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56 - THEREISNOCANNON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The ListPages module does not work recursively.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評分: +7+x

歡迎,Reynders主任。
您現在正在瀏覽TL-5956-X ("悖論時間線")的檔案。
項目編號: SCP-001
等級5
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級:
apollyon
瓦解等級:
amida
風險等級:
critical

AAFD-1.jpg

2024年9月8日之奧秘消解部設施AAF-D。

特殊收容措施: 鑒於SCP-001為一悖論引起的反覆突破收容之收容突破災難,應透過改善對其他相關時間線的影響加以「收容」。

每年的九月八日,必須在Site-43採取下列行動:

所有行動時機精準到秒的動作,其機會窗口.譯注:行為可接受之有效時間跨度。皆十分窄小。
當地時間 應採取行動
N/A A. Zlatà博士應透過無線電向PTF Omega-001人員提供以下列出所有事件之精確時間訊號。
17:17:52 D. Deering博士應被告知其收容任務。應有一名SCP-001-B保管人在場。
17:18:22 Deering應啟動REISNO加農,並在2002年此一時刻的主時間線對應自我聯繫;他應說出:「沒有加農」;他應要求取得SCP-001-B,隨即為自己注射即刻致命的認知危害劑。
18:21:-- S. Radcliffe特工不應接通他的無線電。
18:22:00 B. Del Olmo博士應透過廣播對L. L. Lillihammer通報:「有點不對勁。」
18:22:29 A. Mukami部長應在所有人員都還留在AAF-D設施時將艙門封鎖。
18:22:36 Mukami部長應向控制與收容部、應用超自然部和歸檔與修校部發布疏散命令。
18:22:41 Radcliffe特工不應接通他的無線電。
18:22:57 Mukami部長應在所有人員都還留在控制與收容部、應用超自然部和歸檔與修校部時將艙門封鎖。
18:23:01 D. Markey博士應啟動INTERITUS廢墟協議,將控制與收容部Euclid與Keter級翼區摧毀。
18:23:17 Radcliffe特工應回應其無線電:「拜託告訴我你不在裡面了。」
18:23:29 R. Ambrogi部長應封鎖地下交叉通道系統,並啟動真空沖洗機制。
18:24:53 R. Wirth博士應爬到桌底下,手動執行歸檔與修校部的控制燃燒.譯注:透過先行毀壞或移除火勢周遭的易燃物,從而阻止火勢延燒失控的防災措施。機制。
18:25:11 Radcliffe特工應回應其無線電:「濃差池應該是安全的!就在走廊的北邊。」
18:27:-- Janet Gwilherm部長應命令MTFs Alpha-43、Beta-43和Delta-43前往AAF-A設施與靈譜實體交戰。
18:31:-- Del Olmo博士應透過廣播向應用超自然部和歸檔與修校部倖存職員投放眩暈模因。
18:34:-- Mukami部長應指揮控制與收容部人員處決Wirth博士以外的所有應用超自然部和歸檔與修校部倖存職員。

應確實使以下人員死亡:

  • Blank, Dr. Harold
  • Deering, Dr. Dougall
  • Ibanez, Chief Delfina
  • Lillihammer, Dr. Lillian
  • McInnis, Dir. Allan
  • Nascimbeni, Chief Noe
  • Ngo, Dr. Nhung
  • Okorie, Dr. Udo
  • Wettle, Dr. William

任何因新發生之SCP-001而殉職的人員都應被添入本名單中。

PTF Omega-001應精確記錄哪位隊員無法溝通,並定期循環這類無法溝通的狀況。

Site-43所有鏡面都應該被銷毀或去除其反射特性。反光液體必須稀釋並保持不透明。模因與逆模因部應確保全體職員眼球恆常塗抹001-A溶液,每四小時重新塗抹。


描述: SCP-001是發生在Site-43之奧秘消解部、應用超自然部、歸檔與修校部與控制與收容部的年度收容突破/穩定異常時間悖論。嚴重的局部現實扭曲將使9名已故基金會職員復活並隨即重新遇害,並導致全站點收容設施遭到破壞。

AAFD-2.jpg

2027年9月8日之奧秘消解部設施AAF-D毀損維安監視錄影像。

2002年9月8日,Dougall Deering透過心電感應接受到另一條時間線上未來我的指令,指示內容為:

  • 抄寫並逐字記錄整個對話;
  • 手動關閉所有通向奧秘消解設施AAF-D的奧秘流質閥;
  • 警示清潔與維護部人員,若不對奧秘流質的嚴重累積進行處理,將會導致災難級的收容失效;
  • 確保AAF-D徹底廢除。

他還被指示在20年後採取以下行動:

  • 自Site-120取用由P. H. McDoctorate博士製造,被稱為「REISNO加農」的設備;
  • 透過REISNO加農聯繫現在(2002年)我;
  • 精確地複述自己收到的指示,以確保一個時間循環得以穩定,在此循環中,上述的收容失效災難將不會發生。

Deering博士確認自己已經理解上述指示後,他切斷了與未來自我的聯繫。儘管Deering博士對此事的記憶便迅速開始消退,但他還是透過查閱自己寫下的精確紀錄,執行了自己收到的指示。下方詳述的2002/09/08事件即是其成果。

事故報告 AAFD-I-117
日期: 2002/09/08
記錄人員: D. Ibanez(控制與收容部長)
諮詢人員: A. McInnis博士、N Nascimbeni(清潔與維護部長)、D. Deering博士
摘要: 17時19分,D. Deering博士於奧秘消解設施AAF-D處理之奧祕流質中檢測到即將爆發之可識別事件。. 奧秘流質是靈譜物質。其可識別變量已經達到歐基里德空間無法收容之程度。 Deering博士緊急將該物質冲入鄰近設施,阻止了災難級的收容失效。

在Deering博士進一步的安全評估後,AAF-D被正式除役。18時22分,在進行廢除前最後例行檢查期間,一根過載的靈譜接地導管爆裂。產生之奧祕能量將14名清潔與維護部人員活活燒死。
附錄: 事件過後,監督廢除作業的7名站點高層職員在AAF-D外部舉行會議,以悼念殉職的技術人員。他們希望在2012年9月8日之十週年紀念日重新聚會,並在往後每十年的紀念日都如此追悼之。

往後的二十年,奧秘消解部未曾發生過相關事件。

2022年9月8日前夕,Deering向Site-120站點主任Asheworth提交請求,要求將REISNO加農運到Site-43以演示時空力學。然而,2022年9月8日當天,當他準備實行最後一組指示時,他被告知並未尋獲該裝置,也沒有發現該裝置曾經存在的任何跡象。下方詳述的2022/09/08事件即是其結果。

事故報告 001-I-1
日期: 2022/09/08
記錄人員: A. Mukami(控制與收容部長)
諮詢人員: X. Du博士 (量子與超力學部主席)、D. Deering博士(奧秘消解部長)

摘要: D. Deering博士透過一個名為「REISNO加農」的裝置,對時間線進行了思慮不周的操縱,無意間造成了嚴重時間悖論以及隨後的收容失效。

2022年9月8日17時18分,Deering博士意識到自己在2002年9月8日的行動,以某種方式因果逆行抹消了他用以執行該行動之裝置。由此而生的悖論形成了惡性因果、時間與敘述能量的波動,若不加以遏止,可能會導致宇宙現實的災難級重組。然而,該波動起源於Deering博士悖論行動的發生點,即奧秘消解設施AAF-D,並與廢除設施殘留的奧秘廢料產生了顯著反應,進一步引發更集中的效應。

AAF-D瞬間回到2002年的配置,包括所有的奧秘流質,以及瀕臨極值的可識別變量和其他消解設施之反向連接。這些奧秘流質大部分帶有因果、時間與敘述元素,並與悖論波動產生了爆炸級別的交互作用。全設施之消解裝置瞬間同時飆升到臨界可識別極值,隨即爆發了有紀錄以來最劇烈的現實扭曲。其影響包括但不限於:

  • 對前述實體之回溯且不對稱抹殺.在部分基金會文件和歷史紀錄中可以追溯該實體的大致輪廓,但除了隱晦的將其稱為「不屈」之存在以外,任何有關其性質或特徵的提示都未能保存下來
  • 可見/可觸及之維度增加/減少
  • 自發且完全的紅色單色化
  • 真皮移動
  • 超時空實體顯現
  • 時間倒置
  • 反射物質出現心智演化
  • 多重超感官知覺
  • 語言與交流完全失效
  • 氣態物質凝結,導致溫度驟升
  • 極端退化症.極端退行化(n.): 人類退化到可能的最低形式;其演化的反極端。
  • 流涎

當中許多影響一直持續至今。

細節報告: 事件發生前,B. Del Olmo博士在控制與收容部與一SCP項目進行了談話。由於該實體的存在已在事件後遭到抹殺,他無法回憶該談話的確切內容,但他在離開收容室後確信有收容突破事故即將爆發。他前往控制與收容部門,用無線電聯繫Lillihammer博士,表達他的懷疑。

突破發生當下,7名監督廢除作業的高層職員正在該地區進行悼念活動。因為注意到周遭環境的劇變,他們第一時間警覺到悖論波動的發生;站點主任L.Lillihammer博士透過無線電向AAF-D外的執勤人員S. Radcliffe確認狀況。Radcliffe特工將其無線電放錯了位置,所以他沒有回應Lillihammer博士的呼叫。U.Okorie隨即打開了一個奧秘流出管的罩子,以檢查其可識別性;在簡短的肉眼檢查後,她報告稱:a)災難級的奇蹟術事件即將爆發,b)管道周遭的安全防護模已經變得千瘡百孔,c)她的死亡已然近在咫尺。隨後她將手自管線上抽離,並試圖遠離團隊其他成員;她的肌肉帶著大部分骨骼與器官貫穿了真皮層,最後崩潰為一堆臟器。她的真皮層仍處於站立狀態。

Del Olmo博士的聲音自Lillihammer博士無線電中以可能造成永久聽力損傷之聲量爆發而出。Del Olmo博士宣稱事態「有點不對勁」,在此同時Okorie的真皮層也崩潰了,一系列可見的異常現象顯明了AAF-D區域出現大規模收容突破。Wettle博士被連續的巨響所驚嚇,踉蹌後退時撞上了一堵牆;他的身體沿著牆面向外層疊,最後牆壁出現了他衣服與身體特徵的紋理。異變結束後Wettle博士才開始慘叫,且在事件結束前叫聲不曾停歇。

Lillihammer博士透過無線電聯繫控制與收容部長,並下令封鎖AAF-D艙壁。A. Mukami立即遵循了該指令;並在剛抵達的Del Olmo博士協商後,她追加命令了AAF-D鄰近所有工作區域的疏散作業。

同一時間,自AAF-D爆發之敘述能量抵達歸檔與修校部的異常檔案儲藏櫃。數以百計的小規模思想型態(具現化的超形上學結構)自發顯現而出;這些實體是由該部門之大量印刷紀錄中構築出他們的實體形式。

AAF-D區域現實已然崩潰,Lillihammer再度透過無線電向Del Olmo徵求意見,以確定該設施當前最安全的地點。Del Olmo博士沒有回應(他的無線電玻璃化了),Lillihammer改為聯繫Radcliffe特工,後者仍未找到自己的無線電。Blank博士開始攻擊McInnis博士,斥責他在2002年的無能導致了眼下之災難。McInnis博士似乎無力回應。Nascimbeni前部長試圖阻止他們兩人,這時,一個快速的上層結構變化發生,承重結構瞬間填上了他所在的位置,使其內臟粉碎當場死亡。

Mukami部長封鎖了檔案與修校部。隨後她收到報告,應用超自然部及上方收容翼區之控制與收容部全體職員,受到AAF-D設施超載造成的奧秘流質嚴重逆流影響,異變為液狀實體。這些實體正在令倖存之Euclid與Keter級異常突破收容。同時有兩個收容間因靈譜過熱而湮滅,推定內部收容物也因此自現實中遭到因果逆行抹消。Mukami部長封鎖了兩部門的艙門。收容專家D. Markey得出結論,絕不能讓異常收容被異變職員破壞,並制定廢墟協議。定型炸藥摧毀了收容間與其收容物,並對全站點造成極大的結構破壞。

Radcliffe找到了自己的無線電,並注意到來自Lillihammer博士的兩分漏接信號。他試圖聯繫後者;但訊息並未送達,這是因為無線電波在進入AAF-D後轉為了物理型態,並自剩餘完好的消解裝置中激發信號,在設施內引發了一系列爆炸。

清潔與維護部長R. Ambrogi意識到AAF-D密封的地下交叉通道系統已經解封,因此地下通道充滿了含重金屬物質的毒氣。他關閉系統並啟動真空沖洗機制。再生物質被強行沖到休倫湖沿岸的AAF-A設施排氣裝置;通風口隨即被一團凝固人骨給堵塞,AAF-A也馬上被再生物質所填充。一分鐘之內,該設施之所有人員全數死於窒息。

Ibanez部長踏入了一條吹拂暖風的通道,並不知原因的僵住了。Lillihammer博士試圖推她一把,但Ibanez部長的身體卻變得彈性化;她像是一個大橡膠氣球一樣裹住Lillihammer博士後爆裂,使她全身沾滿其體液。Blank博士倒在牆上開始無法控制地啜泣起來。

歸檔與修校部的思想型態已經完全聖典化,融合為一主要由混凝紙漿新聞紙觸手構成的單一超形上學結構。它透過消化歸檔與修校部職員制服,將衣料轉化為有機質料漿體,隨後將其丟棄,從而擴大其質量。該漿體仍是流質狀態,且發出極端痛苦和/或興奮的一致聲音。Wirth博士退回個人辦公室,躲在辦公桌底下後啟動了歸檔與修校部下方的火成碎屑炸藥;Wirth博士倖存,因為其金屬辦公桌被一團堅固的灰燼掩蓋,免於受到火勢波及。

一個類Wettle博士的生命體走向仍在AAF-D之高級職員,手持著控制與收容部的軍事武器。仍可聽見真正的Wettle博士自牆壁傳來之陣陣尖叫。該實體對McInnis說道:「你已經盡力了。這不是你的錯,沒有人會責怪你。我們一起解決這個問題吧。」McInnis博士並無回應。隨後該實體將槍械對準McInnis博士並扣下板機。McInnis博士倒斃於地,跟著Wettle博士的異象一同消失。Lillihammer博士與Blank博士仍在設施中穿梭。

Radcliffe特工終於收到了Lillihammer博士的求救通訊,並成功做出了答覆。他建議她與Blank博士前往AAF-D濃差池避難,那裡配有高效的消解設備。他精確的給出了通往該地的指示,但他並不知道不久前整座設施已經經歷了一起歐基里德變形,基本方位已經受到扭曲。

追剿與鎮壓部人員被派往AAF-A檢查受損設施。AAF-A被發現已經空無一物。在一公里外的伊帕瓦什沿岸,MTF Alpha、Beta和Delta-43遭遇了AAF-A前職員,後者已經完全幽靈化,正在對冰泳活動的參加者進行大規模屠殺。.Site-43鄰近地區從未舉辦過類似活動。推定是2002年9月,在冰島雷克雅維克舉辦的活動,受害者正是在此遭到因果逆行殺害。與消解液的有限交戰並未造成傷亡,但三個MTF後續在休倫湖水位抬升後遭遇重創,一個像是清潔與維護部Philip E. Deering技術員的實體將他們一個個拖入水下。

AAF-D充滿了無法穿透的紅色強光與多變的可見維度;Blank博士失去了平衡,並試圖扶住一個靈譜接地導管來穩住自己。他的手臂穿了過去,並立即轉化為一顆大solanum lycopersicum(番茄)標本,並在掉到地上後滾向Lillihammer的前路上,被她用鞋子踩破。Lillihammer博士停止了奔跑,低頭看向Blank博士的遺體,正在檢查期間,剩下的管線與導管一齊爆裂,噴濺物擋住了鏡頭將其遮蔽。(事件結束後,她在該位置被尋獲,並從原子層級上異變為由膠合板和油性塗料構成之人體模型。)

控制與收容部發現歸檔修校部與超自然應用部的艙壁正在扭曲;儘管維安監視器已經不再傳輸影像數據,但仍舊收到了a)血肉與骨頭的敲擊聲,b)穩定泵送液體的一致音軌。Del Olmo認定異變的職員在概念上可能仍屬於人類,他向兩個部門都投放眩暈模因廣播;三分鐘後,聲音完全停止。艙壁被剪開,控制與收容部職員進入,透過配備之消解流質導管與噴火器將Wirth博士以外的受影響區域所有殘存人員悉數處決。

Blank.jpg

殘存之Harold Blank博士(完整)。

在事件引發的一系列混亂後,Deering向站點的高級職員坦承了自己引發時間悖論的責任。儘管這樣的時間線通常會隨即崩潰並消滅回正常時間線,但前述的突破事故似乎莫名其妙的賦予該交替現實一種異常穩定性,使其得以延續下去。事件的持續影響擴及到全世界範圍都可感知;一般公眾的社會與經濟基礎設施都在幾天後崩潰,並因同時發生與體驗的多組衝突發生而隨著時間推移不斷惡化。該K級事件與將其引發之突破事故被歸定為SCP-001。Site-43成為了人類文明最穩定的中心;倖存的研究員推定SCP-001已經獲得某種程度的智慧,也許這是從它消滅的生命中所得,並有意保護其源頭使之不被摧毀。

Deering博士提議去找REISNO加農的創造者Placeholder McDoctorate博士,並詢問其下落。希望透過Deering博士指令的屢行,將悖論破壞修復。McDoctorate博士被從Site-87送來Site-43時正處於高度偏執與混亂的狀態,他在路途中反覆瘋狂地聲稱「作者[已經]離開我們了」。在詢問中,McDoctorate博士聲稱自己對「REISNO加農」一無所知;當Deering博士表示未來McDoctorate博士已經發明了該設備,而且據稱已將必要的資訊傳遞給過去我時,McDoctorate博士聲稱該聯繫未曾發生。

在廣泛的討論後,McDoctorate在Site-43量子與超力學部的協助下,開始嘗試建造REISNO加農。在這段期間內(以及在隨之而來的數次突破中),SCP-001的部分持續之次級異常變得更加顯著。

NOCANNON.jpg

REISNO加農。

在接下來的一年間,McDoctorate博士(透過艱苦的實驗開發與暴力解法)開發了REISNO加農的功能原型機.在建造的最後幾天,McDoctorate博士收到了未來我的聯繫,並得到完成該裝置的相關指示。據推測,由於時間穩定度的不足,該指引無法更進一步的送回過去。。然而,為了補足其巨大的能量需求,數個站點的機能(包括奧秘消解部與控制與收容部的職務)被暫時停用;據推測,這將為相隔21年的跨時空聯繫,提供足以跨時同步三十秒的能量。

2023年9月8日,Deering博士準備使用REISNO加農與過去(2002年)我進行同步。他已向站點職員表示,他已不再相信2002年收到的指示,並不想阻止自己當年阻止的收容突破。相反,他打算指示自己讓2002年的收容突破爆發,期望這能使時間線恢復到正確版本。在鉅細靡遺的背誦出自己的計畫內容後,Deering博士前往了站點的量子與超力學部機械實驗室,並啟動了REISNO加農。

Harry.jpg

來自Lillihammer博士的認知危害中,Blank博士的殘像。.職員表示該圖像「烙進了自己的視網膜」,這並非修辭手法。

與此同時,站點職員開始注意到現場異常活動與時間不穩定度攀升。最初這被認定是Deering博士在修復時間線的不良反應,該現實扭曲被允許不受抑制直到18時21分為止,此一時刻,受到最初事件影響的三個區域被回復到2002年的配置,所有該事件的殉職人員都自發復活,並爆發了第二次收容突破。

由於對再發生事件的準備不足,站點職員未能正確地重複他們在前一年的行動。這導致了H.Blank博士與L.Lillihammer博士的倖存,他們顯然受到了收容突破期間釋放的能量感染。Blank博士獲得了誘發虛假記憶的能力;Lillihammer博士則獲得了形成病毒型寄生模因的能力。他們用這些新能力來摧殘基金會職員的身心健康,並不知原因地表現出敵意與孤立的傾向。

事件告一段落後,量子與超力學部機械實驗設施中發現了Deering博士的屍體,他因為自我暴露於致命認知危害而身亡。斷定他在自殺前就將REISNO加農啟動,這麼做很可能造成2002年的主時間線Deering博士在阻止突破行動前就將其終結。這樣的行動很可能阻卻了基線現實發生於本文件中詳述的事件爆發;並且也應該使這條交替時間線崩潰,但時至今日該情況仍沒有發生。

Deering留下了一張便條解釋了自己的行動。

Philip,

你可能覺得我並不愛你。而我在做完現在要做的事情後,你可能會變得更確信我不愛你。你再也不會收到我的消息了,而且你可能終生都沒法知道為什麼。我希望有一天,你會以某種方式理解我所做所為背後的原因。

我懷疑我們智足多謀的超時空領主,已經在為我的比喻提心吊膽,但願這封懺悔信能幫助他們理解,在這最糟糕的時間線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他們可能永遠不會讓你看見這封信。但是啊Philip,我會繼續假裝自己是在跟你說話,因為我的死意味著你的生,這是唯一能讓我堅持下去的原因。

我總是因為自己的成功而怨恨你。你能想到比這更不值一提的事情嗎?我,有著雙學位和超機密實驗室的人,為你的怠惰和毫無野心氣到難以置信。我在基金會越舉足輕重,我就越討厭想起我有個兄弟在被神都不屑看一眼的下水道裡拖地板。好像有個打雜兄弟不知何故就是會拉低我的成就那樣。

於是我親手摧毀了他們。讓我來說說自己失敗的故事。

當我接到未來我打來的決定性電話時,你甚至不知道我跟你在同一個機構工作。我一直瞞著你。我不想見到你。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是兄弟關係。然後,那個聲音在我的腦海中說話了……

那裡有兩個我,他和我,你也可以說是和我。他告訴我,如果我不立刻採取一些具體行動,很快就會有一起災難發生。這起災難會害死七個人,並為你們留下悽慘萬分的廢墟。二十年後,我將會試圖減輕你的負擔……而這會使你被殺。

我甚至不記得接受這些知識是什麼樣的感受了,但我的辦公室是有裝監視器的,所以我知道那看起來是什麼樣的感受。

看起來像是有人告訴我全世界都要毀滅了。

我希望你能看到這些知識對我的影響。我希望你能記住我的樣子,不是那個冷酷無情又滿口反對的我,而是一想到要失去你,無論是讓你慢慢消逝或瞬間猝死,就感到萬分恐懼的我。現在,你要知道自己永遠不知道的事情了:我愛你,我絕對無法忍受自己失去你。

但我還是失去了你。

我做了那該死的聲音要我做的事。我阻止了它保證會毀掉你生活,總有一天會帶走它的收容突破。我啟動了廢除作業,滿意地看著你去把那地方一管一管的拆卸下來。

我就這樣看著。直到你和其他人都死了那刻。

現在你在看著我,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分鐘。你那扭曲的映射在嘲弄我、提醒我在撥通那個設備,超越時間鴻溝的打電話時,我是個多麼愚蠢的人啊。

你知道最棒的是什麼嗎?在2022年,還是發生了一起災難,還是死了七個人。並不是我沒做什麼事,這一次,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事情。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你正在看我,當然了,因為這全都是我的錯。

這下你成為了我的信天翁.譯注:引自英國詩人Coleridge的長詩《老水手之歌》。詩中的水手出於莽撞射殺了一頭信天翁,最終在詛咒下導致了自己船隊的覆滅。。當然,我實在不願相信那是你。你所做的事情,你在我的敗筆清單上添了一筆……但是……不只一次,在深夜,當血潤的牆壁逼近時,我無法入睡,我無法靠閉上雙眼去抵禦腦中的悸動時,我就會去打開衣櫥的門,站在Site-43僅存的一面鏡子前。

可你卻不願看我一眼。

我已經決定了,不管那是不是你都已經無所謂了。我不會讓它再成為你了。我要把你帶回來,這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困在這無盡地獄中的任何人,而是為了這叉路另一端的人們。我要把你帶回來,我要把他們所有人都帶回來,就透過犯下最後一個錯誤,來打消第一個錯誤。

現在我要對一切的罪魁禍首開上一槍,你不會在2002年死去,也不會在2022年死去了,我要寫一個更好的故事。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但是,在我對你做了這些事情後,我希望沒有我你也能活下去。

你的兄弟,

— Dougall


附錄:事故報告 001-I-2
日期: 2027/09/08
紀錄人員: A. Mukami (控制與收容部長)

摘要: R.Wirth在前去執行任務的路上遭到SCP-001-A重創。N.Ngo試圖接替他在歸檔與修校部的職責,但她還是遲到了。面對主思想型態,她來不及觸及火成碎屑炸藥。她轉而嘗試啟動該部門的控制燃燒系統,結果導致了AAF-D奧秘流質氾濫。

突破事件結束後,控制與收容人員試圖營救Ngo博士。但他們發現整個歸檔與修校部辦公區被類似生鐵製的磁帶捲軸異常物體堆滿。人員總共發現了數十萬公尺長的(主要是)錄音帶。將這些捲軸(共2128個)移除後,並未於Wirth博士的辦公室中尋獲Ngo博士。

Ngo.jpg

殘存之Nhung Ngo博士 (部分)。

捲軸內容如下:

  • 1322卷Ngo博士在誦念她的日常意識流;
  • 324卷Ngo博士對沉默的治療師傾訴著自己所經歷之侵入式、不安而引人內疚之夢境;
  • 198卷Ngo博士對前述之治療師傾訴著她人生中相當個人化、多為生動的創傷事件;
  • 184卷嘲諷的男性聲音,以十倍速覆述著節選自前述1844卷軸的內容;
  • 122卷極為精美的微縮膠卷,內容為更細膩的意識流記述,並透過電影形式敘述了Ngo博士大半的生活;
  • 98卷尖叫聲,有些相當短暫,有些則長達數個小時,全都可識別為Ngo博士的聲音;
  • 1卷持續的哭泣聲,同樣能識別為是Ngo博士;
  • 1卷未有明顯內容的捲軸,是由Ngo博士的神經與膠質細胞所構成。

所有卷軸與內含磁帶都無法摧毀;嘗試的奧秘消解程序產生了一種無法適當消解之有毒氣體,導致了七名初級研究員殉職。

更新 2031/09/08: Ngo博士之死已經被納入SCP-001中,並因此會逐年重演;磁帶會逐年形成,但已生成之磁帶卻不會消失。已有提議透過SCP-001-C或SCP-001-D處分Ngo博士的遺體,但無意的將這些異常現象進行交互測試會有何影響又令人擔憂。此外,因為Ngo博士遺體的產生,救援身陷歸檔與修校部的Wirth博士之行動變得極其複雜,Ngo博士遺體一出現就會對Wirth博士造成重創;且必須在兩個小時的作業後才能將其救出,在此期間他的傷勢將無法獲得治療。追剿與鎮壓部已經提供其防彈衣減輕上述影響。Wirth博士還報告指稱,Ngo博士會在死前不久認出他來,並在同時表現出困惑與遭背叛感。他一直無法為這些經歷尋求心理諮詢,因為本站點如今已無合格的治療師。

神經與膠質細胞捲軸出現逐漸腐蝕的現象,並隨著每次SCP-001爆發而惡化,這在所有迭代中都保持一致。其餘之2127個捲軸則無此現象發生。

「總有希望的,」Nhung?妳還有這種感覺嗎?
對我而言,我寧願妳不會有任何感覺了。

Reuben Wirth,歸檔與修校部

會有擺脫困境的方法的,我會找到它的。在那一天到來之前,繼續履行你們的職責,堅定你們的精神,保持你們的呼吸。

P.H. McDoctorate,量子與超力學部

附錄:事故報告 001-I-3
日期: 2033/09/08
紀錄人員: A. Mukami (控制與收容部長)
摘要: Place失蹤。

自2023年REISNO加農的發明以來,量子與超力學部主席P. H. McDoctorate一直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在過去的一年間,他一直高度專注於新設備的建造,並在過程中身心健康程度都在持續下降。他對該機器之預期功能始終保密,在受到追問時,他聲稱自己在「要想辦法寫一個更好的故事。」

McDoctorate的最後目擊者是S. Radcliffe特工,時間大約在18時左右,他當時正準備要去履行自己的收容職責。在成功修復突破後,McDoctorate博士、他始終在建造的機器與REISNO加農都消失了。所有相關區域的監視系統都自發故障,原因未知。

失去McDoctorate對將我們的現實安全崩潰回到基線現實之任何希望都是凶兆。儘管如此,如果我們對SCP-001的理解無誤,REISNO加農應該能在每年突破中暫時出現,如此一來,Deering博士就能繼續藉此完成其收容職責。
更新 2033/09/10: 在對McDoctorate博士的辦公室進行徹底搜索後,只能尋獲一分與他最終項目有關之文件,該便條上寫了以下內容PARADOX EXODUS ENGINE出悖論引擎
更新 2034/09/08: 沒有加農。

根據內部紀錄,本時間線或交替時間線有(2)個相關檔案。
欲回顧上一分文件請點擊此處 欲查看下一分文件請點擊此處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