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00解密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6+x

SCP-5000: Why?

Contest 2020

項目編號:SCP-5000

Why?

項目等級:Safe


喔喔喔帥啦。開始吧。

上次我做了解密是在……呼,半年以前?Meta Ike真的傷害了我。但那是以前了,而且我們面前出現了新的挑戰者──Tanhony所著的SCP-5000, Why?這個關於一個任務在身的男人,在一個亂成一團的世界中的史詩級探求,在競賽中以大幅領先獲得了第一名,而這是有理由的。今天,我們將會深入為什麼Why?(呵)會比你原先想像的更加恐怖。

在我們開始之前,請確認你已經讀過(或至少知道)以下的文章:

你大概知道這些SCP,畢竟,你知道,兩個在傳承條目裡,而另一個是經典。不管怎樣,它們在文章裡(大部分)是必要的。不過,我會在我們遇到的時候簡單說明每個異常。

另外,作為聲明,以免我被A)Tanhony、B)Modulum或C)你告上法院,這是我自己對文章的解釋,同時巧合地是正確、由Tanhony肯定的解釋。基於最近的法律問題,還有現在Modulum正把槍口抵著我後腦勺的事實,我得把這份聲明放在這裡。

我們都OK了嗎?好。所以,我的學者同夥啊,繫上你的安全帶,抓好你的家人,讓我們開始吧!


第一部分─「為什麼?」

作為開頭,我們有個Safe級異常,短的收容措施,以及一個短的敘述。令人耳目一新吧,畢竟其他的X000都更長,且不是Keter就是Thaumiel。然而,就像其他的X000們,文章的精華在附錄裡。

收容措施還蠻容易理解的:讓SCP-5000下線,並將裡面所有的檔案放進一個安全的資料庫。相對簡單。描述告訴我們SCP-5000是一個機械套裝叫做「絕對排外裝甲」,是被設計成從各種意義上用來保護它的使用者(儘管現在受到嚴重傷害)。然而,由於它受到的傷害,它現今只能夠進行基本的資料儲存──裡面的檔案被附在附錄裡。

第二段就是事情變有趣的地方了:套裝在2020年4月2號伴隨著閃光出現在SCP-579的收容間裡,且包含著一個叫做彼得羅‧威爾遜的男人屍體,他曾被(且目前仍被)SCP基金會所雇。實際的彼得羅‧威爾遜目前完好地活在Exclusionary Site-06,且記憶療法顯示他完全沒有附錄裡敘述的事件記憶。正式地說,Exclusionary Site是一種對CK級現實重構情景或時間性異常具有抵抗能力的特殊站點。

所以就這樣,但這個奇怪的套裝最後到底是如何贏得5000競賽的?

看過來我的朋友,我們還有附錄呢。而且天啊,這個真棒。

作為開頭的是一個由威爾遜自己寫的紀錄,說著他大概是唯一的倖存者了。他告訴我們日期(2020年1月2號),而且說如果他沒拿到絕對排外裝甲……然後停下了。幸好,他在下一個紀錄裡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威爾遜描述了一個機動特遣隊叫做Zeta-19(「僅孤獨者」)──他推測是滲透叛亂份子──是如何集合了所有在Exclusionary Site工作的人員,隨後開始對人群無差別射擊。他成功地逃脫並穿上裝甲(會讓它的使用者概念上隱形),並看著他們回來,確認所有人都死亡後什麼都沒拿就離去。頗驚悚的。

威爾遜抵達了一個安全屋,喝了點水,評論裝甲是如何移除了飲食的需要,但他的身體仍然渴求。他提到在來這裡的路途上聽到爆炸聲,然後試圖使電腦系統回復連線。當他成功時,他發現基金會寄出了這個訊息給所有的政府、新聞機構和異常組織:

以下的訊息代表著O5議會的共識。

對那些現在並不知曉我們的存在的人,我們代表著名為SCP基金會的組織。我們上一個任務圍繞在異常物體、實體及各種現象的收容和研究。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此任務曾是我們組織的焦點。

由於情況超出我們的掌握,此指令現已更改。我們的下一個任務是滅絕人類種族。

未來不會再有進一步聯絡。

喔。喔。

威爾遜給了我們一個小表格,寫著基金會是如何用異常來大量殺死人們。一些他提供的例子是096的照片被在網路上傳播、662被用來暗殺政治領袖、610被分發在重要城市中(雖然被全球超自然聯盟和破碎之神教會共同阻止)、而682單純地被釋放。

我們得到了一個短的電視片段,是一個女人警告著人們基金會散布的病毒,還有該做什麼才能生存。不幸的是,她因為世界裡的所有電視和網路停止運作而被打斷。好吧。威爾遜給了我們一些角色發展,然後說他要去Site-19以理清現在他媽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靠近Site-19的時候,威爾遜撞見了一隊機動特遣隊正在準備。指揮官向第一名隊員靠近,捅了他肩膀一刀,然後叫他處理好傷口。他之後對第二個、第三個、四、五……做了同樣的事。然而,當他捅了第八個時,士兵因痛苦一顫並反應,導致其他所有士兵對他射擊並殺死他。指揮官捅了最後一名士兵,然後全數離去。威爾遜從屍體拿走了一些醫療用品,試圖埋葬他,之後繼續移動。

下一個部分有一點零散。威爾遜撞見了一個老舊的收音機,它重複著同樣的訊息一遍又一遍。是男性聲音且大約是他的年紀,說著:

七。五。聽得到我嗎?在你眼皮之間有一個在洞裡發光的洞。我之前從來沒去過凡爾賽。我想要被愛。九。我現在站在你後面。五。我是我們兩個,現在站在你後面。女神吃了在海裡的城市。九。答案在地板上的洞裡等待著。七。看,你孵出來了。你孵出來了!

五、七和九,還有一些其他奇怪的形象描述。更怪的是,當威爾遜把收音機轉過來時,他看到它受到了不可修復的傷害──而且訊息在他看到的時候就停止了。我們等等會回來這邊。

威爾遜解釋說因為有被發現的風險,他沒辦法用車通行,畢竟裝甲不會影響他乘坐的載具,所以他有很大的機率會被攻擊。他也質疑他到底為什麼會想要去Site-19,但他的結論是因為他想要答案──就算他被殺也一樣。

在進入Site-19的時候,他評論說他是如何被基金會研究員嚇到的,他們做著他們的事,討論著如何達到最大傷亡數,「就像這是他們一直在做的一般」,還有他們的眼睛缺少某種「火花」。威爾遜偷走一個門卡,發現了一些(儘管遭刪減)與基金會在開始讓人類大滅絕之前發生事件有關的資訊:

  • PNEUMA計畫由O5議會制定。是一個類似「KALEIDOSCOPE」的大型記憶刪除計畫,只是它專注於人類的心理空間,同時也被知為集體潛意識。他們在探索方面有了重大進展,但到底是什麼遭到刪減。
  • O5跟倫理委員會進行投票,兩者對某個被刪減的東西的意見皆一致。
  • 一系列的(已刪減)指示被寄出給高階主管和站點主任,伴隨著一波自殺和辭職浪潮。其中一個是Charles Gears博士,一位以極少感情所為人知的科學家。
  • 一組文件被寄至剩餘站點主任和高階主管,附著將這些散布至所有在他們底下工作的員工的指示。它附有著訊息「堅定你們的心」,而所有的自殺/辭職隨之消失。
  • 所有人類和人型實體皆遭處決,而基金會對那些辭職員工派出了暗殺小隊。
  • 機動特遣隊被派往各Exclusionary Site以處決所有人,在那之後,基金會向人類宣戰。

威爾遜試圖構想出一個理論說為什麼O5要做這些,但他想不出任何東西。他也附上了一個被用來攻擊人類的異常的最新清單:1370天花亂墜地在電視上宣傳著;1678遭到核彈炸;1048在巴黎的街道上橫衝直撞;而1290被用來攻擊某個叫做「Ganzir」的東西,是一個全球超自然聯盟要塞,被設計以在XK級情景下庇護人類倖存者。結果發現,基金會在試圖攻陷它時遇到了不少的麻煩,且為了破壞它使用了大量的異常。

威爾遜說他會做更多調查,然後──

[檔案已刪除]

喔,等等什麼?

我們被告知說威爾遜對前三個月發生了什麼毫無記憶,而且那段時間的所有檔案也被刪除了。

很顯然,威爾遜應該是唯一能做到這件事的人,所以就讓事實說話吧。他現在已經橫跨了半個國家,而且「感覺他有目的了」──他不確定那是要達成什麼,但他手裡有個手提箱,裡面裝著某個「不是圓的」的東西,而他需要把它帶到SCP-579那。

喔帥啦。拼圖開始成形了。

威爾遜提到579很遠,還有他大概已經經過了上千具屍體。在看到了一個男孩的屍體臉上有著擁有他的臉的蟲之後,他不再埋葬他們了。我們也看到了更多[檔案已刪除],而隨著往後看,我們會發現更多。

很顯然,SCP-055被當做威爾遜的個人「跳過按鈕」──當路途變得太艱苦,他會打開手提箱,然後他就前進了一英里,同時感到美好,就像喝了碗心靈雞湯。他彙整了另外一個基金會處理的異常清單:2000在基金會引發黃石噴發的時候被炸成碎渣;2200被複製,且現在堆起了數以千計被殺死的受害者,不斷地壓毀它們;2241被逼迫攻擊倖存者形成的大團體,雖然之後被重新派遣幫助Ganzir的攻擊;還有2639被說服去攻擊關注組織,直到它發現了實際情況並拒絕幫忙。

威爾遜遇見了一群全球超自然聯盟士兵,並成功地連上了他們的資料庫。我們得到了兩個全球超自然聯盟成員和一位被捕獲的機動特遣隊特工之間的簡短偵訊。

顯然特工是已知第一個與全球超自然聯盟說話的,並強調他會這樣做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他曾經遇過偵訊者,而覺得很好笑。他們為了找出基金會殺滅劑或認知危害而掃描他的心智──沒有──並試圖審問他為何要殘殺無辜的人們。特工單純稱全球超自然聯盟偽善,並說「Crow博士的歐蘿芭」會衝進Ganzir,而他們不管怎樣都沒辦法停止它。

然後我們得到這段奇怪的對話:

莫里森指揮官:如果你開口只是為了講胡言亂語,我們隨時都能試試更強烈的審問。我並不想要,但我會的。

塞繆爾‧羅斯:(大笑)隨你做吧。當你認知到你不應該感覺到痛楚時,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莫里森指揮官:你這是什麼意思?

塞繆爾‧羅斯:你……

(停頓。)

塞繆爾‧羅斯:不,你不會想要我說的。

莫里森指揮官:我非常想要。

塞繆爾‧羅斯:我沒在跟說話。

……好吧。

偵訊者,莫里森指揮官,隨後要求特工把資訊吐出來,特工因此詢問是否確定。他們再次檢查並,對,沒有殺滅劑或任何類似的東西。他們確認,然後我們得到另一個奇怪對話:

塞繆爾‧羅斯:隨便。[無法聽見]

(停頓。)

莫里森指揮官:我……我沒聽清楚。

羅德斯博士:你得大聲一點。那個麥克風的收音範圍就這麼大。

塞繆爾‧羅斯:[資訊已刪除]

(能聽到莫里森指揮官和羅德斯博士大聲地尖叫。也能聽到濕的破裂聲和風的呼嘯聲。隨著時間提升音高的尖叫聲持續到錄音結束。)

塞繆爾‧羅斯:看看你們對自己做了什麼。我說過你們不會喜歡的,不是嗎?那就是為什麼你們聽到自己的聲音。但你們想要知道,想要得不得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們,所以我嘗試對你們好。你知道,我們對你們很友善。我們在黑暗中奮鬥以讓你們在光明中死去。

(停頓。)

塞繆爾‧羅斯:……噁心。

<紀錄結束>

你開始有似曾相似的感覺了嗎?

就在這個偵訊後,Ganzir被裡和外雙雙地破壞。全球超自然聯盟完蛋,而基金會準備好繼續大量殘殺人類了。威爾遜發現持續下去很困難,並質疑他當初到底為什麼要去579。我們拿到了另一個表格,揭示目前破碎之神教會領引著和基金會的對抗。儘管這樣,基金會運用3179造成了三個破碎之神教會團體的內鬨,並繼續著他們的攻擊,沒有任何阻礙。

隨著我們還沒讀的檔案越來越少,事情變得更奇怪了。威爾遜提到兩個奇怪的東西:眨眼者和被伸長的人。眨眼者看來是650和機動特遣隊的混和;它們是有著剃刀作為手臂的石頭人,它們會在你沒看著它們的時候移動。它們也缺乏眼窩,並無條件地有攻擊性。威爾遜說他需要避開它們,畢竟當他看著它們時會逼迫它們停下,而它們可能會推論出他的存在並開始砍向視野內的所有東西。

第二個東西更,更加地古怪。引述原句:

是在地平線上,像是一個拉長的人──不對,那不是最好的描述方式。那就像是在它們旁邊的空間被拉長了,然後它們一起跟著被拉長,像是某種很爛的photo-shop效果。它們的身體從地面延伸到雲層,而它們的下顎以直角開合。那裡也有這些空隙,在它身體旁空間的黑色空隙,就像是翅膀。它就那樣子往前漂浮著。

而最奇怪的部分?基金會在攻擊它。不管這東西是什麼,它不站在基金會的同一陣線,並似乎想要保護人類,不管原因是什麼。

我們又得到了一個紀錄,知會我們蛇之手/流浪者圖書館切斷了他們跟這個宇宙的連結,而基金會使每個地方持續都是聖誕節以讓SCP-4666攻擊任何人。不過,在解釋的過程中,威爾遜說「該死的。反正沒人會讀這個的。」

紀錄給了我們一個場景,包括著威爾遜撞見了一個帶著紅寶石吊墜的小女孩──SCP-963,也就是Bright博士。(給那些不知情的人,SCP-963將Bright博士的靈魂鎖在了裡面,使他能夠支配別人的身體。)經過一段輕鬆的對話,兩個人討論發生了什麼和他們未來的計畫。Bright博士聲稱第二個文件(有著訊息「堅定你們的心」)只是一團被編譯成蛋、樹、宗教東西圖片的訊息。但是,因為SCP-963的緣故,Bright並沒有被完全地影響。

我們還有這個提示:

彼得羅:(坐下)所以它個模因劑……

女孩:(皺眉)那個我不知道。能發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發生過了。我知道一個模因劑是什麼感覺。那感覺不像──比起什麼被施加在我身上,更像是我被從什麼釋放出來了。

有趣。不管怎樣,Bright說他對發生什麼沒有頭緒,畢竟他想不起第一個文件,而他會把SCP-963丟進1437──一個連接到平行宇宙的洞。她離開,短暫後威爾遜也離去。

我們的下一個紀錄是威爾遜在Site-62C,也就是SCP-579所在地的邊緣。這個地方看起來被荒廢了,而考量到579的檔案有著很全面的收容措施,這很奇怪。當他進入的時候,他知道不管579是什麼,它知道他在那裡,而他感到一種戰逃反應「直衝天際」。他進入了建築物。

不幸的是,他並不孤單。

<紀錄開始>

(場景是Site-62C裡的走廊內部。可以看到牆壁受到嚴重傷害,外觀如同是使用大型刀子造成的傷害。頭上的燈光閃爍著。)

彼得羅:該死。該死。

(燈光再次閃爍。當它們再度亮起時,可以看到一個有著刀刃作為手臂的士兵雕像在它們下面。在它的眼睛應該在的地方有著空眼窩,且它的臉卡在一個咆哮的表情。)

<紀錄結束>

再次不幸地,威爾遜在另一件事也是對的:眨眼者因為它們沒辦法移動而知道他在那裡,但它們並不知道哪──所以他們開始砍向所有地方。威爾遜需要在它們抵達579前到那裡。在一系列的幸運之下,他就在它們之前抵達那裡,鎖上了他後面厚重的門。

只有一個問題:SCP-579位於收容單位裡一個洞的最下面。裝著055的手提箱可以下去那裡,但除非它是從最下面被丟出去,它不會與579接觸。不過這個超高的墜落將會使他在撞上地面後迅速死亡。

他沒有答案,他甚至不確定這會不會有任何效果,而他不管怎樣都會死於眨眼者。他沒有選擇,所以他做了他唯一能做的事:他跳了下去。

文章用這個SCP-579的圖片完結,還有一個威爾遜最後的筆記:

喔……所以是這樣啊。

生命跡象消失


第二部分─為什麼?

所以,到底他媽是三小?

如果你感到疑惑,你有所有疑惑的權利。我很確定你在讀過文章後連起了一些連結,但整體來看,事情沒什麼意義。這裡是一個你可能會有或沒有的問題清單,也是我們今天會嘗試回答的:

  • 為什麼是SCP-055和SCP-579,而把它們湊在一起會做什麼?
  • 痛苦跟什麼東西有關連,而為什麼基金會特工對它免疫?
  • 是誰在毀壞的收音機上講話,而它代表什麼?還有為什麼威爾遜可以在它壞掉後聽到它?
  • 「PNEUMA計畫」和「KALEIDOSCOPE」是什麼、結果是什麼、O5/倫理委員會到底為了什麼投票?
  • 高階主管/站點主任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極端的反應?
  • 在那三個月裡,威爾遜去了哪裡,還有為什麼檔案會被刪除(還有更多的檔案接續被刪除)?
  • 塞繆爾‧羅斯在說的「你」到底是誰,被刪除的資訊到底是什麼,他最後一句講的是什麼?
  • 為什麼偵訊會和SCP-682的類似,還有指揮官和助手發生了什麼?
  • 伸長的人是誰,還有為什麼基金會會攻擊它們?
  • Bright博士說比起被施加在他身上,更感覺像是被從什麼釋放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他沒被影響?
  • 最後的圖片有什麼意義?
  • 他媽到底是什麼造成這一切?

以上這些都是優秀的問題,我想要先應付最後第二個問題,畢竟它會再給我們一些線索。

用編輯軟體打開圖片(我的狀況的話,paint.net),我們可以把飽和度調高幾次,然後我們就會得到這個。可以在左邊看到一系列不同顏色的像素,但這代表什麼?我們的好朋友Brewsterion會罩我們:當你把原始圖片用這個跑一次,你會得到以下的對話:

我的手在我拿著文件時顫抖著。「這確認了嗎?」

他點頭。「我們從PNEUMA人員拿到了報告。所有人。」

「我們也是?」

「我們也是,Tejani。想都沒想過我會同意那隻該死的蜥蜴……」

「我們該做什麼?」

「你知道我們該做什麼。我們需要散佈解藥,我想,在我們開始之前散佈到人員之間。不然它會試圖阻止我們。」

「神啊,幫助我們,唯一的。」

「別那樣,Tejani。那是在說話」

Tejani,為了那些不了解的,是Tanhony作為倫理委員會領導的虛構名字,就如在他數篇文章中提到的一樣。

然而,秘密訊息並沒有停在這裡。如果你讀過了實際的文章,你大概有注意到在最後有一大片空白區域。那可不是為了美觀放在那裡的──如果我們進去頁面的原始代碼,我們會發現一段二人對話的一人視角。不過它……它很難理解:

你說入侵了,對吧?可能是最後一次會發生了。

對。

別那樣說。對你而言會更糟。當人們發現了不喜歡的東西後都這樣說。

耶穌啊。

它並不是能在幾小時內接受的東西,老兄。你能安靜一分鐘嗎?當然我不行。不,還不能。被入侵的感覺。

為什麼不?

別那樣說!
不准提到它。

我們不應畫蛇添足。

我一直在想,既然我們發現了,結束這一切會更好。他們會花多久?但不是像那樣。我的所有。你知道他們會說什麼。

它是我。
結束了。
它會花時間。

你有潔癖,對吧?

你得到回覆了沒?我們不應該看的。你也是。我懷疑不會有人講起其他任何東西了。

我感到噁心。

好……吧。

我也想要指出一點,你們大部分都懂,但有些仍然會疑惑,特別如果你是比較陌生且站點閱讀量很少的用戶:055跟579的關係是什麼,而把它們湊在一起會發生什麼?為了回答這個,我們會需要上點小歷史課,看一下另外兩個文章:Roget的提案SCP-2998

Roget的提案(有個你應該要去看的超棒解密)是關於一個設施,在那裡有數百個異常收容著彼此。兩個異常會配對在房間裡,每一個的異常效應會抵制另一個──如果它們停止與對方互動並突破收容,會導致CK級情景並重新定義物理以容納異常。我們得到一個互相收容的異常簡短清單,伴隨著關於它們互相取消的許多細節。然而,我們發現579跟055收容對方,而唯一的字句是「圓樁無法插進方孔內」。

SCP-2998更遠地推測這個關係。在文章裡,一個外星種族攻擊地球並基本上接管人類。在文章裡的最後幾個迭代,我們知道基金會已經根本上不復存在,且只剩下幾個人。一個躲在Site-62C,而他聯繫了Maria Jones(RAISA的領導),叫他要拿到SCP-055並把它帶到SCP-579的收容間裡,這樣應該能「修好所有東西」。這樣做之後,在下一個迭代,我們可以看到整個頁面被黑塊擋住了,而之後的迭代單純地沒了。最終迭代裡,所有東西都被還原至正常,而基金會就繼續快樂地走下去。

回到SCP-5000,我們可以看到SCP-055/SCP-579的組合大概將宇宙重設到了天下大亂之前。這背後的確切機制並不確定,但一旦他們接觸對方,不管正在發生什麼XK級情景,都將會停止並防止它在最初發生。假設地說,055/579組合是SCP宇宙最終且最強大的機械降神。

最後,我們來處理「KALEIDOSCOPE」。KALEIDOSCOPE是一個大型記憶刪除計畫,在SCP-4156裡被明確地提到,且被用來集體地洗腦和編碼SCP-4156的居民。PNEUMA計畫大概是類似的東西,但它看起來並沒有完全跟著計劃走。

現在我們解決了這些,是時候開始解析文章,並找出為什麼的原因。


第三部分─為什麼。

來吧。

我們關注的第一點是引領至宣戰的一系列事件。我們知道PNEUMA計畫在探索集體潛意識時發現了什麼,然後不論它是什麼,O5進行了一次投票,隨後倫理委員會也進行了投票。然後,他們送出多組指示,接下來高階主管和站點主任不是自殺就是辭職。在這之後,他們送出第二份文件(顯然據Bright所說,並不是模因劑),然後自殺/辭職停止。隨後,他們殺死人型和同情人類的異常並宣戰。

在圖片裡的秘密訊息用上了。O5-1提到在人員之間散佈一個解藥,「在我們開始之前」,代表著訊息是在他們把「解藥」送出給其他人員之前發生的。另外,這看起來也像是在倫理委員會投票前,畢竟倫委領導(Tejani)才剛剛知道。

我們也可以稍微推測「它」是什麼。不管這東西是什麼,在發現當下它大概正影響著星球上的每個人,包括O5-1和Tejani。另外O5-1和Tejani非常害怕,並且尚未讓他們自己或人員暴露在解藥下,但仍然做出了結論,就是他們必須要「開啟計畫」。這似乎暗指他們在發現「它」的當下就計畫要殺死人類了。

還有,顯然不管他們「治癒」了腦海裡的什麼,如果放那東西在裡面,它就會阻止他們殺了所有人。

移動到下一件事情。一系列的指示被只寄給高階主管和站點主任,伴隨著大量的辭職和自殺。在這之後,他們寄出這個「非模因」劑,並停下了一切。附帶著的訊息是字句「堅定你們的心」。

考量到我們從Bright那聽到的,還有「它」已經存在於集體潛意識,以及屠殺是發生在它被散佈後的事實,我想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那就是第二個文件就是前述的「解藥」。然而,第一個文件仍然是個謎,可能可以假設它是某種模因製劑,但在第二份文件的「堅定你們的心」字句似乎暗示著那反應並不是上層所打算的。更有可能的是,已刪減的指示內含O5跟倫理委員會發現的恐怖事實,還有接下來該做什麼的指示。這被那些指示只限給最高層級人員的事實支持。

在這一段最後關注的一點是倫理委員會。倫理委員會並不會毫無目的地投票──相反地,倫理委員會為了倫理問題投票。那是,嘛,他們的工作。你應該會注意到,他們在送出第一份文件前投票結果意見一致,讓我們可以假定他們是以倫理準則投票的。

但等一下!倫理委員會以準則一致地投票,那,代表這是人道跟符合倫理的。如果是那樣,為什麼站點主任跟高階主管會有如此劇烈的反應?為了解答,我會需要將你帶到文章中的兩個句子:

當你認知到你不應該感覺到痛楚時,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和:

我們對你們很友善。我們在黑暗中奮鬥以讓你們在光明中死去。

這兩句都是來自塞繆爾‧羅斯,被捕獲的基金會特工,在Ganzir的偵訊。第一句似乎暗示說人類不應該有痛覺,第二句似乎是指基金會屠殺人類是一個善舉而不是使種族他媽的滅絕。然而,這兩個給出了為什麼倫理委員會要對會使重要人員絕望的東西投票的線索──非常有可能,倫理委員會認為滅絕人類種族是符合道德的。我們等等會討論細節。

剛剛灌了很多訊息,所以概括一下並在繼續之前說明一些東西:

  • PNEUMA計畫順利探索集體潛意識,並對發現「它」在我們腦袋裡感到震驚。結果發現這涵蓋地球上所有人。
  • O5對這感到害怕,並同意要實施滅絕人類的計畫。提議被送到倫理委員會,他們同意。
  • 指示被寄至站點主任和高階主管,推測含有「它」的細節和終結人類的計畫。主管們很震驚,有些在意識到後自殺,其他辭職(可能是要逃脫)。
  • O5議會散佈解藥給所有高層級人員,附有字句「堅定你們的心」。自殺和辭職事件消失,畢竟他們已擺脫了「它」。
  • 基金會被治癒,並啟動滅絕人類的計畫。

另外,我們對「它」有了更多資訊:

  • 「它」是某種存在於所有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之中的東西。
  • 因為「它」而有痛覺,可能還有人類的其他負面方面。
  • 「它」顯然能夠阻止O5殺死全人類。

來開始更仔細地講「它」吧。

你會注意到目前為止,我明顯地避開使用「心理空間」這個字,而是選擇說「集體潛意識」。雖然兩者皆有在文章中被提到,集體潛意識有著極度嚴謹的定義,且在解釋上更加明確。引述維基百科:

「集體潛意識」這個術語第一次出現在榮格於1916寫的論文:「The Structure of the Unconscious」(潛意識的結構)。這篇論文區分了佛洛伊德學說裡充滿性幻想和受壓抑形象的「個人」潛意識,與普遍包含了人類靈魂的「集體」潛意識的不同。

「這些『原始印象』或『原型』,如我常常用此稱呼,位於潛意識心靈的底層,並無法用個人收獲來解釋。它們共同製造了那個被稱作集體潛意識的精神階層。[省略〕我的論點即是以下所述:除了立即意識,也就是一個我們相信是唯一依靠經驗的精神空間的完全個人天性外(就算我們作為附加,算進了個人潛意識),那裡存在著第二個精神系統,它是一個集體、共同及非個人的天性,在所有人裡都相同,這個集體潛意識並不會分別發展,而是被繼承的。它以比我們先存的型態存在,這個原型,它只能在間接地被察覺,並會對特定精神內容給予明確的型態。」

對那些需要懶人包的,集體潛意識是本質上,潛在所有人裡的共同意識。它包括從我們祖先那傳承下來的行為模式和舉止(例如本能)。據榮格,此理論的創作者所說,集體潛意識「對個人的心智施加巨大的影響」,並且,人類會嘗試使自己符合由這個集體潛意識所設計的職務。儘管這個學說被稱為偽科學,如果對基金會而言夠好,那對我們而言就夠好!

除了滿足我的心理學癖好,這告訴我們有關於住在人類裡的那個東西的重要部分。「它」是我們集體潛意識的一部份,代表它是從我們祖先那繼承來的,並大概存在於人類心智一段時間了。另外,它對人類心靈有巨大的影響力,並對所有人都一樣。

喔我的天。

這的確能夠解釋為什麼Bright博士沒有被「解藥」影響──他的心靈在吊墜裡,被設計成要保存他的意識。儘管他原先的身體可能被治癒了,沒有。我不覺得一個十四歲的女孩會被基金會所雇,不管是不是為了SCP-963,所以我們可以猜測他在大屠殺的某個時候換了身體。不管「它」是什麼,他仍然在「它」的影響之下。]

我們可以繼續從在原始代碼裡的隱藏訊息裡收集資訊。語句「我們不應畫蛇添足」、「既然我們發現了」和「我們不應該看的」似乎暗示著講話的人是基金會成員,並且與PNEUMA計畫有很深的關係。研究員提到「被入侵的感覺」兩次,很明顯,「它」就是入侵的東西。然而,這暗指不知如何,「它」是能夠入侵的,代表它很可能具有知性。我們會在不久看到這個假說的更多證據。

好,那樣很棒,但儘管我們知道了這東西的特性,它什麼?就像是我們在看一幅畫的邊邊,而不是畫本身。令人驚喜的是,我們已經看過了文章中「它」的真正型態,我們只是沒意識到我們看過了它。你會想起基金會曾在文章最後與一個特別異常戰鬥──一個高、被伸長形象的人,以現實中的空隙當作翅膀往前飄浮著,它的下顎以直角開合。我們沒有在任何其他地方看到基金會對抗異常;除了,當然,根除不管是什麼的「它」。

可能有一點牽強,但看來我們找到了我們的原因!

哇,如果我在每個人的腦袋裡看到了東西,我也會殺了所有人!我會覺得那……噁心。這大概就是為什麼SCP-682痛恨人類,還有為什麼基金會在文章裡覺得人類噁心的原因。

所以,再做一次統整吧!

  • 此實體存在於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並對潛意識心智有著極強的影響。
  • 實體是產生一系列人類負面性質的原因,包括痛楚。
  • 實體原本並不應該存在於人類集體潛意識中,但在遙遠過去的某個時刻進去了,「入侵」了人類。
  • 實體能夠微妙地影響人們的舉止,但並不能控制人們(畢竟它們就會在一開始就阻止O5)。
  • SCP-682知道這個實體,且其是它痛恨人類的原因。

很棒!我們慢慢地建構出一個在發生什麼的狀況了。然而,為了要最後地將所有東西連結起來,我們需要來看大概是文章裡最令人困惑的部分:收音機。誠實說,這個我也想不通,所以我問了Tanhony本人,請他說明我到底讀了什麼鬼東西。開始吧。

第一且最重要的:收音機壞了。它實際上並沒有在播放訊息,並且在文章裡也沒有異常能夠透過壞掉的東西播放訊息(特別是像這個這麼奇怪的)。再加上契訶夫之槍,可以安全地推測這是某種幻覺。另外一點是,聲音被特別提出是男性,且與威爾遜年齡相似。考量到這是幻覺且你的聲音對你而言會不同,這大概是威爾遜的聲音

但我們還是需要注意到契訶夫之槍──為什麼威爾遜會隨機地受幻覺所苦?

威爾遜是個人類,而且他並沒有被治癒。他正受到實體的影響。這是實體對話的嘗試。

在文章裡實體重複著數字五、七和九。雖然不是在正確的順序,那些數字和指定區域在Site-62C的異常是相同的:SCP-579。實體想要威爾遜調查579,不管原因是什麼。還有提到其他在發生或會發生的事件,例如Ganzir的淪陷。據Tanhony所說:「那就是實體講話的方式」。

拼圖開始成形了。威爾遜受到實體的影響,決定前往Site-19並調查。在決定他需要調查更多後,三個月的空白發生了,並且他正帶著055前往579。當事情變艱苦時,威爾遜用055「跳過」並回神,感覺像喝了碗心靈雞湯:可能是因為實體前往579的激勵。另外,實體可能影響了威爾遜,為了不把自身的資訊洩漏出去,使他將他寫的有關055/實體的檔案刪除。

在Ganzir偵訊中,羅斯提到的「」是指實體。另外,不管已刪除的資訊是什麼,它使得指揮官和助手能「聽到自己的聲音」,也是他們害怕的(有可能他們也得到了有關實體的真相)。當他們在驚慌時,基金會用奧林匹亞闖進並摧毀所有東西。

自Ganzir被毀壞後,威爾遜感受到的心靈雞湯明顯地弱化。這大概是因為基金會透過實體和人類的死亡,將實體鎖定並殺死。

事情開始總結了,但還有一個疑點:實體的動機。雖然沒有揭露實體到底他媽的在幹嘛,我們知道人類的存活在它的第一順位──很明顯,如果人類滅絕,它就跟著滅絕。它知道055/579的機械降神,並影響威爾遜去結合兩者,藉此阻止基金會滅絕人類。當威爾遜將055帶到579並重置宇宙後,人類將與實體繼續活下去。

這就是讓人憂慮的地方了。鑒於那些發現了實體的反應,還有它是人類負面部分的起因的事實,我們知道實體的動機並好,糟到倫理委員會覺得滅絕人類種族比起讓實體做它的事還要更人道。然後威爾遜重置了宇宙,讓實體能夠繼續快樂的存活。

基金會敗北是壞結局。

基金會敗北是壞結局。

基金會敗北是壞結局。

透過這個令人害怕的說明,我們總結SCP-5000。

因為Reddit字數的上限,我把懶人包放在留言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