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62
評分: +2+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5262

項目等級: Safe Neutralized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5262被收容於Site-83的鳥類部門中。訪問SCP-5262不受限制,有對異常觀察訴求的研究人員可以自行訪問,無需任何具體授權。

描述: SCP-5262是一隻成年雌歐洲銀鷗(黑背鷗)。在海灘上時,它會用沙子建造一個類似於傳統沙堡形結構,其大多刻有布列塔尼語1書寫的的銘文,慶祝布列塔尼2在中世紀並入法國之前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並主張其從法國獨立出來。常見的銘文包括「布列塔尼萬歲!」和「解放布列塔尼將會勝利!」

由此產生的砂礫結構沒有異常性質。在結構形成後,SCP-5262將觀察人們對其生產的反應。由於提倡布列塔尼獨立在現代相當少見,人類個體經常做出嘲弄的反應,導致在SCP-5262出現了受挫的跡象。

2017年9月5日,為了調查其動機並評估其對布列塔尼歷史的了解,我們捕獲了SCP-5262。下面的採訪由Le Mesre博士主持,翻譯自一位布列塔尼人。

<紀錄開始>

Dr Le Mesre: 你好,你能理解我嗎?

(SCP-5262開始用它的嘴在圍欄的沙子上寫字)

SCP-5262: 布列塔尼萬歲!!

Dr Le Mesre: 嗯…我想知道你支持布列塔尼獨立的理由。

(SCP-5262盯著Le Mesre博士)

Dr Le Mesre: 那…你了解…多少關於布列塔尼的歷史。

SCP-5262: 幾個世紀以來,我們的文化一直被巴黎的喧囂所壓抑。是時候恢復這個地區過去的榮耀了。

Dr Le Mesre: 好吧,是的。然而,你最近有沒有注意到……公眾為此並不情願?

SCP-5262: 人們已經忘卻。但仍有必要提醒他們這個問題。

Dr Le Mesre: 你從事這些活動有多久了?你能給我…一個起始日期嗎?

SCP-5262: 傷心的是,我沒有盡早學會接納這些文化。

Dr Le Mesre: 請問你是否知道你和其他海鷗有什麼不同?

SCP-5262: 顯而易見,我怎麼可能不明白呢?

Dr Le Mesre: 你知道是否還有其他個體有同樣的…行為?

SCP-5262: 在我看來,你是想抓住他們,就像你對我做的那樣。

Dr Le Mesre: 是的,這是我的工作

SCP-5262: 唉,我是唯一有這種行為的人。其他的都放棄了他們的布列塔尼身份。

<記錄結束>

2018年3月18日,SCP-5262安裝了GPS標籤並被釋放,以進一步研究其行為。然而,隨著路人的嘲笑越來越多,SCP-5262開始表現出更多的沮喪跡象,最終停止建造建築。它的活動僅限於在沙子上刮詞,意思和以前一樣,但用的是法語而不是布列塔尼語。

2018年3月23日,SCP-5262顯示出了悲痛的跡象,停止了所有異常活動。它離開了其他的鷗群,似乎不再經常進食。以下是當時對SCP-5262的採訪。

<記錄開始>

Dr Le Mesre: 你好, SCP-5262。你的情緒看起來很低落。

SCP-5262: 人們讓我很煩。有時,他們甚至看起來都不懂布列塔尼語。

Dr Le Mesre:一種極度瀕危的地方語言。

SCP-5262: 文化部為此都做了什麼?

Dr Le Mesre: 你對法國的政治結構到底了解多少?

SCP-5262: 你知道,我很久以前就不看新聞了。我甚至不能告訴你誰是總統。

Dr Le Mesre: 我一直在和我的隊伍討論你未來重新被捕的可能性。我們可以為你準備豐富的布列塔尼語對話。

SCP-5262: 我得考慮一下。我喜歡自油。

Dr Le Mesre: 哦,打擾一下,你把「自由」這個詞拼錯了。是自由,不是自油3

(SCP-5262的長時間停頓)

SCP-5262: 我只聽我叔叔說過布列塔尼語,我的母語不是布列塔尼語。

<記錄完畢>

2018年3月26日,SCP-5262的所有消極舉動都消失了。它已經完全回到了鷗群中,並會在必要時進食。由於SCP-5262的行為現在與它的正常同類相差無幾,它被重新分類為無效化並停止跟蹤。

附錄: 在2020/05/20,觀測兩年之後,在法國科西嘉4地區發現了一隻符合SCP-5262描述的雌性歐洲銀鷗。 人們看到它在沙上建造建築物,並用科西嘉語刻上「解放科西嘉!」的字樣。 調查正在進行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