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40
評分: +5+x

5040
2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網路爬蟲 Kappa-08 ("CINEGAMI") 將在線上討論以及娛樂新聞中尋找並查禁所有提及 SCP-5040 的內容。正在開發對抗 SCP-5040 傳播的逆模因接種。

描述:SCP-5040 是一部不存在的日本恐怖片,片名為:《血の涙》1,本片會自發性出現在人類記憶中。被 SCP-5040 影響的人會記得他們去看過該部電影,即使這種假想中的行動和經驗證據相矛盾也一樣。在任何有電影上映的地方都有可能受到 SCP-5040 的影響,包含那些會禁止其內容的文化。在適當情況下會使用字幕和/或配音。

對電影的描述在本質上通常是相似的,觀看時的環境和事件也一樣。然而,對 SCP-5040 之故事與角色的報告永遠不會完全一致,電影的背景設定、次要情節、角色名字,以及大多數的對話對每個觀眾來說都是不同的。2 選角也同樣多變,且看起來在很大程度上是隨意的:有相當廣範圍的日本藝人與娛樂界名人 (生死皆有) 據說曾出演本片,甚至該還有在現實生涯中和恐怖片無關的演員。儘管有這些差別,但是電影的開頭、高潮以及結尾都遵循相同的總體情節 (請參閱文件:5040-Prime)。

在進行了超過三百次的採訪之後,研究人員已經依據 SCP-5040 最一致的故事元素建立了詳盡的劇情梗概,也建立了觀眾的觀影記憶中最普遍的事件順序 (請參閱文件:5040-Prime)。



附錄 5040-Prime:

放映總是在日落時開始。若對象在當日的該時段有必須要做的事,他們會得知該任務被突然取消,或是通過不可預見的情況而解決了。對象決定在當地的電影院看電影來打發空閒時間。

到達後,他們立即看到一大群人聚集在售票處,並得知整個電影院已被保留用於特殊活動:僅此一次放映一部稀有且廣受好評的電影。免入場費。對象被刺激引誘,屈從自己的好奇心,排隊取票。

當對象抵達觀眾席時,大多數的位子都被占據了,但對象可在後方找到一個空位。他們注意到,即使在當地文化中並不常見,但觀眾當中也會有大量的人戴著拋棄式口罩。在對象旁邊就坐的女性以及她旁邊的女性都戴著這樣的口罩。

剩餘的座位很快就被坐走了,但排成一列的觀客持續入場。到了燈光變昏暗的時候,觀眾已經完全填滿走道與階梯,只剩下出口附近的空地。有可能看到一個掛有一袋不明液體的點滴架突出於人群之中, 但沒有明確顯示連接到誰身上。對象也有可能注意到在電影院的其他地方,有一名帶口罩的觀眾穿著病人袍。

在電影前沒有預告片或廣告。當開始播放時,電影院會變得安靜。

本片的開頭是女主角進行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平凡活動。她被一通不明人士的來電打斷,電話中告知她的一名親人被送入醫院。 當主角離開公寓前往醫院時,她被一位男性攻擊並失去意識。

當主角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身處一棟陌生的建築中,而她的手腳都被束縛了。有許多其他女性俘虜陪著她,其中有些人仍然失去意識。女人們簡短地討論了逃脫的可能,但討論在綁架者現身時被打斷。他看見其中一名女性在哭泣,就毫不猶豫地殺了她。綁架者解釋說他打算在 24 小時候釋放俘虜,但前提是她們不哭。

整部電影中,綁架者都在對團體施加各種身心折磨。儘管盡了最大努力,但俘虜結果還是無法忍住她們的眼淚,於是她們一個接一個被殺害,直到僅剩主角存活。綁架者對主角的決心感到挫折,他逐步將她的酷刑升級;然而,主角只會以責罵來回應,這進一步激怒了綁架者。

當主角斥責綁架者時,對象注意到對白有細微的回音。對象最後會意識到那是坐在身旁的兩名戴口罩的女跟著每一句對白重述一次。如果對象進一步觀察,對象將看見那兩名女性的口罩的下半部被唾液浸滿,以及她們的手非常用力地緊扣在一起,以至於指甲造成出血性的傷口。

在電影的高潮,綁架者帶著一片雙刃刮鬍刀的刀片靠近主角,並宣布即使她被釋放,她的餘生也會過著嚴重毀容的日子。這導致了兩者間的爭論,涉及了:內在美與外在美的性質、女性在社會中的價值,以及表達脆弱的一面所承受的汙名等主題。最終綁架者失去了耐心,把主角摔到地板上,並抓起她的臉。

從這個時間點開始,對象聽到觀眾中的一些不明成員發出的呻吟。

綁架者用拇指與食指掐住主角的下唇,拿刮鬍刀片從嘴角到下巴割出一道深裂痕。他用粗魯的動作將刀片鋸遍她的臉,直到她的下唇被部分截除。綁架者停下來嘲弄主角,而她利用了這個機會,以自己的牙齒奪走刀。在綁架者能做出反應之前,主角就切開了他的左眼。

綁架者尖叫著,同時臉上溢出血液與玻璃狀液,讓主角有時間將刀片運到手指,並切斷束縛。綁架者被激怒且單眼失明,他抓住了主角下唇剩餘的皮瓣,將其連同一大片右臉頰一起扯下。當綁架者表達滿足時,主角完成了自我釋放,並用刀片切開了綁架者的喉嚨。

儘管電影先前的謀殺在不同顯現之間時常會變化,但所有受訪者對暴力高潮的的描述都是一致的,並且在回憶此一場景時的清晰度比電影的其他任何時間點都要更高。約80% 的對象還報告電影的高潮伴隨著深刻的恐懼感,但他們並不會將這種感覺歸因於電影本身。

當綁架者在地板上失血致死的同時,主角奔向出口。儘管她的說話受到傷勢阻礙,但她仍然在逃離前停下來最後一次嘲笑綁架者,平靜地告訴他:他「哭出了血淚」,所以根據他自己設下的規則,他必須死。

電影的場景突然切換到未來的一個不明確的時間點。主角現在戴著口罩來遮掩毀容的口部,她無視圍繞著她的一群狗仔隊,沿著街道走向公寓。當她終於抵達臥室時,主角平靜地摘下口罩,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無聲地注視著缺失的下半臉,流下了眼淚。在數分鐘的過程中,她的哭泣逐漸變成瘋狂的抽泣與尖叫。電影變成黑畫面,並開始捲動工作人員名單,但主角的哭泣聲持續放送至工作人員名單結束,而且沒有其他聲音。

電影結束後,其他觀眾基本上保持沉默,只在離場時以低語交流。對象宣稱在離開的路上看見電影院地板上有紅色的小水坑及污漬。那些超過這個時間點仍待在電影院的人會經歷逐漸加強的不受歡迎感,直到他們受迫離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