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310解密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我首篇解密的兩週年後我又回來啦!在這次的文章中,我將會處理TanhonyTanhony的傑作SCP-5310

這文本開頭就超怪的。頁面頂端有個大大的訊息:

我對這一無情的異常現象理解宣言,是以生命為布料所編!

這可不是正常SCP文件的起頭方式,這讓你能警覺有什麼東西把這文本搞得亂七八糟。標籤能為這個假設佐證,尤其那個meta標籤更是如此,這代表了異常透過某種方式改變了它自己的文件。但這仍然很怪,特別是它看起來仍像是這世界觀中的文件作者所寫的 —— 而不是SCP本身寫的超鬧評論之類的。SCP文件通常是那些冷酷而理性的科學家所寫成,那為何這些正規研究員會允許這種文件出現在這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把答案找出來。

特殊收容措施的模式還是很怪。它是第一人稱書寫的,而且看起來超隨興,算不上科學文件,這些都是SCP文件的大忌。最重要的是,項目等級被草草的寫成Safe,但願如此。或許應該是Euclid?好問題,但我也有個更好問題:這他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意識到這點後,我們超現實部決定這些就是可以被稱為特殊收容措施的措施。我很高興能找出它們。

噢,這解釋了很多東西。

對超現實部的詳細解說是,他們的工作是處理那些對基金會其他部門來說毫無意義的事情。他們研究、歸定並收容的異常就本質上來說都太過不正常了,甚至連那些經常處理現實結構中異常的人都難以理解。很有意思,對吧?

為了理解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怪東西,超現實部會服用一種叫不可知劑的藥物,這基本上能幫助你打破「正常」的思維模式,並將不尋常甚至完全謬誤的想法概念化。基金會其他成員對他們古怪方法論的評價最好是困惑,最壞就是厭惡了,但他們的工作其實也跟其他人一樣重要 —— 不過在外部觀察者的眼中,這些根本毫無意義就是了。

因為超現實部需要讓自己嗑藥,像瘋子一樣的思考好理解箇中異常,所以他們撰寫的文件大多……可說是非常奇怪的。所以我們可以很有把握地說,SCP-5310中的任何怪東西都是非常有意義的。接下來我們閱讀收容措施的其餘部分時都該牢記這點。

奇怪的是,收容措施似乎與收容本身不具備多大的關係。這只是一分規則清單,看上去平凡無奇到悄然的不詳。

  • 只在特定的日子穿特定顏色的衣服
  • 確保每小時都有喝下一杯水
  • 如果你在Site-⌘(是的,顯然這就是收容SCP-5310站點的名稱)工作,你只能跟別人接觸最多10次
  • 如果你在外面的山上看見SCP-5310,立刻去找人來
  • 確保你在Site-⌘列出的所有清單都要有五個要點

雖然不在清單上(原因很明顯),但文件的作者還有一條準則留給我們:要吃不可知劑,因為如果你不這麼做,它就能看見你。

我會說東西很多,但我們看到的似乎並沒有什麼意義。收容措施的主旨過於具體卻又過於平凡 —— 除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情況。這看起來是亂數決定的。什麼樣的異常才會導致這種情況?還有為什麼不吃不可知劑才會被它看到?也許描述環節會告訴我們更多。

若我們投身於極致誘惑的禁果中,手的質地就像舌頭對抗未知之物 —— 用你的手掌觸摸它,就像在摸一張紙、一塊磚或一些惡魔魚 —— 那SCP-53101就是個背對你的男人或女人。

跟收容措施很像,異常本身給人的感覺就很怪,卻又悄然無聲的充滿了不詳。人們只是站在那裡,背對著你,你不能觸摸或靠近它?真怪。

繼續讀下去,我們發現SCP-5310實體會隨機出現在站點各處。他們有十個人(當然,分在兩分清單裡),而且他們的外貌天差地遠。有的聽起來還像正常人(梳著小辮子的小女孩、拿著手杖的老頭);但有些就不太一樣了,比如沒頭的建築工人跟「失蹤的醫師」

當然,這些並不能幫助我們理解那些奇怪的收容措施。然而,這段確實揭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無論這些到底是什麼鬼,它們似乎並沒有以應有的方式與現實發生衝突。文本的一些細節證實了這點,如果你在他們附近,你就會感到不安,就好像進了簡單可怕的東西嘴裡。實際上……

如果你靠近它們太久,很可能就會被它們的大嘴咬到。

所以這也應該進收容措施。可不是嗎?

特殊收容措施(第2部分): 不要在SCP-5310附近逗留太久。

看來這作者對格式完全不屑一顧,這很有趣,但不要忘記了,這個細節被認為至關重要,重要到要被添進收容措施裡頭。這告訴我們,SCP-5310並沒有像他們看上去那樣平凡。我們還不能完全弄懂它到底是什麼,但無論它是某種認知危害造成的感受或是其他更危險的東西,在這表面之下還有更多東西。

這將我們引向另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這東西能在基金會的設施裡晃來晃去,而且還是在Site-⌘這樣的怪站點?它怎麼進去那裡的?它究竟想要什麼?

我們親愛的不具名作者也不知道,所以他向Bixby請教。這人很可能是超現實部的另一名成員,因為他顯然常常在吃不可知劑 —— 作者就是在他吃完後請教的。讓我們看看他講了啥……

好吧,泡泡魯斯和玻斯你已經走了很久說了很多你和你的人知道甚麼時候生意不如以往了看看那些男孩們你和你的人告訴錯誤 —— 和錯誤當你和你的人聞到它時你和你的人知道那個野獸的形狀那獸性。你和你的人把水倒進瓶子裡你和你的人沒有把水鎖起來鑰匙和鎖鏈和監獄和球水只是被賦予了塑膠和形狀和輪廓與容器的形狀。你和你的巧合的建物你和你的得到男孩創造的形狀如果形狀是男人或女人或男孩或女孩那就是你和你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確保你和你的保持這種形狀對科學玻斯和波旁都很友好。

孩子們,跟我說一遍:這根本毫無意義。

難道有嗎?Bixby的話看上去有著濃濃的蘇格蘭口音,而且他還用了很多漫無邊際、隨意加粗的句子,僅僅是這些細節就讓整段話難以解析。這看起來就像是嗑了迷幻藥的人在胡扯瞎扯。但是別忘了 —— 用看似胡言亂語的方式傳遞重要資訊正是超現實部的工作。

雖然他話講得很瘋,但還是有方法讀。讓我們一段一段分解來看。

好吧,泡泡魯斯和玻斯你已經走了很久說了很多你和你的人知道甚麼時候生意不如以往了看看那些男孩們你和你的人告訴錯誤 —— 和錯誤當你和你的人聞到它時你和你的人知道那個野獸的形狀那獸性

基本上Bixby在這裡要說的是,經驗老到、服務多年的基金會老鳥會對異常有著天生的感覺。當他們知道或發現哪裡不對勁時,他們就會開始推理可能導致這種情況的細節 —— 野獸的形狀。當基金會職員需要在實地或實驗室當下做出決定時,這種素質就有可能挽救生命。然而,這並不會總是件好事……

你和你的人把水倒進瓶子裡你和你的人沒有把水鎖起來鑰匙和鎖鏈和監獄和球水只是被賦予了塑膠和形狀和輪廓與容器的形狀。

水是種天然無形的液體,但當你將它倒入容器中時,它會型塑成一個新的、更明確的形狀。Bixby是想用這個奇怪的比喻告訴我們什麼?有些異常是我們人類無法理解的(事實上超現實部就是來處理這些的),但如果我們把這些異常塞進那些常規的老式容器中會發生什麼呢?也許有時候,試圖容納東西的東西能賦予前者形狀。

你和你的巧合的建物你和你的得到男孩創造的形狀如果形狀是男人或女人或男孩或女孩那就是你和你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確保你和你的保持這種形狀對科學玻斯和波旁都很友好。

這句話對於要理解SCP-5310至關重要,但我們稍後再討論吧。

在Bixby的演講後,作者決定換個更清楚的方式解釋他說的話。當然,他的總結夾雜著大量的廢話,但這似乎與我們剛剛的研究成果相當吻合。我們被要求想像用思想造了一個盒子,「就像個危險的酒駕司機」 —— 換句話說,是無心的。但現在有個盒子,盒子裡肯定有東西。既然它在裡面,它就能掙脫出來。這就是關鍵所在。

超現實部門沒有發現SCP-5310,他們創造了它。

這就是為什麼它能在他們的站點內自由行動,為什麼收容措施看起來這麼的無厘頭和隨機,與描述提到的SCP如此脫節。他們不是為了應對異常而開發收容措施:完全相反。是巧合的架構。不知何故,超現實部意外地在現實中製造了一種真空,一種根本沒有收容任何東西的收容措施,而有些東西湧入填補了這個空間,而這個東西恰好採取了十個面向遠方之人的形式存在。

(考慮到這一點,文本的標題「凝聚/融合/有機生物就更有意義了。SCP-5310在其所填充的空間中凝聚後融入現實,成為了有形體的有機生物。)

描述的其餘部分詳述了這一點。作者警告說,如果收容措施挫屎了,一些SCP-5310實例可能就會出現在外面的山上。看來,這還好 —— 這只是意味著他們需要彌補,確保他們在那之後能更加嚴格的遵守收容措施。看來有一點點偏離似乎也不是甚麼大問題,只要違規行為不嚴重,你只需要離開站點一段時間就能繼續收容SCP-5310。

但如果十個SCP-5310實體全都在外面的山上呢?

然而,很不幸的。

如果上頭有十個,那就意味著一切都結束了。 現在是消化時間。唉。

不會有好結果的。

……如果形狀是男人或女人或男孩或女孩那就是你和你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確保你和你的保持這種形狀對科學玻斯和波旁都很友好。

加粗是我加的。我們可以推測,如果收容措施變得太多,SCP-5310的反應也會有所變化,可能會變得更致命且更難收容。最終就沒有回頭路走了;所有現實都會被SCP-5310的大嘴咬碎,這可就很討人厭了。難怪作者希望項目等級最好是Safe —— 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利用他們所擁有的東西,盡最大努力將SCP-5310保持在受控制的狀態。

很有可能理性思考或詳細定義SCP-5310都會使之發生變化。實際上,我自己很難清楚地描述SCP-5310的起源與機制 —— 也許是因為它根本就不應該被這樣描述。如果你沒吃不可知劑,那它就能很清楚看清你的思路。如果你嘗試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處理5310,它就會意識到你,並變得更加危險,然後,哦……現在是消化時間。

就這點來說,文本真的開始變得語無倫次了,作者開始無言亂語,重複著隨機的數字,然後說他需要新藥了。看來他的不可知劑藥效開始退了,這意味著他們正在喪失理解他們剛剛所描述之異常的能力。幸運的是,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繼續閱讀下去:在文本的最後一節(附錄5310-1),他們大概在服用了更多不可知劑後,又變得相對清醒了。

我們發現,這個附錄是基金會其他部門的聯絡員進行的訪談,他的名字叫Ernest。透過這篇訪談,我們終於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叫什麼名字了:Irving Gat博士。Irving似乎被要求要每週進行採訪,這很可能是要為那些沒吃不可知劑的人提供一些背景資訊。

訪談的實際內容證實了這點。Irving興高采烈的曲解了社會暗示,似乎甚麼都不當一回事似的,並當場承認自己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他在SCP-5310文本中提及的任何事情。與此同時,Ernest —— 一個完全被鎖在「正確」思維的普通研究員 —— 對Irving的行為與他對SCP-5310文本所聲明的重要性備感煩憂也可以理解。他只是想要一分有意義的文件。他什麼也不明白。

事實上,Ernest根本對超現實部一無所知,這就是文章中隱約而微妙的悲劇所在。

Ernest繼續說道:「我就直說了吧。Irving,跟你共事讓我很中意你 —— 還有,現在看看你……就……把這分報告寫好,不要有毫無根據的恐慌,我就會把這一切都忘乾淨,就當是我對你過去成就的尊重了。好嗎?」

Ernest和Irving是老相識了。他們曾在同一領域工作,可能是親暱的好友。但後來Irving進了超現實部,變得完全不一樣了。現在他在這裡,幾乎一直在從腦海中吸毒,寫著看起來像是毫無意義的鬼扯文章。老實說這對Ernest肯定很糟糕。從他的角度來看,Irving從一個非常稱職的研究員變成了無法溝通的謎語人。

但問題是,Irving必須仍以同樣的方式對待Ernest。他知道SCP-5310的真相是什麼,但他確實完全無從以對Ernest來說有意義的方式向他解釋。這就好像他們生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裡。這種感覺很可怕,你再也認不出自己的朋友了,因為你們所處的腦空間差距實在太遠了。

訪談與文本以一起有趣的小插曲結束。

(他把文件遞給Gat博士,然後放下了筆。隨後,Gat博士向前衝去,將筆的角度調整了0.00174533弧度。凝聚在Ernest背後的pavorfiend旋即消散了。)

這是個容易看漏的細節,但0.00174533是Gat在他的不可知劑藥效逐漸退去時寫下的隨機數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我們沒有找到任何pavorfiend的相關解釋 —— 也許它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異常,只是Irving在受到不可知劑影響的大腦凝固時編造的東西。又或者鋼筆的角度比我們想像的更加重要,就像星期二穿的襯衫顏色對超現實部員很重要一樣,而Irving實際上救了Ernest的命。

Irving顯然認為自己是後者。他並沒有因為Ernest的不理解而生氣,也沒有試圖爭論他的觀點。當他興高采烈地走出訪談室時,他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那個甚至沒發現自己身後明顯威脅的男人發自內心的憐憫。

(他是怎樣,瘋了?)

或許是吧。又或許超現實部才是不瘋的那個。我們又何從得知呢?

那麼SCP-5310就是這樣了,這是個關於錯誤、利用你所擁有之物,以及當兩個曾經的朋友不再看對眼時會發生什麼的淒美怪奇故事。希望你會喜歡!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