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21
評分: +2+x
5721
3
cernunnos

已更新的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將促進替代性網絡聊天室及其它VoIP應用的發展,以此減輕公眾對於SCP-5721的依賴性。所有基金會員工不得使用SCP-5721,包括前台機構的僱員。有關SCP-5721的信息經過篩選後已經發送給與基金會合作的GOI,以使其採取應對策略。

目前,由於該行為將導致較嚴重的損失,不建議對SCP-5721或SCP-5721-1進行直接干涉。對於SCP-5721的無效化程序正在與GOC合作進行。

描述:SCP-5721是所有與Discord相關異常現象的總稱,後者是一款熱門網頁端與移動端社交應用,包括文字、語音及視訊頻道。儘管此應用本身及其用戶群體先前被認為無異常性質,針對SCP-5721服務條款進行的一次檢查發現了以下內容。

另附:使用Discord,代表你放棄服從任何神祗或其化身對你靈魂提出的要求,並將你的全部忠誠與信仰奉獻給夜與黑暗之女Discordia女神,對於你同意此條約造成任何神祗或其化身由於憤怒降下任何神罰,Hammer & Chisel公司不負有責任。對此條約提出的任何訴訟須在冥界之主普魯托所轄法庭之審判下進行,Hammer & Chisel公司不對前往阿福納斯的費用負責……

未在此條款中發現存在逆模因或異常性質。由於Discord幽默的登錄界面,大部分閱讀此條款的用戶將上述部分視為玩笑片段。

在一名用戶創建一個Discord賬號並接受其服務條款後,此應用的每次持續使用都將吸取該用戶的EVE1。其抽取功率取決於用戶在賬戶中採取的活動。詳細觀察報告見下。

活動 相比于普通發信活動的EVE抽取率
進行語音通話。 較高。
購買“Nitro Booster”。 較低。
觀看一次直播。 較高。
發起一次直播。 較低。2
成為某頻道的版主。 抽取速率隨頻道熱度上升成比下降。3
刪除賬號。 該過程中觀察到抽取率一次急劇而短暫的上升,在恢復前將導致對象幾天的精神低落。曾大量使用此應用的用戶倘若刪除賬號,存在約0.3%的幾率突發致命腦萎縮。
medium.jpg

歷史上對於SCP-5721-1的描繪。

SCP-5721-1是一個名叫Jason Citron的人形生物,Hammer & Chisel公司的創始人。普通人類視角中,SCP-5721-1表現為一名無異常的歐洲男性,然而以太檢查揭示SCP-5721-1是在古希臘神話中被稱為災難與混亂之女神厄爾斯4的IX級情緒促動體5

基於該實體同事有關其性格突變的敘述,SCP-5721-1被推測已於2014年初取代真正的Jason Citron。新聞資訊也顯示在該時間點,大部分Hammer & Chisel公司的員工被罷免或取代,Discord的發佈也被推遲了數月,Jason Citron對此表示還有若干技術問題需要修復。

採訪對象: SCP-5721-1

採訪者: 特工Moines

前言:2019/02/20,基金會安排了一次對SCP-5721-1的採訪,以當地媒體公司作為偽裝身份。

<記錄開始>

[Moines坐在Hammer & Chisel公司總部大廳的一把椅子上,假裝在閱讀一本雜誌,使她的隱藏攝像頭能夠獲得大廳的開闊視角。兩名公司員工走過,用與希臘語相似的未知語言交談。]

[秘書接聽一個電話,短暫接聽點頭後掛斷,走向Moines。]

秘書:Reynolds小姐?Citron先生現在見您。請跟我來。

[Moines起身,跟隨秘書穿過走廊。右側一個空房間內,桌子上放著一整箱蘋果。一塊白板上寫有幾串古希臘文。.]

[兩人到達拐角處的辦公室,SCP-5721-1正在那漫不經心地把玩一個魔方。Moines跟隨秘書進入辦公室後,它站起身與她握手。]

SCP-5721-1:Reynolds對嗎?很高興見到你。你要來點什麼——紅茶菌怎麼樣?聽說你們千禧一代就喜歡這些玩意。

Moines:呃,當然,請來點。

SCP-5721-1:哦。

Moines:怎麼了?

SCP-5721-1:啊,我們這其實並沒有紅茶菌。我本以為你會拒絕的。

Moines:也沒差。我們可以開始採訪了嗎?

SCP-5721-1:當然,我們開門見山——先等等。阿加莎!

Secretary:老闆?

SCP-5721-1:你打了電話對嗎?

Secretary:是的先生。他們已經確認了。

[SCP-5721-1歎息。]

SCP-5721-1:好吧。謝謝你阿吉。現在就這樣吧。

Moines:一切都還好嗎?

SCP-5721-1:哦,有一點小尷尬,但在我們上週的通話後,我去打了你們編輯的電話,你知道的,我們一直和各種小報合不來,尤其是在……這些槍擊案啦電子遊戲問題啦之後。這很滑稽,因為我們都不做遊戲!然後你知道的,我們需要保證安全啦。抱歉。但是你的老闆給了我們很高的評價,還承諾說會派最好的人過來。

Moines:當然,對於一個CEO來說,仔細檢查他們的預約再正常不過了。所以我想問問——

SCP-5721-1:但是我注意到一個小小的、小小的細節。我讀過《The Daily Crier》。實際上哦,我每天都讀,讀的很多。但是我從未看到Chelsea Reynolds這個名字出現在雜誌上——一次都沒有。

Moines:我主要是做網頁新聞的工作。這有什麼問題嗎?您可以打我編輯的電話。

SCP-5721-1:啊,當然。我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又想啊,你知道嗎你這個漂亮的女神,你得把它搞清楚。所以我聯繫了你的一些同事,他們都說啊,從來沒聽過單位裡還有你這麼個人。

Moines:……

SCP-5721-1:這難道不有趣嗎?

[Moines準備按下手錶上的緊急按鈕。]

SCP-5721-1:時刻別忘了多嘀咕,這是我說的。所以,這位可愛的拜訪者來自哪裡,是布什內爾還是GOC?或者說貝羅那終於要來幹掉我了?

Moines:我想沒有必要隱瞞了。我來自基金會。

SCP-5721-1:哦哦,黑衣人來找我了?我真是受寵若驚。真抱歉。可以為您做點什麼?我想一定是關於那些小條款吧——當然。

[Moines猶豫,手指放開了緊急按鈕。]

Moines:呃沒錯,確實。它們似乎抽取了用戶的EVE粒子——

SCP-5721-1:Eve是啥?那個玩蛇的裸女?

Moines:你是說生命能量粒子Elan Vital Energy particles?那是生命力的一個術語。

SCP-5721-1:哦所以我怎麼會知道那種事情?你不能編造一個小眾的科學名詞然後指望別人能懂。沒錯,它們來自用戶。管理員和網紅會少抽點,畢竟我們得穩住流量嘛。

[SCP-5721-1拉起袖子,它的左臂上有一個植入電子元件。]

SCP-5721-1:我花了好多啟動資金,才從馬克士威教會那裡搞到這件原型機。這可以富集我們收穫的所有能量,或者按你們科學點的說法,EVE粒子,然後把它們直接輸送給我。

Moines:我能問這是為什麼嗎?

SCP-5721-1:當然。

[兩方沉默。]

SCP-5721-1:呃,你真沒有幽默感。讓我來問你個問題:你認為現在還有多少人信奉古希臘和羅馬的神祗?還有多少人會在我們的神廟中祈禱,在祭壇上祭祀,默念我們的名字以求得運氣和長壽?告訴我你最大膽的猜想。

Moines:我想 ……不會很多。但是你不是有自己的宗教嗎?”Discordianism“?

SCP-5721-1:是啊,程序猿和行政助手們。但是他們也沒別的用場了。大點的神,像波塞冬和宙斯,他們大可以消磨他們的美好時光,再過一千年才稍微需要想一想拉更多的信仰。但是像我,以及阿里斯泰俄斯6和艾麗妮7,我們這些小人物呢?我們就會像一縷煙一樣散得一乾二淨。所以,我乾了這件事。

Moines:我知道了。但是為什麼是Discord呢?這只是一個名字,還是……

SCP-5721-1:你知道的,我需要一些藉助於網絡的東西,使我可以幹掉一個傢伙,在他身上走來走去,也不會被懷疑。我想我也不可能一直依靠阿卡迪亞吧,他們已經掌握了這個技術。但是耶和華呀他們真是奇怪。我非常肯定他們是用撒旦和可卡因做成——

[敲門聲。阿加莎進入,放下裝有兩杯飲料的托盤。.]

SCP-5721-1:啊,謝謝。葡萄汁。或許在這裡就是個兒童飲料,但那時候我們可只有這個。最好快點,不然就會變成葡萄酒了。葡萄酒也不是不好,但是我再也不想經歷一場一千年的宿醉了。

Moines:呃,當然。謝謝。所以……

SCP-5721-1:所以?我想我這已經沒有什麼你還感興趣的東西了——對了,那些條款。所以你要來爆我的頭囖?

Moines:只包括那些會讓你從你的用戶那抽取EVE粒子的條款。

SCP-5721-1:嘿,他們可是都自己同意了的。我們正式地宣佈你的不朽靈魂將為一名女神所有,如果他們沒有關注,那也不是我的錯呀。

Moines:你不能指望人們會認真對待那個條款。神靈信仰在生活中不再重要了。

[SCP-5721-1聳聳肩。]

SCP-5721-1:那來告我啊。祝你在冥界漫長的等待愉快,那裡的案子已經堆了五百年了。你們人類真是越來越熟練於互相殘殺了。

Moines:我——沒事。別想你的條款到底對不對,我們不關心。這是一個命令,而不是請求。否則我們將採取更激烈的措施。

SCP-5721-1:嗯嗯。陷入自殺性悲痛吧,用鋼筆劃開你的喉嚨。.

[Moines保持坐姿,沒有拿起鋼筆。SCP-5721-1表現出困惑。]

Moines:你是一個IX級情緒促動體。如果和你相處一室連情感阻隔器都不戴一個,那也太蠢了。現在,我可以按下我手錶上的按鈕,讓這整個建築被一支小型軍隊佔領,然後把你踢進一輛裝甲車的車廂裡,或者你可以選擇合作,我們和平地解決這件事。你覺得呢?

[SCP-5721-1大笑並鼓掌。]

SCP-5721-1:有意思,有意思!基金會果然不是浪得虛名。一個渺小的人類,為了大眾的福祉,來威脅混亂的化身。如果你不是來這逮捕我,我想我會親你的。

Moines:呃……謝謝。這代表你會接受我們是條件嗎?

SCP-5721-1:當然當然。我會乖乖束手就擒的,在殺掉我的所有用戶後。

Moines:等等, 什麼?

SCP-5721-1:2.5億賬號,一千四百萬日活。也許我可以讓他們就近跳河,或者使他們進入殺戮性狂怒。當然,有一些會被捕。但是我想在人們反應過來前,五億傷亡還是沒有問題的。你覺得呢?你的第一個提案自有其創造性,但是我並不反對第二個,如果你能夠把它稍微調整一下。

Moines:……你不會做那種事情的。你自己說的,他們是你的信徒。你需要他們活著。

SCP-5721-1:我確實如此。但是你都要我死了,我怎麼著也得狗急跳墻吧。

Moines:你願意餓死自己,只是為了惡心我們?那是自殺。

SCP-5721-1: 你忘了你在和誰說話了嗎?我發起了歷史上最血腥的戰爭之一,只是因為我沒有被邀請去一場婚禮。我是你可以見到的最小氣的人。如果我的自由受到威脅,我會毫不猶豫地殺掉一個大陸的人。現在回去向你的觀察者們復命,告訴他們我說的話,然後再也別回來。明白了嗎?

Moines:……明白了。謝謝你抽出時間。

SCP-5721-1:非常好。哦,還有一點哦Reynolds?

Moines:怎麼了?

SCP-5721-1:這是一個命令,而不是請求。

<記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