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94
評分: +5+x


3/55943/5594
機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項目編號:SCP-5594
Safe

centraliamain.png

SCP-5594的入口處。


特殊收容措施: 在SCP-5594周邊已經設立邊界,一般平民將被拒絕進入或者在必要時給予誘導失憶。職員不得進入任何礦井。

SCP-5594人口中殘存的十一人已經遷居且給予誘導失憶。目前仍在追蹤所有可能曾目擊異常現象的SCP-5594原居民並給予他們誘導失憶。


描述: SCP-5594是指位於美國肯塔基州,曾是採礦小鎮的米達利亞鎮以及該地附近圍繞的異常現象。

centralia1.jpg

SCP-5594的空拍圖。(點擊放大)

在1962年五月,在當地消防局控制下的廢物處理過程中有一處掩埋場起火燃燒。火焰擴散至未封閉的礦井入口,迅速地在地底下蔓延並進入相接的煤礦層。隨後引發以下異常現象:

  • 多名SCP-5594的居民與訪客在城鎮邊境消失。尋找這些失蹤人士的行動若非以失敗告終就是導致更多人員失蹤。
  • 非異常物體的自發性消失。
  • 周遭的動物(特別是附近農場的牲畜)成群進入該城鎮
  • 一棵樹倒下而沒有可觀察到的原因。1
  • SCP-5594-1出現。

持續不停的火災與異常事件導致SCP-5594的人口在過去六十年裡大量遷出。

SCP-5594內棲息著三個靈類實體,統合編號為SCP-5594-1。根據他們的外觀,認為他們是已故礦工什希爾 · 安德森詹森 · 蘭卡斯特凱文 · 麥培恩的鬼魂。這些人物死於1890年在米達利亞鎮史上唯一一次致死的礦坑坍塌事故。據信SCP-5594-1佔據著燃燒中的礦坑,但也有極少數情況觀察到他們在SCP-5594的街上遊蕩。SCP-5594的性質目前仍是未知的,調查還在進行當中。


附錄一


以下是D-060173在SCP-5594內的調查紀錄抄本。D-060173身上綁著安全繩且裝備著防火服、氧氣筒以及夜視鏡。

抄本


«紀錄開始»

centralia2.jpg

一道煙在人員投放點外數公尺處冉冉升起。

D-60173: 你還聽得到我對吧?

昆鑫博士: 非常清楚。前進吧。

D-60173: 聽起來不錯。

(D-60173進入未封閉的礦井並往下移動一小段深度,而後是向右的急轉彎以及一段更陡的下坡路。他下滑並啟動夜視鏡與攝影機。)

D-60173: 為什麼不直接給我手電筒之類的東西?

昆鑫博士: 你會需要空出雙手。

D-60173: 頭燈不行嗎?

昆鑫博士: 你現在戴著價值大約五萬美金的科技產品。為什麼還會想要頭燈?

D-60173: 你不是負責扛這些東西的人。

(D-60173在接下來的十五分中繼續前進,有些煙從地面裂縫穿過煤礦層阻礙著D-60173的視野。在隧道底端有一個陡峭的下落區段。D-60173被指示利用固定錨與繩索進行垂降。他依照指示進行,抵達一個積著黑色液體的隧道。洞穴溫度為93°C。)

昆鑫博士: 那是水嗎?

D-60173: 我猜不是。水沒這麼黏。

昆鑫博士: 採集一些樣本,然後注意你的腳下,底下可能會有洞。

D-60173: 你們難道沒有,嗯那個,用來做這種事的機器人或是無人機嗎?

昆鑫博士: 我們有。為什麼這麼問?

D-60173: 把我送下來這種地方,一個人,還沒有自保的手段感覺很……像上個世代才會有的事情了。

昆鑫博士: 我想說的是,我們不能給你武裝——沒有讓你取得武器的理由。那是一個燃燒的洞穴,不是戰爭地帶。

(D-60173繼續前進,然後突然停止。)

昆鑫博士: 怎麼了?

D-60173: 有東西撞到我的腳。它現在被我踩著。我該採集它嗎?

昆鑫博士: 它在動嗎?

D-60173: 我——我猜沒有。

昆鑫博士: 麻煩你採集一下。

(D-60173遲疑地彎下腰,把手伸進那灘黏液中。他往回踩了一步接著把那個物體拉出來,看起來是一隻手臂骸骨卡在一把生鏽的十字鎬上。在認知到那是什麼以後,D-60173馬上就甩開了該物體。)

D-60173: 老天爺這他媽的什麼鬼——

(後方傳來笑聲。攝影機迅速地轉頭,只看到與先前一樣無人的通道。D-60173開始加快腳步。)

D-60173: 我知道你一定每天都在看這種嚇人的鬼東西。但我不是。你就這樣把我丟到該死的獅子籠裡面!

昆鑫博士: 我明白。拜託,請繼續往前走,我們等一下可以再討論這個部分。

D-60173: 你真的是個混帳你知道嗎?

昆鑫博士: 我們之後會有時間談這個的。現在,我需要你繼續往前。

(D-60173抵達一段向上延伸的坑道,往上走之後有一小段通道,通道盡頭是交叉路口。其中一個方向的通道有人造拱頂,而另一條則是煤礦層的延續。)

mine1.png

來自D-60173身上攝影機的靜止幀影像。

昆鑫博士: 我們試試看左邊。

(影像回傳中斷了數秒。麥克風出現輕微地連線不佳狀況。在靜止期間,聽到D-60173發出表達不適的聲音。在影像回傳恢復後,影像上看到的是一條道路的盡頭。)

昆鑫博士: 你還好嗎?

D-60173: 我——我不知道這鬼地方在做什麼。

昆鑫博士: 發生什麼事?

D-60173: 通道在移動——在我開始走的時候這裡本來沒有牆!

(從D-60173背後傳來厚重的腳步聲,隨之而來的還有金屬撞擊岩石的回音。)

D-60173: 你有聽到——

(出現鋸子的聲音以及另一道金屬敲擊聲。)

昆鑫博士: 我聽到了,我們現在要把你帶出來了。來吧。

(D-60173離開十字路口然後沿著原來的道路往回走。D-60173跌倒,腹部朝下。)

D-60173: 該死!該死!

(麥克風之間的連線開始劣化。)

昆鑫博士: 怎——你還好嗎?快——

(影像回傳顯示攝影機在地面上被拖行。D-60173尖叫。)

昆鑫博士: 待在——很快——接你。

(聽到D-60173發出沉重的呼吸聲,然後是非常喧鬧的笑聲回音。)

(影像顯示D-60173已經向右轉。他成功翻起他的背部,顯示已經被截斷的安全索正遭受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拖動著。)

(連線恢復。)

昆鑫博士: 喂—喂—喂!你聽得到嗎?現在是什麼狀況?

D-60173: 我不知道!救我!想點辦法!

(D-60173的動作突然停止。他倒在一個巨大的圓形洞口之前;有煙從中升起。)

D-60173: 該死我起不來了!有東西在壓著我。不管你是什麼,拜託,我求你了,不要殺我。(尖叫)救命!救命!

(在D-60173身邊不斷迴盪的笑聲加劇的同時,他突然間被丟進那個洞口。在著陸以前,D-60173似乎受到緩衝並落入一個水池中。)

昆鑫博士: 你還好嗎?你在哪裡?

D-60173: 我—我不知道——

(D-60173搖攝周遭,發現他自己在一個寬闊的空間中,每個方向都延伸至少五百公尺。該區域的氣溫顯著地較涼。)

SCP-5594-1A: (從D-60173背後) 呵呵呵!歡迎啊,朋友!

D-60173: 什麼鬼!

miners2.png

來自D-60173身上攝影機的靜止幀影像。(由左至右)SCP-5594-1A、SCP-5594-1B以及SCP-5594-1C

SCP-5594-1B: 你不覺得我們有點過火了?看看他。

SCP-5594-1A: 他沒事!只不過有點濕而已。(笑聲)老天,我是在熱情款待他耶!

SCP-5594-1C: 你不用把他丟下來這裡。

SCP-5594-1A:不然我們有別的方法把他弄下來嗎,老糊塗?

昆鑫博士: 哈囉?

D-60173: 呃——我——嗯?

昆鑫博士: 請你把我接到擴音器上好嗎。應該就在攝影機組的右邊。

(D-60173依照指令行事的同時靈類實體仍然在爭辯。)

SCP-5594-1A: 好啊!不然都給來啊!

昆鑫博士: 不好意思?

(所有SCP-5594-1沉默下來並掃視周遭。)

SCP-5594-1B: 那是啥鬼?是你嗎小夥子?

D-60173: 不不不。拜託。我——

昆鑫博士: 是我,我在別的地方。

(實體們靠近D-60173。)

SCP-5594-1C: 那是什麼古怪的裝置?是像黑色長方形那樣的東西嗎?

SCP-5594-1A: (大叫) 小聲音?你在裡面還好嗎?

昆鑫博士: 我聽得很清楚,不需要用吼的。你們三個該不會正好就是什希爾 · 安德森、詹森 · 蘭卡斯特,還有凱文 · 麥培恩?

SCP-5594-1C: 我是凱文,那個那邊的(指向-1B)是詹森,然後那個大個子(指向-1A)是什希爾。

昆鑫博士: 你們是在這些礦坑中死去的嗎?

SCP-5594-1B: 是,沒錯。

昆鑫博士: 我想我從旁聽到安德森先生的談話內容影射著是你們在坑道裡對我們做出那些行為。是這樣沒錯嗎?

(SCP-5594-1稍微聚在一起,然後開始內部討論。)

SCP-5594-1B: 那個詞是什麼?

SCP-5594-1C: 影射?

SCP-5594-1A: 那是什麼意思?

SCP-5594-1C: 什麼什麼意思?

SCP-5594-1A: 我說影射,白癡。他說我什麼?

SCP-5594-1B: 你覺得他在羞辱你?

SCP-5594-1A: 對沒錯。而我不會接受任何機器的羞辱。

SCP-5594-1B: 你就——

昆鑫博士: 我聽得見你們,然後影射不是羞辱用詞,我也不是機器。我只是在問幾分鐘前那些異常——古怪的事情是不是你們搞出來的。

SCP-5594-1A: 喔對,那些是開玩笑。

(D-60173站起來然後環視周遭;他所在的區域是一片荒蕪,除了有一張沙發、桌子、一堆木頭和一台電視機跟電視機後面的一些東西。他又往左轉,發現了一堆人類骨骸。)

SCP-5594-1C: 等等,好,我知道這看起來怎麼樣,我們可以解釋。

(停頓。)

D-60173: 所以?

SCP-5594-1C: 喔。他們通常不會讓我們進展到這一步。

D-60173: 我的天,我剛剛是不是撿到他們的一隻手?

SCP-5594-1B: 手?在哪裡?

D-60173: 怎麼了?

SCP-5594-1B: 我一直都在把我們的骨頭拚回來但是找不到我的左手!你找到它了!它在哪?

D-60173: 我不在乎你的老阿嬤骨頭!他們怎麼了?

SCP-5594-1C: 在消防員幫我們打開通往地面的路以後,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這裡然後遇到新的人。但出於一些原因,他們不是很歡迎我們拜訪他們家然後讓他們因為「恐懼」而「精神崩潰」。

D-60173: 請講重點!

SCP-5594-1C: (它清了清喉嚨。)我們可以把人拖進打開的礦井,但顯然這些礦坑太熱了,人們一進來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死掉。我們本來想說前二十個左右應該只是運氣不好。現在我們覺得那種熱度對活著的人來說不是好東西。

SCP-5594-1B: 長話短說,我們把他們留在這裡紀念我們還來不及形成的友誼。

昆鑫博士: 好吧,假設——想像一下這些人真的成功活下來。那你們三個接著要做什麼?

SCP-5594-1A: 嗯,在礦坑打開的時候我去把動物趕到鎮上當食物。然後我找到了這匹美麗的馬兒。不過我們的計畫只是有個朋友可以一起吃晚飯。

昆鑫博士: 就這樣?你們只是想要可以共進晚餐的對象?

SCP-5594-1A: 沒必要騙你,小機器人。我們有一些柴火,可以點燃它來煮一份好吃的牛排或羊排,可以坐在凱文找到的那張沙發上,然後看著被困在那個觀看用盒子的黑色長方形裡的人。

昆鑫博士:: 為什麼你們要先嚇唬「朋友」才把他帶下來?我不太懂那邊的風土民情,但我很肯定這不是個好辦法。

SCP-5594-1A: 找點樂子有什麼不好?

昆鑫博士: 好吧,我希望你們現在能放走他,拜託了。如果你們之中有人可以,呃,讓他浮起來——

D-60173: 閉嘴。什希爾,你剛說你們有牛排?

SCP-5594-1A: 沒錯喔。

昆鑫博士: 你不會要跟——

D-60173: 你騙了我,該死的。這是我應得的。

昆鑫博士: 不,這不是。你要離開——

(D-60173移除他的耳機然後把它丟到那堆屍體中,同時SCP-5594-1C開始從附近的木柴堆裡拿出柴火。)

SCP-5594-1B: 喔幹你剛殺了他嗎?

D-60173: 沒。你覺得這裡的空氣可以呼吸嗎?

SCP-5594-1C: 說實話只有一個方法能知道。

(D-60173脫下他的氧氣面罩與防熱衣。沒有出現明顯的副作用。)

D-60173: 喝,很棒。你們從哪弄到VCR的?

SCP-5594-1B: 上面那些怪傢伙還住在那邊的時候,他們就把這些東西隨便亂擺了。我幾年前把它跟觀看盒子一起搬過來。

SCP-5594-1A: 你肯定是某種巫師對吧?可以在下面這裡沒死,還有個小小機器聲音跟在你身邊。

D-60173: 其實不算是。總之,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吃到好吃的牛排了,而且我好餓。讓我們吃頓飯吧,朋友們。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SCP-5594-A直接用火為他們四人烹調了四塊牛排。他們一邊吃一邊看著《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的錄影帶。)

對話摘錄


(四人正在看藍道 · 卡利森背叛路克 · 天行者韓 · 索羅的一幕。)

SCP-5594-1B: 你有去過那種會浮起來的城市嗎?

D-60173: 呃沒有——我是說我希望可以——但現實世界裡沒有。

SCP-5594-1A: 好吧,我相信你可以假冒一個魔法太空巫師,但那一整個大城市?你肯定在跟我開玩笑。

D-60173: 我可以跟你保證那些大樓都還在地上。

SCP-5594-1C: 我知道但路克 · 天行者就在那裡啊。我剛看到他就走在那邊。

D-60173: 他們其實是在遠景拍攝的時候用圖畫或是雕像配上真人道具,嗯對。他們還會在背景裡用藍色銀幕。

SCP-5594-1A: 別說傻話了。那個地方只有一片白啊。


(實體們再次縮在沙發上。)

D-60173: ……於是這個傢伙就被要求一直往上攀爬。然後晃動從不停止還不斷變大。在幾百之後,他看向窗外然後發現有些人影在盯著他。

SCP-5594-1A: 他們是誰?

D-60173: 嘿專心聽。他繼續爬這座塔,然後永遠到不了盡頭。最後,太陽下山而他選擇休息……那是一個錯誤,但他別無選擇。

SCP-5594-1A: 什麼錯誤?

D-60173: 他的電燈沒電了而他的攝影機也停了。隔天……

SCP-5594-1A: 隔天怎麼了,隔天怎麼了?

D-60173: 他被指示從那座塔下來,但下來的其實不是。是某個東西穿著他的皮。


D-60173: 凱文,你怎麼把一匹馬弄下來的?如果人都撐不住,我不覺得馬可以。

SCP-5594-1C: 喔對,那是個很有技巧的過程。我只是下來之後意外地挖出了一條通往附近農場的隧道。

D-60173: 你會挖隧道?

SCP-5594-1C: 喔是的,我挖了不少——有些是用來運送肉跟木頭下來,或是讓什希爾把他找到的東西帶下來。這附近其實有不少我的隧道。不懂為啥你挑了一條遠路。

D-60173: 我覺得如果我早點知道就好了。


(D-60173正在示範如何製作起司牛排。)

D-60173: 然後你把它放進這裡。只要洋蔥、起司跟牛排就好。不要加胡椒!

SCP-5594-1C: 為啥不加胡椒?

D-60173: 起司菲力牛排沒有在加胡椒的。在上面加胡椒還叫它起司菲力牛排是一種褻瀆。

SCP-5594-1B: 褻瀆?蛤?難道「菲力」是神?

D-60173: 菲力是最神聖的東西。

(五個小時之後,D-60173在SCP-5594-1的協助下離開洞窟並安全地在人員投放點接受回收。)

«紀錄結束»

在該次調查後的幾個月,SCP-5594-1被目擊的次數大幅減少。之後在D級營房內發現以下紙條。

好吧,我希望我們不會讓你被你們老大找麻煩。

我們希望可以再見到你。我知道你有答應說會找時間再來,不用急。我們每個禮拜都會煮幾次起司牛排,所以下次來的時候記得再帶新的食譜過來。你知道隧道在哪裡。只要小心別跑到小的那裡,那邊會通往沸騰的洞穴。下次再見。

注意安全,朋友
凱文、什希爾還有詹森

根據文獻紀錄,在這之後沒有收到來自SCP-5594-1的信件。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