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777 - 懼七症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0+x

訪問特定資訊

以下文件包含RAISA/4級許可分類的附錄。不得與任何外部團體交流機密附錄中的任何資訊。獲取此資訊的同時,代表你已同意對任何獲得的知識保密,即使存在降職和/或解職的風險。

r3vY6Mz.png
受SCP-7777影響的初始RNG部分輸出。將游標放置在上以放大圖片。

項目編號:SCP-7777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在附錄三中提及的事件後,此檔案僅限具備ETHICS/4級以上或RAISA/4級以上權限許可的個人訪問。佔有基金會SCP-7777條目位址的文件不得包含此文件的任何附錄或圖像。此外,文件僅能含有關於異常本身或其真實收容措施的最少資訊。


描述:SCP-7777是一個影響SCP基金會運用的隨機數字產生器(RNGs)的異常現象。SCP-7777可以顯現在任何連續地產生輸出,且在顯現當下並未受到智能個體直接觀測的RNG上1

當一個RNG開始受到SCP-7777影響時,會立即開始產生一系列的7,中間穿插著看似隨機出現的0。這會持續一段不確定的時間,接著突然停止。在一起SCP-7777事件結束後,RNG將繼續正常地輸出,與先前沒有任何可察覺的差異。

到目前為止尚不清楚SCP-7777背後的意義,若此意義存在的話。見下文。


附錄一——發現


SCP-7777最初於2018年1月28日,在CK級情景偵測器 (CSD)被推測發生故障後被發現。設備的內部偽RNG明顯與其同步對應物偏離,表明發生了潛在的CK級情景。當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當時處在附近)檢查CSD的RNG輸出,他發現了一個完全由7與0組成的異常模式,並且將此現象報告給了同僚[數據刪除]博士。

[數據刪除]博士迅速通知他在Site-17研究團隊中的其他成員,包含分析部門的一名高階研究員[數據刪除],該員向[數據刪除]博士要求了一份pRNG的輸出副本。在戴維斯的幫助下,他們順利將異常生產的數字複製到了另一個裝置上,並將資訊送往分析部門。此現象被暫時分類與編列為EE-770707。

由於面對到數個緊急任務,該部門將EE-770707的優先度降為低優先等級。此導致該現象在接下來的三週間並未受到研究,直到[數據刪除]博士要求最新進度為止。因高階研究員[數據刪除]不在現場,任務被交給了初階研究員[數據刪除]。

在對數據嘗試過各種分析方法後,[數據刪除]最終確定模式中數字0之間的數字7數量從未超過255個。在推測數字可能指涉位元值的情況下,他們將數值轉為ASCII字母。以下是轉換結果的訊息。

站點主任富蘭克林・加內特於2003年3月11日透過將藥物替換為化合物Y909謀殺了特瑞莎・布斯博士,並將其判為記憶刪除劑服用過量。

在訊息解碼後,[數據刪除]驚慌,並且以電子郵件聯繫了分析部門的倫理委員會聯絡員弗蘿拉・馬里諾斯。馬里諾斯聯絡員在幾個小時後閱讀了此信件,立即將此發現上報至倫理委員會。由於特瑞莎・布斯博士確實於2003年3月11日被証實死於嚴重的C級記憶刪除劑過量,倫理委員會對Site-85的主任富蘭克林・加內特發起了調查。紀錄與資訊安全管理部(RAISA)則負責找出該報告的確切來源。

當時對本死亡事件的官方解釋為,布斯博士在一個月前因手足逝世而受到創傷,並嘗試使用C級記憶刪除劑消除他們過世的記憶但失敗了。然而,對存檔的監視錄影機影像的審查結果顯示,在他死亡當天稍早時間大約有三分鐘的畫面從數個檔案中被移除了——包含布斯博士起居區域外的走廊處。

獲得此資訊後,倫理委員會在調查持續進行的過程中暫停了加內特主任的權限。加內特主任在發覺權限被調整的不久後試圖逃離站點但失敗了。在他被拘留的期間,他坦承確實謀殺了布斯博士,為的是防止對方向倫理委員會提出對他的貪污指控。根據上述供詞,所有富蘭克林・加內特的薪資從他的基金會帳號中被扣除,並對他進行記憶刪除,從基金會中永久移除。

從此次事件以來,在基金會RNG中出現了超過37個SCP-7777案例。


附錄二——SCP-7777案例簡歷


以下是倫理委員會所記錄的,自初始發現SCP-7777以來的案例簡歷。

案例識別編號:7777-2

日期:2018年2月3日

發現:案例7777-2在分析部門進行測試以判斷SCP-12142與標準RNG之間的差別時,出現在旁邊運行的RNG中。代碼被轉譯,接著被交給馬里諾斯聯絡員,由他轉送至倫理委員會。

轉譯文字:

高階研究員傑克森・貝爾於Site-18的2016聖誕派對中性侵了一名女性研究員。

後續行動:倫理委員會證實此事件發生於公開場合,但因該高階研究員的職位,沒有人向職權單位回報此事。儘管錄影畫片已經曝光,貝爾依然否認曾經發生過此事。在此之後他被永久禁止參與基金會社群活動,並且正在接受減薪以及矯正治療。事件受害者的身份已被確認並受到補償。

案例識別編號:7777-3

日期:2018年2月26日

發現:案例7777-3以與7777-1類似的方式出現在CSD3中。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在場截獲了該設備,並且將其解碼,透過馬里諾斯聯絡員送至倫理委員會。

轉譯文字:

收容專家索菲雅・羅薩里奧偽造了他的證件,並且剽竊他同僚的設計。

後續行動:最初的證據顯示羅薩里奧有足夠的知識並具備專業收容能力,且沒有羅薩里奧的前同事主張他們的設計遭到竊取,這代表SCP-7777案例可能實際上並不正確。然而在馬里諾斯聯絡員的堅持下,仍然進行了更進一步的研究。發現到羅薩里奧的身份證明文件中存在細微的不一致,表明這是偽造的。

羅薩里奧於3月2日接受了審訊。在最初的審訊中,他開始過度換氣並且抽搐,接著自發性地倒下。在醫務人員趕到之前,羅薩里奧就已被確認死亡。屍檢結果顯示他服用了氰化物藥丸。他的真實身份仍待確認。在他死後,三名收容專家出面證實羅薩里奧竊取了他們的設計,並將其冒充為自己的。

[條目根據O5議會的指示刪除]

案例識別編號:7777-6

日期:2018年5月12日

發現:在製造供給SCP-𝕐4的數字時出現的案例。

轉譯文字:

由於重要記帳項目的疏忽,會計師喬治・卡普林允許了數個金錢犯行的發生。

後續行動:卡普林承認他們怠忽職守,聲稱這麼做並沒有任何惡意,而是基於「更高的優先順序」。經過一番討論後,他們同意將他們所有的通訊和金融紀錄交給倫理委員會,並將他們目前的職責轉交給其他會計人員。然而在他們被重新調動至新的職務前,O5-8要求自行調動卡普林,並且獲得了許可。

附註:卡普林目前的位置以及在基金會中的職務未知。

案例識別編號:7777-13

日期:2018年10月8日

發現:[數據刪除]博士將案例7777-13轉交給聯絡員馬里諾斯。他們表示已經在他們的個人筆記型電腦上運行RNG連續三個月,直到此件SCP-7777案例發生。

轉譯文字:

站點主管湯瑪斯・格雷姆破壞了SCP-4051的收容設施,同時喊著「這個愚蠢的異常智障」刻意激起vim突破收容。

後續行動:SCP-40515 收容空間的監控影像顯示,SCP-7777案例所提到的事件確實發生過。然而倫理委員會成員意外地發現了至少24起在格雷姆命令下,對SCP-4051刻意執行的違反道德且殘忍的實驗。深度調查揭露,此種虐待性的行為不僅發生在SCP-4051上,也延伸到其他數名異常與研究員身上。

附註:儘管對於格雷姆的所有犯行皆有充分的紀錄,在格雷姆擔任站點主任的前四年,包含降職後的時期,沒有站點內的人員提出投訴。目前尚不清楚為何SCP-7777特別強調了這個特定犯行。

案例識別編號:7777-17

日期:2019年1月1日

發現:在Site-42的新年慶祝會期間,透過票券系統舉行了一次各種獎品的摸彩活動。在摸彩活動進行到一半時,數名參加者察覺到所有的票券代碼僅由7和0組成。當一名參與活動的倫理委員會成員發現此現象時,他們停止分發抽獎券(不論如何也已無法使用)並將他們能找到的所有票券交給倫理委員會。雖然有部分的票券找不回來,但遺失的內容可在轉譯為ASCII時透過上下文推斷。

轉譯文字:

塞隆・謝爾曼博士於2018年9月12日在Site-42的休息室中攻擊了初階研究員羅傑・雷德克里夫。

後續行動:當被問及此事件時,羅傑・雷德克里夫證實了此說法。然而物理和書面紀錄皆顯示謝爾曼博士在所謂的攻擊事件發生時不在Site-42中。儘管雷德克里夫對此提出抗議,調查單位並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附註:更多脈絡見案例7777-18。

案例識別編號:7777-18

日期:2019年1月4日

發現:案例700-18出現在CSD之中,由初階技術人員卡爾米・阿弗拉姆・沃特斯發現。6

轉譯文字:

初階研究員羅傑・雷德克里夫嘗試利用假造的SCP-7777案例陷害塞隆・謝爾曼博士。

後續行動:儘管雷德克里夫否認了這項指控,但調查結果證實這名初階研究員進入了管理空間並且將票券替換成自己的。雷德克里夫已被休假三個月。

附註:此為第一個指涉SCP-7777自身的SCP-7777案例。SCP-7777的收容措施已更新。

[條目根據O5議會的指示刪除]

案例識別編號:7777-26

日期:2019年12月13日

發現:天文部門發現昴宿星團的光度出現異常性波動。雖然最初並沒有被連結至SCP-7777,對此現象的分析於2020年3月1日意外發現了相對應的案例訊息。天文部門在不久後將此發現轉達給了倫理委員會。

轉譯文字:

奇術師黛安娜・里貝羅對數名戰術神學部研究員施下奇術咒語,試圖使他們在死亡時被送往亞伯拉罕地獄。

後續行動:倫理委員會聯絡員馬里諾斯向里貝羅詢問此宣稱的真實性,對方承認他確實有施咒,以嘗試在戰術神學部成員最終死亡時將其送往亞伯拉罕地獄。

在經過深度審論後,認為這些咒語的成功與否無法驗證,且沒有任何倫理委員會準則內容禁止不會對身體或心理造成傷害的咒語。因此里貝羅並不會被指控任何違規行為,且被允許繼續待在戰術神學部中工作。

附註:其他關注昴宿星團的天文台並沒有觀測到任何異常的光度波動。

[條目根據O5議會的指示刪除]

案例識別編號:7777-32

日期:2020年7月11日

發現:案例7777-32出現在CSD之中。由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發現並將案例透過聯絡員馬里諾斯回報給倫理委員會。

轉譯文字:

克爾文・博爾德主任將一名6個月大的嬰兒以踢到牆上的方式殺害。

後續行動:在敘述中的嬰兒是由克爾文・博爾德主任無效化的異常SCP-6469-D7由於該嬰孩對基金會的存在以及面紗造成威脅,博爾德主任的行為被認為符合當時的情況,指控也於隨後撤銷。

案例識別編號:7777-33

日期:2020年8月9日

發現:案例700-33出現在CSD之中。由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發現並將案例透過聯絡員馬里諾斯回報給倫理委員會。

轉譯文字:

倫理委員會成員耶利米・辛梅里安刻意捏造SCP-6469以保護克爾文・博爾德主任。

後續行動:耶利米・辛梅里安迴避了此案件並接受倫理委員會的調查。在詢問後,辛梅里安揭露他們確實捏造了SCP-6469,以防止博爾德主任在將研究員的小孩誤認為異常而意外殺害後的降職。他是在博爾德於謀殺後的驚慌狀態下收到博爾德的訊息而得知此事。

辛梅里安另外還挪用了資金以支付該孩童的父親,在這過程中告知對方「這不是賄賂」,且「若(他們)願意,(他們)可以提出指控」。該研究員在案例7777-33前,以及在倫理委員會向對方詢問是否要提出指控後,皆未向倫理委員會提出進一步的指控要求。

辛梅里安在這之後遭到倫理委員會開除,但未被解除基金會職務。

附註:截至2020年11月5日為止,辛梅里安的位置尚未被確定。尋找他的嘗試也沒有得到結果。8

[條目根據O5議會的指示刪除]

案例識別編號:7777-37

日期:2021年5月16日

發現:案例7777-37據信最初出現於CSD之中。由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向聯絡員馬里諾斯回報又一起案例,然而基於附錄三中所描述的事件而無法傳達。

轉譯文字:

未知

後續行動:N/A,見附錄三


附錄三——站點突破


2021年5月16日,Site-14遭到一敵對組織襲擊,據信為渾沌反叛軍。該站點的保安措施很快地承受不住攻擊,但因機動特遣隊意料外的出現在該區域,站點迅速地被重新佔領。

在重新佔領站點的過程中,發生了以下事件:

時間:2021年5月16日,當地時間約15:30

地點:Site-14,A4職員休息室


[紀錄開始]


[00:00]: 休息室正處於封鎖狀態。依照標準程序,所有研究員皆在桌椅等物體下方尋求掩蔽。警報鈴聲大作,房間的光線也變暗以降低能見度。

[00:34]: 一個巨大的聲響從休息室的其中一扇門外傳來,眾人的緊張程度上升,而門也開始嘎吱作響。房間內的人員開始竊竊私語,愈發恐慌。

[01:26]: 門遭到破壞,一名持有MP7A1槍枝的渾沌反叛軍特工進入房間。特工舉起武器指向人員時,一名研究員開始叫喊,特工命令他們從躲避的位置離開,靠著牆邊排成一排。所有的人員都照做了。

[03:02]: 特工向第一個學術專長者,黃百研究員靠近,以命令方式要求他告知他的名。研究員表示回應,而特工則移動到隊伍的下個人旁邊,重複他的要求。

[04:55]: 在這個過程重複大約兩分鐘後,特工遭遇到了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他告訴了特工他的名字。特工隨即掏出武器並且開始射擊希爾弗斯坦。其他人員逃離。特工忽略了那些人,並且繼續對希爾弗斯坦的屍體射擊,直到整個彈匣都打空為止。

[06:22]: 特工試圖離開,但在MTF成員查瑞斯・斯塔弗羅斯進入房間時遭到阻擋。在看到希爾弗斯坦的屍體後,斯塔弗羅斯當場攻擊並抓捕了該名特工。

[08:43]: 斯塔弗羅斯在與其他機動特遣隊單位進行戰術溝通的同時,他發現特工開始過度換氣及顫抖。斯塔弗羅斯迅速從他們的標準異常運送單位中獲取SCP-4279,將其使用在特工身上以穩定他的狀態。


[紀錄結束]


附註:該名特工被發現嘗試以氰化物膠囊自殺,但被及時阻止了。特工斯塔弗羅斯當時正在將SCP-427送往Site-12時,他所在的特遣隊被要求支援。

幾乎所有的渾沌反叛軍成員都逃離了現場或在行動中喪生。前述的特工被強制接受長期治療,並受到嚴格限制以防止嘗試自殺的行為。

2021年6月15日,倫理委員會接管了該名渾沌反叛軍特工。10在接下來的三週中。倫理委員會試圖從特工身上問出他們的身分以及在突襲中的行為原因,但無法收集到有用的資訊。

但當特工的基因資料與倫理委員會的基金會員工資料庫匹配時,調查有了突破。該名特工與MTF Alpha-1裡仍在基金會服役的的特工賈斯丁・布爾幾乎相同。進一步檢查儲存的渾沌反叛軍特工基因數據,揭露了其與MTF Alpha-1現今和過往成員的配對。11

RAISA在這段期間獲取了技術人員希爾弗斯坦的所有物,包含他含有[數據刪除]以及SCP-7777案例37的個人筆記型電腦。訊息經過解碼後的文字如下:

O5-3正在計畫謀殺技術人員戴維斯・希爾弗斯坦

由於涉及了Alpha-1、SCP-7777-37案例的發生,以及先前對於SCP-7777的干擾,RAISA夥同倫理委員會計畫干涉即將於Site-1舉行的O5會議,並訊問監督者們。2021年7月17日,機動特遣隊Omega-1突入Site-1並且拘捕了十三名監督者中的七名。審問結果揭露O5議會過去一直為了他們的個人利益,透過血色右手抓捕SCP,此行為受到倫理委員會禁止。剩餘的六名監督者的下落依然不明。

自2021年7月21日起,SCP基金會在受到的傷害被全數評估和修補前,交由倫理委員會直接控制。SCP-7777的收容措施已更新。




附錄RAISA-4——內部筆記


……而自從那時開始就維持著這樣。

上面的檔案是一團相互衝突的刪減、誤導性的資訊,以及版本之間的衝突。RAISA總括而言的任務是嘗試解決這些問題,並為未來新入職的研究人員們提供連貫且精簡的文件。在此之外,我們要確保所有相關群體都被告知了相關資訊,同時確保違反安全的行為能被處理得當。

這份檔案是我們使命的永久例外。

從我們第一次開始調查這個異常開始,有許多事始終沒有讓我感到滿意。為何某些特定的職員不斷參與案例的發現?為何O5-3試圖暗殺一個隨機的、低職位的技術人員?為何在異常揭露事件之前沒有人回報這些罪行?還有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揭露後仍然不願說出來?

但在我們回收了那個筆記型電腦後,一切都明瞭了。

在檢查了證據之後,我只能得出唯一的一個合理結論:SCP-7777不存在。

SCP-7777代表的是希爾弗斯坦、馬里諾斯,以及其他學術成員(我冒昧地刪去了他們名字)之間,為了構築一個舉報這腐敗基金會的平台所做出的配合。透過使用各種策略,他們成功地騙過了基金會大多數的領導階層——包含倫理委員會,甚至一度騙過了我們——使他們相信SCP-7777是一個真實的、無法被控制的異常現象。直到最近才被我們之中的一些人察覺到,包含正在逃亡的O5-3,他試圖從源頭除去這個異常——完全沒有意識到他的計畫已經失敗,並且成為他自己垮台的原因。

儘管如此,倫理委員會依然對SCP-7777的本質一無所知。我打算就保持這個樣子下去。我有理由懷疑他們的意圖並不像他們想讓我們相信的那般純潔。我們對於事件的資料紀錄大多都由他們經手,而他們趁此描繪了一幅倫理委員會推翻了腐敗O5議會的美好景象。

但如果倫理委員會真的在和腐敗對抗,一開始就不會需要這個吹哨管道了。

我不認為我們參透了完整的故事。失蹤的員工、SCP-427巧合般的出現,以及那次明顯滲透進數據庫的行為似乎顯示出,倫理委員會在沒有O5的現在正自行其道。我不清楚他們成為基金會唯一的執行權力後想做什麼,但就我們已經拼湊而成的部分來說,這沒有好上多少。

幸運的是,SCP-7777給了我們一顆灌鉛的七面骰子,而我打算盡RAISA能發揮的所有力量來利用它。雖然倫理委員會不斷計畫著陰謀,我們也一樣計畫著我們自己的。我認為是時候從這幫爛蘋果中剔除壞蘋果了。

準備好之後就聯繫我吧。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討論。

——瑪麗亞・瓊斯
紀錄和資訊安全管理部負責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