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83
評分: +3+x

683art

SCP-683-2

項目編號:SCP-683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83將被保存在標準的8x8x5m收容室中,該收容室應配備便攜式煤氣發電機。 SCP-683應覆蓋在一塊合適的大塊不透明布下,以防止在非進行研究時意外發生視覺接觸。收容室艙門應符合II級危害控制等級(帶有鋼門,加強鉸鏈及手動操作的SCPassport鑰匙卡訪問權限),但沒有標準觀察窗口。視頻監控僅限於門外監控,除非被批准用於記錄觀察SCP-683的實驗結果。在獲得3級或更高級別的管理人員批准前嚴禁設置警衛人員看守項目。在隔離區域的20米內不允許存放食物或飲料。SCP-683目前則被收容在Site-19的Zingiber-4研究區。

描述:SCP-683由SCP-683-1和SCP-683-2兩個個體組成。激活其異常效應後,則會產生SCP-683-3。

SCP-683-1是一部白色的1953年Crosley Shelvador牌冰箱,外部有中等程度磨損。即使使用不同方法污染項目內部,內部依然保持整潔。 SCP-683-1的電源線連接著一個未知的插頭,該插頭已證明與現代插座並不兼容。為此基金會的電氣工程師特意設計一個變壓器(庫存代號19Alys-683-7),使SCP-683-1可以通過標準的燃氣家用發電機運行,該變壓器被用於所有對項目的測試和實驗。通電後,SCP-683-1可用於製冷。但SCP-683-1的異常性質在通電或未通電時依然會生效。不過通電時的SCP-683-1可用於雪藏保存SCP-683-3。

SCP-683-2是一名兒童(年齡大約在5至7歲之間)所繪畫的畫作,繪畫在標準的8.5 x11白紙上,並以未知方式黏貼在SCP-683-1的外部。 SCP-683-2似乎是用鉛筆和氈筆所繪畫,並顯示出一定程度的受潮。該圖繪畫了數個山峰,其中有擬人化的陽光,房屋,水井,狗,各種植物以及一個站在中央,穿戴廚師帽的未知人物。

任何對SCP-683-2作出負面評價或試圖將其從SCP-683-1表面移除的人,都會在攝入任何食物後對其內部器官和皮膚/肌肉組織造成損害。損害主要表現為從身體各個內臟切除部分組織,其質量與所食用的食物同等。一旦受害者食用約0.42千克的食物且等量的組織被切除,效應就會停止。儘管可以觀察到很痛苦,但是在每食用一口食物後的瞬間被切除,並且在達到0.42千克的最高值之前,不會切除令對象立即死亡的部分。所有受試者均在切除後的26日內死亡。

一旦0.42千克的組織被切除後,一個棕色的「午餐」紙袋(以下稱SCP-683-3)將出現在SCP-683-1的內部。 SCP-683-3一​​直被標記為以黑色墨水對稱地以大寫字母所寫作的「Eric」。每個SCP-683-3樣本的寫作風格一致。在每次出現時,SCP-683-3都包含以下物品:

  • 三明治,包括兩塊去皮白麵包和0.21千克切成薄片的各種肉和內臟。 經DNA分析,已確認是來自最後對畫作進行負面評價或試圖移除SCP-683-2的對象。
  • 一個塑料拉鍊袋,裡面裝有0.21千克的肉或內臟塊 。 經DNA分析,已確認是來自最後對畫作進行負面評價或試圖移除SCP-683-2的對象。
  • 一個塑料拉鍊袋,內裝3個直徑約9厘米的巧克力曲奇。測試表明沒有異常及對象的DNA。
  • 一張3英寸x5英寸的便條紙,上面以黑色墨水寫上「今天成為好孩子!」,字跡風格與寫在SCP-683-3外部的「Eric」風格一致。

所有實驗後的SCP-683-3個體都被焚化,沒有額外效應出現。

無法從SCP-683-1上移除SCP-683-2,所有的嘗試都會導致SCP-683異常效應被激活。 在不被人員主動撕走的情況下,SCP-683-2曾經自主掉落並被人用火柴燒毀3次,但每次都在68小時後返回SCP-683-1表面,而執行焚化的D級人員並未受到SCP-683影響。

如果多個對象作出負面評價或試圖移除SCP-683-2,則只有第一個進行上述行為的對象會受到影響。在SCP-683-3個體產生前就不會有其他對象受到影響。

在試圖移除SCP-683-2或對SCP-683-2作出負面評價 之後禁食的對象,在進食前都不會受到影響。迄今為止,有兩個對象堅持停止進食所以沒有受到SCP-683的影響直至餓死。在試圖移除SCP-683-2或對SCP-683-2作出負面評價後經靜脈注射餵養的對象亦受到影響,所產生效果與進食固體食物相同。

發現:SCP-683被發現在位於華盛頓與Yolanda██████████████████房屋相鄰的儲藏室中。 ███████████小姐是一位舊式冰箱和家具的收藏者,聲稱是在19██年7月下旬在街角發現被棄置的SCP-683。據報告,她的侄子曾幫助她搬走SCP-683,並於搬遷後兩週死亡(死亡證中列為疝氣並發症)。當一名評估人員通過前身機構與基金會簽約時,該項目則受到基金會的留意。

當被問及為什麼她從未嘗試移除SCP-683-2時,██████████小姐回答說:「這是一張漂亮的小圖畫,不是嗎?為什麼要把它拆下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