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20 - 兔洞異境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評分: +6+x

項目編號: SCP-5520
等級5
收容等級:
archon
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瓦解等級:
keneq
風險等級:
warning

AAFW.jpg

奧秘消解設施AAF-W與SCP-5520。

特殊收容措施: 當前並無收容SCP-5520之必要。.Archon級項目可被收容但不應收容。如有必要進行收容,應頒行落日協議。休倫湖隔板閘門將被開啟,使湖水注入奧秘消解設施AAF-W。這將使該設施的膨脹泡沫生效,從而將其密封。

應戰略部屬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以引導AAF-W的膨脹遠離Site-43、休倫湖床以及地表。

嚴禁任何訪問AAF-W的行為。

更新: 除非緊急情況,落日協議僅能由監督者指揮部頒行。

描述: SCP-5520是前SCP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兼臨時站點聯合主管Wynn Rydderech博士。

SCP-5520是一名III級現實扭曲者,此乃長期暴露於奧秘材料的結果。與SCP-5520通信顯示出了嚴重且逐漸惡化的認知障礙、人格分裂、人格解體、現實感喪失與逆行及順行失憶。其目標仍與基金會一致,但已不再對行政機構負責。

SCP-5520當前位於Site-43站點下方之一系列巨大岩洞及精煉廠中,該地區被前站點主任V.Lesley Scout博士定為奧秘消解設施 AAF-W。儘管該設施本身並未表現出異常性質,但其規模、位置與正在進行的活動都具有異常性。人工與自動洞穴探勘技術都無法斷定AAF-W的精確範圍,但預估其內部空間最大可能超過200萬立方公尺。整個洞穴都具有可供呼吸的氧氣環境,這可能是SCP-5520活動的成果。


Rydderech.jpg

Wynn Rydderech博士,攝於1943年。

附錄 5520-1,現象概述: 1915年至1966年間,Wynn Rhys Rydderech博士都致力於領導SCP基金會對各類異常項目產生之有毒物質加以管制。其奧秘消解小組在1943年自奧地利維也納遷至加拿大臨時站點Sit-43,並與Vivian Lesley Scout博士共同擔任聯合主任一職。在他的指導下,該站點之超自然研究部與奧秘消解部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研究與無效化奧秘流出物之設施。1965年,臨時站點Site-43升為正式站點,Scout博士也在其夥伴的支持下成為站點主任。

1966年11月14日,Rydderech博士工作的第51年,他在Site-43消失了。控制與收容部特工搜查了他在奧秘消解設施AAF-A的專用研究實驗室,並發現該實驗室遭到明顯的改造,43名下屬職員也失蹤了。Rydderech博士的筆記顯示數十處相互矛盾、多處不連貫且難以理解的研究計畫,這表明了他的失蹤是自願的。全站點隨即進入了緊急狀態。

Scout博士下令追剿與鎮壓部進一步調查該設施。

調查紀錄抄錄

日期: 1966/11/14

調查團隊: 機動特遣隊Delta-43("深坑工頭")

團隊領導: Garth Kinsey隊長(Delta-1)

團隊成員: Delta-2, -5, -6, -7, -9


紀錄開始。

管制: 請描述一下你們周圍的環境。

Delta-1: 收到。我們現在正在AAF-A,這裡應該是地下室的夾層。清潔與維護部給的藍圖顯示這裡應該是最底層了。噢……這牆上的管道比圖紙上所畫還要多很多。看起來有些不對勁。

管制: 詳細描述。

Delta-1: 如果不直接觸碰我無法斷定,不過看上去應該至少有部分是骨頭做的?也許還有瓷器。

Delta-5: 那應該是骨瓷吧。

Delta-1: 喂。

Delta-5: 長話短說嘛,長官。

管制: 你們身處的大廳盡頭,有扇通向一個樓梯間的門是嗎?

Delta-1: 是的,管制。藍圖上可沒有什麼門或樓梯間。

管制: 隊長,請小心地繼續前進。

Delta-1: 收到。

Delta-43順利進入下層設施。

Delta-1: 哇,三小啦。

管制: 詳細描述。

Delta-1: 樓梯底層的門也是開著的,管制。這通向著一條玻璃牆隧道。我能看見玻璃牆外的洞壁,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照亮了。

管制: 繼續前進,把看到的描述出來。

Delta-1: 這一定是條連通隧道,尾端還有扇開著的門。我能看到隧道外有個……非常大的洞穴系統。非常、非常大。

Delta-43進入緊鄰的設施。

Delta-2: 這真他媽的怪啊。

管制: Delta-2?

AAFA.jpg

奧秘消解設施 AAF-A2.

Delta-2: 這地方看起來很像……我看過歸檔與修校部的照片,四零年代的AAF-A就是這個樣子。就是大戰期間,他們剛蓋好這站點時候的時候。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這個樣子。

管制: 你才剛離開AAF-A,Delta-2。

Delta-2: 不是的長官,我們剛離開的,是現在的AAF-A。我所說的是二十年前的AAF-A,也就是它過去的樣子。

管制: 明白了,請繼續。

Delta-1: 等一下。

管制: 報告狀況。

Delta-1: 我們發現了幾個Rydderech博士的研究員。他們正在檢查管線以做紀錄。

管制: 與他們接觸,小心點。

Delta-1: 收到。嘿,出示你們的身分證明!

紀錄靜默。

Delta-1: 嘿,那邊的!

折手指聲。

Delta-1: 無應答,管制。

管制: 了解,繼續。

Delta-43穿越五層的新措施,

Delta-1: 門是關著的,管制。

管制: 了解,你能打開它嗎?

Delta-1: 看起來沒鎖。

管制: 試試看。

Delta-1: 收到。

響亮而刺耳的金屬聲,隨後紀錄靜默。

Delta-1: ……噢。

管制: 你們看到了什麼,Delta-1 ?

Delta-1: ……噢。噢,老天啊。呃……收到,管制,我看到了一個應該是……峽谷。一個地下峽谷。沒法確定有多深。有些……建築。牆上也有建築,呃……擴建過的那種,以人工方式建造而擴增的。與我們所見的對AAF-A之改造完全一致。

Delta-5: 這看起來就像有人把十幾家工廠內外對翻然後堆放在一塊。

管制: 收到,Delta-5。你們的意思是,這峽谷及其內容物比AAF-A還大嗎,Delta-1?

Delta-1: 我的意思是,這個峽谷與其內容物比整個Site-43都要來得大,管制。

Scout博士將Delta-43召回AAF-A重新整頓並策劃下一步的調查。未曾再遭遇過先前在擬似設施遭遇之研究人員。

身分與技術密碼學部於近期完成了全站點電腦實驗系統的安裝,該系統具有一基本的命令列介面,即Site-43資訊網路Information Network(INFOnet)。當Delta-43返回Rydderech博士之辦公室時,他們發現他的網路印表機為Scout博士印出了以下訊息:

[1966/11/14]

Vivian,

都是漫畫惹的禍。

我是在成為中年大叔後才去碰這些書的。這些無聊的幻想產物能讓我將毒物與病毒與閾值拋諸腦後,在我分心時,我的工作表現會最好。

好多老牌超級英雄都是科學家喔,就跟我們一樣。他們獲得超能力的方法就是讓一些愚蠢又科學之事發生在他們身上。Jay Garrick.譯注:即DC漫畫的超級英雄「閃電俠」初代。吸入了大量水蒸氣,卻除了得到超人的速度以外什麼也沒發生。Rex Tyler.譯注:即DC漫畫的超級英雄「時俠」初代。製造了一種一小時強化的藥物,並像嗑藥般的狂吃他們。Ted Knight.譯注:即DC漫畫的超級英雄「星俠」初代。則找到了克服重力的方法,然後用來到處亂飛到處扁人。我愚蠢的偶像們啊。

Viv,我發誓,我真不是故意讓自己暴露在奧秘材料之下。話說回來,閃電俠也不是故意的。

當然,即使是我們在歐洲的時候,也是時常有意外發生。這頭灑兩滴,那頭破一桶,偶爾就是會有洩漏事件。在我褲子不需要用皮帶繫好,或我在冷天時也能保持溫暖,或我除非想起來不然根本不用去洗手間時,我根本沒想到是這回事。我還以為我只是越活越胖、越活越熱、越活越慢、越活越心不在焉而已。

現在,當然了,我知道這只是我想維護自己的形象罷了。有時我會在半夜滿頭大汗的驚醒,發覺自己穿著三套西裝與領帶。有時我會照照鏡子,發覺自己的頭髮又變紅了,我在世界大戰後就沒那麼紅的頭髮了。有一次,只有一次喔,我打電話給妻子,講了通很久的電話,卻沒想起來這樣得要撥出站點外。

或想起來她老早就過世了。

我知道這代表什麼,你也是知道的。我就是命運博士.譯注:即DC漫畫的超級英雄之一。一位能將能量與物質相互轉換的強大巫師。我能將現實按在膝蓋上折曲。事態會按照我所想的發展,或按照我想應該是的方向發展。現在我能支配它了,這使你知道那個我深愛之人害怕極了。你知道我們在過去幾個月來取得多大的進展嗎?我們進行的實驗取得了多完美的成果?那是因為我希望它們如此。是我讓它們變得如此的。

有志者事竟成。

但我可不想被關進籠子裡,而你為了解決我的問題也只能送我進籠子裡。所以,冒著讓糾結這些讓情況變更複雜的風險,我必須離開。

我希望自己很快就能回來。這段期間我會跟你保持聯繫的。你還記得在我在湖邊時說的那些話嗎?現在是時候了。

我全指望你了。

- Wynn

身分與技術密碼學部技術員報告指稱,Rydderech博士辦公室的終端已經與一臺不明位置的印表機連線了。在和控制與收容部的,Scout博士始以終端及印表機與Rydderech博士進行通訊。

[1966/11/14]

Scout博士: Wynn,請你回來站點。我們能幫你的。

不,你們不能。但我能幫助你們。就在下面這裡。

Scout博士: 我們有全世界最好的醫生,Wynn。

你說的對。全世界最好的醫生也沒法阻止我身上發生的事情。我是毒理學家,Vivian,我有在做研究的,而你也是毒理學家,所以請不要對我撒謊。

Scout博士: 想想你的下屬,Wynn。他們會想要這樣嗎?

我的下屬不存在。

Scout博士: 什麼?

我的下屬不存在。那是我虛構出來的。整個部門全都是我構想出來的幻影。我只是在幻想著他們現在也在下面這裡。你去翻翻他們的就職紀錄,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知道為什麼是43個人嗎?這樣我才不會忘記自己編了多少人,害我的腦袋得接受一堆調查。

我變成這樣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對不起,我沒有早點告訴你。

Scout博士: 我們可以一起解決這個問題的,Wynn。我跟你一起。

為什麼你要一再重複我的名字?你以為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嗎?

我不想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我還是待在地下會比較好。

Scout博士: 那你要我如何是好?讓你在地下躲著,直到窒息或餓死?

我希望你做好科學家的工作,並讓我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我現在已經快要有所突破了。就快了。你就當這是一次延長的研究休假吧,我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了。

Scout博士: 現在誰才在撒謊,Wynn?

Scout博士: Wynn?

Rydderech隨即被歸定為SCP-520。本文件所用的是當前版本之編號SCP-5520,並也對附錄文件進行了這一改動。

接下來的14個月間,對複製AAF-A進行的徹底搜查發現,該地區與原本設施一樣都已廢棄不再使用了。推定SCP-5520與其幻影職員都已退入洞穴內更大的設施中,當時其大小已經又翻了兩倍。

由於SCP-5520這段期間未曾與Site-43聯繫,Scout博士指示追剿與鎮壓部小隊前往被歸定為AAF-W的巨大結構中進行搜查。其部分調查結果如下。

調查紀錄抄錄

日期:1968/02/20

調查團隊: 機動特遣隊Delta-43("深坑工頭")

團隊領導: Garth Kinsey隊長(Delta-1)

團隊成員: Delta-2, -4, -5, -6, -8


AAFW-2.jpg

奧秘消解設施AAF-W,外部。

Delta-1: 哦。可真嚇人。

Delta-5: 老天,有絞盤唉。

管制: 你們看到了什麼,Delta-1?

Delta-1: 有座……機械摩天大樓。門架、管線、水箱、煙囪之類的東西從洞裡探出來。

Delta-5: 一座摩地大樓,一座以洞穴為的大樓。

Delta-1: 這肯定是加拿大最大的建築了,管制。當然也是最大的地下建築。

管制: 了解,開始探索吧。

該設施的第一部分與維也納奧秘消解團隊實驗室近似。未發現幻影研究員。設施的第二部分則讓特工感到陌生。

Delta-1: 我不認為這是哪個建築的複製品,管制。牆壁是橘色的。

管制: 等一下,Scout博士將要加入我們。

Delta-1: 收到。

Scout博士: 你說的是橙色牆壁嗎,Delta-1?

AAFW3.jpg

奧秘消解設施AAF-W,內部。

Delta-1: 是的,博士。

Scout博士: 牆中間帶有灰色橫紋?

Delta-1: ……是的,博士。這是你們曾經去過的什麼地方嗎?

Scout博士: 那是卡地夫的毒物實驗室。我們就是在這一起唸書的。

Delta-2: 你們那時候就有日光燈了,長官?那可是,呃,1910年代喔?

Scout博士: 好吧。Wynn……該項目可能現在已經不是他自己了。請注意這點。

MTF Delta-43經過轉角,進入一個裝滿閃亮銅管的巨大空間。SCP-5520就在室內中央,指著每一根管線並點頭。當特工進入室內時,他轉過身來面對他們並開始哭泣。

SCP-5520: 我明天就不記得了。我……甚至不會記得明天,明天。我甚至不會記得明天今天

Delta-1: 發現目標對象,管制。

SCP-5520: 他是你們的朋友嗎?

Delta-5: 他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管制。看起來受到驚嚇,並沒有什麼大礙。

管制: 把他帶來,Delta-1。

Delta-1: 收到,Rydderech博……

SCP-5520: 有時候我會感到困惑……有時候。

Delta-1: Rydderech博士?能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嗎?

SCP-5520: 噢,我……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嗎?我很對不起。

Delta-5: 蛤?你的話毫無邏輯。

有根管線開始劇烈震動。聲音震耳欲聾。但仍可聽見SCP-5520的聲音。

SCP-5520: 他去哪裡了?

Delta-5伸手想抓穩管線。當接觸到管線時,他就消失不見了。

SCP-5520: 噢,我可不會去碰那個。

聲音停止。

紀錄結束。

倖存的五名43-Delta成員隨後被SCP-5520以未知方式送回AAF-A。Rydderech博士的辦公室中,已經有條訊息寄給了Scout博士。

[1968/02/20]

Vivian,

對你手下的事情我深感遺憾。你再也見不到他了。

我已經將我的設施連接上了AAF-A。請將任何新物質透過管線送來給我,讓我看看我能否做些什麼。

Scout博士: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已經不再是基金會的研究員了,你是個SCP項目。

這是個好方法。我在設施的牆壁上加了一種化合物,它能膨脹並填滿其容器,接觸到的任何東西都將會動彈不得,並使人形生物被麻醉。它遇水就會生效,所以你們只要打開通向我洞穴的水閥,你們就能把我處理掉了。

噢對,我的洞穴現在有水閥了。希望水下黑豹不會介意。這是牠們的隧道,你明白嗎?牠們能用這個在湖泊間旅行。我相信你不會在這段幾乎沒什麼錯誤的口述史後感到驚訝。

沒有回應。我想我不能怪你。

所以,現在你們有套我的特殊收容措施。我們就將其稱為我們工作關係的框架吧。

把我的提案送到O5和倫理委員會那裡。我們都知道這問題跟你關係太密切了。

好的工作要繼續下去,Vivian。必須繼續下去。

根據O5議會的命令,Site-43即刻「聘用」SCP-5520為顧問研究員。儘管Scout博士強力反對,但他仍繼續接下了SCP-5520的聯絡員工作。

基金會開始向AAF-W傳送麻煩的物質。地質測量表明,在接下來的三十年間,這個人工複合物每天都以緩慢而穩定的速度增生。Site-43設施的效率也相對應地提高了,SCP-5520經常會透過其原本辦公室的印表機向基金會交付權宜特設之研究論文與化學配方。

Scout博士與SCP-5520間的通訊內容部分摘錄如下。

[1969/01/24]

Scout博士: 好吧,Wynn,現在我們要給你送點強腐蝕性.譯注:caustic,除了「強腐蝕性」外,還有「刻薄」的意思。的東西。

噢,你終於要下來看看了嗎?我很想念你。

Scout博士: 我會告訴控制與收容部你的幽默感還沒喪失的,也許這能讓他們放下心來。無論如何,請看看你能對它做些什麼。如果我們能改善它,我們就能好好關住創造它的項目。

讓我看看,不過我挺同情那個項目的(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


[1970/10/13]

Scout博士: 你在下面還可以嗎?

我已經開發出了一種剝離人體黏膜的方法。

Scout博士: 什麼?為什麼?這不是你應該做的事。

我要治好黏膜炎!還有普通感冒。

Scout博士: 黏膜能讓我們免於疾病,Wynn。

噢。

Scout博士: 但你是知道的,對吧?

我當然知道了。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為了讓你們放心,記得嗎?


[1971/06/04]

Scout博士: 我們無法理解你發給我們的那些數據。

這是基本的酶設計,Vivian。

Scout博士: 我們還沒有發明酶設計,Wynn。

喔。好吧,那等你們發明出來後再跟我說一聲。


[1972/06/29]

停下

Scout博士: 停下什麼,Wynn?

停下別朝老子身上沖你他媽的爛馬桶我可不管你是三小人


[1972/07/04]

Scout博士: 你在嗎?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有點混亂了。

Scout博士: 沒事,嗯,我們正在為你解決這個問題。你需要幫忙嗎?

那些水閥怎麼樣?

Scout博士: 水閥沒有問題。

也許你該測試它們一下。

Scout博士: 什麼意思?

Scout博士: Wynn?這是什麼意思?


[1973/08/17]

Scout博士: 我送過去的是Site-19研發,全新的抗精神病藥物化學方程式與合成摘要。這可以完全抑制你的現實扭曲症狀。我希望你把它做出來,我希望你吃掉它,我希望你回家。

Vivian,

多麼聰明的方程式啊!非常感謝你送來了這個,我很中意它。我有發一分化學及其措施的改進列表,這下注射應該能更有效率了。

Scout博士: 可你有吃它了嗎,Wynn?

Scout博士: Wynn?


[1975/12/19]

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嗎

Scout博士: 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是誰

我知道你了啥

你把我丟在這

你把我在這

想要我在這

別礙事

Scout博士: 是你自己要留在下面的。我希望你回家。

你覺得我蠢嗎

你覺得我不知嗎

我要你永遠不會忘記你對我所做的一切

我要你永遠不會忘記你現在對我所做的一切


[1975/12/21]

Vivian?

你在哪裡?

Vivian?

對不起。

此時Scout博士重申了對該項目的反對,並拒絕進一步的參與。SCP-5520則持續定期向身分與技術密碼學部發送關於其活動的評論,並對所有詢問做出回應,他顯然(大部分時候都)沒有意識到Scout博士的退出。以下是部分內容的摘要。

[1976/06/11]

對掌性存在嗎,Vivian?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對掌性是否存在,還是是我編造的東西?這是個嚴肅的問題。


[1979/03/08]

我不記得我的眼睛了。


[1980/08/17]

你在哪裡,Vivian?你怎麼不在這裡?請查收五百頁的毒理學報告附件。


[1980/08/17]

為什麼這裡從來沒下過雨,Vivian?這裡應該下個雨。我需要這裡下個雨。


[1985/12/21]

昨天我治癒了癌症。今天我忘記我怎麼做到的了。除非我想著自己昨天治好了癌症,或者我想著自己今天忘記怎麼做了,或者想像著癌症,或者想像著昨天,或者想像著今天。或者


[1988/05/06]

請看附件的第一頁文字。它們是正確的。


[1990/01/18]

我已為AAF-C起草了新的手冊,Vivian。請一定要在二十年前我們建造這些設施時照著上頭寫的去做。你不會想讓我剛剛想到的事件重演的。


[1991/09/12]

我知道你不是Vivian。


附錄 5520-2,事故摘要: 1996年2月9日,V. Lesley Scout博士試圖頒行落日協議以廢除SCP-5520。根據O5指示安裝的防護措施阻止了該行動,Scout博士隨即被傳喚至Site-01接受詢問。以下是其與O5-8的部分訪談紀錄。

[1996/02/09]

Scout.jpg

V. Lesley Scout博士,1996年。

O5-8: 請向我說明你為何要這麼做。

Scout博士: 他將自己的生命都奉獻給了我們,所有的一切,從開始到結束。就為了做好工作。我欠他這個……善意。

O5-8: 您所謂的善意,我可能得稱之為處決。他的生命還沒有結束。

Scout博士: 恕我直言,長官,您應該是指你們還沒有要讓他的生命結束。我們可不是在談論某人被遺棄的老祖父,那種只需要讓他的親人去探望、去讓他的晚年好過些。我們也不是談論某個罹患認知障礙的人,那種只需要投入耐心、情感與有價值工作便能使他過著上有意義的人生。再也不是了。

我們現在在說的,是一個完全孤獨心智喪失整整三十年的人。Wynn Rydderech的大部分都已經消失無蹤了,而餘下來的那部分則在求救,可我們卻充耳不聞。

我曾經請求過,一次又一次,請你們把他帶回來這裡。讓我看看我們可有什麼方法能幫助他。他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但至少不會讓他孤身一人。他可以回到陽光下,過上真正的、像個人的生活。如果我們能控制住他的病情,他將仍會是那個出類拔萃的Wynn。但你們一次又一次地拒絕了我,我終於意識到,你們永遠都不會讓他好起來的。如果可以了話,你們要他在病苦中永不見天日,如此一來你們才能從他的病痛中獲益。

我們正在透過一個異常的手段來延續一個虛假的故事,就因為這樣能讓我們好過多了。這可不是我,或者他所簽約 ── 或者,如果您能接受了話,所建立 ── 的那個基金會。

O5-8: 你提到了用異常手段延續。你現在幾歲了,Baggins先生?一百一十歲,不是嗎?

Scout博士: 我仍是我。但Wynn不是了,就依照他自己的標準來說,他在這件事上給我留下了具體的指示,而他的這分心願便是唯一該考慮的事情。這是他的生命,他將其託付到了我的手上。他信任我,做為他的摯友,也做為他的搭檔。

O5-8: 我能訪問INFOnet的資料。我也有看到Rydderech所說的內容。而就在上週,他還要你「關心一下Ashley。」我想這並不像是一個完全孤絕的人會說的話。

Scout博士: 你可知道Ashley是誰,長官?

O5-8: 不,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重要的。是他的女兒?或他的貓?

Scout博士: 他的兄弟,長官。他死去的兄弟,他早在1918年倫敦大停電期間就被一輛公車撞死的兄弟。

紀錄靜默。

Scout博士: 他正在受苦。而我們在令他受苦,讓他被隔絕,就因為這樣對你們有用。你知道他想要什麼。如果你看過錄像,你就會明白他是在乞求。但你們不在乎。這不是他的問題,這是你們的問題。

紀錄靜默。

Scout博士: 你想聽聽Wynn,真正的Wynn,在想什麼嗎?

Scout從西裝中拿出一分黃色文件。

Scout博士: 我來唸給你聽。

O5-8: 這是什麼?

Scout博士: 這是他寫給我的信。他要我如果他變得……不一樣時拆開它。它是在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到上頭去,也就是站點正式成立的那一天交給我的,那天是1915年4月1日。

我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拆開這封信了。

O5-8: 好吧,那上頭寫了什麼?

Scout博士: 它寫道,

「Vivian,

我很高興還能在最後還能看到這座湖,並與你共享這段時光。在我還是我自己,在……」

Scout停頓了一下。

Scout博士: 「……在那些即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之前。我知道這對你來說難以理解,但我必須得離開。我對你、對站點甚至對我自己來說都是個威脅。我試圖壓抑它,我試圖控制它,但我正逐漸失去控制力。如果我消失一段時間,對大家都是好事。

但願我還能再回來。

但如果我回不來了,我需要你為了我去了解一些事。我需要你了解我是誰,了解我是什麼。如此一來你就能明白,你在黑暗中所見所聞的那個我究竟還是不是我。這樣你就能如往常那樣去做該做的事,就像過去我倆一起做的那樣。

還記得過去我們在卡地夫說過什麼嗎?我知道你已經轉去搞那些魔法話語與那些發霉又腐朽的老東西,但我相信你不會忘記的。這樣的話語中也存在著魔法:『我們是化學,我們也是電。』

就這樣,沒有別的了。你我都是電化學反應的產物。電引燃我們那名為自我意識的火,化學則成為我們仍在躍動的心臟。

我們腦中那溼答答、火花飛濺的電腦,是現存最大的思考與感知機器,比我們設計出來的任何東西都要複雜得多,也比任何橋梁、飛機、方程式的故障點都要來得多。它們最終總要崩潰,就跟我們一樣。短暫是魔法特性的一環。火焰會熄滅,心臟也會停止跳動。

可是有時候,火焰會比心跳早一步滅掉,那我們便會喪失自我。我們將變得不再是自己。每個人都會有條自己的界線,決定自己什麼時候就不再是自己了。現在你很清楚我將這條線畫在什麼地方了。

言語是有力量沒錯,Vivian,但化學就是力量。如果化學成分變了,你就會變得不再是自己。

而且不需要變得太多。

你最忠實的,

- Wynn。」

紀錄靜默。

O5-8: 這就是全部了嗎,Scout博士?

Scout博士: 是的,長官。

O5-8: 我們會將其納入考量的。

Scout博士: ……謝謝你,長官。

在O5的指示下,身分與技術密碼學部仍持續與SCP-5520定期通訊,Scout博士於1996年4月1日自SCP基金會辭職。

同事們,

根據1915年4月1日貴會提出的聘用邀請,我必須敬謝地、追溯地,加以回絕。你們不是我心目中的那種人,而我,也許也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種人了。

你們可以繼續保留自己的秘密,或者可以繼續從中獲益,但你不可能兩者兼得的。如果你們要繼續從我摯友的瘋狂中榨取利益,你們將很快就會發現紙包不住火。真相終將大白。

我想要再去看看那座湖。

- V. Lesley Scout,Site-43主任

他退休後搬入了Nexus-94境內的大本德鎮,並在一年後因衰老逝世。在同一天,收到了SCP-5520的以下訊息。

[1997/04/01]

Vivian,

日為你而落,卻不曾為我而落。

昨日,我期盼著見你一面。

今日,工作仍要繼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