的葉子嗎?上面有著螳螂的那片?

卡特坎:是的!我記得非常清楚。

西亞斯:你會說那片葉子美麗嗎?

卡特坎:美麗?我猜是的,它很美麗。

西亞斯:藝術就是你創作美麗的事物給其他人觀看。但藝術也可以是創造醜的東西。就像是對世界上的某種東西的評論,或是社會裡。天啊,我不太確定要怎麼解釋⋯⋯再看一次教堂。它是一份藝術不是只是因為它很美,是因為它所代表的歷史。它是由數十位建築師各自合作、融合他們的設計並打造出的建築,經歷過內戰和疾病也屹立不搖。是因為它所代表的事物才讓它成為藝術,我猜吧。

卡特坎:喔。

雖然微小,但再提到戰爭與疾病時,卡特坎稍微地縮緊了身體。

西亞斯:來吧,跟著我。我有更好的地方,我們可以在走路時談談宗教。

我帶著卡特坎離開教堂。周圍已經圍起了一團人,而我還沒準備好應付觀光客對克拉第的疑問。

在沉默地走路幾分鐘後,卡特坎再次開始詢問。我們談了談宗教——人類是如何相信不同事物,以及信仰的神並不統一的事。

卡特坎:共同相信同一件事不是簡單很多嗎?這些想法中的基本差異不會導致衝突嗎?

我告訴它,很不幸地會。考慮到它上次提到戰爭時的反應,我沒有繼續講下去。我只是提醒它人類並不是完全統一的。

西亞斯:我在這裡給你看的所有東西?相同國家,但僅僅幾公里以外就會完全不同。隨著我們移動到地球的更遠處,事物就越不一樣。誠實地說,這就是人類最奇妙的地方。我們都不相同。

我們抵達了目的地。一間拉巴爾街坊內的小藝術暨咖啡廳。我拿了兩幅畫布和顏料,並將他們設置在外面的廣場。

卡特坎:我應該要做什麼?

西亞斯:簡單,我要來畫你,而我想要你來畫我⋯⋯對喔,那個字大概沒辦法翻譯。

卡特坎:不,我懂那個字。

卡特坎拿起了畫筆並沾了沾顏料。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就是我的手臂上出現了一條藍色。

卡特坎:這樣。我畫了西亞斯。這就是「藝術」嗎?

西亞斯:要看你問的是誰,有可能是!

卡特坎:我感覺我們討論得更多,我更無法理解藝術是什麼了。

西亞斯:來,讓我示範。不要動,很快就好了。

卡特坎在原地靜止不動,而我開始在畫布上速寫和圖畫。當我畫完後,我向卡特坎展現了作品。

CarackanPainting.png
貝賽爾・西亞斯特工所畫的卡特坎肖像。將游標放在上方以放大。

卡特坎:喔!是我!

西亞斯:沒錯!這就是我所說的「畫你」。我在畫布上再現了你的樣貌。你覺得怎麼樣?

卡特坎:我感受到快樂。我的心正在喜悅地跳動著。這讓我感覺⋯⋯很重要。

西亞斯:很好!這就是藝術。藝術讓人們感受某種東西,或是讓他們談論。

卡特坎:我能創作藝術嗎?還是只有特定人類才可以?

西亞斯:就像我剛剛說的,對有些人來說,你在我身上塗藍色顏料時就已經是在創作藝術了。認真地說——任何人都可以是藝術家。試試看,在你的畫布上畫我。

卡特坎拿起畫筆並再次開始繪畫。我靜靜地坐著,而它憤怒地畫著,臉上的表情非常強烈。它的手臂並不協調,甚至有時候更像是在用畫筆拍打畫布而非繪畫,但它充滿驕傲地展示了作品。很難分辨那幅畫要代表什麼,那像是隨便揮灑顏料堆積出來的畫作,甚至會讓最抽象的當代藝術家羞愧而臉紅,但卡特坎非常滿意。

SiasPainting.png
卡特坎所畫的貝賽爾・西亞斯特工肖像。將游標放在上方以放大。

卡特坎:這是藝術嗎?我是藝術家嗎?

西亞斯:你當然是。卡特坎,這是非常優秀的作品。

卡特坎將畫布從畫架上拿起,並將它遞給了我。

卡特坎:西亞斯應該留著這個。來自我的禮物,作為它所作的一切的感謝。

我接過畫布,並給了卡特坎我的畫布。

西亞斯:那你也留著這個,紀念你開始創作藝術的這一瞬間。

我們起身離開,但卡特坎立刻被街上的一群人吸引了注意。

卡特坎:這是什麼?

西亞斯:喔,對!我忘記今天有一場探戈活動。

有人打開了音樂,而人們開始分成兩兩一組。我們看著好多組人跳著舞,以規律且協調的腳步或後仰在廣場中移動。

卡特坎:這讓我感覺興奮。這是藝術嗎?

西亞斯:對,這是舞蹈,也是藝術的一種。

卡特坎:我們要試試嗎?

西亞斯:我們?

卡特坎:那些人類分成了兩人一組。

西亞斯:喔,對。當然,我可以跟你跳舞,但先說好,我上次跳是好久以前了。

我們把畫布放在一旁並走到廣場。我將卡特坎移到我面前,將它的手放到我的腰上,我握著另一隻手並伸出相握的手臂。我讓卡特坎把它的其中一隻前腳放到我的腳上,引導它踏著腳步。我們開始移動,動作和其他舞者相比顯得笨拙。

卡特坎:西亞斯很溫暖,有什麼問題嗎?

西亞斯:沒有,只是⋯⋯

我旋轉卡特坎的身體並讓它後仰。它很輕,勉強三英尺的身軀很好移動。

西亞斯:你讓我回想起我的女兒。在她還小的時候,我們常常像這樣跳舞。其實,那時她與你的大小蠻接近的。

卡特坎:你們人類滿大的。

西亞斯:我比多數人高,如果這樣說會讓你感覺好一點的話。

觀眾在周圍聚集了起來。雖然我們的動作又笨拙又不協調,但感覺像大部分人都在看著我們。

西亞斯:其實,你很多地方都讓我想起她。她一直都對世界充滿好奇,一直會停下腳步去看每一朵經過的公園花朵,一直詢問的為什麼事情是這樣。有好多問題,而我和我的丈夫從來不覺得我們知道所有的答案。

我再次讓卡特坎旋轉。

西亞斯:就算是現在,我也不覺得我知道答案,那也沒問題。這些時光是特別的,而我很高興我有機會能與你分享。

卡特坎:西亞斯講述孩子時聽起來很傷心。怎麼了嗎?

我大笑。

西亞斯:我猜我說起來像是她死了。不,她只是長大了。離家去過她的生活。我不傷心,我只是⋯⋯只是懷念。

我跨出一大步並再次讓卡特坎後仰,最後再旋轉了一次。我放開它的手並鞠躬。在困惑一陣子後,它也同樣鞠躬。雖然我們的表演不怎麼令人驚嘆,但聚集而來的群眾仍然為我們喝采。



目前距離:大約410,000公里


「有什麼新消息嗎?」

「我在試圖尋找新的、與我以前說過的不重複的描述方式。我在這裡學到了好多。沒錯,他們在許多方面都落後我們許多,但他們也擁有並做著我從未想像過的事物。我學到了許多概念,我甚至無法以合理的方式解釋它們,同時還有好多我尚未理解的事物。」


「他們不會落後我們太久。我們都看到他們發展的速度了,對吧?他們只需要頃刻就會追趕上我們。」

「我們非常幸運能遇到彼此。我只希望⋯⋯」


「有更多時間,是嗎?」


附錄7999.7 2027年4月7日


巢穴


卡特坎明早出現在我的房間嚇到了我。它堅持我們立刻前往它的家鄉。誠實地說,我很困惑。「這裡還有好多可以看。」我記得我這麼問。當時甚至還沒過完一週,但卡特坎不接受我的拒絕。它的語氣中透露出不得忽略的緊急感,所以我們搭上了克塔丹卡旁的太空梭,也就是可以到另一邊的唯一物體,然後就離開了。

說真的,在我們穿過傳送門時,我預期會有更多東西的。我是在經典科幻電影的陪伴下長大的,我內心的某處預期著我們華麗地跳躍到超空間,並且被壓在咬牙堅持著的椅背上。那個過程根本不誇張。無論怎麼看都與到月球一樣。我的意思是沒有什麼跳躍、沒有動量的改變。我們單純地⋯⋯就到了那裡。



目前距離:大約380,000公里


「是的。那就是為什麼要聯絡我,對吧?」


「沒有錯。對於到底會發生什麼事,目前的預測都不一致,但它們都指出某種災難將會降臨在彼此身上。」

「那我可以提個要求嗎?」


「當然。」

「我能帶西亞斯一起來嗎?在太晚之前讓人類看看我們的世界?」


「你確定那是正確的決定嗎?」

「是的。就如我們了解他們一般,他們也應了解我們。趁我們還有時間。」


「好。」


NestPortal.jpg

從西亞斯特工之隨身攝影機中取得的,從SCP-7999-2看向地球的影像。

眨眼間我就到了宇宙的另一端。那是很小的太陽系,只有大概五顆行星繞著一顆紅矮星公轉。我沒有太多時間接受所有事情,畢竟我們在一小時內就抵達了巢穴。比我想像的快了許多,但它們的科技比我們先進太多了。我們降落在巢穴的某處,然後太空梭的門打了開來。

那是非常熟悉的景象。我們在一座海灘降落,腳下的白沙與我們的沒有相差太多。一段距離外,我看到無數的灌木植物,上面是深紅和橘色的葉子,到植物中心為止慢慢地過渡到黑色。就連天空都很相似。除了它們的太陽是天空中的大白點以外,這裡的天空與我們夕陽時的天空沒有相差太多。傳送門掛在天上,另一邊則是我稱為家鄉的藍色圓點。

卡特坎:請,與我們一起來。有好多要展現,時間卻不多了。

我點頭並跟在後方,前往最好描述為一座森林或叢林的地方。在太空衣裡很難判斷氣候。

卡特坎:這就是巢穴,我們的家。我們自古以來唯一的家。

西亞斯:你們從來沒有殖民過其他世界?

克塔丹卡:我們嘗試過很多次。我們的需求非常明確,而我們找到的多數行星並不適宜。

卡特坎:根據我們的計算,地球不應該能供生命居住。它的自轉並不同步,而大氣層是多麼地薄。還有它離主星遠到它所獲得的太陽能不足以支撐生命。人類的存在是個奇蹟,而人類能經歷發展更是如此。

西亞斯:我猜這就是我反對的時候了嗎?根據我們的計算,你們的行星才應該無法支撐生命,原因就跟你所說的相同。

它們停頓並對著彼此敲擊。看起來他們想要回應什麼東西,但兩人都保持沉默,同時我們踏入了似乎是城市的某種地方。

建築是圓型的,並且低矮到與地面接近。大部分都被當地植被佔據了,有一些甚至無法與周圍環境區分,只能從地上的奇怪圓形凸起辨識。它們都是為了功能而建造,沒有任何裝飾或圖案。我們走路的同時,我無法擺脫事物不尋常的想法。那裡好⋯⋯安靜。除了卡特坎和克塔丹卡以外,我沒有看到其他克拉第在場。我想要詢問,但卡特坎嚴肅的眼光告訴我夠多了。

我最終被帶到了一座大型建築,看起來像是很多比較小的建築以沒什麼理由或整理感的方式組合在一起。在我們接近後,牆壁上出現了一扇隨後滑開的門。我被帶領到一間充滿了無法描述的科技的大型房間。有些稍微熟悉——螢幕、按鈕、刻度盤。我看不出任何用途,但還是有種在辨識的感覺。其他部分則完全陌生,以金屬條和電線組成,看起來像是會在我太接近時電擊我或砍下我的肢體的樣子。這也是我看到其他克拉第的地方,不多於六位組成了一小團,圍繞在我們身邊喳喳叫並敲擊。它們看著我的眼光透露出飢渴的好奇心。

這裡沒有椅子,所以我靠在了我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卡特坎終於開口了。

卡特坎:西亞斯有很多問題,對吧?請,向他們詢問。

西亞斯:喔天啊,呃⋯⋯我們剛剛外面經過的東西是什麼?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沒有很多族人在這,所以這是,呃,一個小城市嗎?

我拉住自己不要再更慌張。我的腦袋在嗡嗡叫,而這不是個好感覺。

卡特坎:是的,就如我所預期。看吧,人類就如我們一樣好奇。我們該從最簡單的問題開始。這是星球上剩下的最大城市,我們在外面看到的的房屋和商業留下的殘骸。

卡特坎看著我,等著我會插嘴。我保持了沉默。

卡特坎:⋯⋯西亞斯對那沒有疑問嗎?

西亞斯:不,其實我想我知道發生什麼了。還記得教堂發生的事嗎?

卡特坎:是的?

西亞斯:我提到了「戰爭」。雖然很微小,但你有點僵硬了。那件事,還有你所說和我所看到的一切,不需要有智慧也能了解發生了什麼。我就問這個——你們還剩下多少人?

克塔丹卡:全部都在這裡。

八位。我這次數了,房間裡有八位克拉第。很難判斷它們有多老,但基於卡特坎以前告訴我的,應該可以推測大部分不是相同年齡就是比它更老。

西亞斯:世界上沒有了?

克塔丹卡:沒有?

西亞斯:有多久了?

克塔丹卡:卡特坎是最年輕的。就是在它剛從育嬰房中孵出時發生的。

西亞斯:⋯⋯你們自從那之後就不再有孩子了?

它們對彼此吱吱叫著,而卡特坎指示我跟著它。我被帶到地板上的特定區塊,而那部分在我們站上之後開始不斷下降。我們抵達了一個大型洞窟。我看到周圍的地板被大型的髒綠色卵狀物覆蓋著。

卡特坎:這就是育嬰房。卵在這裡被照顧和孵化。

西亞斯:這裡就超過一百顆了。

卡特坎:沒錯。準確地說,這裡有三百四十五顆卵。

西亞斯:請原諒我的困惑,因為我就是無法理解問題在哪裡?

卡特坎:我們也不知道。這是我們過去超過一千年來最大的挫折跟困惑。每一顆卵是能發育的,而且它們在兩年內就應該孵化。然而⋯⋯

我跪下並拿起手電筒照向其中一顆卵。很難分辨,但我可以看到像是克拉第的黑影在內。

卡特坎:我們接受滅絕了。

西亞斯:怎麼可能!

卡特坎:我是認真的。我們很久以前就接受了,就在老年們開始死亡後。很快,數百變為數十,而數十變成了八。我們還有什麼希望?

西亞斯:以你們的科技,你們一定可以——

卡特坎:西亞斯,拜託。我們知道。我也知道西亞斯知道。我們竭盡我們所能了。我們並不害怕,因為我們在最後完成了目標。

西亞斯:什麼目標?

卡特坎:遇見如我們的其他生命。能夠思考的其他人。從一開始,我們就崇奉著我們並不孤單的想法。儘管生命出現在此是多麼不可能,它仍然出現了,所以外面一定還有其他人。

卡特坎帶我踏上電梯並回到了地上。天上掛著無數星星——陌生的各種星座,那些星星的光芒還需數百萬年才能抵達地球。

卡特坎:原本是個不錯的夢想,但我們沒有很投入。我們建構起自己的社會,從家鄉開始。我們完全理解了這片陸地與海洋中的每一種生物,並開始學習附近星球的生命。

西亞斯:所以你們的確有找到其他生命?

卡特坎:有,也沒有。蒙德星Mound,我們太陽系中的下一顆星球有微生物存在,但沒有更先進的生命了。費爾特星Filter是蒙德星的下一顆,它由氣體組成,那上面有著能組成生命的物質,但什麼都沒有。它們與我們不同,它們無法思考。我們開始從恆星獲得能量,並將一個一個團隊送出我們的太陽系。

西亞斯:我也希望我們能像那樣,但地球還有很多難題尚未解決。

卡特坎:西亞斯說得好像這裡沒有問題一樣。這裡也曾有許多難題,但我們並沒有注意到。我在地球上也有看到那些難題。西亞斯曾說過⋯⋯人類並不統一?我們也曾不統一過,但並沒有地球那麼多樣化。

卡特坎發出又短又尖銳的聲音,並跺了跺自己的後腳。

卡特坎:我不打算浪費時間描述我的族人的整段歷史。時間非常寶貴,而西亞斯已經理解發生了什麼。在戰爭發生之後,留下的人們加倍地努力。在全力投入尋找能思考的生命後,我們創造了傳送門科技,而我們開始遙望整個宇宙。

卡特坎邊說邊指向星星。

卡特坎:天上的每一顆星星跟星系都找過了。全部都荒蕪一物,最多有幾隻瀕死的微生物。幾個正面臨死亡的星塵尋找著同類,我猜還滿適合的。

西亞斯:但你們找到我們了。

卡特坎:的確。自我們種族存在兩百萬年後,我們終於找到了如我們一般,生活在自己小小世界的生命。

我看向天空,盯著傳送門和另一端的藍色圓點。很奇怪的是,它看起來沒有那麼遠,感覺就與從地球看向月球幾乎相同。

卡特坎:但命運非常殘酷。

西亞斯:卡特坎,你一直說時間不夠了。我原本不想要打擾你,但有什麼事情出錯了,對吧?

卡特坎:⋯⋯是的。你必須回家,現在。



目前距離:大約340,000公里


「卡特坎,已經沒有時間了。只要再久一點,巢穴就會被摧毀了。」

「有任何差別嗎?就算暫時避免了死亡,我們仍無法擺脫命運。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死亡。為何我們不在傳遞我們的知識後死在這裡?」


「卡特坎,這是不可能的。這不僅對我們有危險,也會將他們置於風險之下。」

「那只是假說,不是嗎?只是無法完全證明的模組和模擬。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卡特坎⋯⋯」

「從這次交流得到的知識是無價的。如果我們現在結束,我們就不可能再獲得更多了。他們還可以在這邊學到好多東西,而我們也可以在那邊學到好多。」


「卡特坎——」

「還有好多沒有討論的概念、好多可以學習的事物。我們還沒有談論到他們的信仰系統或歷史!還有好多國家沒有去!西亞斯只有看到這一座城市,巢穴上還有好多可以——」


卡特坎!夠了!模擬是不會說謊的。如果我們不關上傳送門,不是巢穴被地球的重力拉到對面並扯成碎片,就是更糟的結果。它絕對不能再持續開著。」

「我們不能關上它,然後在更安全的地方再重新打開嗎?」


「那是最後的座標了,卡特坎。知道怎麼輸入新座標的人在數年前就過世了。這是既定事實。已經沒有任何人知道怎麼輸入座標了。一旦傳送門關上,就結束了。」

「那麼就有更多理由要——」


「卡特坎。」

「⋯⋯我知道。我只是還沒準備好道別。」


附錄7999.82027年4月7日


巢穴


西亞斯看向我。它的頭稍微歪向一邊。這代表困惑,是我經過這幾天後變得非常熟悉的動作。

西亞斯:怎麼這麼突然?有什麼問題嗎?

卡特坎:是的。我必須誠實。我們的星球——

西亞斯:過去幾天內開始慢慢向彼此飄移了。這是你想說的,對吧?

卡特坎:你是怎麼——

西亞斯:基金會不笨也不無知,卡特坎。從傳送門打開的那時候,我們就一直注意著我們行星間的距離。很明顯地,你們把傳送門開在我們的公轉軌道間。

卡特坎:而它們不生氣?

西亞斯:我不能說高層不生氣。但是,我們能做的並不多。O5想要我威脅你們解決問題,但那不是我做事的方式。

西亞斯發出了有節奏的奇怪聲響,就如它看到幽默的事物時常常做的一樣。

西亞斯:接下來呢?

卡特坎:我送西亞斯回家,然後我們彼此世界間的傳送門就會關上。

西亞斯:沒辦法再打開?

卡特坎:沒有。

西亞斯:可惡。

我們沉默地待在原地並看著頭上的星星。

卡特坎:我們真是渺小,不是嗎?

西亞斯:怎麼說?

卡特坎:自我們存在以來,我們找遍了找得到的每一顆星星。許多人在搜索中死亡,他們期望著外面有什麼東西,卻在知道答案是有之前就過世了!的確有其他人!但就算知道了⋯⋯我們也只能在多麼短暫的時間裡與他們相處,還不如沒發生過。這些時光稍縱即逝,現在則結束了。

西亞斯:你是對的,我們非常渺小,而有更多時間相處會很好。你們比我們更了解,但宇宙比我們所能理解的更加遼闊。當我們死亡後,形成我們的粒子會回歸到宇宙中。我們會成為形成下一顆星星的物質,甚至是下一個文明。我們會成為宇宙的一部分,對吧?

西亞斯站了起來。它向我伸出了手。我握住了它。

西亞斯:這段時光稍縱即逝,但我們非常幸運能夠擁有它。沒有任何離別是永久的,所以我不會與你道別。我會說⋯⋯讓我們在星星間再見。

卡特坎:讓我們⋯⋯在星星間再見。

西亞斯離開並回到總部內,克塔丹卡會送它回家。我之後也回到了總部,但他們已經離開了。留在此地的其中一位遞給我某個東西,那是來自西亞斯的禮物。裡面放著畫筆與顏料的套組。

在其他人開始關上傳送門的時候,我拿著禮物回到了地底下的洞窟。我將好幾隻畫筆排開並開始繪畫。這不會是大作,不像是我在他們的星球上看到的那樣,但它將會很美麗。我在睡眠時間也不斷繪畫,只在進食時停下手中的畫筆。西亞斯永遠都不會看到,地球上沒有人會看到,但它會紀念著我在那裡經歷的時光。

當它完成時,我放下了畫筆。就在那裡,在充滿星星的地平線,一位克拉第與人類彼此相視。我環顧四周,看著洞窟牆壁上的所有空白處,並開始打量我的下一幅傑作。就在遠處,我發誓我幾乎聽到了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目前距離:大約320億光年


「來找我們吧。我們會等著的。」

WallPainting.png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