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81-D - 七刻要角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評分: +7+x

項目編號: SCP-5281-D
等級4
收容等級:
Decommissioned
次要等級:
none
瓦解等級:
none
風險等級:
none

Bonhomme.jpg

SCP-5281檔案照片,1922年。

歸檔收容措施: SCP-5281一天將有二十三小時的時間收容於Site-43標準人形收容間中。其於19:00至20:00的行動並未對「面紗」構成重大威脅。


歸檔描述: SCP-5281是一名形似老年男性人類的存在,身著19世紀末加拿大的服裝。基於其在每晚19:00至20:00的行動,它會穿上額外或褪去現有的衣物。其衛生習慣差勁,使用著沒有口音的法語或英語,它的話語總會表現出親切態度。

在東部時間每晚七點,SCP-5281會以未知方式變出一個麻布袋並自其收容間消失。所有阻止該行為的嘗試全都失敗了。

SCP-5281還具有能憑藉自身意願顯現一個充滿二氧化矽小麻布袋的能力。該物質能夠使5~10歲孩童陷入沉睡。


附錄 5281-1,收容歷史: 1919年以來,SCP基金會與其前身及其他長期穩定運作的組織都有遭遇該實體的紀錄,直到1992年他被成功抓捕為止。其存在早在1890年的法屬加拿大民間傳說中就已有提及。

1992年11月6日,魁北克警方在蒙莫朗西公園盤查一位明顯居住於此的無業遊民時,在無法查明其背景身分,也對其接受訊問的詭異答覆備感懷疑後,調查人員聯繫上了加拿大皇家騎警。當該遊民在審訊到晚間七點無故消失,並在一小時後重新出現時,加拿大皇家騎警神秘與超自然活動特遣隊Occult and Supernatural Activity Taskforce隨即將此事件移交予SCP基金會。.OSAT並不具備無限期拘留異常人形的能力。

1992年11月9日,該遊民被歸定為SCP-5281,並移交至Site-43。其最初收容訪談摘錄如下。

訪談紀錄

日期: 1992年11月10日

調查員: N. Zaman專員(心理與超心理部)


Zaman專員: 方便說一下自己的名字以供紀錄嗎?

SCP-5281: Bonhomme Sept-Heures.

Zaman專員: 呃……好喔。有什麼意思嗎?

SCP-5281: 你不會法語喔?

SCP-5281嘲弄地咋舌。

SCP-5281: 是「七刻先生」的意思。這是具有正面意涵的。

Zaman專員: 懂了,"bon"是「好」的意思。

SCP-5281: 你會講法語嘛!

Zaman專員: 很基本的而已。

SCP-5281: 好吧,無論如何呢,法國人喜歡把神話人物稱為"bonhomme"。他們覺得適宜的尊敬能換來庇護。

Zaman專員: 那這有用嗎?

SCP-5281輕笑。

SCP-5281: 不行呢。

紀錄靜默。

Zaman專員: 那麼,你每晚七點都去了什麼地方?

SCP-5281: 噢,很多地方。我必須行動迅速,你知道的,魁北克已經是個大地方了。

Zaman專員: 你是指你回去魁北克了?

Zaman專員查看了他的筆記。

Zaman專員: 上頭寫說,OSAT帶你進來時,你穿了三套大衣。可現在你只穿著一套輕斗篷。這是為什麼呢。

SCP-5281: 因為我覺得暖和了。

Zaman專員: 好喔,可為什麼暖和了呢?

SCP-5281: 因為我剛吃過東西。

Zaman專員: 噢,所以你是出去狩獵囉?

SCP-5281: 可以這麼說呢。

Zaman專員: 獵些什麼啊?

SCP-5281: 孩童。

紀錄靜默。

Zaman專員: 能請你再說一遍嗎?

SCP-5281: 說啥?

Zaman專員: 你剛才是在跟我說……你吃小孩?

SCP-5281: 呃,是你問我的。

SCP-5281澄清,它只會食用那些被要求每晚七點前回家或入睡的孩童。它透過藉由異常顯現的沙塵吹入受害者眼睛中,再透過某種方式誘導其沉睡阻止其逃跑。

次日,Site-43收到了OSAT總警司的信件,內容如下:

加拿大皇家騎警

神秘與超自然行動特遣隊

OSAT.png

自本世紀初以來,魁北克警方一直有定期報告,指稱存在不明人士會定期綁架孩童並將其殺害。受害孩童屍體有部分慘遭食用,他們肉與骨頭上的咬痕與人齒相符。

本來我們並未懷疑近期移交予貴會拘留之異常對象與該事件有所聯繫,直到昨天晚間七點左右,蒙特婁市聖瑪麗城有目擊者指稱事件發生不久前看見了該異常實體。我們推斷你們並沒有將異常抓獲又重新釋放的習慣,希望貴會能盡快給我方一個解釋。

— 神秘與超自然行動特遣隊Benoit Gauthier總警司

OSAT被告知,他們所抓獲的僅是異常食童集團成員之一。為此,他們加強了對魁北克居民區的監視。

在試圖阻止SCP-5281自收容間脫逃期間(包括投用現實穩定錨原型機、特殊結構合金與奇蹟術等等),Zaman專員被指示繼續訊問SCP-5281。訪談節錄如下。

訪談紀錄

日期: 1992年11月12日~15日

調查員: N. Zaman專員(心理與超心理部)


Zaman專員: 所以,你為什麼要吃……小孩呢。

SCP-5281聳肩。

SCP-5281: 我就不想吃別的東西。

Zaman專員: 呃,那你試過吃別的嗎?我們可以為你提供任何你偏好的食物。

SCP-5281: 噢,我不用進食的。

Zaman專員: 再說一遍?

SCP-5281: 我不會餓。我從來沒有感飢餓過。我是有聽過他人描述過那種感覺,所以我明白你在說什麼,但那對我來說就跟我對你們一樣陌生。

Zaman專員: 那為,為什麼你……?

SCP-5281: 因為我就是想這麼做。

SCP-5281指了指Zaman專員的水瓶。

SCP-5281: 你為啥要喝這個?

Zaman專員: 因為我需要水才能生存。

SCP-5281: 噢。好吧,那不能拿來舉例了。

Zaman專員: 你不用吃孩童也能生存?

SCP-5281: 不,當然不了。孩童體內的營養物質非常少。雖然肯定比嬰兒多啦,但仍然很少。他們大部分都是皮膚和骨頭。


Zaman專員: 你並非天天都吃。

SCP-5281: 是沒有。

Zaman專員: 不吃就會覺得冷?所以要多套衣服?

SCP-5281: 噢,沒那麼誇張。我想是我自己覺得更冷了,但也沒有真的會令我不適。我就是喜歡臉頰有股粉紅的溫熱感。

SCP-5281微笑。

Zaman專員: 你能多久不……進食?

SCP-5281: 噢,我曾經有不吃一個月過,就是想看看能不能。

Zaman專員: 有什麼影響?

SCP-5281聳肩。

SCP-5281: 沒感覺到什麼影響。

Zaman專員: 所以你不吃也不會怎樣?

SCP-5281: 是沒怎樣。

Zaman專員: 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SCP-5281表現困惑。

SCP-5281: 因為我想?


Zaman專員: 你是知道孩子們也是人類的。是有感知的人類。

SCP-5281: 那當然。你知道,我會在吃他們前確保他們睡著了。我之前肯定有說過的。

Zaman專員: 你想得可真周到。但你也該想到,他們有愛他們的父母。當他們死去,他們的父母會很想念他們。

SCP-5281: 是啊,當然如此。

Zaman專員: 可你卻……

SCP-5281: 說下去?

Zaman專員: 可你卻還是要吃他們?

SCP-5281嘆氣。

SCP-5281: 我們處的還不錯的,你跟我,可你對我人格中那一部分的偏執真讓我開始有些厭煩了。


Zaman專員: 我想說……我想說的是,你不需要這麼做的。

SCP-5281: 但我很享受。

Zaman專員: 但你不需要這麼做的!你可以收手不幹啊!

SCP-5281: 我不想停手。

Zaman專員: 我甚至搞不懂你在這的動機。這一點道理也沒有。

SCP-5281: 對我而言,你因衰老而死去、需要洗澡、需要喝水也都一點道理也沒有。這些事對我來說真的一點點道理也沒有。我知道我是什麼,Noor,我也照此行事。可你知道你是誰嗎?

在最後的訪談結束後,Zaman專員向Site-43站點主任V.L. Scout博士提交了以下建議。

長官,

我提議立即對SCP-5281實行廢除程序。有鑑於其惡癖,沒有任何道德上的藉口能留它一命,並且我不認為將其消滅可能有任何負面影響。

本事分秒必爭;多留他一天都有可能增加犧牲者的數量。

— Noor Zaman,心理與超心理部

Scout隨即將該提案與Zaman專員的筆記上交倫理委員會。三天後,委員會派遣一名代表前來商議此事。

會議紀錄

日期: 1992年11月18日

列席: J. Cimmerian博士(倫理委員會)、N. Zaman專員(心理與超心理部)


Cimmerian博士: 我得說你們運營著一個非常人性化的站點。

Zaman專員: 是的,呃,我們致力於此。

Cimmerian博士: 他看起來非常愜意。與他交談也令我非常愉快。

Zaman專員: 我們有注意到。

Cimmerian博士: 我會再看一遍文件,但就目前而言,我看不出倫理委員會有什麼好置喙的。

Zaman專員: 你說什麼?

Cimmerian博士: 什麼?

Zaman專員:吃小孩唉

Cimmerian博士: 是,好吧,只要不把孩子放進他房間裡不就得了。你們也不打算這麼做,對吧?

Zaman專員搖搖頭。

Zaman專員: 他會離開他的收容間。去吃小孩。

Cimmerian博士試圖回應,卻有好幾秒都說不出話來。

Cimmerian博士: 你們讓他從他的……

Zaman專員: 他會瞬移出自己的收容

Zaman專員深呼吸。

Zaman專員: 他會瞬移出自己的收容,去魁北克,獵殺孩童,然後吃掉他們。

紀錄靜默。

Cimmerian博士: 你該在檔案描述裡寫清楚點的。那是……那是……好吧,是很可惡沒錯,但……

Zaman專員: 但?

Cimmerian博士: 但我不認為倫理委員會……行吧。他多久吃一次小孩?

Zaman專員: 大概一個月一次。

Cimmerian博士: 所以,一年吃十二個?

Zaman專員: 我想是吧?

Cimmerian博士: 你知道魁北克的出生率多少嗎?大概?我們得在這算出這是佔了多少個百分比。

Cimmerian博士舉起手來,打斷了急於發言的Zaman專員。

Cimmerian博士: 監督者就是會問我這種問題,你明白嗎?如果他們認為這對擾動常態秩序的威脅不大,你的廢除申請就會被否決。如果你提不出什麼強而有力的理由,我甚至不會提交出去;我必須謹慎挑選要打什麼仗,否則他們幾乎不會把我當一回事。

Zaman專員: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吧。

Cimmerian博士: 如果我要跟你開玩笑,我會挑個比食童怪人更有趣的話題。

Zaman專員: 我們肯定能做些什麼。

Cimmerian博士聳肩。

Cimmerian博士: 你可以試著要它少吃一點。

Zaman專員隨後向SCP-5281提議其採取新的做法:跟蹤那些孩童,而非吃掉他們。SCP-5281同意暫且嘗試該做法,魁北克無法解釋的孩童死亡事件隨之驟降。然而,1993年1月18日,警方於魁北克拉瓦勒發現了一具遭到肢解的8歲男童屍體。Zaman專員訪談了SCP-5281以確認其是否涉入此案。

訪談紀錄

日期: 1993年1月18日

調查員: N. Zaman專員(心理與超心理部)


Zaman專員: 是你吃了Philippe Macard嗎?

SCP-5281: 我不知道那是誰。

Zaman專員: 他是個小男孩,以前居住在拉瓦勒。

SCP-5281: 我認識很多以前住在拉瓦勒的小男孩。你有照片嗎?

Zaman專員將兩張照片滑過桌面。SCP-5281察看了兩張照片,並用手指敲住了其中一張。

SCP-5281: 這張太模糊了。你可以給我臉部特寫的。

Zaman專員: 我想提醒你自己的所作所為。

SCP-5281謹慎地看著Zaman專員。

SCP-5281: 你今天看起來不太一樣,Noor。很冰冷。

紀錄靜默。

SCP-5281: 或者說冰冷的憤怒?

紀錄靜默。SCP-5281突然彈了個響指。

SCP-5281: 我知道這種表情。我曾經在一個男人的臉上看過,就在他看見我正在做的事情時。我透過他女兒臥室的窗戶看著他。我想看看……好吧。總在說要想想我做這事的時候,他們父母會有怎樣的感受,我就想看看。你說的對,他那時非常難過,就跟現在的你一樣。

紀錄靜默。

SCP-5281: 很明顯,慶祝時間到了!是男孩?還是女孩?

Zaman專員關閉了錄音設備。

Zaman專員在對SCP-5281動用暴力後被解除了採訪職責。後來他以「多層利益衝突」為由,要求永久調離至其他項目;但因為沒有其他對SCP-5281足夠熟悉的人員,該要求被拒絕了。

1994年3月12日,一批將基金會機密文件自Site-43載往Site-19的車隊遭身分不明者攔截,車上文件被盜。次日,全球超自然聯盟副秘書長致信Site-43。

Scout主任,

希望你收到此信時一切安好。過去我們沒有什麼交流的機會,但願如果還有下次了話,我希望會是個更令人愉快的機會。

我們在追求大義的方面是一致的。以此為由,我們選擇對於一些你們不光彩的作為視而不見,甚至是那些直接違背世界人權宣言的作為。

然而,對於這個被編號為5281的SCP項目,我們必須表示強力反對。不要問為什麼,你是知道為什麼的。

將其摧毀是能對大義造成什麼危害?把它摧毀吧,而且要快,否則必有惡報。

本文件之副本已同樣致信予O5議會。

— 全球超自然聯盟D.C. al Fine副秘書長。

O5議會告知GOC副秘書長,基金會已將SCP-5281廢除,它卻在收容區外又重新出現。為保持消息一致性,該掩蓋資訊已轉達予Scout博士。Scout主任詢問了GOC是否對車隊遇劫事件負責;他被指示不應再追究該問題。

儘管在1994年成功獲准調任到聘用與監管部,Zaman專員繼續零星的與SCP-5281進行訪談。他經常申訴自己仍需履行之訪談職責實在過於繁重,並多次提出廢除SCP-5281的再申請,作為回應的會議摘錄如下。

會議紀錄

日期: 1995年2月5日

列席: C. Bold主任(廢除部)、N. Zaman專員(聘用與監管部)


Bold主任: 好的,我已經看過文件,也與他談過話了。我對其相當反感,以供記錄,讓我們直接說白了,我們同意他真的很可怕。

Zaman專員: 是的。他很可怕。

Bold主任: 友善,甚至討喜,但是……可怕至極。

Zaman專員: 是的。

Bold主任: 他任意進出自己收容間的事實,以及他在外頭的所作所為……

Bold主任停頓了一會。

Bold主任: 為求推進廢除程序,我們絕對該繼續推進,我還需要再確認一個問題。

Zaman專員: 說吧。

Bold主任: 你可知道他是什麼?

Zaman專員: 你說什麼?

Bold主任: 你知道他是什麼嗎?他從何而來?他由什麼所構成,他起源於什麼?

紀錄靜默。

Zaman專員: 不。

Bold主任: 他是神話人物?是神?是時空異常存在,是存在於所有的時間線嗎?抑或是同時存在於所有時間?

Zaman專員: 我不知道。

Bold主任: 他是種思想體嗎?是公眾幻想中的一個要素,和法屬加拿大社會糾纏在一塊?

Zaman專員: 我不知道。

Bold主任: 他是……

Zaman專員: 我不知道!

Zaman專員起身,在室內來回踱步。

Zaman專員: 我不知道。

Bold主任: 所以如果我想將其廢除,你能掛保證說這不會讓魁北克人全部發瘋,或者會改變過去,或者會創造一個多元宇宙悖論?請理解我的意思:我真的想幫你擺脫這東西。我討厭不受控的變因,而且討厭會殺人害命的不受控變因。你能不能告訴我他什麼,哪怕一點也好,好讓我去解釋他的死會讓我們變得更安全,變得更好?

紀錄靜默。

Zaman專員: [低語] 他吃小孩。

Bold主任站起身來。

Bold主任: 請不要放棄,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繼續跟他交談。弄清楚是否知道 自己到底是什麼。

Zaman專員: [低語] 我不再跟他說話了。

Bold主任: 你說什麼?

Zaman專員嘆氣。

Zaman專員: 沒什麼,長官。謝謝你,長官。

Zaman專員在對SCP-5281進行好幾週一無所獲之追問後,SCP-5281最終同意,若Zaman專員陪同其定期進行娛樂活動,它將願意提供更多資訊;儘管Zaman專員強烈反對,但他最終還是奉命接受了該請求。以下訪談為其最終結果。

訪談紀錄

日期: 1995年6月12日

調查員: N. Zaman專員(聘用與監管部)


Zaman專員與SCP-5281正在後者的收容間中下棋。

Zaman專員: 能跟我說說你的起源嗎?

SCP-5281: 可能不會比你們跟我說的還要多喔。

Zaman專員: 是誰創造了你?

SCP-5281: 我的父母,我應該想像得出來。當時我可不算真的在場。

Zaman專員嘆氣。

Zaman專員: 我們想要搞清楚你是否是個人類,或者是其他更……複雜的東西。

SCP-5281: 比如說呢?

Zaman專員: 比如說……我不知道。像是神話、或法屬加拿大人集體無意識中的夢境存在之類的。

SCP-5281爆笑出聲。

SCP-5281: 太誇張囉。

Zaman專員皺眉。

Zaman專員: 我們是有發現過這種東西的,事實上,最近就有一個。

SCP-5281: 噢,真了不起。但恐怕我不是他們的一員呢。

Zaman專員下了一步棋。

Zaman專員: 換你。

Zaman專員嘆氣。

Zaman專員: 你可能是很多受創幼小心靈想像力中的產物。食童妖之類的。我們有成套的術語列表來描述像你……像那樣的人。

SCP-5281下了一步棋。

SCP-5281: 抱歉要讓你失望了,Noor,但我就只是一個會吃小孩的人而已。你想的太多了。

紀錄靜默。

SCP-5281: 換你。

1996年1月6日,Site-43揪出了一名來自馬克斯威主義教會的臥底。隨後,馬克斯威主義教會對該站點之數據伺服器進行報復襲擊,結果未知。

次日,Scout主任收到了兩封來自OSAT與GOC的信件,追究對SCP-5281狀況提供誤導情報的原因。經O5批准後,Scout主任同意與Gauthier警司與D.C. al Fine在Site-43進行會談。Bold主任、Cimmerian博士與Zaman專員也獲邀出席。

會議紀錄

日期: 1996年1月8日

列席: D.C. al Fine副秘書長(全球超自然聯盟)、J. Cimmerian博士(倫理委員會)、C. Bold主任(廢除部)、B. Gauthier警司(OSAT)、V.L. Scout博士、N. Zaman專員(聘用與監管部)


Scout博士: 感謝各位與會。

Gauthier警司: 說的好像你們想要這樣似的。

Bold主任: 也許是這樣沒錯。這取決於你們。

Gauthier警司: 這話是什麼意思?

Bold主任: 給我們一個好理由,一個非常好的理由,讓我們廢除該項目,我會動用主任權限推動這件事。

al Fine副秘書長: 毫無證據表明這異常在外遊蕩會對隱蔽工作造成嚴重影響。它所做的就是讓幾個警察困惑,並嚇到幾個在公園的路人。收容它對保住你們的帷幕毫無幫助,這是我的觀點。你們所做的就是讓它舒舒服服的到處吃小孩而已。

Scout博士: 所以?

al Fine副秘書長: 所以,你們讓這東西活著對GOC的目標毫無助益。我們認為任何能夠安全且秘密摧毀的異常都應該被摧毀。

Scout博士: 好吧,可你對我們關在這的其他異常也沒有什麼意見吧。

al Fine副秘書長: 你們關在這的其他異常並不會去吃小孩。我們的使命宣言是沒有明講我們會反對這種事情,但這是相當不言而喻的。

Gauthier警司: 而且你們甚至沒成功把它好好關起來!實際上根本沒有。Scout,幾十年來OSAT從沒有插手管你們的事情,但這東西在魁北克已經殺死了好多孩童了。定期的吃。我們已經厭倦給你們收爛攤子了,我正在強烈考慮……

Scout博士: 嗯?

Gauthier警司: 我想我得跟我們總理談談,談談未來該向你們提供多少合作。

Scout博士: 噢。

Cimmerian博士: 可有誰問過5281,他是否在乎自己會怎樣?

紀錄靜默。

Zaman專員: 從來沒有。我從未提過讓他被廢除的話題。

Cimmerian博士: 好吧,講白了,就這點而言已經沒有什麼道德考量了。他已經造成數百起死亡事件了,如果他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死活,我不認為倫理委員會會反對送他上路。

Bold主任: 我有看到你的訪談,專員,非常肯定自己並非一個不可分割的文化要素。考慮到1993年你的……爆發,他似乎與常人一樣脆弱。就邏輯上來講將其廢除可能沒什麼困難的,且好處也相當明顯。說實話,我實在看不出有何壞處。

Scout博士: 感謝你們兩位的參與,但這並不足以說服O5去摧毀一個對面紗毫無影響的實體。

al Fine副秘書長: 那你知道什麼可以嗎?

Gauthier警司: 我建議我們回各自的辦公室去,並開始起草信件。

在收到全球超自然聯盟與OSAT之最後通牒,威脅要對SCP基金會進行制裁行動並減少合作後,O5議會指示Bold主任提交SCP-5281之最終廢除提案。

SCP項目廢除建議表單


項目編號: SCP-5281
項目編號: Da'aS Elyon
主持研究員: N. Zaman專員
附議人:
  • Jeremiah Cimmerian博士 - 倫理委員會代表
  • V.L. Scout博士 - Site-43代表

請勾選申請理由之對應方框或填寫理由:
☐ 揭開面紗情景風險過高
☑ 極度危險
☐ 有能力摧毀之Apollyon級項目
☑ 代價高昂
☑ 超出必要收容之倫理考量
☐ 法律問題
☐ K級情景風險過高(若此,請填寫情景類型:____
☑ 其他(請陳述):如果對象繼續活動,將對基金會在加拿大的行動造成嚴重危害,全球超自然聯盟及神秘與超自然活動特遣隊的支持將會減少— Zaman專員
概要: 允許該SCP繼續不受控制的恣意行動在道德與邏輯上都不再適宜。它已經被證實不肯自制,必須對其進行人道廢除 — C. Bold主任

SCP-5281於1996年4月3日被廢除。在接受注射死刑前它只說了以下話語:"Dormez bien, mes enfants." Zaman專員並未到場參與廢除。

SCP-5281-D完成歸檔作業,隔年,Gauthier警司再度前往Site-43尋求諮商。

會議紀錄

日期: 1997年7月17日

列席: N. Zaman部長(聘用與監管部)、B. Gauthier警司(OSAT)


Zaman部長: 怎麼了嗎,警司先生?

Gauthier警司: OSAT有個新的異常要你們考慮一下。呃……可能沒那麼新。

Zaman部長: 怎麼說?

Gauthier警司: 我們注意到魁北克失眠症的案例顯著上升。有15%的5到10歲孩童無法在夜間入睡。

紀錄靜默。

Zaman部長:好好睡吧,我的孩子Dormez bien, mes enfants。」我的天啊。

Gauthier警司: 什麼?

Zaman部長: 噢,不。

Gauthier警司: 什麼?你想到什麼了?

Zaman部長:每天晚上都會消失,但他一個月只進食一次。

紀錄靜默。

Gauthier警司: 你認為他每晚都去讓魁北克的每一個孩子入睡?你是想這麼說嗎?

Zaman部長: 我是說……這……這有可能

Gauthier警司: 如果真是如此,他難道就不能跟你說一聲嗎?

Zaman部長揉揉他的雙眼。

Zaman部長: 我相信他會說的,如果我肯多問一句的話。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