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160 - D是「皮膚學」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 內容警示

來自基金會紀錄與資訊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在最近經歷數次更改後,以下的文件已不再有效。請具備此歸檔文件存取權的人員立刻聯絡上級以獲得更新後的文件。

SCP-7160的異常特性仍在調查中。

— 瑪麗亞·瓊斯,RAISA主任


項目編號: 7160
等級4
收容等級:
pending
次要等級:
none
瓦解等級:
vlam
風險等級:
notice

6584014189_f7e14bcd1c_b.jpg

SCP-7160的智慧型手機。

特殊收容措施:在所有鑑定標準下,SCP-7160都已死亡。內含項目相關資訊的所有紀錄,包括但不限於就職證明、歸檔稅表和政府發布的身分證明都應從所有公共資料庫中刪節。為確保基金會和其命令的秘密性,已授權對SCP-7160的直系親屬和密切接觸者施予些微的記憶刪除。

已從當地執法機關沒收曾由SCP-7160持有的手機,現在則由Site-119的鑑識團隊保管。該手機現在由指定的資料管理員監控,並負責紀錄所有與裝置互動的人。假若有人未經授權存取該手機,必須啟動相應的封鎖措施逮捕他們。

由於目前尚未完全釐清SCP-7160的異常性質,已授權特工逮捕並扣留任何在工作時過度抓撓、啃咬自己或以其他方式搔癢的人。

描述:SCP-7160是約翰·麥克卡勒,原Site-119的三級研究員。2022年7月9日,SCP-7160在對自身各處造成致命傷後被送至日內非利亞衛生研究院。具體來說,SCP-7160經歷了以下傷害:

  • 雙臂上的深度割傷。
  • 軀幹底部和腰部的開放性傷口。
  • 左腳踝脫臼以及右腳遭到完全撕除。
  • 牙齦流血和下顎的嚴重傷害,是過度磨牙的表現。
  • 下顎外緣和頸部一級燒傷。
  • 因數種化學物質和清潔用品交叉汙染造成的嚴重中毒。
  • 遭挖空的左眼窩,經撕扯的視神經無力地掛在內部。
  • 雙手的指甲和剩餘的腳趾甲遭到扯下。

為挽救SCP-7160的生命而進行了緊急手術,然而仍在16小時後宣告死亡。儘管此文件撰寫時其死因尚且不明,在回收了SCP-7160的個人手機後,推定其受到了異常影響。


附錄一:鑑識報告


手機內筆記

我他媽的還是沒有變好,雪莉。

你記得你跟我說的那些呼吸法或什麼的嗎?或是我感覺想抓癢時,你叫我做的那個「緊彎腳趾」的方法嗎?對啊,你的那些小「把戲」?

它們完全沒有用。

我這週已經趕去急診兩次了。他們看了我一眼後把我趕進裡面做了治療。那些醫生花了好幾小時把痂跟死皮拿掉,然後用利多卡因塗滿我全身,那個量足以麻痺一隻馬。他們說如果我再抓下去,我真的會抓到骨頭

聽著,我知道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我也知道你不是我的醫生,但拜託請你幫我好嗎,雪莉?

我會再預約另一次的。

嘿,雪莉。

我早上被有條3英吋長的馬陸在我嘴裡爬的感覺弄醒。我感覺得到它的外殼撥動我的口水,還有扭來扭去的小腳沿著舌頭爬行的觸感。在它開始摩擦我的牙齦的時候,我真的感覺我要吐了。

我得跑到廁所裡吐光所有東西。我也拿了殺蟲劑,以免我得需要把什麼東西噴死然後沖進水槽裡,但當然,什麼都沒有出來──只有嘔吐物跟黏液。一如往常。

我很確定我的嘴巴外面還有殘留嘔吐物,但說真的我不怎麼想清理。站在鏡子前面把它清掉並不值得。畢竟,我最不想發生的事就是在我擦臉的時候,發現有隻條蟲在我的眼睛裡面扭動它黏黏的身體。

雪莉,我真的忍受不了了。

我不斷被折磨。我的同事一直叫我不要在工作的時候咬指甲了。他們一直取笑我,還說這「不衛生」什麼的。他們就是不理解我這麼做是有理由的。

但怎樣都好──至少在我是因為燒傷而不是因為抓痕進醫院後,護理師就不會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了。

說到同事,我上週又得多請幾天的假了。原本一切都沒事的,直到我看到火蟻在我的皮膚下面爬動為止。狀況變得有夠糟糕,警衛得又一次用手銬拘束我。

不過,我成功用咬的跟不太舒服的扭動把它們從我身上趕走了。我想它們的內臟還卡在我的牙齒之間。

再次提醒我自己要在下次見到你時給你這個。我知道你會照顧我,就像是天使一樣。

我遇過的治療師都一樣:他們啥都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他們試著告訴我把這些都寫下來會有幫助。那種「面對你的問題」可以「幫你對抗它們」或什麼的。超級尋常的方法,對吧?而且,你知道嗎,我原本也準備好相信那種垃圾了。我是指,我知道他們只是想要幫我──而我只是想要不要再癢,以及醒來的時候不會有血流下我的手臂。

但那些混帳騙了我。

當然沒這麼簡單。我依舊被我一直以來都有的感覺跟衝動弄醒。我發誓我沒辦法擺脫它。我現在連思考的時候都會有股胡亂的衝動,想要拍掉爬上我的腳的蜘蛛,或是飛進我的鼻孔裡的蒼蠅。那甚至不包括每一次我看到衣服纖維裡有數不清的跳蚤跟蜱的時候。

這必須停止。我得想辦法。

它們又在我身體裡了。為什麼它們就是不停?

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

我寫不下去了。我壓力太大了,還有累了。我的身體一直在痛而且視線不斷變得更糟。

必須再與雪莉談一次。現在,她比任何人都還要更了解我。

預約

至:moc.liamg|02496yuglooc#moc.liamg|02496yuglooc
來自:哈特蘭諮詢和心理調節中心(自動寄信)
主旨:預約確認


你好,麥克卡勒先生。

恭喜!您與我們的其中一位專業諮詢師預約了另一次治療。你們兩位一定可以相處得很好!

請替我們驗證以下的資訊。若您注意到錯誤,請透過撥打電話或回覆此電子郵件聯絡我們。


  • 日期:2022年06月12日
  • 時間:下午6點
  • 諮詢師:雪莉·李
  • 參訪原因:有小昆蟲爬下我的食道並堵住我內臟裡的小管子。身上的抓痕越來越嚴重,而且我發誓沒有人理解。它們不會因為你說它們是假的就消失!

我們很期待能見到您!

正顯示過去紀錄⋯⋯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我需要雪莉。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我又感覺到它們了⋯⋯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他們在我耳朵裡。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我發誓我身體裡有蟲。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沒有人懂我。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我又在傷害自己了。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請盡快打給我!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我們可以今天談嗎?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你說的不對⋯⋯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這不只是檢查。

哈特蘭諮詢中心 預約更新:- 你這週有空嗎?


送出的語音訊息

至:哈特蘭諮詢和心理調節中心


呃嗯──哈囉。

我叫做,呃,約翰,然後我想說也許可以談談我下一次的預約的事?我知道你們,呃,你們將某位叫做拉希姆的人當我的諮詢師,但──我在想可不可以換成雪莉?

很抱歉。我在選擇的時候按錯了。我的大手⋯⋯你懂?

反正,謝謝了。

⋯⋯

喔,如果你們需要聯絡我,就回電這個號碼。寄電子郵件給我也行,我猜。

好吧,再見。

嗨,又是約翰。你知道的,那位,呃,一直預約的那傢伙?

我在想什麼時候修復我之前的小錯誤比較好。我知道你們──啊,抱歉──你們一直想連絡我但⋯⋯有的時候我很難回覆。

無論如何,我不認識拉希姆,然後我不覺得與他見面會是好主意。

請回電給我?

嗨。我是約翰·麥克卡勒。

我看到有人⋯⋯改了我問的那件事。那,呃,很好!我很感激。

我──喔,等我一下。

⋯⋯

⋯⋯

好了,回來了。抱歉,我得迅速去一下廁所,你懂。不,不是要尿尿或什麼的,只是要確保我沒有抓得太過頭。那就是,呃嗯,我想要去你們那邊的原因。

這很尷尬。抱歉,我只是想要問雪莉在不在?她原本要幫我的。

謝了。

嗨,我是約翰。

你們他媽的在跟我開玩笑嗎?

聽著,我已經打給你們5、6次了,而你們沒有人回覆我。是怎樣?你們不能再一直在下午兩點打給我了。我懂你們大概都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我忙著處理我自己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如果你們拿起電話就不會那麼糟糕!但不,在有人打給我之前,我得一直被折磨!聽著,我只是得和雪莉說說話──好嗎?我已經受夠了我只需要懂我的某個人!理解我的人!

我沒有想要讓人不安,好嗎?我只是需要有人幫忙!

嗨,這是約翰。

我明天4點會到。我希望我抵達的時候會有諮詢師在場。


RECORDED MEMOS

[紀錄開始]

約翰:我──抱歉,等我一下。

雪莉:沒事的,慢慢來。

約翰:我⋯⋯我們可以,呃,錄下這個嗎?我是指,這是為了我。

雪莉:當然。能幫助你的都好,約翰。

約翰:真的會,哈哈。

數秒沉默。

約翰:好的,我想一切都好了。

雪莉:你確定?

約翰:我想是的。

雪莉:OK,很好。

雪莉清了清喉嚨。

雪莉:我聽說你們在連絡我們時遇到了些困難。真的非常抱歉。

約翰:現在沒事了。我是指,我很生氣,但是你知道,能夠與人說話就沒事了。

雪莉:我很感激你願意耐心等待。我又看了一遍你的紀錄,我看到你這次預約是因為你又感覺到你的症狀了。沒錯嗎?

約翰:是!是的,沒有錯。

紙張摩擦聲。

雪莉:看起來你的醫生給了你一些藥。你有服用它們嗎?

約翰:有,雪莉,我有。我告訴你,那些沒有用。

雪莉:真是不幸。可以請你告訴我為什麼那些藥沒有用嗎?

約翰:「為什麼」?你是什麼意思?!

雪莉:我只是在問問題,約翰。

約翰:你怎麼會看不見它們?它們到處都是!

雪莉:你可以明確地指給我看嗎?如果你可以讓我看看──

約翰:我在讓你看!現在!我──我現在甚至在把它們抓掉!

雪莉:約翰,拜託,為我深呼吸。

約翰:看啊雪莉,它們就在那裡──!

雪莉:約翰,我什麼都沒看到。

約翰:但我有!

雪莉:我理解。我也想要幫助你,但我需要你試著冷靜下來,假如你還想繼續的話。

約翰:我──我⋯⋯

沉默。

約翰:我很抱歉。

雪莉:沒事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

捕捉到些微的動作,然後門打開並發出了嘰嘰聲。

雪莉: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好嗎?

[紀錄結束]

[紀錄開始]

約翰:謝謝你,雪莉,我真的很需要。

雪莉:沒問題。就像我說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

兩人停頓了數秒。

約翰:所以你也看不到他們,對嗎?

沉默。

雪莉:不,約翰,我沒辦法。我未來也不行。

約翰:因為它們「不存在」,對吧?

雪莉: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就你來看,它們是什麼?它們出現的時候,你看到什麼?

約翰:我⋯⋯它們有很多種,你知道嗎?

雪莉:比如?

約翰:我很常看到螞蟻。很大隻,有很大、粗壯的大顎。我有時候也會看到蜘蛛跟蠕蟲──說真的,蠕蟲只會在光底下出現,它們就在我的眼底。

雪莉:我知道了。會痛嗎?

約翰:有時候會。我猜⋯⋯我猜要看情況?

雪莉:要看情況?你可以詳細解釋嗎?

約翰:我不太確定要怎麼解釋。我猜要看我的心情,或是我看到什麼,你懂嗎?蜘蛛是最痛的,特別是它們咬下去的時候。

雪莉:而這與你的傷口沒有關聯嗎?你沒有受傷的地方也會感覺到這種痛嗎?

約翰:我不知道。

雪莉:好的⋯⋯

兩人隨著紙張摩擦的聲音再次沉默。

雪莉:你看得到它們嗎?

約翰:「它們」?那些蟲?現在?

雪莉:是的。

約翰:我⋯⋯呃⋯⋯不太行。我有意去看的時候就很難發現它們。

雪莉:喔,我了解了。很抱歉。

約翰:不用擔心。

雪莉:那我們再休息一下,看看你待會繼續的時候感覺如何。

[紀錄結束]

[紀錄開始]

雪莉:我看得出來你很苦惱。你能解釋為什麼嗎?

約翰:解釋?

雪莉:如果你可以的話。

約翰:我是指⋯⋯

約翰嘆了口氣。

約翰:不如你試試看過一個所有人都在否定你的人生?

兩人數秒未說話。

約翰:我的意思是,真的──我去的每個地方,我做的每件事──都一樣。我知道我的現實是真的,我也知道我看到的這些不是⋯⋯其他人所認為的幻覺。我的眼睛從未不值得相信,你懂嗎?

雪莉:我懂。

約翰:然後突然有一天醒來,所有人都叫你忽視那些並假裝我身上沒有發生任何事。這很令人氣餒。

雪莉:非常氣餒,對吧?

約翰:對!沒有錯。我累了,雪莉。我受夠得預約這些東西了。我受夠只為了忘掉蛞蝓跟毛毛蟲爬進我的鼻子裡的感覺而在手機上寫記錄了。我只是⋯⋯

約翰並未說完。

雪莉:你只是⋯⋯?

約翰:就在那裡。

雪莉:喔?

約翰:就在我的食指之間,你有看到嗎?

雪莉:明確描述你看到什麼。

約翰:它很⋯⋯大。大概有我的手掌大。它是棕色的,正攀在我的手指邊邊。

雪莉:嗯哼。

約翰:它前面有兩個很大的鉗子,腹部周圍有四隻腳。它正在爬──

雪莉:一隻甲蟲?

約翰:不,不。它太大隻了。我──我想可能是──

約翰在停頓之前開始顫抖。

雪莉:沒事的,約翰。你想要說什麼?

約翰:我想⋯⋯它看起來像一隻負蝽。

兩人並未出聲。

約翰:我──雪莉,雪莉拜託幫我,我求你了,拜託──

雪莉:別擔心,約翰。一切都會沒事的。等我一下,好嗎?

腳步摩擦聲,接著是抽屜打開的聲音。隨著麥克風再次捕捉到腳步摩擦聲,約翰倒吸了一口氣。

雪莉:好,指給我看它的位置。它就在⋯⋯這裡?

約翰:不,還要再上去一點──我是指,啊,下面──停。就在那裡。

雪莉:我知道了。鏡子有抓住它嗎?

約翰:鏡子?我是說,有啊,它──

約翰突然停止說話。

雪莉:約翰,這就是我看到的樣子。我向你保證,那邊沒有蟲。

雪莉停頓。

雪莉:你有在鏡子裡看到負蝽嗎?

約翰:它剛剛⋯⋯我⋯⋯

兩人短暫地停止說話。

約翰:不⋯⋯不,我看不到了。

約翰因安心而嘆了口氣。

約翰:我不敢相信⋯⋯你剛剛⋯⋯你是怎麼──你是怎麼做到的?

[紀錄結束]


文字訊息

嘿雪莉,我是約翰
這是正確的電話號碼⋯⋯對吧?

嗨,約翰。
這是正確的電話號碼。很抱歉一開始給了錯的號碼。

沒事啦哈哈
今天感謝你的幫助。不管你用了什麼魔法⋯⋯那真的有效。

那真是太好了。你有服用你的藥了嗎?

有啦有啦,我有照你說的做。

太好了。如果你需要其他東西請跟我說。

我其實真的需要

我能幫上什麼?

你做的那件事⋯⋯你怎麼會知道?

知道什麼?

那東西會呃
消失?我猜

你在問鏡子的事嗎?

嘛,約翰。
說真的,我不知道。
我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你不知道?

完全不。
但我很高興它仍然幫上了你的忙。

有根治的方法嗎?
我是指那些昆蟲
會讓我更好睡著哈哈

藥物會幫助你的。
只要你有服用就會。

我真的有吃藥!
就只是⋯⋯我不知道

約翰,如果有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請告訴我。

ok


嘿雪莉?

你好,約翰。

抱歉我知道你現在沒在工作。
我只是⋯在想某件事。

沒有問題。
我能做什麼?

在療程的時候你有問我一個問題。
我當時沒有說完哈哈

喔。
與你有多疲累有關,對吧?

跟我說你在想什麼吧。
但要知道,如果你想要繼續討論的話,我們得再預約另一次治療。

對我知道哈哈
抱歉但你的公司排程排得很爛

約翰,拜託。
你那時的答案是什麼?

喔對
抱歉
不管怎樣,我只是想要說⋯⋯我不知道。世界上只有我像這樣感覺很糟,你懂?

我理解那種感覺。
有很多人和你一樣。也有很多人有那樣的感覺。

嗯⋯⋯我猜是吧
我想,我不知道
有人可以消除那個溝並幫我⋯⋯我只求這個
⋯⋯
⋯⋯?

我們之後就在診所裡再談吧。

ok,抱歉。


你好,約翰。

我知道你說應該要在診所裡再談
而那沒有問題但
我只是感覺很糟,想要說聲抱歉

謝謝你的道歉。
沒事的。

ok⋯⋯好。
我們禮拜六可以再來一次嗎?
我想了很多事哈哈

我得查看我的行事曆。

沒問題哈哈
但⋯⋯真的,謝謝你⋯⋯
你幫了我很多

當然。

有地方可以留評論嗎?
我能留給你評論嗎?

你可以在我的公司留評論。
如果你想要留有關我的評論也沒問題。
我無法阻止你那麼做。

ok⋯⋯好哈哈
沒事,只是想要表達我的感謝跟感激
給你五星⋯⋯因為,你知道的,你人好到有五星 ;)
抱歉那很蠢。
拜託回覆

約翰,我得請你不要再傳訊息給我了。

ok


雪莉
雪莉拜託回覆
它們回來了
那些蟲⋯⋯它們來了

你今天服藥了嗎?

雪莉我告訴你藥沒有用
天啊有好多隻
拜託雪莉我需要你幫忙
拜託

我們的預約是明天。
你可以等到那時候嗎?

不行
雪莉你不懂
很糟
我發誓我剛剛眨眼然後有一堆白蟻從玻璃杯上消失
我要抓到骨頭去了
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忙
我要死了

約翰,如果你需要緊急救護,請聯絡警察。
如果你想,我甚至可以替你聯絡

為什麼?讓他們不相信我???
雪莉拜託現在帶你的鏡子到我屋子裡
我保證你不會白跑一趟的

約翰請不要再傳訊息給我了。
我是認真的

雪莉我求你了拜託
我感覺得到它們在鑽進我的臉頰
它們在把我的腳趾扯爛
拜託帶你的鏡子⋯⋯
拜託⋯⋯

我正在聯絡警察。
它們會幫助你的。

雪莉為什麼你要一直拒絕???
我以為你應該要幫忙的???
你不懂我正在受苦嗎?????
幫我
幫我

我要封鎖這個號碼了。
請不要靠近我。

你這個婊子
要這樣是嗎?
我就知道你是個騙子混帳
我發誓你會後悔的


錄影影像

[紀錄開始]

影像以攝影機在餐桌上開始。推進桌子下的兩張椅子稍微阻擋了約翰·麥克卡勒,他發狂地走至另一邊。他站在一張沙發和當前播放著第16台新聞的電視前。無法聽到任何聲音。

約翰邊徘徊數秒邊焦慮地咕噥。他在某步踏出一半時停下。另一聲咕噥,然後是一聲「雪莉」,他接著按起自己的太陽穴。

約翰開始瘋狂地抓起自己的手臂,因明顯的痛苦而無聲地喊叫。皮膚上開始出現不規則的抓痕。他不再移動,而他佈滿疤痕的皮膚因摩擦而變紅。血液開始沿著他的手肘滴落至地板上。

他擦掉眉毛上的汗珠,接著脫下自己的衣服。首先是上衣,再來是褲子,最後則是內衣。在短暫地掙扎後,他在攝影機前全裸站立著。可以看到他的軀幹上有數道參差不齊的割傷和瘀青。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到左右大腿上有數道正在流血的人類咬痕。

約翰移至攝影機後方,這持續了34秒。他回來時攜帶了一把菜刀、金屬叉子和湯匙、清潔消毒劑、一大鍋沸騰的水和一把老虎鉗。他隨意地將它們丟至地上並轉頭看向攝影機,臉上掛著狂野的笑容。

約翰又無聲地說了一句話,然後拿起了身邊的菜刀。他將刀鋒靠近自己的左手腕。他微笑,接著揮刀劃下,深深地割過皮膚和肌腱。他將手腕向下轉,血液開始滴下並在地板上形成血攤。

約翰輕笑。他割傷了另一隻手,血液持續流出。

血攤逐漸變大,約翰拿起另一邊的叉子和湯匙。在深呼吸後,他將湯匙刺進自己的左眼。隨著湯匙刺進受傷的眼窩,他的頭部向後抬起。他扭轉並扯出湯匙,造成內部組織和眼睛的殘骸彈至桌上。再來,他看向叉子,用末端戳著食指指甲的底部,並迅速將叉子後拉。指甲毫不費力地掉下,顯露出底下光滑且正在流血的肉。

儘管約翰表現出明顯痛苦,他拿起老虎鉗並穩固地拿著它靠近腳趾。他持續夾住腳趾並難以理解地扭轉老虎鉗──造成他的大拇趾歪曲並脫臼成60度角。他再次向後仰,短暫停頓的同時放開老虎鉗,讓它掉至地上。他開始說話,但除了從唇語讀出「淹沒」外無法辨識任何話語。

他拿起附近沸騰的水並將其倒在臉上和上半身。他全身覆蓋著熱氣。他的手臂因痛苦而扭動,但他並未嘗試將水撥掉。現在僅勉強可以在畫面內看到約翰。

至熱氣消散前花費了約30秒,這之間未發生任何事情。約翰位於餐桌前,身體毫無動作。

突然,約翰再次開始微笑。他的牙齒──當前可以在畫面中看到它們──因血而染上鮮紅色。他說出另一句話,但僅能辨識出「雪莉」。

攝影機倒下的同時,約翰皺起眉頭。錄影突然中止。

[紀錄結束]






附錄二:更新


2022年8月1日,基金會科學家對SCP-7160進行了完整屍檢。一週後,也就是2022年8月6日,Site-119紀錄並儲存了項目屍體的後續檢驗報告。這份報告確認了數件與SCP-7160的死亡有關的關鍵事實,同時也揭露了其他發現:

柯林斯博士 - SCP-7160報告摘錄:

除了其他的傷口,屍體本身也具有它自己獨特的⋯⋯詭異之處。舉例來說,當我們抽出不同的組織樣本鑑定時,拉德赫斯博士和我發現皮膚內部有數道微小且不同的痕跡,顱骨內部也有各種刮痕。

說到頭顱,對屍體骸骨進行更詳細的掃描後,發現了內部巨大、中空的孔道,出入口遍布手腳和各個開孔。[⋯⋯]增加的骨髓和受害者中空骨骼的鈣化外殼似乎形成了完美的生態系統,供內部的未知生物居住。

另外,在穿透皮下組織後,我們看到原本應填補間質組織的液體完全被抽乾了。一般來說,這可能是少見的基因病例或嚴重外來傷害造成的,但我們推測這並未導致屍體的任何結構異常。反而是在分析組織和周圍區域後,顯示有一種幾乎不可視的幾丁質粉塵取代了組織液。[⋯⋯]

在檢驗完SCP-7160的屍體後進行了對其智慧型手機的調查。經進一步的分析後,基金會研究員證實裝置上最後啟動的應用程式是Google地圖──當時正在前往雪莉·李的個人住宅。另外,在裝置啟動後出現了一則新訊息通知。內容已附於下方:

約翰?
嗨⋯⋯我是雪莉。
你知道的⋯⋯哈特蘭諮詢中心的人?
你能盡快打給我嗎?
我不知道還能找誰了⋯⋯
我的身體一直好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