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9
/*
    Paperstack Theme
    [2020 Wikidot Theme]
    By EstrellaYoshte
    Based on:
      Inkblot Theme by Croquembouche
      Word Processor Theme by stormbreath
      Modern Theme by Azamo
      Simple Yonder Theme by EstrellaYoshte
*/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Josefin+Sans:wght@700&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Oxygen&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display=swap);
 
#page-content { font-size: 0.87rem; }
body { font-family: 'Oxygen', sans-serif; }
 
body {
    color: #000000;
    background-image: linear-gradient(
        to bottom, 
        #EFEFEF, #EFEFEF 276px, 
        #D3D3D3 276px, #ffffff 282px,
        #ffffff 282px, #ffffff 100%);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
 
#main-content {
    top: -1.6rem;
    padding: 0.2em;
}
 
.page-source,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
 
/* ---- HEADER ---- */
 
div#container-wrap {
     background-image: none;
}
div#header {
    background-image: none;
}
 
#header h1, #header h2 { margin-left: 0; float: none; text-align: center; }
/* Move the subtitle down a smidge */
#header h2 { margin-top: 0.45rem; }
/* Hide the existing text */
#header h1 span, #header h2 span { font-size: 0; display: none;}
/* Style the new text */
#header h1 a::before, #header h2::before {
  color: #333333;
  font-family: 'Josefin Sans', sans-serif;
  text-shadow: none;
}
/* Set the new text's content from variable */
#header h1 a::before {
  content: var(--header-title, "SCP FOUNDATION");
  font-weight: 300;
  font-size: 1.3em;
}
#header h2::before {
  content: var(--header-subtitle, "SECURE - CONTAIN - PROTECT");
  font-weight: 600;
  font-size: 1.22em;
}
 
#login-status,
#login-status a {
    color: #333333;
}
 
#page-title {
    display: none;
}
 
#footer, #footer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333333;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order: none;
    background: #333333;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px;
    color: #efefef;
}
#search-top-box input.empty {
    color: #999999;
}
 
div#search-top-box {
    top: 2.3rem;
    right: 8px;
}
 
/* ---- TOP BAR ---- */
 
#top-bar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center;
   right: 0;
   top: 7.9rem;
}
@media (max-width: 768px) {
    .mobile-top-bar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center;
         max-width: 100%;
         width: 100%;
         left: 0;
    }
}
#top-bar, #top-bar a {
    color: #333333;
}
 
/* ---- SIDE BAR ---- */
 
#side-bar .side-block {
    border: transparent;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0px 0px 7px #999999;
    background: #ffffff;
}
#side-bar .side-block.media > *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space-evenly;
}
 
#top-bar div.open-menu a {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0px 1px 4px 0 rgba(0, 0, 0, 0.2), 0px 3px 10px 0 rgba(0, 0, 0, 0.19);
    border: 1px white;
}
 
@media (max-width: 767px) {
    #main-content {
        padding: 0;
        margin: 0 5%;
        border-left: none;
    }
    #page-title {
        margin-top: 0.7em;
    }
    #side-bar {
        background-color: #fff;
        left: -19em;
    }
    #side-bar:target {
        border: none;
        box-shadow: 3px 0 1px -2px rgba(0,0,0,0.04), 1px 0 5px 0 rgba(0,0,0,0.2);
    }
    #side-bar .close-menu {
        transition: width 0.5s ease-in-out 0.1s,
                    opacity 1s ease-in-out 0s;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right: 0;
        background: rgba(0,0,0,0.3);
        background-position: 19em 50%;
        z-index: -1;
        opacity: 0;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width: calc(100% - 19em);
        right: 0;
        left: auto;
        opacity: 1;
        pointer-events: auto;
    }
    #page-content > hr, #page-content > .list-pages-box > .list-pages-item > hr {
        margin: 3em -5.5%;
    }
    #side-bar {
        top: 0;
    }
    #side-bar .heading {
        padding-left: 1em;
        margin-left: -1em;
    }
    #search-top-box {
        top: 107px;
    }
}
 
/* ---- TABS ---- */
 
/* ---- YUI TAB BASE ---- */
.yui-navset .yui-nav a,.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background-color:inherit;background-image:inherit}.yui-navset .yui-nav a:hover,.yui-navset .yui-nav a:focus{background:inherit;text-decoration:inherit}.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color:inherit;background:inherit}.yui-navset .yui-nav,.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border-color:inherit}.yui-navset li{line-height:inherit}
 
/* ---- YUI TAB CUSTOMIZATION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display: flex;
     flex-wrap: wrap;
     width: calc(100% - .125rem);
     margin: 0 auto;
     border-color: #333333;
     box-shadow: none;
}
 .yui-navset .yui-nav a, /* ---- Link Modifier ---- */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color: #333333;
    /* ---- Tab Background Colour | [UNSELECTED] ---- */
     background-color: #efefef;
     border: unset;
     box-shadow: none;
     box-shadow: none;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color: #ffffff;
    /* ---- Tab Background Colour | [HOVER] ---- */
     background-color: #333333;
}
 .yui-navset .yui-nav li, /* ---- Listitem Modifier ---- */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li{
     position: relative;
     display: flex;
     flex-grow: 2;
     max-width: 100%;
     margin: 0;
     padding: 0;
     color: #ffffff;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none;
}
 .yui-navset .yui-nav li a,
 .yui-navset-top .yui-nav li a,
 .yui-navset-bottom .yui-nav li a{
     display: flex;
     align-items: center;
     justify-content: center;
     width: 100%;
}
 .yui-navset .yui-nav li em{
     border: unset;
}
 .yui-navset .yui-nav a em,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em{
     padding: .35em .75em;
 
     text-overflow: ellipsis;
     overflow: hidden;
     white-space: nowrap;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 ---- Selection Modifier ---- */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selected{
     flex-grow: 2;
     margin: 0;
     padding: 0;
    /* ---- Tab Background Colour | [SELECTED] ---- */
     background-color: #333333;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border: none;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width: 100%;
     color: #ffffff;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active{
     color: #ffffff;
     background-color: #333333;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x-shadow: 0px 0px 4px #999999;
}
 .yui-navset .yui-content,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content{
     padding: .5em;
     border: none;
}
 
/* ---- INFO BAR ---- */
 body{
     --barColour: #333333;
}
 
 .info-container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padding: 0 .5em 30px;
}
 .info-container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width: 100%;
}
 
/* ---- INFO PANE ---- */
 
#page-content .creditRat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4px;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 solid 1px #ffffff;
    box-shadow: 0px 0px 7px #999999;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border: none;
    color: #333333;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background: #333333;
    color: #ffffff;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ancel {
    border: solid 1px #ffffff;
}
 
/* ---- PAGE RATING ---- */
 
.page-rate-widget-box {
    box-shadow: 0px 0px 7px #999999;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4px;
    border-radius: 0;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color: #ffffff !important;
    color: #333333 !important;
    border: solid 1px #ffffff;
    border-radius: 0;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top: solid 1px #ffffff;
    border-bottom: solid 1px #ffffff;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333333;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
    background: #333333;
    color: #ffffff;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 solid 1px #ffffff;
    border-radius: 0;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color: #333333;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333333;
    color: #ffffff;
    border-radius: 0;
}
 
/* ---- PAGE ELEMENTS ---- */
 
h1,
h2,
h3,
h4,
h5,
h6 {
    color: #333333;
    font-family: 'Josefin Sans', 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toc,
.code {
    background-color: #F8F8F8;
    border: solid 1px #F8F8F8;
    box-shadow: 0px 0px 4px #999999;
}
 
.scp-image-block {
    border: solid 8px #ffffff;
    box-shadow: 0px 0px 5px #999999;
    box-sizing: border-box;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top: solid 4px #ffffff;
    color: black;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h {
    border: solid 1px #999999;
    background-color: #efefef;
    /* set border for table title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d {
    border: solid 1px #999999;
    /* set border for table content */
}
 
div.modalbox {
    border-radius: 0;
    border: none;
    box-shadow: 0px 0px 5px rgba(0,0,0,0.3);
}
 
/*-- tags --*/
 
#main-content .page-tags span { max-width: 100%; }
 
#main-content .page-tags a {
    height: 0.9rem;
    line-height: 0.9rem;
    font-size: 0.76rem;
    background-color: #FDFDFD;
    border-radius: 0.6rem 0.12rem;
    margin: .25rem .2rem; .5rem .2rem;
    padding: 0.2rem 0.42rem 0.25rem 0.46rem;
    box-shadow: 0.6px 0.6px 1.9px 0.8px rgba(0,0,0,0.27);
}
 
#main-content .page-tags a:before {
    content: "•";
    font-size: 1.1rem;
    float: lef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19rem;
    left: -0.24rem;
    color: #ffffff;
    background-color: #B8B8B8;
    color: transparent;
    text-shadow: 1px 1px 0.7px rgba(255,255,255, 0.82);
    -webkit-background-clip: text;
       -moz-background-clip: text;
            background-clip: text;
}
 
/* ---- CUSTOM SYNTAX ---- */
 
.header-container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flex-end;
  align-items: center;
  flex-wrap: wrap;
  position: relative;
  justify-content: space-around;
  align-content: space-between;
  width: 100%;
  left: 0;
  align-items: flex-start;
  row-gap: 2px;
}
 
.text-item {
  flex-grow: 1;
  max-width: 25%;
  text-align: center;
}
 
.grid-item {
  flex-grow: 1;
  min-width: 25%;
  text-align: center;
  margin: 8px 6px;
}
@media (max-width: 1200px) {
  .grid-item {
    min-width: 50%; 
  }
}
 
.logo {
  position: absolute;
  width: 180px;
  top: -154px;
  left: -17em;
  z-index: -1;
}
@media (max-width: 767px) {
  .logo {
    width: 36%;
    top: -9.7em;
    left: 32%;
  }
}
 
.textbox {
  position: absolute;
  width: 42%;
  top: 7.5rem;
}
@media (max-width: 960px) and (min-width: 767px), (max-width: 666px) {
  .textbox {
    position: relative;
    width: 100%;
    top: 0;
  }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評分: +12+x

項目編號:

SCP-6009

項目等級:

TICONDEROGA

main.jpg

神經元周邊圍繞的6009-Catena (2500x)

特殊收容措施: 鑒於SCP-6009在生物學功能上的必要性,目前沒有任何收容措施被證實有效,甚至可能沒有任何可行且必要的措施。目前的收容措施主要集中在避免SCP-6009與6009-Catena區域的相關資訊洩漏。

SCP-6009由於尺寸微觀且不具顯眼的異常性質,一般民間研究者很難發現該項目存在。一切在遺傳學、表觀遺傳學、微生物學與神經科學領域發表的論文應接受檢查,確認是否涉及SCP-6009,並依照奈米生物組部門的權限審核是否允許發表。

醫學課本已經統一將6009-Catena區域視為一種可以忽視的支持性組織。由此減少民間的內科醫師或外科醫師推測出6009-Catena異常本質的可能性;然而醫學期刊與神經外科案例報告仍需被檢查是否提及6009-Catena或SCP-6009。

所有三級以上人員可以申請調閱維吉尼亞計畫Project Vigenère中有關聚類關聯性的基因體資料。奈米生物組部門管轄一切有關SCP-6009的查詢與試驗。

目前將SCP-6009的等級自Tincoderoga1轉移至Thaumiel的提案仍需等待維吉尼亞計畫的結果。

描述: SCP-6009是人類粒線體。

SCP-6009在結構與功能上都與其他真核生物的粒線體非常相似,諸如在胞內呼吸、細胞週期調節、特定訊號路徑等方面扮演的角色。然而SCP-6009與其他真核生物粒線體之間仍有數項差異。

項目 非異常粒線體 SCP-6009
影像 mito1 mito2
大小 ~500-1000 nm ~200-500 nm
運動性(胞內) 藉由馬達轉接蛋白複合體 (MIRO1) 達成 藉由馬達轉接蛋白複合體 (MIRO1) 達成
運動性(胞外) 未觀察到這類現象 觀察到活動性,原理未知
粒線體DNA (mtDNA) 基因體大小 動物約16.5 kbp,植物約2 kbp 約16-18 kbp,取決於位置
胞外存在 僅有罕見案例出現在血流中 詳見關於6009-Catena的附錄
融合與分裂 非常頻繁 非常頻繁

附錄 - 6009-Catena: 6009-Catena區域的存在是令SCP-6009與傳統細胞生物學分歧的最顯著異常性質。據觀察,SCP-6009可以存在於胞外並聚集成類似菌落的結構,同時表現出低程度的運動性。SCP-6009個體在6009-Catena區域內有時被觀察到彼此融合為一種長鏈狀結構,這一性質並未在體內其他區域觀察到。

6009-Catena區域是這些鏈狀SCP-6009沿著胞外基質在腦內樹突與具髓鞘的軸突之間交結成的網狀構造。6009-Catena內的SCP-6009大部分圍繞在基底核周邊,但6009-Catena股鏈延伸觸及整個神經迴路的範圍。雖然6009-Catena的「梯子」末端具備運動性且能夠自由移動,但大部分的6009-Catena本身很少移動,同時有理論相信它令該區域的型態與連結得以維持。各種蛋白質、特定離子還有神經傳遞物質自由的在6009-Catena與神經元間流入流出,形成一套與常規不同的訊號傳遞機制以維持功能。儘管它只佔白質質量2%,它仍被認為對神經學功能的運作與神經迴路的形成十分重要。

SCP-6009與其他真核生物不同的異常性質在發現6009-Catena以前都不明朗。由於SCP-6009通常在人類宿主死後不到數小時內就會消滅,驗屍過程至今無法在6009-Catena區域內監測到SCP-6009活性。SCP-6009在培養細胞內(in vitro)的行為表現與非異常的粒線體完全一致,因而得以長年避開研究者的目光。SCP-6009的活性最主要發生在神經元內與神經元外的6009-Catena區域。

透過ChOMP定序方式進行的完整全粒線體DNA定序2找到了維吉尼亞計畫所關注的重要差異。SCP-6009中的粒線體DNA與學界所熟知的大部分並無不同,而且也會如正常粒線體運作般轉譯出諸如NADH去氫酶的非異常蛋白質。正如大部分的非異常粒線體,SCP-6009有多種蛋白質是由核基因3所製造。儘管過去一般認為粒線體異質性4是在粒線體複製時會意外發生的自然現象,目前的看法中異質性正是SCP-6009功能的關鍵。維吉尼亞計畫的研究對象即是這些未知的粒線體基因具備什麼功能以及在體內的分布狀態。目前認定這些基因負責了6009-Catena的形成、觀察記錄中的運動性以及與神經迴路之間的交互作用等異常性質。

已歸檔的計畫提案: 提出於2010年8月29日(駁回);2010年9月4日(駁回);2010年9月8日(駁回);2010年9月20日(駁回);2010年10月1日(許可)


跨部門合作請求


提議者 發起部門 對象部門 計畫名稱
蔣渭火 遺傳學部 神經科學部 -

提案細節


對SCP-6009基因體與6009-Catena的初步研究已經證實需要更進一步。在這次的實驗中,我們希望可以了解:

1. SCP-6009運動性的來源與機制:目前觀察到它在全身各處都有運動性,同時也是6009-Catena形成機制的關鍵,但其胞外與胞內運動原理與已知的胞內運動並不相符。

2. 6009-Catena形成的來源與機制:基於粒線體在細胞運作上扮演的角色,我們很清楚6009-Catena與它所圍繞的神經元之間必然有某種互動關係,但我們對此知之甚少。我們可能還會在可能的範圍內尋找6009-Catena生成的規律性。

由於SCP-6009的核心在於6009-Catena與周遭的互動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與未知的功能,我們希望有來自神經科學領域的專家以完善6009-Catena的模型並描繪它與腦之間可能存在的交互關係。



歸檔附錄: 以下是關於維吉尼亞計畫對SCP-6009之早期研究的歸檔通訊紀錄。請注意以下資訊可能不精確或已經過時。

2010/10/5

Site-84
日本福岡


蔣渭火博士您好,

我的名字是岡見亮輔Okami Ryōsuke,是Site-84神經科學部的三級研究員。我受指派與您合作進行維吉尼亞計畫。我已經閱讀過您寄來的SCP-6009相關資料,以及您對6009-Catena形成所做的假設。

我已經研究神經科學很長一段時間了,這還是我初次聽聞腦中存在著這樣的結構。所以顯而易見,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成千上萬的科學家怎麼都沒發現這個?

我知道您認為神經科學部人員能夠協助您完成6009-Catena的模型,所以才提出了跨部門的合作請求。我認為常規之MRI和PET掃描便足以探索6009-Catena大部分附著的腦白質。那麼,您需要哪方面的調整呢?請您詳述。

請在最短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0/10/20

Site-168
臺灣新竹


岡見博士,

很高興有你加入!我在遺傳學部的同仁對SCP-6009計畫並不怎麼有信心。

我是在偶然中發覺6009-Catena的;我的團隊研究SCP-3966時,在剛患病的受影響者身上發現了微觀網狀結構。我們以為這與該異常相關,但大量檢查與SCP-3966無關之D級死者後否定了這一點。該結構僅能透過TEM5觀察,正因它如此微小所以才難以被發現,可一旦你知道該往哪裡看,它就無處不在。

我們試圖在實驗室中複製它,但這從來沒有成功的跡象。而且粒線體很顯然本來就不該在胞外獨立存在,所以它們即便沒有梯狀構造也仍然相當令人困惑。

初步的螢光成像顯示它廣布在整個腦白質中,並以獨特方式連接;他們在神經接點處形成了某種微小的節點。我對神經科學的理解還無法對此做出任何有用的解釋。

另外成像還顯示了它能在人體內自由移動,但並非透過驅動蛋白或其他可能的尋常構造。它可以鑽進鑽出腦部,不過尤其在6009-Catena中最為活躍。它算是在某種程度上形成了一個節點網路。我們顯然無法在活人體內觀察它的結構,但還是可以在人死後幾個小時內對它的存在有個大略理解。

我懷疑這些東西的運動性跟一些較為少見的基因有關。因為粒線體的異質性一直都被當成遺傳垃圾,所以長期以來沒有人重視過那些基因。而這或許是我在進行更多瘋狂的猜想前首先應該排除的可能性。

目前我正在嘗試看看有沒有什麼定序方法能給我們提供這些資訊。全基因體定序是有點接近,但仍然沒有真正做到這一點,有什麼建議嗎?

SCP-6009的兩個異常特性並沒有那麼驚天動地,但它們肯定違背了當前的化學與生物學認知;我認為深究SCP-6009形成6009-Catena的科學機制,也許就能讓我們斷定其確切的起源?

我想運動能力起源與Catena之形成是兩個交織的問題,或許解決一個後另外一個也能迎刃而解。

如果你對這份合作不感興趣,拒絕也沒有關係 —— 你並非我頭一個聯繫的人,我已數度向神經科學部提交本合作請求。甚至初次收到這份網狀結構報告的神經科學家小燕博士,也告訴我這不值得進一步的研究,但我還是認為我們找到了一些東西。


2010/10/12

Site-84
日本福岡


蔣渭火博士您好,

我對細胞生物學上沒有非常專精,所以這個想法不一定合理,但您在初步報告中提及的異質性差異是否可能是SCP-6009產生的異常效應?我前幾天讀到了一篇論文,該研究團隊發現內含子一反長久以來遺傳廢物的評價,這些在RNA剪接過程中被移除的序列可能在mRNA的降解中具有功能。

這種方法是可行的嗎?據我所知一個粒線體中就含有數百個環狀DNA,而想用這佔比極小的差異來解釋異常性質會是一場惡夢。全基因體定序已經可以處理粒線體DNA了,那麼您的新方法會是什麼?

我與謝博士碰過幾次面,但我跟她並不太熟。

至於合作,我現在手上沒有什麼重要的專案,所以這個提議讓我還滿感興趣的。

我並沒有非常確信我們能拿SCP-6009做些什麼。我還是抱持著一點懷疑態度,不過還是很高興能有進一步的合作 —— 這個項目有名字嗎?

請在最短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0/11/29

Site-168
臺灣新竹


岡見博士,

太棒了!非常高興終於有人願意在這個小計畫上和我共事。

我將它命名為維吉尼亞計畫Project Vigenère,名字的靈感來自同名的加密法6——畢竟我們是確實是在破譯一個未知的謎題!我喜歡密碼學,雖然我的電腦科學很爛。無論如何,遺傳學基本上就是一種生物密碼學。

總之,我附上了一些有關如何在腦組織樣本中觀察6009-Catena的資訊。目前尚未找到在活人上進行觀測的方法,不過這也是為什麼需要你!

只要你知道該找什麼應該就能找到它了;我想還沒有人意識到我們的腦中存在這樣的結構。

對了,你叫我阿火就好!我的全名聽起來像是某位死了的政治家7


2010/12/2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那麼,非常高興認識你。你可以叫我亮。

我重製了你的實驗——相當驚人,卻又如此精巧!怎麼會沒有人想研究這個題目?這肯定是醫學上的大發現啊。

關於繪製6009-Catena區域分布圖一事:常規MRI與PET掃描在掃瞄白質上很有用,而白質正是SCP-6009匯聚為6009-Catena的地方。我想如果我們能找到一些方法排除細胞質訊號就能繼續進行。

我的同事,麥克爾 · 阿奎納多Michael Aguinaldo博士曾經參與過Khevtuul探索計畫的早期階段,他說那段經驗可能給了他一些想法。不過SCP-2669的檔案閱覽受限,所以阿奎納多博士需要跟山高Yamataka站長確認過權限問題才能參與我們的計畫。

全球聯結體計畫8近期已經釋出他們的神經纖維追蹤成像模型,但是對我們來說那還不夠精確,而且更欠缺了大部分6009-Catena所在的神經間隙。不過我會再深入研究一下。

你的站點有MRI機器嗎?我們的剛好又壞了,所以我必須每天搭車去大阪一趟。根據我對Site-84的了解,它應該直到時間盡頭都還是壞的。

請在最短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0/10/28

Site-168
臺灣新竹


亮,

聽起來很棒!阿奎納多博士想要加入我們的團隊嗎?

以下大略總結了我命名為ChOMP-Seq的定序法。這是基於我們在研究SCP-2946基因體的吸收效果時被放棄的部分……沒想到我有天會發現它的用途。

正如你所見,這是相當巧妙的定序法。它似乎有用,但平行定序和放大階段中增加的嚴謹度讓它產出很多無用的資料。

我了解你們站點的難處了……我們的設備沒問題,但我們的站點實際上就只被分配到四名D級人員。為了進行一些初步比較與序列排組,我不得不採集一些初級研究員與我自己的DNA,這樣我才能看出ChOMP定序的實際效果。

希望我調用更多D級的申請能夠通過,但我不是很有信心。


2011/1/5

Site-84
日本福岡

親愛的阿火,

我明白了,這是個好主意。

你人真好!ChOMP-Seq是個相當吸引人的名字。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出現在首字母縮寫中—— 我只提供了一個小小的建議,這些主要是立基於你的工作上,而且也是你完成了所有測試。

有沒有辦法讓ChOMP-Seq輸出的檔案格式更標準一點,像是用FASTQ或VCF,或甚至只是個.txt文件?Site-84的電腦真的很落後,它們似乎無法轉換或讀取你的自訂CSQ檔案。

阿奎納多博士還有別的專案在跑,但他願意幫我初步建立6009-Catena模型。他被批准可以運用過往的工作成果,所以沒問題了!現在你應該能從硬碟上找到一些D級人員的Catena網路,看看這是不是你想要的東西。順帶一提,所有檔案都很龐大,但這也沒辦法。掃描最多需要大概二十分鐘,但之後生成模型會需要我們的電腦跑一整個下午。好吧,如果我的電腦不是二十年前的老東西就不用一整個下午了。

請在最短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1/1/20

Site-168
臺灣新竹


亮,

想出有趣的名字與縮寫是我殺時間的方式……有點可悲對吧?另外,你的名字以母音開頭,這為命名方式帶來了很多可能性。ChOMP-Seq比其他隨機字母排序都還要好聽。然後,對,FASTQ大概可行,你現在可以更新到最新版本試試。

我看到神經圖檔案了 —— 我想你需要考慮到初步掃描的節點分布,但這個追蹤成像看起來就是我要的。

另外,我無意冒犯,但我猜「最短有空時」實際上是指「最近有空時」?


2011/1/20

Site-84
日本福岡


我的外文不是很好……我已經這樣用好多年了,因為我以為這樣聽起來很禮貌而且得體。從來沒有人糾正我的用詞……我很少有這麼尷尬的感覺,這讓我很不好意思。

如我們先前討論的那樣,這裡有6009-Catena測繪技術的示意圖。我把這個拿給山高站長看,希望他能分配一些資金給我們的專案……基於SCP基金會的規模與實力,從他們手上榨出錢來永遠都是相當煎熬的體驗。我可不羨慕基金會會計人員的生活。

我自己做了這張圖。遺憾的是它有些粗略,但我認為這足以說明重點了。我已經把它發給我們的製圖團隊,但我不指望他們能即時交件給我。

ChOMP-Seq的軟體更新解決了我的問題,你是怎麼做到的?我還以為你對電腦沒什麼研究呢?


岡見

2011/2/27

Site-168
臺灣新竹


嘿,我可不是什麼都不懂,我還是懂一點東西的。

好吧,算了,你逮到我了。是小燕姊幫我處理好的。










2011/3/1

Site-168
臺灣新竹


亮,

你與山高的會談進行的如何?

修復MRI不可能那麼麻煩對吧?


2011/3/7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有的,山高站長撥下了資金,但他注意到了我的報告,而且還非常的認真。我從未看過他對我做的任何研究如此感興趣。實話實說,我曾經以為他把你的計劃交給我是因為他認為這是顆啞彈。

他給了我一些改進模型的方法,也問我們有沒有考慮過與訊息傳導路徑相關的基因,這些基因也許導致了SCP-6009運動性或6009-Catena形成的其中一項異常特性。我想我們從沒有往這方面考慮過吧?因為訊息路徑不可能在體外(in vitro)被觀察到,我們試過了。每次我們嘗試培養它們,最後都會死亡;它們可能源於細菌,但還是需要像細胞質核醣體以及核基因才能發揮作用。Catena網肯定會影響到它們與神經元互動的方式。


岡見

2011/3/10

Site-168
臺灣新竹


他提到這點很有意思,因為我實際上跟小燕姊討論過這個問題……她不願意告訴我她正在做什麼,不過她同樣提到了化學途徑的事情。實際上她建議我向奈米技術部提出合作請求。

她還提出了體內(in vitro)神經觀察網路點的構想……我其實不是很懂,但聽起來挺酷的我就同意了。

我會再隨時傳送最新消息給你。


2011/3/25

Site-168
臺灣新竹


所以,有件有趣的事情,亮。我注意到一位「松永裕子Matsunaga Yuko博士」被許可與我們共事,我以為她會成為你的同事,但顯然……不,她在臺灣這裡。而且她已經在Site-168工作兩年了,可我卻從未見過她?很詭異,我們站點的人可沒那麼多。

我們的站點畢竟是一個奈米科技中心,所以她在這裡也不是什麼怪事,不過我還是覺得很有意思。

我們才共事了一個星期,她已經對蛋白質探針的構想做了很大的改進。我一直在研究綠色硫磺菌綠體的一些天線複合物……等著看看這會給我們什麼成果。

她做的很棒,亮。我想你會想跟她見一面的。


2011/4/15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我相信有天會見到她的。

我有個重大消息要說:前幾天山高來了,他說生物學峰會大概會在一個月後(五月初)於成都舉行。他說想讓我去介紹我們在維吉妮亞計畫的工作,他也許能給我們一小時的時間。他想讓我們的團隊能夠碰一次面,如果你也來參加了話,我和阿奎納多博士也會在那裡。

我猜他只是想讓我們去報告6009-Catena神經徑路學網路,但我想你說過松永有些富有潛力的東西想讓我們看看的?如果我們能在會議上展示出來,那它將會真正令人印象深刻。


岡見

2012/4/18

Site-168
臺灣新竹


噢,如果山高站長能幫我們爭取到一個名額就太好了,我一直很想去四川一趟。

我認為我們一直在弄的探針-網路點設計……某種程度上有用?我們從長期使用的D級人員身上採集到了很多有希望的結果。松永與陳站長施展了某種魔法,然後突然間我們就有了,40個D級。真是個奇蹟締造者。

我所說的「某種程度上有用」是指它讓我們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不過它有個巨大的缺點,你可以看看。

我們還在試著對MH網路點的設計做更多改進,但最大的問題還是在訊號傳導。導線就是一切問題的所在,因為這基本上就是在頭上打一個開放性傷口,所有D級都在抱怨那感覺很不舒服。事實證明,根本沒辦法輕鬆的把數兆位元組的資料傳出脆弱的肉體與骨骼!

我不是很喜歡這個首字母縮寫,但畢竟松永在這些日子做出偉大貢獻,她擁有命名權在我看來也是合情合理。

你應該很快就會在我們的伺服器看到相關檔案。還有,沒錯,我們會一起參加研討會。

你知道嗎,我們已經合作數個月了,但直到剛剛我才發現我不知道你到底長什麼樣……我相信你本人肯定比那張冰冷冷的基金會資料照片好看多了。


201/4/27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山高看起來很驚訝。

我想這是肯定的意思。

我們成都見!


岡見
















2011/5/14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抱歉我整個星期都躲在會議中心,吃辣可能會讓我很不舒服而我不想冒險,可能下次去一個對胃更友善的城市再陪你們去逛。此外對於一個我不懂語言的國家,我實在激不起冒險精神……但老城區有些地方非常的美!

總之,當你在探索城市時,其實山高把我跟松永博士帶去介紹給了埃弗里特 · 曼恩博士Everett Mann

曼恩博士對我們的探索計畫非常感興趣,還與松永博士激烈地討論了探針設計與植入的問題。但不只如此,他特別要找我們談談維吉尼亞計畫。阿火,他看了我們的報告啊!

曼恩博士很好奇我們的計畫詳情,他認為我們正在做的東西可能會有重大的成果。實際上他還主動要求為這個項目組建一個新部門,想知道我們是否有意願這麼做。

此外,他說我們的合作方式是很優雅,但效率太低了。他說我們在兩座資金不足的站點靠郵件聯絡能夠做到如此進展很讓他欽佩:值得尊敬,但沒有效率。他說工作應該要有更聰明的方法而非單靠努力,在同一個站點工作會對我們更好,他已經向他認識的一些站長發了通知。你可能很快就會收到一些邀約。

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加入我們,因為我們將成為一個正式的部門。新部門總會備受關注的。

他說他申請了一個「粒線體研究部」,但無趣如我也知道這是個很蠢的名字。我不像你那麼有創意,你能想出一些更強而有力的名字嗎?


岡見

2012/6/1

Site-168
臺灣新竹


哇,那真是……一下子收到太多東西了。當然,我已經答應了部門的組建!哇,在茫茫人海中,曼恩博士成為了我們的恩人。

我收到了許多邀請,但我感興趣的只有Site-234的利浦 · 安德魯斯Leep Andrews站長,他在聽說我們的團隊想要升為部門後主動聯繫了我。他說我們的工作在那裡將大放異彩!他的站點處裡大量的生物異常。他說他的站點對一個剛萌芽的部門來說非常完美。我讀過那個基地的檔案資料,現有的設備與設施非常……誘人。

如果你願意搬過來,我會跟他說一聲的。你的團隊準備好搬去美國了嗎?我知道小燕姊很激動,畢竟我們要成為新部門的一份子了。非常有趣的是,本來SCP-6009衍生出來的這些開創性研究的創始成員有機會是她……我想她虧大了!

至於我們的名字……「奈米生物體學」如何?精簡有力,更重要的是,這前所未聞 —— 就跟我們在維吉尼亞計畫所做的事情一樣。


2012/6/8

Site-84
日本福岡

我好愛這個站點,名字,以及所有的一切。

還有,在中國時,曼恩博士問過我有沒有興趣當部長。曼恩有提醒我說,這必須要做出艱難的抉擇並負起與之相應的責任……我肯定是還沒準備好。

你對這個項目的動力與熱情遠超過我,而且你也是我見過最傑出的遺傳學家。

所以,向你致敬並慶賀囉,蔣部長!


岡見
























2012/7/29

Site-234
阿拉巴馬


亮,

你知道我不想撒謊,我對你把部長這個位子直接推給我有點生氣。我也還沒做好承擔責任的準備啊!你至少也先問我一下吧!

但現在,我要寬恕這一切。教宗阿火赦免了你所有的罪。去吧,不要再犯錯了。

我原諒你是因為Site-234是……呃,一切。

這裡的初級研究員都知道怎麼正確操作PET掃描,用不著你對他大吼大叫。測序儀不用你每分每秒盯著以防它突然暴斃。這裡的恆溫箱甚至沒有培養基的味道!我還以為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我們有自己的實驗室,亮。不用再共享冰箱,不用再擔心去跟異常生物學笨蛋的樣本交叉感染而讓實驗報廢。

另外,雪莉和莉浦都很親切!他們迫不及待想見到你了。

這真像是一個獎勵,朋友。我們做到了。

言歸正傳:這就是松永與珍妮過去幾個月一直在做的事情。我記得松永說過,曼恩在中國跟她談話時曾對數據過載有個驚天動地的想法。我對奈米技術一無所知,但我認為這個方法有理論背景而且管用,你可以自己看看。

所以沒錯!再也沒有什麼發癢的輸出端了。

等你到了這裡,你也會喜歡的,亮。或者說岡見次長。(向你致敬及慶賀等等的 —— 你不能指望我處理所有的事情!)我需要一個可靠的人在我身邊,想要逃離籠罩SCP基金會每個角落的惡名昭彰官僚主義可沒那麼簡單!

這真是太棒了。我覺得我們努力的工作終於得到了回報。


2012/8/9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我等不及去看看Site-234了!遺憾的是我必須再留守一個月。不過阿奎納多很快就會去那裡了,我知道你很喜歡的紅豆麻糬,我會讓他帶一些過去。

我得留下來是因為要完成目前研究中對一些D級的觀察;曼恩博士飛來日本,他到Site-84跟我們聊了一下新部門的事。松永跟小燕姊正在研究的那個探針?其實是在他在上次研討會不久給他們的建議。小燕姊終於從臺積電發布的半導體新論文取得了突破,所以他們最終通過時,曼恩想跟我一同開發一種新的嵌入機制。上周我們試了一些東西,最終他完成了改良版的措施。我……對新措施沒有特別興奮,不過它的確比我們目前的做法進步很多。

如你所知,MH網路點的輸出端本來就是一個精密製品中,最落後且最容易出錯的部分。首先它就是一個穿過腦膜的開放性傷口。而手術傷口的癒合通常癢到不行,D級顯而易見的會試圖去抓它……而且雖然電線固定在頭皮下無法移除,但被扯動還是會影響到某些東西。

曼恩的技術是……你自己看吧。

OMNI的縮寫是曼恩的點子,他對我很好,但我唯一做的就是在我們技術測試期間問了一堆蠢問題。我大部分的貢獻大概只有結尾那邊的缺點筆記。

我做過很多次術中腦部探測,但同時用兩個內視鏡還是頭一次,而且由於D級是保持清醒的,你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盯著你。這對我來說可不怎麼有趣,但對手術臺上的可憐蟲肯定更不好玩。

失憶誘導劑顯然會擾亂你的神經測繪與記憶形成,這對6009-Catena是如此重要,所以我們非常非常不幸的無法使用 —— 也許這可以成為維吉尼亞計畫另一個著手的角度?

D級人員顯然厭惡這種手術,但他們沒有再報告以前常見的偏頭痛或頭疼,而且因為現在沒有輸出端的問題,我們不需要擔心他們去抓傷口。我們的心理職員說沒有可觀察到的行為變化,這對我們的研究是好消息。讓他們去執行其他任務其實也可以讓我們得到更多SCP-6009與核基因體互動的數據,而且也對Site-84相當有限的D級人員配額有幫助。因為曼恩博士的要求,他們給我們分配了更多的人,但Site-84沒有那麼多的住宿空間。

在去美國前我還要在這裡留可能一個月左右,因為我需要完成他們的術後觀察,並獲取術前術後的6009-Catena圖譜。

我無法以言語表達有多麼想離開這個垃圾場。我喜歡山高,但不會想念這個小小的84站。

我希望能盡快見到你,以及我們的奈米生物體學大家庭。


岡見

2012/8/25

Site-234
阿拉巴馬


好事總是降臨於耐心等候之人。你會喜歡這裡的,亮。

謝謝你的點心!我在阿拉巴馬州第一個想念的就是到處都找不到好的亞洲餐廳……不過這裡的牛排便宜又好吃,所以我想有得有失吧。

很高興曼恩幫你解決了新的嵌入問題……唉呦,我讀完就覺得不舒服,甚至不敢想這怎麼做的。

探針很重要,而最無關緊要的部分造成了最多的問題,這點讓我始終非常惱火。我聽說輸出端周圍癢得要命,所以能夠解決是最好……只是這不完全是我心目中的解決方式。

總之我正在為VGWAS和Chomp-Seq與6009-Catena圖的聚類分析寫一篇短篇報告。我正在研究新的數據分析方法,試著跟我們部門的一些現任員工開會一起完善這個模型。

我一直在做的專案裡有一部分是要消除統計學上的雜訊 —— 維吉尼亞計畫的一大障礙在於,當我們將常規基因過濾掉後,真正有用的數據就所剩無幾了 —— 我們面對的是數量極其稀少,卻能影響其他大部分物質的基因與蛋白質。

你怎麼看?我們的成果一直顯示某些訊息路徑與基因組很有潛力 —— 我認為當中最有趣的是,無論D級人員的種族、遺傳物質或家族史如何,都會擁有MT-A3基因粒線體DNA的高盛行率。盡管確實大多數人都有MT-A3基因,但我只見過MT-A3基因與部分染色體基因產生交互作用:像是LRI3、PFO4、CRW2以及許多其他沒那麼常見的基因。

還有某些子群在不斷湧現 —— 然後在例如吃某些東西或做某些事的時候活性化。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

說到D級,你有試著在手術中蒙住他們的眼睛嗎?這樣能不能讓他們不要那麼害怕,至少不用看到兩個醫生在他們身上周旋玩弄他們的大腦?


2012/9/1

Site-84
日本福岡


阿火,

你也想到了,但當我們嘗試這麼做時,我們在受試者身上檢測到的壓力基準值還比不蒙眼時更高。我猜是因為沒辦法看到正在發生什麼讓他們更害怕……我常常覺得自己有必要在手術中跟他們說聲抱歉。至於曼恩,他顯然冷靜得像冰棒一樣。

總之我很高興的宣布:OMNI術式可以讓受試者完全恢復,而且絕對應該用這個替代掉我們的原始設計。

我的航班明天起飛。我非常非常高興能夠跟你直接合作。不再需要透過電子郵件了。


岡見

















































2013/4/8

Site-234
阿拉巴馬


亮,

今天有人代表倫理委員會對我進行了突擊訪談。

你14號有空嗎?他們想旁觀OMNI術式並判斷是否適用於平民受試者。那天有誰方便陪同嗎?我想麥可會很忙,也許格林漢可以?如果你沒空的話,我想帝博或拉斯金能代勞。

如果他們核准了,我們就能動用基金會與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罕分校的關係作為前台掩護,與其他大學與研究機構合作來獲得更廣泛的實驗對象。我們在D級數據採集上有些碰壁,我很高興能獲得新的受試者。

還有,這是我尚未完成的D級相關稿件……我可能會移交給新人處理,老實說我還沒空細看數據,我的行程表被訪談排滿了。

還沒寫在論文裡,但我們暫且將它命名為D組,因為它在我們所掌握的D級數據中佔了有差不多八成,而且除此之外沒有近似的基因體歷程或背景。但在MT-L2和MT-F5方面幾乎所有人都是一致的,這導致了相同的UP4交互作用,使得相同的6009-Catena形成。說是巧合也太奇怪了,所以才把他們分進D組裡頭。這些人通常比較暴力,那些比較平靜的似乎就沒有這種基因互動。

我懷念做研究的時光了,亮。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費在處理合作項目的後勤工作、批准實驗、面試想轉進我們部門的人,然後去跟莉普和雪莉開會討論設備升級……而且嘿,還開始有來自其他站點的人有興趣成為奈米生物體學部門的一員。這很諷刺不是嗎,我們當初來來到阿拉巴馬州,明明只是想成為同一屋簷下的團隊……

我很高興奈米生物體學領域能大受歡迎,我為此感到無比自豪,但我也忙碌不堪……維吉妮亞計畫是我們的心血結晶,但它也不再專屬於我們了。我為它的每一部分都深感自豪。


2013/4/12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不,我沒有要求使用一般民眾,我怎麼會這麼做?但我也同意平民受試者將大大擴展我們的研究範圍……而且,平民受試者通常是自願簽署的?所以至少這跟我們對那些D級可憐蟲所做的事比起來沒那麼爛。

我有空去展示OMNI,我會帶上格林漢。

我注意到他們已經宣布下一屆生物科學研討會的地點了 —— 5月10日到5月17日,而且今年是在京都!你敢相信去年我們還得求著山高給我們個可憐的小位置過去嗎?現在我們已經獲邀為主題講者。就是我跟你,代表奈米生物體學這個新領域。

我愛京都!我非常瞭解這裡。大家似乎都以為這裡只有古老的寺院與街道,但遠遠不只如此。我本來沒那麼喜歡在自己的國家當觀光客的,但為了你,阿火,我會帶你去參觀。這是我在成都逃跑的賠禮。

我們最近太忙了!這將成為我們工作中很棒的喘息機會。


岡見

2013/4/25

Site-234
阿拉巴馬


亮,

抱歉我沒有在第一時間回覆你,我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覺。我忘了你的郵件,但我剛剛收到倫委會有關OMNI的消息,所以,恭喜你,我想利浦會負責把你的合約處理好的。

然後還有!主題講者!我做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我還有一些東西可以讓他們跌破眼鏡。我把它壓在箱子底一段時間了,但這讓我又有動力去完成它。

這可能是對維吉尼亞計畫一個很好的更新。我認為這可能會激怒很多人,因為這會從根本顛覆「粒線體夏娃」這一概念,但我認為我們的理論是最合理的:一種強大的細菌或遠古時期人類先祖的粒線體,在我們早期演化過程中以某種方式傳播給其他人類。

而且考慮到粒線體大部分蛋白質都需要由核基因體編碼,合理推論SCP-6009或許有某些機制可以影響到核內其他基因的突變狀況,於是實際上主導了演化?

喔當然,會有很多人不開心。我已經等不及了。你聽這個「新內共生」感覺有多宏大。我打算去看看克科夫博士最近一直在弄的分子鐘比對,別告訴他我在打什麼算盤。行政工作真的很累人,我感覺自己已經跟過去的實驗室工作脫鉤。我好一段時間沒寫論文了。

我想要有你一起參與。就你跟我。回歸初衷。


我很久很久沒休假了。我知道京都是個令人驚嘆的城市,但與你同行想必更加是個難忘的旅程。






















2013/6/1

Site-234
阿拉巴馬


亮,

我對於這趟京都行仍然感激不盡。研討會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次奇妙之旅是我們應得的勝者遊行。你總是讓我從新的角度去看待這個世界。我們真應該更常去旅行;我們是字面意義上的住在同個站點裡,為什麼我們不多去走走呢?去探索美國的奇妙事物。

另外,在一連串的好消息後:我剛剛結束與利浦和提爾妲 · 慕什Tilda Moose的會談。你有聽過她吧?她當了很久的Site-17站長。

慕什站長在聽完我們關於新內共生理論的主題演講後對這個題目很感興趣,並說有一個高機密物種希望奈米生物體學部也能研究一下。那是現存的少數種族之一,既表現出接近人類的智力,也有密切相關的演化史。那是慕什站長在她早年遭遇的東西……她認為看看與人類相近的這個物種是否也有SCP-6009或類似的結構,將會有益於新內共生理論。

但這並非她親自來訪的主因;她說她是因為監督者議會對我們的部門感興趣而來,並希望我們把部門由Site-234搬遷到Site-17。在Site-234,我們主要在搞微生物學與生物化學,那些你可以安全保存在培養皿的東西;可在Site-17,嗯,我們都聽說過關於那地方藏有什麼東西的傳說。我甚至不知哪些才是真的。她說只要我們接受她的提議就會知道了。

當然,對我們的困難,慕什站長提供了我們更好的補償:更新的儀器,更高的權限等級等等。但最重要的是,她說由於站點那裡最近正在進行擴建,我們會在新大樓得到屬於自己的翼區。

我覺得Site-234是很豪華,但Site-17……我們自己的翼區……我實在不知怎麼回應。我想聽聽你的意見,你是我的得力助手,我的兄弟,打從這瘋狂的旅程開始便是如此。 利普說他會很想念我們的,但我怎麼能說不呢?


2013/6/3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Site-17?哇,這真是出乎我意料。

我不確定如果O5對我們有興趣了話我們還有沒有拒絕權。

你一直是個寬大善良的人。不僅僅是我見過最傑出的遺傳學家,也是我最親暱的摯友。

沒有你,我不認為我們的部門能成長成今日這般強盛。我們居然是在兩年半前才初次談話並開始維吉尼亞計畫嗎?這瘋狂的旅程彷彿已經是我的一生了。

我們在這裡只待了……十個月?哇,我感覺遠遠不只。我真的會想念雪莉和利浦。至少我們的部門仍然會在一起。我們這個奇怪的小家庭現在已經變得如此之大!


岡見

2013/6/8

Site-234
阿拉巴馬


亮,

謝謝你的讚譽。你也是如此。如果沒有你,我們可能都還在自己的家鄉,做著鬼才知道的工作……

我回覆了慕什站長,但她說她早就批好調職許可了,因為很明顯我們不會拒絕這個提議。老實說這很棒,誰不想得到這樣的晉升?

他們還在蓋新的翼區,但慕什站長已經給我權限了,等我們抵達那裡就可以訪問我們的文件。你應該也有權限,畢竟你是次長。

有些很刺激的事情我們可以做。看看那裡有什麼樣的人形生物就知道了。我覺得自己彷彿是一個瞪大雙眼的初級研究員,對平凡不過的事情備感困惑,這讓我感到新鮮又刺激。

我將前往Site-17處理一些文書工作,並檢查新翼區是否符合我們的需求 —— 我非常想預先準備好,因為我想要這裡能夠無縫接軌,所以你可能要接替我的工作一段時間。


2013/6/10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我們已經工作好一段時間了,但讀到這裡……這是我職業生涯第一次,我覺得我終於真正地成為基金會的一部分。

我正在檢查我們當前有閱覽權限的東西。我認為SCP-2828很有意思,那是個有逆模因性質的痕跡器官!我有一個理論,某些從獵食者手中保護我們的演化技術其實起源於SCP-6009。你還記得你是在研究SCP-3966反應時發現SCP-6009嗎?也許抵禦那些四維蜘蛛的保護措施也有一些基因體學上的基礎!

總之如果新內共生理論正確,我們是共同演化的,而這將成為共同演化的一個印記。只有人類這個物種有類似SCP-6009的行為這件事其實不太對勁……然後既然慕什站長送出了申請,沒錯,我能閱讀那份文件了:SCP-1000將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墊腳石。

或者,現在我們已經從奈米生物體學的角度建立起一套全新的生物學典範,我們可以研究SCP-1237。這是遺傳學與神經科學,阿火,它在祈求我們去研究它。如果我們能找出一個異常的遺傳與分子基礎……

基金會真是個無所不有的寶庫。

我非常高興我們能踏上這條瘋狂的旅途。


岡見

2013/6/18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我有一份未完成的早期草稿,希望你能看看我對現實扭曲者的假設 —— 仔細想想,我們從未對人形異常做過測試,而Site-17最有名的一點就是收容了一大堆這樣的項目!實際上我從未做過人形SCP的大腦掃描。試著測繪牠們的6009-Catena,檢查聚類是否與正常人類相符,這些將會很有趣!

我從來沒有見過現實操縱者,顯然我們需要先做一些培訓才能獲准跟那些項目互動。我已經報名了,等我們到了Site-17就開始,需要我幫你也報個名嗎?

抱歉我可能有點太好高騖遠了。


岡見

2013/6/29

Site-17
內華達


亮,

看到你這麼興奮我也很高興!基金會真的為了我們即將到來而不遺餘力的準備著。我一直在跟這些部門的負責人會面,他們都想爭取我們的好感!這些都是我作夢也想不到會有所交集的領域與部門。說實話,這周我在這裡見到的人比我在Site-168待的整整四年都還要多。

還有,請幫我報名現實操縱者的討論會。這個地方蘊含著力量的同時也潛藏著危機。我另一天得參加一場收容突破演習,這裡的人非常認真看待這個。不要又在演習中睡著囉,Ryo!

無論如何,慕什站長給我看的新東西中,有一個是麥克跟松永申請過的系統。很明顯我批准過這個?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但這個設計真是精妙。基本上,它接收了ChOMP定序的數據,並試圖在我們從VGWAS獲取的聚類數據中找到最佳組合,如此我們就能在神經徑路測繪以前預先推算出6009-Catena區域可能的模樣。

我想看著自己的資料會挺有趣的。還記得我當初在測試ChOMP定序的早期版本時不得不用上自己的DNA,因為我們沒有實驗對象了?那簡直像是上輩子的事情。我的基因體仍保存在維吉尼亞計畫的檔案夾中,我就只是為了這個而把它扔進去。顯然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到目前為止,我的資料有GPK2/MT-UE4,ABCC11/MT-FR2,O-M122單倍群,這讓我處於平民的E-38「熱情」組與E-20「好奇」組之間。我可以看出慕什站長還是有些懷疑,而我向她保證這些失準只是因為我們還沒做適當的校正。我告訴她,未來我們很有機會能把基因體特徵與心理特徵更好地聯繫起來。

這可以用來預測人們最終將落在哪個心理學群,還不需要施行OMNI術式!顯然我們還需要打磨很多東西,但我們可能很快就能讓這個可怕的術式退休了。

很抱歉我還沒法回來 —— 我好想你!請為我堅守本陣。我相信你的判斷,你會為奈米生物體學做到最好的!


2013/7/7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噢,我也好想你!

我真想自己過去看看,但我有很多人事調動文件要處理。我們部門什麼時候有一百多人的?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能被分配到維吉尼亞計畫實在非常幸運。

你跟我都出生於很平凡的科學背景。沒有人會對神經科學或遺傳學有所顧忌。我們一直在研究著都是些正常的科學。沒有超科技,沒有古神,沒有祕密結社。我聽說過基金會其他地方的奇幻故事,我很羨慕他們。

這些我們創造的工具就是屬於我們自己的魔法品牌。我們已經回不去了,現在我知道我們自己的大腦中有什麼在蠕動。它們試著要做什麼?它們如何辦到的?SCP-6009本來是很樸素的異常,但我們深入挖掘去尋找它的奇怪性質從哪何而來,然後我們就挖掘出了一個全新的典範。

我們的計畫能讓我們改變整個世界,我有預感。

還有,Site-234的大家都很想念你!我希望你能陪在我身邊。雪莉還一直問起你的事情。你在哪裡呢?


岡見

2013/7/13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倫理委員會的人來告知我們處理胎兒受試者的準則,因為我們現在好像快得到這方面的許可了?

這會很有意思.……我不認為OMNI術式可以用在胎兒或嬰兒身上,我也不會讓嬰兒做這種手術的。可如果我們能找到一些方法減少創傷性,這可能是個很好的途徑來確認6009-Catena最初是如何形成的,甚至是在大腦還沒完整發育以前!

我真的需要你回來這裡,合作與移交的申請書正在激增,因為我們要搬去Site-17的消息已經傳開了。

我們大家都很想你!


岡見

2013/7/24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心理學部的格拉斯Glass部長昨天來找你,他說真的很想申請一個大規模合作專案。他聽說我們的標籤並不精確,於是派人來調查我們的聚類方式 —— 他說顯然我們很不幸都不是修心理學的,我們的聚類標籤大概就跟星座分析一樣準確。

我不想在這問題上越俎代庖,尤其格拉斯部長算是個大人物,他特別指定要跟你談談。我告訴他目前有事先安排了,但他們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時,我沒有好的答案。

Site-17怎麼了嗎?已經兩個月過去了,還有多少事情要處理?我真心希望你平安無事,我開始擔心了。

請在最近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3/8/10

Site-234
阿拉巴馬


阿火,


你有收到我上一封郵件嗎?


請在最近有空時答覆。


岡見


















































2013/8/17

Site-234
阿拉巴馬


親愛的阿火,

如果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請原諒我。我以為自己一直對你很友好,但不知道為什麼你卻一直無視我。

我知道你還活著,因為基金會基本上不可能隱瞞這種事的。主管死去就必須被盡快替換,以確保事務正常進行。我也知道你沒有被調職、拔擢、降職或其他什麼的。因此,杳無音訊的原因就只剩下Site-17神不知鬼不覺的被從地球上抹去,又或者你故意忽略了我。

我們需要你,阿火。我不會說奈米生物體學部是一個爛攤子,但少了你肯定有天差地別。你抱怨過自己很久沒進實驗室了,但你仍然是這計畫的負責人,而且你對維吉尼亞計畫有著其他任何人都沒有的大局觀。你不必對儀器與圖表噠噠噠地工作不代表你的貢獻就不重要。你仍是個出類拔萃的遺傳學家,無論基金會的作風有多官僚,都無法抹去這個事實。

需要你的不只是這個部門,還有我。當我接受這個計畫時,我很猜疑害臊。我是個無感情的邊緣人。我沒有冒險精神,鮮少對什麼事情感到興奮。我知道我很善良有愛心,但我其實不喜歡把那一面表露出來。是你撬開了我的心房,不僅僅是科學探索,你喚醒了連我都不知道的自我。

我不認為有除了你之外的親密摯友,阿火。而且我不想失去你。或至少請你禮貌地告訴我,你為什麼選擇了離去。

你不僅僅是我們的部長,阿火,你還是這個部門中唯一比我要了解SCP-6009的人。我們需要你當我的隊長。

請回來吧。

奈米生物體學部需要你。

我需要你。

























































基金會紀錄與資訊安全管理局通知


以下文件由RAISA資料庫標記為待審查,原因為人事職位錯誤

基於部門主管的要求,所選取文件應被刪除



2013/8/20

Site-17
內華達

亮,

我對自己離開了這麼久深感抱歉,我很安全,不用擔心。

你沒有做錯任何事,該道歉的是我。我在Site-17好一段時間了,沒錯,我一直對你的郵件視而不見。我已經讀了你所有的郵件,我很高興你如此興奮!我只是無法向你表達我的想法。每天我都看著施工隊建成新的東西,閱讀我們當前新增的配額,考量著如何分配資金……

至於Site-17本身……走在大廳中,你就能感受到埋藏於牆後的秘密。它給了我一種不寒而慄的自豪感,彷彿你就行走在歷史之中。

我……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我的想法,而且我真的不想傷害你的感情。你越是興奮,我就越對自己要告訴你的事情深感痛苦。你是我最親密的摯友與知己,所以我想讓你成為第一個知道的人。

我將辭去部長職務然後調離我們的部門。

既然這燙手山芋是你扔給我的,我現在又把它扔回去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我被調職後作為次長的你當然會繼任為奈米生物體學部門的部長。我想不會有人抱怨的,奈米生物體學部的大家都喜歡你。向你致敬並祝賀,岡見部長!

我們真是白手起家的建立了這個部門。就你和我,從兩個資金匱乏的站點開始,到現在正把這個計劃發展到一個難以想像的規模。甚至連「奈米生物體學部」這名字都令人敬佩不已。

我真為我們部門的人感到驕傲 —— 小燕、松永、麥可甚至是那些新人們,不過我要特別感謝你,亮。而且我還記得過去的你,沒錯。我的記憶清晰得像是昨天才見過一樣:你笨拙且顯而易見的拘謹,來到這裡的原因只是上頭指派的任務,而且實際上對我們的計畫還有些懷疑。三年前的岡見博士與我現在所認識的亮沒有什麼不同。

儘管我們為奈米生物體學部建起了很了不起的東西,SCP-6009本身卻沒有什麼;我們在這個部門發掘出的有趣東西,其實都是我們自己的雙手所為。維吉尼亞計畫很久以前就超出了它本有的目標。核心的異常已經被深入瞭解了。隨著計畫的推展,創意的火花飛濺,這顆小小的種子長出了我們站立於上的龐然大物。ChOMP定序、OMNI、MH網路點……哇,維吉尼亞計畫真的給了我們好多,可不是嗎?奈米生物學部中有些人正在研究的東西已經完全超出我的認知範圍。我們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跨越了那條線。

我最後寄給你的那封郵件中,我提到慕什站長給我看的一個東西。他們甚至還沒給它命名,但我還是把它的梗概告訴你了。那封郵件有沒有讓你感到不安的地方?我猜你在讀的時候沒有多想對吧。

我對慕什站長所說的也沒有多想。為什麼,沒錯,我們把基因組圖譜與心理學圖譜連繫在一起!這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這是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理所當然的下一步。我真的對這設計印象深刻!我在想我們甚至還能進一步做些什麼……然後我想到了。

我已經可以預見:只要採個樣給模組跑一下,一兩天後那時髦的終端就會彈出對象的心理特徵與可能決策。不需要任何許可,就可以徹頭徹尾地研究基金會逮過來任一個可憐蟲的大腦。而且這對非異常人類特別有用,就是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好吧,現在我們就要去Site-17,去看看這會不會也對類人異常有用。多有趣啊!

而且由於我們一直在對6009-Catena如何改變神經線路做刺激測試,小燕其實給了我第三代MH網路點雛型的計畫書:如果她的方案可行,她將透過新版的CMH探針直接物理性的重塑6009-Catena。我認為她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這讓我覺得非常可怕。

自從我意識到我們在維吉尼亞計畫到底發現了什麼,我一直輾轉難眠。我有很多矛盾的想法,在終點後等待的會是什麼。在最近的研討會上,我們甚至把嘗試瞭解SCP-6009演化策略的展望刊在他們面前……

它還不完美,但它泛用到我會擔心的地步。此外,這一切對於人格的形成意味著什麼?如果這一切都是來自基因層面?

我暫且將自己的立場稱為「基因決定論」 —— 一個人擁有某些類型的基因體交互作用,就能被歸定為某些行為群。我知道這是一種非典型的虛無主義。亮,如果這讓你開始擔心我的理智,我能理解的,但我有很多時間用來思考,我只是無法整理出我的想法而已。

在這些不眠之夜,我大部分時間只是開車到內華達的沙漠中,看看這裡的天空。我們都是城市人,亮,我們真的錯過了很多事物。星星是偉大的哲學伴侶。

我試圖說服自己這不是真的。拜託,我們的大腦不可能一生都保持不變,這是神經科學的基本原理。你不可能……一出生就被決定要成為怎樣的人。你的個性是由你的歡樂、記憶、創傷等等締造而成的!外部世界會改變你!先天與後天的拉鋸!

那麼個人的成長是個笑話嗎?人是否注定以某種方式存在,被自己的基因寫死?

我一直告訴自己,人類複雜的思維不可能被這種機器分解成化學與數字。但我知道我們是在研究什麼,亮,你也知道。我們在密密麻麻的遺傳學代碼下發現了這座隱藏的圖書館,就只是時間與努力的問題罷了,看看我們能花多長時間來破譯這圖書館的內容。

我每天都感到被監視著。我突然間對自己的所有行為都有很清晰的認知。這彷彿像是我的粒線體背叛了我,我知道這個想法相當荒謬 。

也許我只是想太多了。有好多好多的障礙必須克服。也許我們已經碰到我們所能破譯的盡頭,我們最遠就只能走到這裡了。也可能就只是我在杞人憂天,誇大我們的部門重要性,其實到最後維吉尼亞計畫都不會有什麼重要成果。

雖然想起來會很痛苦,但我試想過關閉這個部門。我有(好吧,曾經有過)權限要大家煞停。禁止所有研究,埋葬我們的資料,解散這個部門,然後我們就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忘掉這一切,只不過又一個計劃淹沒在基金會的歷史長河中。也許還可以把它扔給基金會有網路爬蟲的特遣隊,確保不會有任何平民能接近真相。告訴慕什我們很抱歉讓基金會在他們的新翼區上砸了那麼多錢,打包行李後永遠離開美國。我其實有打算要寫信給監督者議會建議他們採取這樣的行動。但後來我意識到,他們不太可能會以我想要的方式回應。基金會已經在這個部門上投入這麼多資源,而我現在終於瞭解原因了。

我真傻,亮。我真該早點看穿這一點。慕什、曼恩、安德魯斯、山高……為什麼所有的高層都對我們的項目如此興致盎然?我可以告訴你,這才不是什麼為了改進科學而做的純粹善意之舉。

我不認為他們個人帶有惡意……但當他們集體為基金會工作時時,我就無法保證了。他們可能不清楚這背後的科學,但他們在這當中嗅到了一個好機會。

我們以為我們努力工作得到了回報,但實際上這只是基金會認為我們有用而已。如果我們的發現沒帶給基金會什麼好處,他們還會對我們的計畫投入這麼多嗎?

這真的有點好笑 —— 你還記得維吉尼亞計畫都還沒成形時我最初的提案嗎?我列出了兩個目標:調查這些該死的粒線體為啥動個不停,還有找出它如何在我們的大腦中構成這個奇葩網路的。好吧,我們回答了第二個問題,但時至今日,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自己移動的,因為這真的太不重要了,沒有人在乎。監督者不會砸錢讓我們去找出它們蠕動的原因。

我們不僅發現了動搖人類認知基礎的東西,還開發了一種能利用這個知識的工具。

你是個比我更堅強的人。你有勇氣將維吉尼亞計畫推向盡頭。我對這個無價的工具深感矛盾。我相信基金會未來會找出它的用途來改善人們的生活。

我不認為讓我們地位扶搖直上的人們有過惡意。但我也清楚,我們做為一個組織帶著數不清的原罪。

我相信在幾年後,即便是我現在的道德兩難都會變成可預測的。

你與我在共造這個帝國時度過了美好的時光。我深深地、深深地感激我們的友誼。京都之旅是我這輩子最珍惜的回憶。我們真該從工作中騰出更多的時間,一起去遊歷美國,但只要有你在身邊就能讓我覺得工作也不再是一種負擔。

我真心希望有一天你會原諒我。

我確實很重視你,亮,不僅僅是做為一個同事,也是做為一個朋友。



謝謝你照亮了我無趣的人生。



我已經帶隊到了應許之地,而接下來我想在山頂上看著就好。

我並不後悔在奈米生物體學的日子。但我不能再走下去了。



我希望能與你繼續保持聯繫。但我能理解,或許你不願意。或者不被允許。

看在我的份上,請安全的待在Site-17。再一次恭喜,然後祝你好運。






有些盒子最好不要打開。


永遠的朋友

蔣阿火



更正: 蔣渭火博士已被調回奈米生物學部。

倫理委員會要求岡見亮輔部長讓蔣博士接受強制誘導失憶矯正療程,使其能繼續工作。

岡見部長尚未做出回應。




維吉尼亞計畫當前狀態尚不足以令SCP-6009被再分級為Thaumiel。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