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67
評分: +10+x

項目編號:SCP-5167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的網路爬蟲程式將持續監視社群網路,以發現潛在的SCP-5167出現蹤跡。若目擊事件被證實為真,則將立即拘捕所有直接證人,並從相關網路平台刪除所有證據。

被拘捕的證人將被基金會收容,直到SCP-5167造成的效應減輕,隨後對其記憶刪除,並以標準的「精神崩潰」作為捏造故事並釋放。

描述:SCP-5167目前已知為一名知名線上多人遊戲「Among Us」的玩家,用戶名為Phthonus1

SCP-5167將隨機加入遊戲中的多人遊戲大廳,並以普通玩家的身份參與遊戲,其大部分的異常效應僅在初次和其遭遇時發生。在最初的接觸中,SCP-5167被觀察到能夠使用遊戲的聊天功能進行交流,儘管其大部分的發言都由冗長的謾罵和嘲諷組成,但這些發言卻很少被其他玩家理會。

在遊戲中和SCP-5167互動的個體將開始表現出妄想症和卡普拉格症候群2。這些症狀的嚴重程度因人而異,但在最初發現的案例中以引起受影響者的暴力自衛行為3。這些症狀最初被認為可能會持續數個月,但隨著觀察的時間推移,症狀被確認比預料之中的更輕,只會持續一到二週。

SCP-5167最初是當基金會發現玩家Phthonus成為了Among Us遊戲社群中的冷門都市傳說時而被發現。儘管社群對於該玩家的興趣很快便消失了,但基金會的網路爬蟲程式依然將遊戲玩家和項目的遭遇事件紀錄為潛在的異常現象。學習型機器人Psi-2(「內維爾」)被植入遊戲內以監視遊戲的過程,直到遭遇SCP-5167為止;而當機器人追蹤到該遊戲內的其他玩家時,他們皆表現出了和SCP-5167相關的症狀。

至今為止,所有基金會追蹤SCP-5167背後的操作者的嘗試最終均告失敗,所有尋找項目所使用的網路接入點的嘗試最終皆導向一處位在希臘鄉村的廢棄房屋地址。


發生中的SCP-5167無效化之推測

按照首席研究員艾布拉姆斯的要求,我請Site-22的分析師分析就我們觀察到的這段期間,SCP-5167異常效應的進展——結果和我預期的一樣。

當我們首次發現SCP-5167—為了避免爭議,我們就當這是它首次現身——它對受害者的影響非常嚴重。我想我應該不必提起有關比利•席斯對他的家人做了什麼事。

但自從那之後——自從最初的兩起案例之後,幾乎是立即性的、直接的——項目的影響能力開始直線下降。和現實的完全脫節症狀降低成了幻想症,而幻想症又降低成了普通的偏執狂症——然後隨著每一次項目的出現,這種妄想症的嚴重程度都在降低。

當然,這些都只是猜測,不該被當成我們的福氣——但根據目前為止我們對這個異常項目的觀察,我們估計SCP-5167的異常效應將在年末時變為惰性狀態。除非它又在其他的遊戲配對中出現,那就另當別論了。

Site-22情報主管
米歇爾·羅斯


觀察紀錄5167-1

以下為在一場被學習型機器人Psi-2所記下的,在一場Among Us中所出現的SCP-5167的紀錄。SCP-5167參與遊戲並一直沒有進行發言交流,直到被其他玩家指出這一點為止。遊戲結束後,所有參與遊戲的玩家都被追蹤並按照收容程序的規定處理。

以下是交流紀錄:

<紀錄開始>

JonArbucle: 紅色,在我們處理爐心融解的時候,你待在哪裡?

SCP-5167: 我在哪裡?

SCP-5167: 我一直存在於山脈始新生之時,海水方湧動之刻。

SCP-5167: 我見證了神仙墮落人間的模樣,凝視著他們的智慧如夕陽般殞落的過程。

SCP-5167: 我走過了那人類曾是傳奇的過去。

SCP-5167: 而現在呢?

SCP-5167: 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忘記了生命的意義,甚至連曾經日復一日存在著的真理都遺忘了的世界。就只是行屍走肉。一個全宇宙都做著白日夢,人們漫無目的閒晃的世界。

SCP-5167:這是ㄧ個神早已被遺棄,信念被時間的洪流洗去的世界。一個人類早已遠去的地方。而我所締造的所有傳說就只剩下在維基百科上的三個句子。

SCP-5167:我以為我的時代終於再次來臨了。我以為我會獲得新生。但結果什麼都沒有。這次就讓我繼續被遺忘吧。

SCP-5167: 我累了。

(持續二十秒毫無動靜。)

your mom: 紅色挺可疑的

xg1200: 對,票紅色吧

<紀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