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33
評分: +5+x
blank.png
wiggy.jpg

一例SCP-5233-1,停留在SCP-5233左手拇指上。

項目編號: SCP-5233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5233最初出現的地點已經由基金會前台公司的科學好奇計畫(Scientific Curiosity Projects)買下,該企業將表現為一家慈善機構並舉辦各種為國小學童準備的講習活動。地上建物已翻新為學習中心,其中附帶一組宿舍供SCP-5233、隨侍的SCP-5233-1以及負責該區的兩名基金會督察(一名二級研究員與一名三級保全主管或收容專家)居住。

與SCP-5233綁定之召喚圓陣所在的地下空間將禁止閒雜人等進入。研究該召喚陣的基金會奇蹟術師可申請在學習中心對大眾閉館的時間前往。

每個禮拜,SCP-5233將會被訓練增進講習技巧、衝突處理策略以及符合人類禮儀的飲食方式。當它學習有成效時,負責的營養師可以在SCP-5233與SCP-5233-1的飲食內容中加入為期一周的款待項目1。SCP-5233目前被允許每個月進行三次校外講習,前來學習中心的學童團體以十張「臉孔」為限,參訪只能在受監控的教育時段內進行。

SCP-5233在與一般平民接觸前必須禁食至少兩小時且不得在講習過程中變形。SCP-5233必須隨時被提醒不要偷來訪者的鞋子;且不要自己面對不守規矩的小孩,遇到這類情況時應通知它的督察。

現已為SCP-5233-1配給二十個大小與內容物均不同的養殖箱,還附有可自行更動的名牌。SCP-5233可以依照需求申請更多資源;這些申請將由SCP-5233的學習中心督察們處理。死亡的SCP-5233-1實例應被埋在學習中心後院的花圃區;SCP-5233可在監視下親自處理埋葬事宜。

描述: SCP-5233是一名類人實體,外觀近似於一名人類中年男性,它能夠將自己的右手掌變形為類似雄性剪刀蟲(Forficula auricularia)腹鉗的結構。SCP-5233的背部有一對已退化的類甲蟲鞘翅,其下蓋著一對短小的後翅。SCP-5233不具有飛行能力。

SCP-5233除此之外還能在它的鉗手開闔時自發生成各類剪刀蟲。這些剪刀蟲被編列為SCP-5233-1,牠們本身不具有異常性質,只會在SCP-5233給予一段聲音指示(「你們的鉗子能用嗎?」)的時候會特別「展示」牠們的腹鉗功能。

儘管它只吃與剪刀蟲飲食相同的生食,SCP-5233可以接受將這類食物裝在早餐碗或沙拉碗裡。SCP-5233表現出偏好夜間活動的性質,如沒有其他任務將在日光時間內歇息。

在基金會最初發現時,已確認SCP-5233可以理解多種人類語言,但自身無法以流利的口語表達。在經過額外的口語訓練後,SCP-5233的字彙量現已有數千個英文單字且會對「剪剪先生」的名字做出回應。

一段時間的觀察後發現儘管SCP-5233似乎不會衰老,但它如果被禁止以教育為目的與人類作接觸將出現多種疾病症狀以及疲憊現象。向SCP-5233詢問這一狀況的訪談已被證實大部分均無法取得重要資訊;以下列出SCP-5233第一次訪談時特別值得注意的回答:

問: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累嗎?
SCP-5233回應: 「不完整的命令下無法生活。」

問: 製造你的小小朋友[指代SCP-5233-1實例]會讓你累嗎?
SCP-5233回應: 「不,他們陪伴去外面找人類跟食物。」

問: 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你覺得好一點嗎?
SCP-5233回應: 「靠近人類讓人類無害昆蟲。」

問: 你還記得你從哪裡來的嗎?
SCP-5233回應: 「土地靠近死掉受傷腹部親代給予生命。」

附錄SCP-5233-1: 在基金會介入以前,SCP-5233最初被人發現在亞利桑那的多個城市裡作亂,主要的犯行是竊盜曾用於踩死昆蟲的鞋子2。當被問及為何採取這些行動,SCP-5233表示這是在完成「雙親有意義的命令」(原句如此)。

負責該案件的基金會調查員追蹤SCP-5233至一個不常使用的學校儲物建築中,其地下室畫有與蛇之手關係人使用的召喚圓陣相似的圖案。周遭區域的足跡採樣指出近期只有穿著小孩尺寸鞋子的實體曾進入該地下室。

基金會奇蹟術師檢驗了上述圖案,認為進行該工程的應該有兩個人;有些記號被畫得很粗野,另一些則很精確。從該圓陣的施術基準中辨識出關於「昆蟲」、「守護者」、「人型」與「模糊」的符文。英文句子「給那些欺負昆蟲的人教訓」還有「把剪剪帶回來」多次出現在圓陣中,這些文句的書寫筆跡相同。

召喚圓陣的中央有幾項物品:一隻已死且失去腹鉗的雄性剪刀蟲、一對推測是從上述蟲體身上扯下的腹鉗、3以及一本DK出版社目擊者叢書的《昆蟲》兒童百科全書。4為了維持SCP-5233的存在與對命令的配合度,這些物件都被保持原狀。不過收容團隊能夠從書本封面的名牌辨認該百科全書的原持有者;該名學生(黑登 · 蒙哥馬利)大約在SCP-5233出現頻繁活動跡象的一個禮拜以前就已經離開該學區。

附錄SCP-5233-2: 回收的紀律文件顯示黑登是一名三年級學生,他常有翹課問題且經常與他的鄰居好友金皮耶爾 · 璐費孚一起逃學。黑登與金皮耶爾都因為「無法合群」而被教師特別注意。除此之外還提及了他們對昆蟲不尋常的高度興趣,以及他們曾暴力攻擊一名高年級學生而遭停學處分的紀錄。該名高年級學生(姓名未記錄)據稱從一隻剪刀蟲的身上取下腹鉗想作為「戰利品」。黑登與金皮耶爾當時要求那名學生歸還牠,因為他們在那之前就把該剪刀蟲當成寵物飼養了。

基金會在蛇之手內部的潛入特工就此事探詢了該異常社群,然後確認金皮耶爾 · 璐費孚是最近加入昆蟲法師公會的新人,他的導師是他曾被譽為召喚術天才的父親5。黑登 · 蒙哥馬利曾參與金皮耶爾的入會儀式並在那之後受到該公會的保護,而他們家也移居到了其他地方。

目前認為SCP-5233或許有機會作為一名面對蛇之手的大使,因為該組織的成員有可能會想讓它與它的製造者重逢。負責收容的奇蹟術師還在持續研究SCP-5233的召喚圓陣以確認其契約條款的額外漏洞以維持SCP-5233與基金會的關係。

附錄SCP-5233-3: 大約在SCP-5233收容措施翻新的六個月後,基金會清潔員發現在地下室遠處角落有一個像是小墓碑的東西。在一堆泥土中埋著一個寫著「剪剪的家」的特百惠牌塑膠容器,並有一張電腦影印的剪刀蟲照片。SCP-5233在看到該容器後表示那是「我的家」並請求保有該物品。SCP-5233的督察同意該項請求。

SCP-5233之後被問及是否有還住在特百惠牌容器內時的記憶,以及是否會想要找它原先的照護者。在一小段沉默後,SCP-5233回應稱它不記得任何重要的事,而且它「不擔心」黑登與金皮耶爾。SCP-5233隨後改變了話題,開始開心的討論最近來訪者表現出的熱情,內容主要圍繞在曾來詢問是否能協助餵食SCP-5233-1實例的三人組學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