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71
評分: +2+x

根據監督者議會的命令
以下檔案所描述的敵意異常實體具有觸發VK級「鹽浸大地」人類適居性終結情景的潛在能力,並被分級為4/4971級機密
禁止未經授權的訪問。
4971
4971
4
cernunnos

header.png

SCP-4971的內部景觀。


受指派站點 站點主任 首席研究員 受指派特遣隊
USINBL Site-81 J. Karlyle Aktus William Decker ACB Sa-9

location.png

美國印第安納州黑文斯布魯克。

特殊收容措施:整體南木公園商場已被關閉且其餘所有出入口皆設置有障礙物。裝甲指揮營 Saito-9(ACB Sa-9)已於建物周遭搭建營地(觀測站 81-3)。若有任何未經Lana Grey指揮官所明確准許的實體自SCP-4971內部出現,ACB Sa-9應試圖收容該實體,如若不可行則應向其動用武力。

若SCP-4971-▽自SCP-4971內部所出現,ACB Sa-9將動用所有可用的武力與該實體交戰。在開發出對SCP-4971-▽的替代性收容措施前,於任何情況下皆不允許該實體突破SCP-4971的出入口。

根據基金會分級委員會的第17.2.2019-4971號決議和基金會倫理委員會的裁定,SCP-4971將被分級為CERNNUNOS1直到可開發出合適的替代措施。

描述:SCP-4971是一存在於位在印第安納州黑文斯布魯克的前南木公園商場內部的時空性異常。SCP-4971於商場內部的真實位置是無法確定且會發生變化的 — 任何離開商場主廳的人員最終總會發現自己進入了SCP-4971內部。SCP-4971的物理邊界當前仍然未知,但預估已遠超南木公園商場的建物範圍。

SCP-4971的內部地貌十分廣闊,大部分為樹林地景且有著近乎恆掛空中的夕陽,其每十二小時會落下並於十三小時後回歸至日落位置。大部分當地植物群具有著與在育空和西北太平洋地區所發現的相似物種有著相近的外觀,但對自SCP-4971內部所帶回的樣本進行基因測試並無得到結果;自SCP-4971所帶回的樣本皆不包含有任何遺傳物質。

SCP-4971包含有數種具敵意異常實體。大部分該類實體可以透過使用輕武器開火來達到控制;然而,其餘個體被認為是更加危險且必須在極度必要且極其謹慎的情況下才得以靠近。由於大多數該類實體可能具有認知危害效應,無法得知其語言是如何與人類的認知功能進行交流。

SCP-4971-▽為一在SCP-4971內部所發現的實體。更多資訊詳見附錄 4971.8。

附錄 4971.1:發現

mall.png

南木公園商場,2005。

南木公園商場於1985年開業並持續營運至2006年。於2006年春天,商場的最後一家主要進駐店,Eagle Pass Outfitting以到客量低為由出清了於該地的股份。商場於同年六月暫時性關閉並等待收購,但在投資客的計畫破滅之後商場遭到棄置,並對公眾關閉。

商場的關閉並未能有效的勸阻當地的無業遊民和入侵者,頻繁地闖入商場並在空蕩蕩的商店裡拾荒。有一次,當地警方接獲報案說有青少年通過上鎖的服務門進入商場並在內部舉行對撒旦崇拜的儀式,但調查人員無法查明除闖入以外的任何事證。

於2007年2月12日,警方針對另一起闖入報告做出了響應,然而這次目擊者也描述了聽到有尖叫聲和不自然的聲響自建築內部傳出。第一批抵達現場的警官並未發現入侵者,前些日子就有一大群人因試圖闖入商場而遭到逮捕。對商場的大面積搜查揭露了SCP-4971的存在,並由潛伏於地方當局中的基金會菁英人員引起Site-81收容小組的注意。

mall2.png

南木公園商場設施地圖。

在經歷最初的調查時,有許多執法人員在SCP-4971內部失蹤。加密音頻的通訊內容顯示這些人員在訊號完全切斷前,處於驚慌和困惑的狀態。隨後試圖與這些人員聯繫的行動皆以失敗告終。

附錄 4971.2: 內部備忘錄

以下為Site-81 Bill Decker博士的報告,詳述了致使SCP-4971被發現的情形。

SCP基金會內部備忘錄
Site-81
Dr. William R. Decker


接下來的內容有著很大的信息量,所以我會試著長話短說。

我們辨識出了一名失蹤青少年的身份,Katarina Randolph,一名19歲的白人女性,她自她祖父母位於緬因的家中消失,也就是她那從2004年雙親去世之後所一直居住的地方。警方懷疑Randolph不是「消失」而是「逃了出去」,因為在那之後她開始被發現與一群稱之為「伊甸之女」的極左派自然主義偽神秘學團體混在一起,而他們人如其名。如德魯伊那類的人物,相信人類擾亂了大自然的秩序,並試圖使用魔法和奧術來重建平衡。他們多次參與了位於東北地區的抗議活動,而Randolph最少被捕了四次。至於她為什麼從未被遣送回緬因,這我就不知道了。

他們在近幾年來至所以會受到我們關注是因為他們的另一位成員,一位名叫Anna Christian的女性,而她現在改名為「夜百合( Night Lily)」,她最近參與了一個位於三波特蘭內部真正的神祕學組織。這位「夜百合」得手了一些回收自位於麻薩諸塞州舊米斯卡塔尼克大學的手工製品,它們曾在近幾十年內被用來執行小型的召喚儀式。其中一個特別受到我們的神祕學研究小隊所關注的便是Biphi的終訴。上一次它的出現是在80年代的「北方覺醒」事件之中,其文件的一部份被用來召喚一個次位面實體。去問問資深的美裔特遣隊特工你就能了解,他們有辦法告訴你這件事的全貌。

簡而言之,它大概是一段由清教徒大臣所寫下的文字,裡面記載著一位名為Biphi的女巫在接受火刑式的折磨驅魔時所說出的遺言。神祕學家們認為她所說出的話語是一種古老方言,可以召喚自然生靈來驅逐歐洲殖民者。其曾經有過六份手抄本:三份被清教徒焚毀,一份在1870年代時落入海中,一份被Oswald Carter所購入並隨後焚毀,而這一份被放在希特勒的床頭櫃上直到盟軍攻進柏林。它最後被發現收入在米斯卡塔尼克大學裡,並在該處被焚毀後輾轉流入神祕學家手中。

綜上所述,我們在幾個月前突襲了伊甸之女,並在突襲中發現了Anna Christian和其他人。但我們沒有發現Katarina Randolph,也沒找到手抄本。快進到星期一,當時Katarina Randolph被從一段監視器片段中識別到她隨著一群新的狂熱信眾們闖入了南木公園商場,手上還拿著Biphi的終訴。接下來你知道的是,他們消失了而商場裡面變成一座操他媽神秘的森林。這不是巧合。

那裡面有著許多小型的咒語,像是其中一個用來召喚較小的實體,而其他的則是製造惡劣的天氣、改變溫度……等等。這些都只是小事。然而最大的秘儀才是問題所在。在終訴裡被用一些神祕學文字所提到存在有一個實體,祂的名字經過翻譯後可以解讀成「知曉大地寂靜之神」。我們極度缺乏對這個實體的實用性知識,但毋庸置疑這是在終訴裡出現的最後一個實體的名字,在他們將燒的火紅的火杵插進Biphi的雙眼時,她所呼喚的實體 — 真正的終訴。我們需要盡速進入SCP-4971,以查明我們所需要面對的事情。


SCP基金會內部備忘錄
Site-81
Dr. William R. Decker


還有一點我忘了在第一次報告裡提及的,以及我為什麼要求保留分級,因此它將不會被分級為Euclid的原因,而我們可以就此假裝它不是一回事。我們如此了解Biphi的終訴是因為我們保有它的一部份。當我們知道米斯卡塔尼克有手抄本的最後一份副本時,人類學系主任Damon Wells博士便將手抄本撕成兩半,並將其中之一交由我們妥善保存。當他這麼做時,他向我們保證這些文字支撐著Biphi女巫最終祈請的實體,「知曉大地寂靜之神」的存在,而她沒有召喚這個生物的唯一原因是,她發現這個儀式需要獻祭非常大量的人類。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就是那些隨著Katarina Randolph進入南木商場的人的宿命了。

幸運的是,手抄本的後半部分是一種逆轉咒語,一旦生效之後它將能封印通往其他世界的那道門。完整的咒語有點像是一種提問 — 你打開了門,而你隨後是要讓門保持開啟還是關上。不幸的是,這需要消耗人類作為代價,而消耗量呈對數增長。Biphi很可能不是個數學家,但米斯卡塔尼克的人們幫她做了計算 — 大概是每小時一條性命,隨後每小時翻一倍,如此類推。往好處想,它有一個上限。

所以,好消息是收容SCP-4971-▽的儀式確實存在。而壞消息是我們在大約四小時之前達到了上限,我引用原文,這個上限是「所有尚不知曉寂靜的人類心臟」。這就是我們的處境。我們可以收容SCP-4971,只要我們獻祭這個星球上的所有活人,一切就會沒事的。

不用說,我們將會繼續為此而努力。

附錄 4971.3: 分級/倫理委員會對SCP-4971的共同裁定

倫理委員會裁定

在對SCP-4971進行決議時,評估何者是確實已知的,而何者為非是件非常有先見之明的舉動。 儘管基金會在與奧術和神祕學之間有著歷史悠久的互動關係,但歷史之中充斥著錯誤的訊息和謊言,這既關係到我們對奧術的理解,也關乎那些聲稱為祕法使用者的人們的意圖。

這不是什麼秘密,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有那種難以理解的力量。不論這些力量被聲稱是來自於其它世界、超維度還是某個遙遠的地方,在考量其嚴重性時皆應一視同仁。針對每起秘術交流,我們應該做出以下兩道提問:這股力量是否有能力以任何有意義的形式影響這個世界?以及這股力量是否有所限制或是能得到控制?如若肯定了第一則提問,就代表著基金會勢必要對第二則做出回答。為了維護監督者議會做出決定時的常態法規,面對足夠有影響力的祕法力量,必須以任何適當的方式對其進行收容。

然而,對於SCP-4971,我們已經確定了由我們的神祕學研究部門所提供的收容措施,既不足以在SCP-4971-▽現身時對其進行收容,同時在以足夠道德的方式來維持常態的情況下是不可接受的。 根據當前該異常的狀況,該天然可用的措施勢必會損耗人命,這是當前所無法接受的。

簡而言之,委員會無法接受由神祕學研究部門所提供的收容措施,並且該裁定將遞交至分級委員會予以審查。

Dr. Jeremiah Cimmerian
基金會倫理委員長


針對接受SCP-4971收容措施提案的表決

贊成:

N/A

反對:

J. Cimmerian / H. Arnold / L. Kim / J. Jackson / E. Wilder / P. Van Price / K. Kingsley

提案駁回


分級委員會裁定

倫理委員會的裁定在對SCP-4971進行分級時做出了一個獨特的設想。根據神祕學研究部門的決議,這裡存在有足以永久地收容SCP-4971的收容措施;然而,倫理委員會的裁定阻卻了我們實行該收容措施。在與神祕學研究部門進行協商後,也確定了並不存在有可用的次等收容措施能充分地收容SCP-4971。

因此,我們決定設立Cernnunos機密收容分級,以規避此進退兩難的困境。對於該分級的完整規定將可以在下一次修訂的分級指南中被找到,但簡而言之該分級的存在僅作為那些有著可用收容措施的實體,但由於該收容措施的本質,阻止了基金會將其付諸實行的權宜之計。根據當前可獲取的資訊,對SCP-4971進行收容的焦點將在於緩解、研究和致力於開發替代收容措施,為了能將SCP-4971自機密收容分級轉移至穩定的收容分級(像是曾提議過的Archon分級)。

Dir. J. Karlyle Aktus
基金會分級委員長


針對設立CERNNUNOS分級的表決

贊成:

J. Aktus / S. Alexander / C. Ivester / A. Deckard / B. Humphrey / J.R. Sneddon / M. Prince / M. Bridges / J. Sydney

反對:

T. Paxton / A. Desai

提案通過


針對將SCP-4971升級至CERNNUNOS分級的表決

贊成:

J. Aktus / S. Alexander / C. Ivester / A. Deckard / B. Humphrey / J.R. Sneddon / M. Prince / M. Bridges / J. Sydney / T. Paxton

反對:

A. Desai

提案通過

附錄 4971.4:伊甸之女宣言摘錄

備註:以下內容為在突襲Katarina Randolph先前的住所時所回收文件的部分摘錄,該地點事實上曾為神祕學團體「伊甸之女」的集會場所。

女兒們!

我等乃蓋亞之女!

我等乃伊甸之女!

我等被迫順從那邪惡的意志已持續有數千年之久。我等的淚水被用以灌溉那工業之田,我等的子宮被掠奪走以使父權毒害永恆不滅,讓他們統治這豐饒的世界,母親蓋亞無償地贈與我等無比巨大的祝福,並將其轉變為推動戰爭、鮮血和奴役的動力。

我等就如同牛隻一樣被利用來以相同的詭計撫育著新生代們,而此等詭計顛覆了原野和森林,並將那些可憐的窮人埋葬在那「新世界」的水泥根基之下。而此並非我的新世界,並非屬於我等的新世界。我等拒絕它。

蓋亞疾呼著緩刑,而我等將回應她的吶喊。象徵她救贖的寶劍已傳承至我等手中,而我等將不帶畏懼、不帶猶豫,而帶有可怖的偏見揮舞著它,這個世界將受到清洗,淨化我等的父、子以及那些顛覆秩序的擾亂者身上的罪惡。

我等將摒棄那一直以來無法為我等提供救贖的屏障。我等將恭迎蓋亞的衛士回到此世之中,我等將沐浴在那正義折磨的榮光之中,其將降下災難於那些於母親臉上留下傷疤的靈魂。 我等將令此世煥然一新。我等將令此世得到淨化。

起身吧姊妹們。起身吧女兒們。妳的心臟是屬於蓋亞的。

附錄 4971.5:初步內部探索

備註:以下內容為嘗試進入SCP-4971初步探索的音/視訊文字檔。約莫於發現異常情形的五十一小時後,機動特遣隊Epsilon-13被指派進入SCP-4971。

回收文件
音/視訊文字檔

  • E-13 Eclipse - 隊長
  • E-13 Roman - 火力
  • E-13 Mercury - 火力
  • E-13 Atlantis - 神祕學 / 火力
  • E-13 Bangkok - 神祕學 / 火力
  • E-13 Nine-Eyes - 通訊

Eclipse:啟用麥克風。

Mercury:確認。

Bangkok:確認。

沉默。

Nine-Eyes:Lantis,再試一次。

Atlantis:確……認。

Nine-Eyes:這樣好多了。

Roman:確認確認。

Nine-Eyes:大家都沒有問題。

Eclipse:聽起來不錯。我們走吧。

小隊接近南木公園商場的前門。在現場火力小隊等待進入。

火力隊Marshall:準備好了嗎?

Eclipse:肯定的。

火力隊Marshall:拉開活板門。

商場大門上的鋼製隔板緩慢地滑開。

Eclipse:活動狀況如何?

火力隊Marshall:今天很少。早上有收到少量訊號,但在那之後就沒了。

鋼製隔板停止移動。

火力隊Marshall:祝好運。

Eclipse:謝啦。

Roman:誰會需要好運?

小隊大笑。所有隊員進入商場。他們等待鋼製隔板關至定位並上鎖。

Eclipse:開燈。

隊伍成員開啟安裝於肩上的燈具。儘管商場內部並無供電,仍有些許光線自頭頂上的大型天窗照射入內。由於陰沉的天氣,光線十分微弱。

Eclipse:好了,開始移動吧。

lobby.png

南木公園商場主廳。

小隊進入商場主廳。有搶劫和蓄意破壞的跡象,內部大部分區域處於雜亂無序的狀態。

Bangkok:你感受到了嗎?

Mercury:是一陣風。(停頓)聞起來有點怪。

Eclipse:是很怪異沒錯。這裡的空氣是可以呼吸的,但不建議。如果你有任何不適,不要猶豫,打開你的氧氣供給。

小隊沿著最近的走廊前進,經過了數家小商店。他們抵達一個過去曾被一座大型玻璃天橋所橫跨的開闊區域,而如今天橋已崩塌並散落在地上。

Atlantis:那不是侵入者們做的。

Eclipse:鐵定不是他們。我在想那可能是由前門上的大鋼板所要阻擋的傢伙搞出來的。我們-

Nine-Eyes:雜訊確認。

沉默。

Nine-Eyes:十點鐘方向,三個人影,在衣架後面。

shop.png

服飾店內部情景。已標記出未識別實體。

Eclipse移動至服飾店前方。就在門後,可看見一個纏繞有灰色薄織帶的人形輪廓,其臉部被遮蓋。該人影並未移動。

Eclipse:他們在動?

Nine-Eyes:沒有。只是在看著。

Bangkok:熱成像儀上面什麼都沒看到。

Eclipse:我不覺得你有辦法看到任何東西。(停頓)繼續前進。Nine,盯好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跟著我們。

Nine-Eyes:收到。

Mercury:那麼後面地板上的東西呢?

Eclipse:早就死了。不論那傢伙是什麼,他們都把他帶走並且吃了。

隊伍相繼走進隔壁的走廊。隨著他們在走廊持續前進,遠處的流水聲變得更加清晰,並且現在已經超出南木公園商場的外觀尺寸。

Atlantis:看那裡。那間商店,那個標示是用什麼語言寫的?

Nine-Eyes:那是……呃……呵。那不是。

Eclipse:嗯,我想也是。(指向約莫60公尺外的中庭)就快到了。

隊伍朝中庭前進。

Roman:那是什麼?

Bangkok:那好……奇怪。

隊伍進入了中庭;然而,在他們穿越走廊的盡頭後天花板並未繼續延伸,小隊此時正站在一座巨大、雜草叢生的建築物外側,就彷彿是露天的南木公園商場。他們站在峭壁的頂端俯瞰著廣闊的森林,而森林朝著他們所見的所有方向無止盡延伸,僅被偶爾出現的大型高原或遠處那不確定高度的山脈所中斷。太陽處於低空之中,如同黃昏時刻。

距離由商場進入SCP-4971的出口外數公尺的位置,有一個自地上鑿出的大型符號。該符號由圍繞著一系列三角形和圓形的同心圓所組成。一層厚厚的紅色液體(隨後被確認為人血),填滿了構築成符號的壕溝。於符號的中心是一片焦黑的土地,並殘留有餘火,其下方躺著一具無法確定物種的有蹄動物焦屍。周圍地上散落著數個小玻璃瓶碎片。

gaia.png

圖片拍攝自從SCP-4971內部所發現的Biphi的終訴,被翻開的書頁。位於右側頁面上的圖片符合於附近地面上所發現的符號。

於符號前方的地面上設置有一臨時搭建的木製祭壇。上方放置有一盞提燈和一把沾有血的大砍刀。數塊浸滿血夜的海綿散落在周圍的地上。 一本皮革封裝的書打開來並被放置在附近。

Mercury:怎麼個奇怪法?

Bangkok:那是終訴裡說的,那個實體的召喚陣(用手指向那本皮裝書),但書上寫到這需要……相當可觀的人命來完成召喚,我本來期望會看到……某些東西的。很顯然那會是呃……很多鮮血,但這裡應該會有屍體,你懂的-

Roman:多少具屍體?

Bangkok: 啊,這麼說好了,這不是門精確的科學。並不是確切的多少條性命,而是他們心臟的重量,所以-

Eclipse:在另一個晚上有六十一個人進入了商場,並隨後有四名警察失蹤了。

Bangkok:平均一顆心臟是310克,所以……對,他們辦的到沒錯。但那仍然沒辦法解釋屍體去哪了。

Eclipse:太陽看起來在落下了。我不知道我們還剩多少日光,但我們應該看看我們能不能下去到那裡(指向峭壁的底部)。看起來那是唯一的道路。

小隊在歷時一小時五十六分的時間內,沿著峭壁上蜿蜒的路徑向下前進。

Atlantis:你有注意到天空發生了什麼嗎?

Roman:怎麼了?

Nine-Eyes:沒事。自從我們抵達這裡之後太陽都沒有移動過半點。

Atlantis:沒錯。它處在完全相同的位置,就在地平線上方。

Mercury:那好詭異。

Eclipse:我們就快到了。快看。

隊伍結束了下行,並站在森林前的一小片空地上。

Roman:現在呢?

Eclipse:進行偵查。指揮部想要盡快把重火力小隊送進來,但在那之前我們需要找到我們的目標。

Bangkok:他們想要送一支重火力小隊進來?為什麼?

Eclipse:我不清楚。但肯定有某些東西嚇著他們了。

Bangkok:我-(停頓

Eclipse:什麼?

Bangkok:只是那些文字沒有說清楚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手抄本裡面大部分只有詛咒跟威脅,但作者沒有描寫到這些威脅是來自哪裡。如果那不是在說1984年的那傢伙,或是現在的異常,那這整份文獻可以被寫的只是一篇……胡言亂語。

Eclipse:好吧,那就讓我們睜大眼睛看好。也許當我們看到它的時候就會明白了。誰知道呢。(停頓)Nine,我們的通訊狀態如何?

Nine-Eyes:良好。你要聯繫指揮部嗎?

Eclipse:是的。

Nine-Eyes:好,等我一下。

沉默。

Nine-Eyes:連接上了。

Eclipse:指揮派遣,這裡是E-13 Eclipse,完畢。

指揮部:我們收到了,Eclipse。你們的位置在哪?完畢。

Eclipse:我們已順利進入異常,某種神秘的森林。樹木更加高大、樹葉更加翠綠,諸如此類。感覺這裡的色彩飽和度被調的很高。單獨一顆太陽,自我們兩小時前進入時就沒離開過地平線。沿著一段相當高的峭壁下降,目前降落至與森林相同水平,完畢。

指揮部:請稍候Eclipse,完畢。

沉默。

指揮部:研究團隊想知道你們是否找到了手抄本,完畢。

Eclipse:是的,我們肯定找到了。同時也找到一個在地上挖出的大型神秘符號。裡面填滿著大量的人血。不過沒有屍體,而且我們也沒找到PoI,完畢。

指揮部:收到,Eclipse。研究團隊想確保-

Eclipse:好的,好的,我們會把那本書帶回去。你們希望我們駐紮在這裡直到重武裝隊伍進來,還是我們應該去搜查任何東西?完畢。

指揮部:請稍候,Eclipse。我們正在接收你們的遙測訊號,完畢。

沉默。

指揮部:短距掃描指出附近有水源,可能是河流或溪流,在距離你當前位置向北約莫八點五公里的山丘之間。你們應該能從陸路到達目的地。指揮部希望你們待在那裡直到重武裝小對抵達,完畢。

Eclipse:瞭解。將在抵達後彙報,完畢。(停頓)看起來我們該往那邊走。

Roman:穿越森林,呵?真是一趟自然健行之旅。

Atlantis:是啊,我可不會對此感到興趣。這裡的大自然有某種東西在挑起我爬蟲腦的其中一股衝動。

Nine-Eyes:也許是潛在的電磁干擾。

Atlantis:什麼?

Nine-Eyes:這裡的某個東西在產生大量的電磁雜訊。我在試著找出那是來自於哪裡。如果情況在變的更糟一點,它可能會摧毀我們所有未受保護的設備。

Eclipse:你能不能搞定它?

Nine-Eyes:我- 可以,我覺得啦。我們可能沒有所想的那麼多時間在這裡停滯。

Eclipse:收到。繼續前進。

小隊進入森林,並朝指揮團隊所指定的地點前進。已移除一小時十五分鐘的無關對話。

Mercury:我們被人盯著。

Eclipse:你確定?

Mercury:確定,在東邊。他跟蹤我們好一陣子了。

Bangkok:是什麼在跟蹤我們?

Mercury:我不知道,我說不出個所以然。(停頓)不論那是什麼鬼,他們不只一個。

Eclipse:有多少?

Mercury:五或六個。

已移除二十三分鐘的無關對話。

Atlantis:你有聽到嗎?

沉默。

Atlantis:在那裡。

Nine-Eyes:我聽到了。聽起來像鳴叫聲。是動物?

Atlantis:我沒聽過有動物是這樣叫的。

Eclipse: Merc,那些跟蹤者呢?

Mercury:他們分散開來,並且躲得遠遠的。他們沒距離我們很近。

Nine-Eyes:加把勁,就快到了。

隊伍以防禦姿態前進。

Roman:熱成像儀上沒有半點東西。

Eclipse:有人有看到嗎?

spirit.jpg

擷取自E-13 Bangkok戰術攝像機饋送訊號的未知生物圖像。

Bangkok:看到了,但我-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Eclipse:怎麼說?

Bangkok:它看起來像個動物,但它的頭部有點不對勁。(停頓)在我的目鏡上那裡一片模糊,等等。(停頓)它消失了。

Eclipse:你的攝影機有沒有拍到它?

Bangkok:有吧,我想。它的頭部散發著某些迷幻的光線或什麼的。(停頓)對,它離開了。沒入在陰影中的某處。

Eclipse:加速前進。我覺得天色開始在變暗了。

隊伍繼續向前穿越森林。E-13 Nine-Eyes的聽覺感測器接收到數個未知音訊,但出於未知原因該特工並未將其告訴團隊的其他人。隨著太陽落下,團隊出現在陡峭的山坡上。

Eclipse:我們的遙測看起來如何?

Nine-Eyes:讓我瞧瞧。(停頓)我想我們到了。那條路上還有另一座稍微有點高的山脊,但距離這裡之間有著半英哩的樹林。

Eclipse: 現在已經夠黑了。(停頓)你有沒有看到下面那條河流?

Atlantis: 有。

Eclipse:你們下去那裡採集一些水體樣本。別喝它,我們有儲備品。我只是想看看那是什麼。

Bangkok:收到。

Bangkok和Atlantis沿著北側的斜坡向底下的河流移動。

Roman:操他媽的好暗。

Mercury:有人知道我們的支援什麼時候會到這嗎?

Eclipse:沒有頭緒。希望很快就到了。(對著Nine-Eyes)無線電的狀況如何?我們仍能聯繫到上頭嗎?

Nine-Eyes:讓我試試。

沉默。

雜訊。

Nine-Eyes:指揮部,這裡是Nine-Eyes,有收到嗎?

沉默。

Nine-Eyes:指揮部,這裡是Nine-Eyes,有收到嗎?

雜訊。聽到無線電發出嘶嘶聲和失真的聲音,但無法辨識。

Mercury:太棒了。

Nine-Eyes:那只是電磁雜訊而已。等到天亮的時候我會把收訊擴接器架起來然後重新連繫看看。

Eclipse:聽起來不錯。在這裡紮營吧,我們明早再繼續前進。

Roman:你們有感覺到-

所有紀錄同時中斷。

附錄 4971.6:對SCP-4971的神祕學研究分析概要及相關文件

SCP基金會內部文件
神祕學研究部門
Dr. Amon Anders


前言

隨附檔案為我們對SCP-4971異常的神祕學特徵的詳細報告。 簡而言之,SCP-4971是一個存在於南木公園商場內部的劃定性、附著性且未受遮蔽的時空異常。該異常與其餘此類異常相同:其有特定的邊界、是固定的,並且其不會出於某種原因被其自身或其他時空異常所遮蔽(例如被識別為「門徑」或「通道」的那些)。

然而,SCP-4971在幾個地方與眾不同。具體上來說,它無疑是有記載以來最大的此類異常,其被預估內部容積超過400,000m3,這還不包括在異常另一側的外空間區域。就如同大部分的該類異常,SCP-4971被認為是由外部的能量園所維持。考量到創造SCP-4971的奧術儀式,似乎這個來源並不像其它的一樣,而是個擁有非常大能量的存在。

Biphi的終訴裡主要與SCP-4971有關的文字,詳述了對殲滅侵略者的絕望哭訴。這些文字沒有明確寫出這個侵略勢力的名字,但描述了它的特徵。這些特徵描繪了這個勢力或實體與這個世界有些相似,並打算以擺脫非自然的征服來重塑這個世界。這個實體或勢力也與一個符號有關聯,一個被描述Biphi在臨死之時於自己胸前刻上的符號 — 一系列的圓形和三角形並被稱之為「voxen之眼」。

這個voxen之眼也在別處被發現過,即自英國南部的古老德魯伊遺址之中回收的文獻。這些大部分在羅馬人征服這座島嶼時所焚毀的文獻,其中描述了這隻眼是某種聚焦器 — 一個可使力量流入,並讓大自然起身行動的透鏡。這被描述為對蓋亞的呼喚,以及在古羅馬手工藝的古老藏品之中發現水晶製和金屬製的voxen之眼,這些很可能在過去被於異教儀式中所使用。

對voxen之眼最後的描述是另一份回收自米斯卡塔尼克大學的「Porter對秘獸的著作」。這段文字描述了一位維多利亞時期的神秘動物學家,Edward Porter所可能遭遇的大量生物,其中提及到了多個其他的SCP,包含SCP-966和SCP-1013。以下為作者所寫下的文字:

所以,這也就不足為奇了,那些古人類2會比起其他人更加的懼怕著樹木,因為樹木同時為他們帶來了龐大的財富和強烈的恐懼。在黑夜裡樹林中將潛伏著狼群和猛虎,並在滿月之夜牠們將為了高聳樹木的真神而奉獻自身。他們稱呼祂為「知曉大地寂靜之神」,據說他將在北境的霜結之森裡現身,以取走人類心臟作為保護部落的代價。據說出於對死亡的懼怕,你無法直接凝視這個存在,你只能透過voxen之眼來理解他的壯麗之處……

即使這個實體的真實本質持續的困擾著我們,但我們能得到的資訊確實日漸增加。北美的神祕傳統可以追溯至早期的原住民、美洲殖民者中的德魯伊和女巫,他們顯然非常地熟悉這個實體。在與我個人有所聯地這些圈子裡,他們將這個實體描述做一個禁忌,一條不應該逾越的線。與Biphi有關的說法被認為是一齣悲劇,但她所說出的那用來編織吸引實體注意咒語的詛咒被認為是危險且愚蠢的。有些人甚至辯稱Biphi是錯的,並試圖聯繫一個完全錯誤的實體。

不論如何,這改變不了任何事。即使我們直面著正在逼近的死亡,一個人自身的離世也無法為我們逃離它的距離作出任何改變,不論是在我們遭遇它後的何等命運。

附錄 4971.7:內部探索

備註:以下內容為蒐集自機動特遣隊 Iota-44「狂暴份子」成員之音/視訊文字檔,他們於E-13小隊進入SCP-4971後18小時前去他們所設立的哨站與其會合。

回收文件
音/視訊文字檔

  • I-44 Horizon - 隊長
  • I-44 Vestige - 重火力
  • I-44 Kato - 重火力
  • I-44 Carrier - 重火力
  • I-44 Ashen - 重火力
  • I-44 Wild - 重火力
  • I-44 Aleppo - 通訊

Horizon:我們已經順利進入異常。有收到嗎?完畢。

指揮部:聽到了,Horizon。我們失去與E-13小隊的無線電聯繫,但他們的個人定位器仍在運作並發送訊號。他們在山脊附近設立了哨站,我們需要你們前往那裡。由於干擾導致廣播出現問題,所以如果你們與我們失去聯繫的話,你將需要架設你們的長程訊號發射器。

Horizon:聽起來不錯。我們正在前進。

I-44小隊沿著峭壁下降至下方的森林平面。小隊毫不費力的進入了森林。太陽回歸到日落位置。

Carrier:好安靜。

Horizon:我也在想相同的事情。有點毛骨悚然。

Aleppo: Horizon,我接收到了某種訊號。

Horizon:是什麼?

Aleppo:是微弱的,呃……(停頓)我想是有人在唱歌。他在我們的通訊頻率上廣播。

Horizon:播送過來。

當Aleppo將傳入訊號推送至I-44小隊所有人的耳機時,大家都停下了動作。

未知訊號:雜訊)看她是如此的-(雜訊)我怎麼能-(雜訊)我愛她,是的-(雜訊)將欣然獻上我的心臟,但每一-(雜訊

Ashen:那到底是什麼鬼?

Vestige:等等,有東西在靠近。在那邊的樹林裡,快看!

Kato:這裡也是!

Horizon:隊伍集合,過來這裡!快點,快點啊!動起來!

小隊迅速地前進。由於有大量人影在森林裡中的暗處穿梭著,樹葉的擾動聲變得更加明顯。

未知訊號:雜訊)年輕又可愛,來自伊帕-(雜訊)的姑娘正走著,而當她經過-(雜訊)微笑,但她沒有看著-(雜訊

Vestige:他媽的是什麼鬼?在上面,快看!在空中!

某個在小隊上方的物體短暫地照亮了這個區域,但沒有人的攝影機捕捉到它的身影。Horizon突然命令隊伍停下來。

Horizon:在那裡,上面,看。

humanoid.png

未知人型實體的照片,擷取自I-44的錄影機。視覺上的失真將歸因於SCP-4971內部潛在的電磁干擾。

一個人形身影站在樹的後面,其面部隱藏在陰影之中。其身形纖細,有著紅褐色的皮膚和一堆樹枝、樹葉和藤蔓綑綁在脖子上,就像項圈一樣。除此之外它是全裸的。這個實體並沒有頭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在快速震動的白色發光符號。就在符號出現在螢幕上時,所有錄影設備開始出現嚴重的失真。

Horizon:指揮部,有收到嗎?我們在下面碰到了點狀況。我們遭遇了一名當地人 — 接下來你想要我們怎麼做?完畢。

Aleppo:沒有回應,只有相同的歌聲。我們被阻斷了。

Horizon:天殺的 — 好吧,所有人靠過來我這裡。(對該未知實體)哈囉,你聽的懂我說的話嗎?你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嗎?

實體微微顫抖,並將其肩膀向擺動。 片刻之後它便消失了,並重新出現在更靠近人群的位置。它非常快地重複做著相同的事,每一次都更加靠近人群。隨著其逐步靠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實體懸浮在地面之上。

Horizon:操!

Horizon以及團隊的其他成員皆向實體開火。當實體被炮火擊中時,子彈射入身體的地方會發出些許的白色亮光。實體踉蹌地向後靠在樹上,當它倒向地上時發出了非常高的尖叫聲以及玻璃破碎聲,並且其肩膀上的白色閃爍符號碎裂並消失。

Wild:他媽的。他媽的。那到底是什麼?

Ashen:感測器接收到有更多人影朝我們這裡接近-

Horizon:所有人,給我他媽的整隊,我們-

Aleppo:啊!天殺的!(拔下耳機)有東西在頻帶上面尖叫。

Carrier:喔不。

團隊周遭出現大量閃爍的白色符號。原先寂靜的森林傳出了輕柔的鳴叫聲。在他們後面,他們聽見了樹葉的摩擦聲。轉向聲音來源,他們看見一個被Horizon擊中的實體倒在地上劇烈晃動的身影。過一段時間後停止顫抖,並隨後升起,就如同肩膀被抬起來一樣再一次懸浮在地表之上。 傳來另一道聲響,隨後確認為與先前相同的玻璃碎裂聲和尖叫聲,只是反轉了過來。於聲響結束時,那個閃爍的白色符號再次出現,並且實體開始朝團隊前進。

Horizon:快跑!

小隊逃離了大量緊隨其後的人型實體們。I-44 Kato被絆倒並跌在地上,隨後被實體們團團包圍。 不久之後,他的攝像機和個人定位器停止運作。在一個實體短暫地與I-44 Ashen纏鬥時聽到槍響。 I-44 Wild看到該特工的手臂被一個人形實體扯斷後消失。他的攝像機和個人定位器也停止運作。

就在剩餘成員繼續向前衝刺時,I-44 Aleppo的轉發器開始發出聲響。

E-13 Eclipse:雜訊)有人聽到我們嗎?哈囉?我們聽到你們了,你們可以聽到我們嗎?

Aleppo:Horizon!聯繫上E-13了!

Horizon: E-13,E-13,這裡是I-44的隊長,你有收到嗎?我們正在被一群敵人襲擊,需要支援,完畢。

E-13 Eclipse:Holy shit,你可以聽到我們。好,去空曠的區域,它們不能(雜訊)森林,往高處(雜訊

Horizon:我們要離開這裡!快!

Vestige:我看到前面有片高地!往北方30度!

小隊朝森林邊線的開口衝刺。就在他們狂奔時,愈來愈多的實體浮現在他們身旁。它們靠近的非常迅速,而鳴叫聲也變得逐漸大聲並且他們腳下的地面突然發生晃動。Wild被撞到一旁並倒在地上,落後小隊一小段距離。

I-44 Aleppo、Vestige和Carrier穿越林線並爬到高地之上。Horizon停下來等Wild向前跑,但她被從後面抓住。Horizon架起他的步槍並朝攻擊Wild的實體開火,但他們的數量過於龐大。

Wild:[數據刪除]

I-44 Horizon開槍了結了I-44 Wild並隨後轉過頭跑向空地。就在他回過頭時,所有敵意實體以及I-44 Wild的屍體皆消失的無影無蹤。

Horizon:天殺的。天殺的天殺的。

無線電雜訊。

E-13 Eclipse:I-44隊長,有收到嗎?完畢。你有收到嗎?完畢。

Horizon:這裡是I-44隊長。收到了,完畢。

E-13 Eclipse:情況報告?

Horizon:我們只剩下三個人。那些樹林裡的傢伙,它們太多了。(停頓)它們到底是什麼?完畢。

E-13 Eclipse: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沒有為此作好準備。我們在逃到這裡的過程中失去了Bangkok。Atlantis在想他是 — 該死,你是怎麼描述它的?(停頓)它們就像是碎片,一群迷失在這裡面的人,每當它們做著那呃,你為此而進來的儀式時。

Horizon:而我們他媽的殺不了它們。我擊倒了一個然後它馬上又爬了起來。

E-13 Eclipse:對,我們在想它們是從某個地方汲取能量。任何時候它們有人在這麼做時,這裡就會有大量的電磁雜訊然後它們就恢復了。不論那個雜訊源是什麼,那呃- 那都非常的強烈。 它覆蓋在我們的無線電頻帶上而我們該死的什麼事都做不了。

Horizon:你在哪裡?我們在一個呃- 看起來很空曠的山丘上,我們需要聚在一起。

E-13 Eclipse:你有沒有看見一條河流,在某處呃- 你西北邊的某個地方?

Horizon:對,是的,我看見了。

雜訊。

E-13 Eclipse:雜訊)在一個星期前抵達那裡,我們沿著河流朝東北方往那些山前進,我們幾乎- (雜訊

Horizon:哈- 確認確認,Eclipse。你說你們多久前抵達這裡?

E-13 Eclipse:嗯,大概一個星期吧,我想。我們沒有數過日子,但我們有戴手錶而,呃,為什麼?

Horizon:我們是在你們之後不到一天的時間內進來這個異常的,而我們大概只在裡面……六個小時?應該吧?

沉默。

E-13 Eclipse:是啊那真是- 天啊。那可真不妙,Horizon。

Horizon:嗯。很不妙,我們-(雜訊

I-44小隊失去與E-13小隊的無線電聯繫,並持續記錄。

E-13 Eclipse:Horizon?你有收到嗎?

沉默。

E-13 Eclipse:Horizon?你有收到嗎?

雜訊來源自I-44 Aleppo的無線電。

biphi.jpg

接收自I-44小隊視訊發射器的最後一張圖片。

Aleppo:雜訊)大量的-(雜訊)有東西在移動,往南-(雜訊)真的是一大堆的-(雜訊) 哦-

所有無線電完全中斷。從E-13的位置可以聽到遠處傳來一個響亮、低沉的轟鳴聲。I-44 Aleppo的視訊發射器廣播了12秒,在剩餘的視訊被抹消前記錄著一個單一靜止畫面。

附錄 4971.8:對Anna Christian的訪談

備註:以下內容為對Anna Christian(POI 4971.02,其在發現SCP-4971的三個月前遭到拘捕)實施訪談的文字檔。本次訪談於與I-44小隊失去聯繫後不久便開始。

Dr. Angle:我們需要瞭解妳知道Biphi的終訴些什麼。

Christian:為什麼?跟你們這群高潮臉的傢伙合作對我有什麼好處嗎?一旦事成之後你們只會把我丟回牢裡讓我腐爛,直到你決定讓我再次看到隔壁的走廊。

Dr. Angle:我們很樂意談論妳的釋放,如果妳願意與我們合作的話。我們只需要些資訊。

Christian:你想要知道些什麼?

Dr. Angle:在那個異常之外是什麼樣的世界?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Christian:哦,你們已經-(停頓)你們已經打開了它。

Dr. Angle:不是我們。是Katarina Randolph打開的。

Christian:嘆氣)她是個他媽的笨蛋。我警告過她了。我一次又一次的警告過她。天啊。

Dr. Angle:警告她些什麼?

Christian:那個- 好,我是個女巫,對吧?不是那種坐在掃帚上攪動鍋子的女巫,而是……自從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那就像是我能看見除了人類以外的東西。我可以跟動物溝通,傾聽樹木的低語,當然還有些更加黑暗的事物。舊事了。當我發現有人也跟我一樣的時候,我非常的歡喜,你懂的,有一群可以一起闊談的人們。我是如此的……沉迷,在所有的神秘之上。秘密集會、古老的語言和……那我曾經警告過的。秘儀。

Dr. Angle:像是終訴裡面提到的那個?

Christian:點頭)這個儀式是我見過最令人著迷的一個。你只要混合血液、灰燼和偶蹄的碎塊就可以掌控大自然。在水裡下毒,使作物腐爛。那才是真正的力量 — 不是你獨有的,但你仍能掌握其中。 那本書蘊含著力量,但不是Katarina所期望的那種。

Dr. Angle:妳是指?

Christian:Katarina和她的追隨者們就是群假冒成女巫的環境恐怖份子。他們不瞭解代價和犧牲 — 他們只知道拯救樹木。我相信她,並且傳授她這些東西。如何立即的使鋼鐵生鏽,來破壞推土機的腳踏板、如何將土地轉變成泥巴,並帶來蝗蟲以趕走開發商。然而,這從來都沒辦法滿足她。她想要更大且更強力的事物。她會說「直到我們拭去男人留在蓋亞臉上的憤怒前我們將永不停歇。」(停頓)當我得到終訴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像她一樣的小孩。我以為我知曉所有事情,但我身邊有些睿智的長者教導著我要有耐心。在耐心學習之下我得到了所有我能自終訴裡汲取的一切,以及它裡面所描述的東西。我學習到它並非我所想的那樣。我學習到我一直以來都是錯的。

Dr. Angle:妳認為它是什麼?

Christian:一位自然之神。一個對蓋亞的訴請。我們是這樣想的,而Katarina也是。但她不相信我 — 她認為我因為害怕而沒有告訴她全部的資訊。我確實害怕,但不是因為我擔心她會把蓋亞的衛士帶走。我感到懼怕是因為知曉大地寂靜之神並不全然是位自然之神。祂是犧牲之神。祂所棲居的世界、居住在那裏面的生物,這些都只是犧牲和儀式的副產物罷了。它們依靠犧牲和儀式來維持。人類、植物和動物的靈魂,遠在天邊或近在眼前之物。祂取走那些靈魂並把它們轉化新生,依照祂所想的那樣。祂將會重塑這個世界,但祂所創造的世界並不是個可以讓人類存活的地方。那就像是……把河流和湖泊替換成電池裡的酸液一樣。

Dr. Angle:我們該如何靠近那道門?

Christian:大笑)你辦不到。她也沒在在意這種事情 — 她入魔了。為了蓋亞,她想要重塑這個世界。這個代價太高了。

Dr. Angle:我們該怎麼擊殺那裡面的生物?

Christian:擊殺?你是要怎麼殺死一個神?你殺不了祂,用盡這個宇宙裡的所有炸彈和子彈都沒辦法。祂是由儀式所維持的。儀式不只包含有山羊、鮮血和滿月。較小的儀式,較小的犧牲,每天都有人在實行。甚至是你們基金會為了讓黑暗的事物繼續潛伏在檯面下所做出的。這就是你殺了祂的辦法。停止執行儀式,停止造成犧牲,而知曉大地寂靜之神將會消失。就這樣而已。

Dr. Angle:妳知道我們做不到。

Christian:那麼你就殺不了祂。就這樣。你殺不了祂,而你最好向任何還在傾聽的神明祈禱祂找不到門徑,因為當祂找到出路之時,便是祂展開祂自己的儀式之刻,祂可不會被蹄子和灰燼所滿足。

Addendum 4971.9: SCP-4971-▽

備註:以下內容為蒐集自機動特遣隊Epsilon-13「命中注定」成員之音/視訊文字檔。

回收文件
音/視訊文字檔

  • E-13 Eclipse - 隊長
  • E-13 Roman - 火力
  • E-13 Mercury - 火力
  • E-13 Nine-Eyes - 通訊

攝影機開始運作,面向Eclipse。他顯然疲憊不堪。

Eclipse:這裡是Eclipse,發送給呃……任何可以聽到我們的人。我們已經進來這裡兩個月了,配給品已經全部用盡了。這裡的所有東西都不可食用;它會灼傷你的嘴巴,甚至是植物也是。水是可以喝的,但我認為那會讓我們生病。我的視線開始模糊,而我們失- 呃……(停頓)我們失去了Atlantis,所以那就是……那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們在山上,而我們找到一個可以穿越過去的地方,我們準備要前去那裡。 在上面我們可以看見所有東西,如果你,呃,如果你看-(攝影機停下來環視整座向四面八方延伸的森林)對,就在那裡。我們所能看到的就只有森林而已。太陽仍在落下,有些時候它會變暗。有些時候我們會看到山頂發出光芒,這就是為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前去那裡。所以這就是我們現在待的地方。

畫面在Eclipse重新將攝影機接回他的頭盔上時變黑。

Eclipse:我們走吧。讓我們上去那裡,來吧。

E-13小隊的剩餘成員沿著陡峭的山壁向上移動。現在可以看到他們在一塊狹窄的外凸岩層上休息。無法得知他們是如何在沒有攀岩設備的情況下攀爬如此陡峭的山壁。

一小段時間後,他們抵達一塊較大的外露岩塊。於他們所處的位置能看見兩道山峰之間的路徑,並且他們四人緩慢地朝這條路徑前進。Eclipse看向Roman和Mercury,他們看起來也十分疲倦。他回頭看向Nine-Eyes,而對方身上纏滿繃帶。

Eclipse:快點,兄弟們。我們就快到了。就剩幾步路而已。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穿過這裡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小隊穿越了雙峰之間的區域。當他們離開小徑抵達另一側時,他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廣闊的高原上,並俯瞰著更多森林和高山。一條河流橫越了底下的森林。無線電訊號開始失真。

Eclipse:雜訊)那裡,她在下面。嘿,嘿!就是妳!轉過來!轉過來讓我可以看的見妳!

一個赤裸的人影在前方的山崖邊跳舞。 Eclipse、Roman和Nine-Eyes舉起他們的武器。就在他們靠近時,他們看見在她身後的地上畫有一個符號。一顆心臟被扔在附近的地上。而她正在唱歌。

未知女性:歌唱)高挑黝黑年輕又可愛,來自伊帕內亞的姑娘正走著,而當-

Eclipse:趴在地上!給我他媽的趴在地上!

女人轉過來面向小隊,發現對方就是Katarina Randolph。她並未停止跳舞。其胸膛上可見一道巨大的傷口。

Roman:趴下!我對天發誓我真的會殺了妳!

Katarina Randolph:哦,但我看她如此地憂傷。我怎麼能告訴她我愛她-

隨著Roman對Katarina Randolph開火的槍聲。她向後跌倒並開始大笑,隨後在Nine-Eyes用步槍朝其射擊後便沉默了下來。她癱倒在地上。

Eclipse:媽的。(深呼吸)結束了嗎?

沉默。

Roman:我想是-

突然一陣響亮、低沉的轟鳴聲充斥在大氣之中,伴隨著一道閃光。所有殘餘的E-13成員為此感到震懾並倒在地上。Roman和Nine-Eyes的視訊紀錄器立即停止了運作。音訊紀錄器充滿雜訊。Eclipse站了起來。

biphi2.png

SCP-4971-▽。

在他們腳下的山谷中的便是SCP-4971-▽:一個巨大的鹿形實體。其並不具有頭部或頸部;取而代之的是,整體結構被替換成一個巨大的、震動著的白色閃爍鹿角。在其軀幹旁繞行有數個白色發光小球,並在它們旋轉時向周圍空氣中散發著白色閃爍粒子。 SCP-4971-▽邁出長遠且緩慢的步伐走進山谷之中,並轉身面向特遣隊。在其整體圖騰的中心是一個閃爍的圓盤,並且中心呈黑色樣。

Katarina Randolphd的屍體開始顫抖並隨後就像被從肩膀舉起一樣,懸浮在距離地面一公尺的位置。 Roman舉起他的槍枝向其開火,但她的屍體卻開始大笑。

Katarina Randolph:蓋亞!蓋亞!我屬於您!帶我走吧!

屍體開始震動,伴隨著與I-44小隊曾聽過相同的反轉尖叫聲,Katarina Randolph的頭部向內塌縮並自內部出現一個旋轉著的白色圖騰。它快速的旋轉,並停了下來,隨後轉過頭面向小隊。與此同時,他們無線電中的雜訊皆停止了。

katarina.jpg

自回收視訊中擷取出的靜止畫面。

未知訊號:是的,我將欣然獻上我的心臟。但每一天當她走向海洋-

Eclipse、Roman和Nine-Eyes開始朝Katarina Randolph開槍,而對方快速的遠離他們。就在E-13 Mercury轉身逃跑時,她聽見了相同的低鳴聲。就在走進山峰之間的小徑前,她轉頭看到Eclipse、Roman和Nine-Eyes被懸吊在空中。同時他們的心臟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殘暴地拉出他們的身體,E-13 Mercury轉過身並開始奔跑。

Mercury:喘息)我的老天……我的老天……我的老天……

隨著太陽落下,天空開始變暗。E-13 Mercury衝過山口,再次出現在山的一側。她向前走了幾步並停在懸浮在空中的Katarina Randolph面前。Mercury的心跳開始減慢,並且她將手摸向腰帶上的刀。

Mercury:好吧,好吧。來啊,妳這個小婊子。讓我們操她媽的開始吧。

Mercury衝向Katarina Randolph。另一股響亮的轟鳴聲,而E-13 Mercury的音訊和視訊饋送也就此中斷。

附錄 4971.10:附加傳送內容

在失去與E-13和I-44小隊的通訊後,Site-81宣告終止其餘進入SCP-4971探索的嘗試,並且封鎖現場。仍能持續聽到自南木公園商場內部傳來未知生物的聲響,但沒有額外的隊伍被安插進入商場內部以調查情況。

2007年10月19日,一個SCP-4971內部的發射器連接上線並開始發送訊號。在此之後,大量的資訊被傳遞至現場的數據伺服器,其中包含異常內部的天氣、拓撲結構和電磁場數據。除此之外,其還傳送了I-44和E-13小隊的完整視訊/音訊紀錄。傳遞結束後,發射器再次離線。

2007年10月29日,發射器再次開始運作,這一次顯示了一段視訊,內容為一座位於山頂,基金會頒布頻寬的無線電塔。該視訊饋送了6分32秒,並隨後離線。

2007年11月19日,一個地面的單張靜止幀圖像被傳送至現場數據伺服器。以泥土寫著「還在這裡」。

mercury.png

擷取自回收視訊中的靜止圖像。

2015年6月16日,發射器啟動了18秒。在這段期間,可以看見一張女性的臉。她似乎非常的恐懼。她向後拉並用嘴形說著「跑不動了」和「抱歉」,隨後發射器停止運作。

並無接收到更多傳送訊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