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17
評分: +6+x
blank.png
5917
2

scroll

保存SCP-5917-2的卷軸封桶

特殊收容措施:

SCP-5917-1應收容於Site-99的標準異常遺骸低溫保存艙內。

SCP-5917-2應收容在Site-33第一安全倉儲區(「鎖鏈圖書館」)的33-12號收容櫃中。
SCP-5917-2目前遭GOI-5917「杖人」佔有。基金會持續試圖追蹤這些人物。他們的所在位置目前仍然不明。

描述:

SCP-5917是指回收自奧斯法拉隆群島上的兩項物品。據信它們都與GOI-5917相關。

SCP-5917-1是先前鳥種未知的生物遺骸。證據收集的結果顯示它應該是「基拉德的第十二位杖人」的屍體。

SCP-5917-2是一張收在銀色非異常容器中的棕色羊皮紙卷軸。至今無法將該卷軸完整地攤開,且似乎每次攤開時的羊皮紙面積都是固定的。由此推斷它在功能上的長度無限。一切對卷軸取樣的嘗試均未成功,似乎無法從該物件上撕下一部份材料。

該卷軸似乎是某種地圖,其上繪有一系列螺旋線,沿線還有數個被特別標註的點。這些標註會跟據卷軸持有者的母語而改變。有些標註點與已知次元互相對應。

卷軸上的插畫會令觀察者趕到嚴重暈眩。排除認知危害的視覺過濾器可以令該影響減輕一定程度。

使用者只要大聲宣告任一標註次元的名稱就會被傳送到該次元內的隨機地點,但抵達的位置一定會符合使用者種族的生存需求。曾數次使用該地圖的人物表示在使用「意志」的情況下有一些方法可以傳送到特定位置。

長時間使用SCP-5917-2會導致使用者在生理上變為類似SCP-5917-1的型態。持續使用似乎也會令使用者理解多種語言,其中一部分語言甚至在基金會的語言資料庫裡沒有可參照的資料。對這些語言的紀錄仍在進行中。

SCP-5917-2造成的變化會隨著持續使用而增強。

回收紀錄 1-3-20

SCP-5917回收自西班牙奧斯法拉隆群島上一個名為三西埠嶗的小漁村岸邊。三西埠嶗的居民回報有來歷不明的小船停泊在那裡數天,呼叫執法機關前來調查並給予解釋。

基金會回收小隊調查了該地點並確認該船隻上有一隻由頭至腳的體長大約2.4公尺的腐敗鳥屍(編為SCP-5917-1)。該生物顯然在死前曾遭受多次穿刺傷害。

在被發現時,該生物的前爪抓著SCP-5917-2。

事故報告 2-5-20:

巴恩斯研究員當時帶著視覺模因過濾器檢驗SCP-5917-2,並且在讀出了「蜘蛛的寶窟」一詞時發生驚異的結果。

他馬上就被傳送到12-a-3-b的次元中。

側欄:12-a-3-b次元

12-a-3-b次元是一個近期發現的現實空間,該現實由一整個藏有贓物與人類(不論死活)的地下隧道系統。這些贓物是由一群半智慧種的巨大蛛型生物拖入該次元,推測牠們可以藉由未知的超次元穿梭來盜竊物品。

MTF Sigma-2 (「玉米監視者」) 在2020年1月1日調查明尼蘇達州鄉村區的一系列消失事件時發現了該次元。他們發現有許多大型空腔,與螲蟷科生物挖掘的洞穴非常相似,這類生物一般俗稱為「暗門蛛」。

儘管雷達上沒有出現洞穴存在的跡象,對這些空腔的調查結果顯示這些空腔屬於一個相通且不斷變化的地道網路系統,內部有著一種巨大蜘蛛還有牠們的獵物。許多這些獵物基於不明原因依然活著且沒有被綁住。空腔內還有大量看起來彼此無關的各種雜物。

在這些地道裡發現了明尼蘇達州軍隊回報失竊的高價物品。推測應該是這些巨大蜘蛛導致它們出現在那裡,但至今仍未觀察到這些蜘蛛蒐集物品的過程。

現正研擬對此空間內進行探索與救援的可能手段。

巴恩斯研究員抵達了一個相對平靜的區域,但在聽到一隻蛛型實體向他移動時開始恐慌。

他隨手拿到一張高腳椅作為臨時武器,但他隨後察覺到SCP-5917-2的運作原理。他握著卷軸然後宣讀「回家」作為他想要的目的地。巴恩斯研究員回到我們的次元時失去了雙手小指以及手掌上的所有皮膚。

在他回歸時,他依然握著SCP-5917-2以及高腳椅,而後者沾染了他的血液。但SCP-5917-2上沒有任何可以觀察到的血跡。

他的傷口在三天內治癒,但雙手變形為不同的形態。

claw

巴恩斯研究員已治癒之手掌的形態學素描,由醫檢師繪製。應注意他的雙手幾乎與在SCP-5917-1身上觀察到的相同。

訪談紀錄 2-10-20:

中村主任: 布里格斯特工,能請你重述一次你的請求嗎?

布里格斯特工: 是的長官,我希望用SCP-5917-2嘗試拯救懷特特工。

中村主任: 根據紀錄,布里格斯特工,你還記得懷特特工發生了什麼事嗎?

布里格斯特工: 在探索12-a-3-b次元時,我們被蜘蛛包圍。當時懷特特工負責誘敵所以我們其他人才得以逃脫。他被宣告為任務中失蹤。

中村主任: 然後你正確理解巴恩斯研究員身上發生的事?還有我們現在沒有任何重建手段讓他的身體復原?

布里格斯特工: 是的長官,我很清楚。

中村主任: 你還知道我們在回收巴恩斯研究員的時候不得不給他一發鎮定劑,因為他當時不停地喊叫?

布里格斯特工: 長官,能允許我自由發言嗎?

中村主任: 許可。

布里格斯特工: 你看……我只是在要求做一件任何好的士兵會做的事。我不是專家,但巴恩斯把一張椅子帶出來代表我也有機會把格瑞帶出來……
我知道格瑞會願意犧牲比一雙手還他媽多的代價來救我。我如果甚至都不試著去找他,我不覺得我這輩子還能過得下去。

一段長時間的靜默。

中村主任: 我不會准許你這麼做,除非你至少先做過一次完整的心理檢測。

布里格斯特工: 謝謝你,長官。


救援行動事後報告

行動代號:尋路者

指揮官:中村雄介主任

現場組長:羅傑 · 布里格斯特工

回收特工:0人

回收平民:6人

受傷情況:預期中的型態變化


心理評估 2-20-20:

湯普森醫師: 你知道你沒有義務去完成你所提議的任務。辛格特工——

布里格斯特工: 從各個角度來說,醫生,潘妮確實確實很忠誠,但她也很青澀。更準確來說,她很年輕也很有希望。與其派遣未來有機會掌管整個MTF的明日之星,派我這種老骨頭去會更好。

湯普森醫師: 布里格斯特工,你在任務中受傷了。你現在其實可以用重度殘障為理由從基金會退休。

布里格斯特工: 我不會對實際上發生的事小題大作,醫生。你很清楚。我不覺得自己這樣算得上是殘障。天殺的,這種程度在我隊裡好得不得了。

湯普森醫師: 這本身也是一件讓人擔心的事。

布里格斯特工: 你知道,有些倖存者在那個地方紮營。他們都不是省油的燈而且他們說會特別關照懷特特工。實際狀況是格瑞從那裡逃出來的希望幾乎都寄託在我身上了。而讓我進去我甚至還能多救幾個平民。

湯普森醫師: 我很高興你在經歷過那些事之後還能保有同情心,但你覺得你在這次任務中可以保持客觀嗎?你顯然帶有私人情感。

布里格斯特工長吁一口氣,他的爪子敲著訪談桌。

布里格斯特工: 如果你們都覺得派潘妮去比較好,那我也會接受。更重要的是我本質上就是軍人。我知道怎麼遵守命令。這就是我要說的了。

湯普森醫師: 很好……你知道,我們對於地圖的重複暴露會造成什麼影響是毫無頭緒的嗎?

布里格斯特工: 我猜我是有機會讓你看到結果。老天,說不定我的頭髮會長回來之類的然後你可以幫我這麼一個小忙……但我也已經做好為此赴死的準備。這就是MTF的意義。

湯普森醫師: …非常好。


救援行動事後報告

行動代號:跳樓大拍賣

指揮官:中村雄介主任

現場組長:羅傑 · 布里格斯

回收特工:傑拉德 · 懷特

回收平民:3人

受傷情況:懷特特工背部外傷、布里格斯特工雙腳變形為鳥爪,在布里格斯特工的雙臂出現羽毛。


訪談紀錄,潘妮洛普 · 辛格特工 2-27-20

辛格特工: 我希望先聲明布里格斯特工是一名模範士兵。我不認為他有任何意圖傷害基金會、基金會的信條或者常態。

中村主任: 我十分敬佩布里格斯特工以及他的服役紀錄。但如果你有事情想要彙報……

辛格特工: 是的,這……他在營裡睡覺時會說夢話,長官。

中村主任: 惡夢並不是——

辛格特工: 他講的不是英語,長官。我知道他不會講其他語言……或是以前不會。大部分的內容我無法辨別,但他講了一些拉丁語。

中村主任: 他說了什麼?

辛格特工: … 「源於未解者虛無。」

一段沉默。

中村主任: 我了解了。我們會觀察狀況。感謝你的報告,特工。


wing

在第二次使用SCP-5917-2後布里格斯特工的手臂

對布里格斯特工的初步研究筆記之聲音紀錄:

「霍夫斯蒂博士報告2-27-20。個人筆記。在獲報不尋常的夜間活動後,布里格斯特工被帶來進一步測試。

「他的手臂上長出了一些羽毛,而他的關節處也有些細微變化被觀察到。

「布里格斯特工學會了新的語言能力,其中有五種語言是基金會可以辨識的,而還有一些我們不知道來源。

「心理層面上,布里格斯特工報告他對於自身狀況感到痛苦。他跟我們一樣都很關注心理變化,然後他提到上次使用SCP-5917-2時,他的噁心感減少且似乎更加接近他心中的目的地。

「沒有檢測到除此之外的心理變化。

「研究將會繼續進行。」


布里格斯特工簡報紀錄 3-15-20

布里格斯特工: 我來報到了,長官——

布里格斯特工暫停了一下,他注意到O5-6也在場於是肅立敬禮。(他們在先前的任務中已經認識彼此。)

O5-6: 無須多禮,布里格斯特工。

中村主任: 特工……我很不願意要求你這麼做,但我們有一項任務給你。

O5-6: 大約二十分鐘前,那些GOC的白癡在名為流浪者圖書館的超次元空間內交火。一排Sigma-3的特遣隊正好在那個區域蒐集情報,他們被GOC跟蛇之手的交火困住動彈不得。

中村主任: 我們無法確定你是否能夠準確傳送到該地點。

O5-6: 但我們也沒有別的方法去救他們的命。

一段短暫的沉默。

布里格斯特工: 地圖在哪裡?


救援行動事後報告

行動代號:烏鴉振翅時

指揮官:O5-6

現場組長:羅傑 · 布里格斯特工

回收特工:12人

回收平民:0人

受傷情況:三名特工於任務中死亡。兩名在回收時已經命危。布里格斯特工肩膀上因友軍火力而受到槍傷。布里格斯特工目前已經在生理學上與SCP-5917-1等同,無需治療程序。

資產損失:SCP-5917-2,更多細節請見事故報告


事故報告 3-15-20

監視攝影機錄影顯示布里格斯特工流血倒在地上。他現在的頭部看起來像是一隻紅頭美洲鷲。他的身高顯著地增加且長出更多羽毛。

他未受傷的左前爪抓著SCP-5917-2。

他的聲音相當痛苦,而且某種程度上加重了鼻音。他的鳥喙緩緩隨著隻字片語開合著。

他受到Sigma-3特遣隊的倖存隊員包圍,隊員們舉槍指著他。

布里格斯特工: 醫護……多人受傷!

格萊姆斯特工 (MTF Sigma-3): 閉嘴!你把我們帶到什麼地方了?你是誰?你是什麼東西?

中村主任: 特工,把你們的武器收起來!

中村主任與懷特特工進入鏡頭視野,身後還跟著數名醫療人員。醫療人員開始聚集到傷者周圍。負責布里格斯特工的醫療團隊遲疑了。

中村主任: 那是布里格斯特工。快治療他!

醫療人員開始聚集到布里格斯特工身邊。MTF Sigma-3放下了他們的武器。

懷特特工: 好多了。你們現在在Site-33。你們這些蠢才。布里格斯是去那裡把你們帶出來的。

格萊姆斯特工 (MTF Sigma-3): 什麼……?我們怎麼——

中村主任: 我們會簡單地為你解說。現在你——

突然出現一個清喉嚨的聲音。原先沒有看見的一隻巨大鷲型生物進入鏡頭視野,牠穿著一身精緻的衣裝與硬禮帽。

值得注意的是牠的手腕上掛著看似是另一捲SCP-5917-2的物品。

未知實體: 主任,我能跟你借一點時間嗎?

房裡的每一把槍都轉為對準該未知實體。

未知實體伸出鷹爪比畫著和平的手勢。

未知實體: 沒有必要使用暴力。我道歉,但我恐怕需要向你借一隻筆,主任。

主任挑起一邊眉毛。

中村主任: ……你是什麼東西?

未知實體: 一名想跟你借一隻錄音筆的可愛女士。我只是希望能借用它作為紀錄用途,這是基於禮貌的行為。你可以讓我使用它或者對接下來數分鐘內發生的事一無所知。這是你的選擇。

中村主任: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未知實體: 那是因為我是一名記者!我已經焚毀了許多標準美學以追求真理的無上美麗。要成為一名女性杖人並不容易,你知道的。現在關於你的筆……

在幾秒鐘的靜默後,中村主任將自己的筆遞給她。

未知實體: 十分輝煌!我們會在轉瞬間回來。

未知實體與布里格斯特工消失。


安全性通知:

以下紀錄取自中村主任的竊聽筆。

我們已經盡全力確保這段紀錄的真實性。

目前紀錄似乎沒有遭到變造。無論是從電子、魔法或其他方面。

推測該未知實體明言「借用」中村主任的錄音筆是為了讓我們確信其內容。

這些紀錄與其抄寫本的異常性質看起來是該宇宙的基本自然特性。

這些特性可能導致的安全性危害目前仍然是未知的。


取自中村主任錄音筆中的紀錄:

女性杖人:啊,十分輝煌,它已經完全充滿了。這是切倫的第四位杖人,也是我等榮耀的公會被選上的仲裁者。我已經在我們的報章中發行許多可愛的文章,你能在流浪者圖書館或者任何有在賣精美跨次元期刊的地方找到它。我會特別提到精美跨次元期刊是考慮到卡特。你們企業的政治宣傳並不受歡迎,而且我們依然沒有興趣提供你們廣告欄位。

布里格斯特工:我們在哪裡?你做了,呃……

女性杖人:我建議你喝杯茶,親愛的,它可以加速你的治癒。一個那種程度的小小彈孔長期來看不會有什麼影響,但你不必等兩天讓它自己癒合。

布里格斯特工:我……我很好。我的弟兄們——

女性杖人:你的軍人夥伴會活得好好的。你及時趕到而且你的基金會有足夠的藥讓她們的傷變得微不足道。我對於你失去的那些感到很抱歉。我近期也失去了一位弟兄所以我也能切身理解那份痛楚。

布里格斯特工:你……你別把你那不知道是什麼鬼的——

女性杖人:布里格斯先生。我希望你不要蔑視我們的集會。我們也會不惜一切代價拯救他者。我可以跟你保證,基拉德的第十二位杖人屢次將他的生命與肢體置於險境,只為傳授多元宇宙中的人民用以武裝自身的知識。許多空洞來者落在他的鷹爪上。還有更多被阻絕在他的言辭外。

布里格斯特工:所以他在西班牙做什麼?

女性杖人:啊,我們終於問到正確的問題了,是吧?我們之後可以弄個有關於你的學位!很不幸的,有關那項資訊你會需要三十七年的時間等待報章的內部音訊編輯版。它在當下其實跟任何事情都沒有關連。

布里格斯特工:那麼什麼是有關的呢,偉大且全能的女士?

女性杖人:跟這場對談有關的是你揮舞著我弟兄的地圖而且充分證明自己值得那份地圖。但問題是,你想要它嗎?

布里格斯特工:……我猜這除了變成醜惡的大鳥怪物以外還會有附帶的責任?

女性杖人:親愛的,我反對用醜惡來形容我們自己。情人眼裡出西施。而且從個人層面來說,我已經變得偏好非標準的美麗,只要那副型態可以讓人在那麼多的地方從那麼可怕的苦難中倖存下來。不過你其實也不是完全錯誤,這副姿態讓你跟你的人類夥伴們產生距離。這段距離,還有那些變型時的痛楚,是你展現你的意志所需要支付的代價。

布里格斯特工:我的什麼意志?

女性杖人:拯救生命與觀點免於落入空洞之中。你已經證明了你在前項中的能力優異,但在我看來你缺少對後項的奉獻。

布里格斯特工:我對觀點的奉獻?

女性杖人:確實,那個……你們是怎麼說的?誘導失憶程序?呃,還真是個對你們的書記相當不友善的饒舌詞語。在各種情況下,你都不會拒絕從那些「平民」身上洗去他們的記憶與觀點。那樣的事對我們的組織來說只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才能允許。

布里格斯特工:我誓言保護常態。而且,那些記憶只會帶給他們痛苦而已。
一陣輕嘆

女性杖人:如果你從這段對話中沒有任何其他收穫,那麼請記得痛苦的記憶有其價值。只要正確的理解,它們可以為你帶來強大力量,甚至可以讓你更接近那些受苦之人。

布里格斯特工: … 我理解。但我堅持我的信條。

女性杖人:我想也是……我可能也會試著向一名機械臣民或那勒迦之一闡述自身。但還請記得你至少贏得了我的敬重。也許在幾千年內你會重新考慮。需要我把你送回你的主任所在的地方嗎?

布里格斯特工:我……猜那會是最好的。

女性杖人:非常好,我會好好保管你的地圖。你願意幫個忙歸還這支筆嗎?


安全性通知:

當前認為對布里格斯特工沒有任何必要的收容措施。

他是我們的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