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AE-J
評分: +4+x

scp50aej.jpg

SCP-50-AE-1在政治集會中攻擊一名男子。據回報,SCP-50-AE-1在咬除該目標的耳朵之前大喊著「你現在能夠聽到我說話了嗎烏戈·查維茲1

項目編號:SCP-50-AE-J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0-AE-J應被置於用掛鎖鎖上、並用美國國旗包住的鐵製盒子內。收容SCP-50-AE-J的鐵製盒子內應遠離以下物件及人:俄羅斯文學、無線電、教宗、第一代俄羅斯移民以及隆納·雷根2的照片。如果[數據刪除]發生,警衛人員應一邊唱著《星條旗》一邊流淚。

描述:SCP-50-AE-J為一把握把有著美國國旗噴漆的IMI沙漠之鷹。該項目在平常時並沒有異常之處,但在擊發時,會有一隻成年白頭鷹(SCP-50-AE-1)從槍口射出並會開始攻擊任何共產主義分子、俄羅斯後裔、帶有不愛國傾向的人。SCP-50-AE-1和一般白頭鷹的不同之處不僅在能夠偵測社會主義傾向外,而且還能夠說話。其說出的話語通常為大叫例如「寧死不赤化(Better dead than red)」和「民主不得妥協(Democracy is non-negotiable)」等等口號。對於SCP-AE-50-1的進一步研究將會遭受阻礙,因為SCP-AE-50-1持續攻擊基金會科學家,稱呼他們為「左傾混帳(PINKO FUCKS)」。

實驗紀錄:SCP-50-AE-J

實驗#1:使用SCP-50-AE-J對D級實驗人員D-1409射擊。SCP-50-AE-1出現,猛烈地攻擊D-1409,並大喊「滾去拓展你的生存空間啦(Lebensraum)3,你這個他媽的超人(Übermensch)4」。D-1409隨後被發現擁有德國血統,但他是有著完全公民權的移民第二代。

實驗結果:SCP-50-AE-1似乎有著分別其目標的人種及基因的能力。SCP-AE-50-1也似乎十分的厭惡德國人。在於SCP-50-AE-1處取回D-1409的睪丸後,D-1409將被進行火化。

實驗#2:使用SCP-50-AE-J對D級實驗人員D-6554射擊。SCP-50-AE-1出現,並照著其平常行為,一邊把內臟從D-6554體內撕出一邊大喊「唯一的好共產黨員就是膽子被我爪子撕爛的共產黨員(The only good communist is a communist with his guts held in my dripping claws)」後來發現D-6554的死亡是急劇過敏反應所引起的過敏性休克。過敏反應由一種肺部顆粒引起,該種顆粒發現與[已編輯]的一部分一致。後來調查發現D-1409在與SCP-50-AE-J實驗前參加一場關於[已編輯]的實驗。

實驗結果:SCP-50-AE-1是單獨的個體,是在SCP-50-AE-J開火時被召喚過來,而不是創造出來的一部分。關於這對收容的影響的研究正在進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