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23
評分: +4+x

項目編號:SCP-4923

項目等級:Keter……或 Thaumiel,視觀點而定。

特別收容措施:SCP-4923 必須被保存在它自己設計的自我參照維護迴圈中。(雪花石膏不能容納它──石膏血液,朋友,石膏血液。) 基金會收集的 SCP-4923 被保存在幾千個桶中,可根據請求提供或用於稅收目的。在道德上來說,SCP-4923 應始終保存在超現實主義人員的心靈與思想中。

因此,與 SCP-4923 互動的人員的應受譴責性是最重要的。作為自我指涉,應該盡可能頻繁地改變其自我指涉性的自我指涉性質。作為雪花石膏,當然很難分離出它的蛋白質──儘管我們的超現實主義者已經發現了一種乳清。

調查 SCP-4923 的人員必須進行每日頭骨放射學檢查。如果在其中發現額外的 SCP-4923 實例,應立即將其從腦袋切除並添加到桶中。

請原諒我們的這種輕浮,小夥子或是盧德主義者──你以後會理解它。大概。如果你在關注的話。但是,如果為時已晚,你會認為我們完完全全精神錯亂。

描述:SCP-4923 是人類生產的大約一千兩百億個 corpora arenacea 的明顯而奇妙的聚集。SCP-4923 的個別實例在語義上是易變和矛盾的,使得直接和/或/若正規的指涉方式完全無用。事實上,嘗試以適當的方式直接描述 SCP-4923,或者以過於符合有意義性的方式描述,會使神經元混亂,並使你稍稍感到不安。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文檔都是矛盾的──雖然我們談論瘋狂,但其中是有條理的。

這麼說好了,不用斜體:在你的頭骨裡面,有一個小小團塊叫做 epiphysis cerebri,隨著時間的推移,它會逐漸石化。這是一種殺死你或你的一部分的過程。這是我們很久以前遭受的詛咒,當時我們激怒了諸多邪神之一,也許吧。可能有些書圍繞著這個事件,但它們甚至比這還要不易理解──而且就算你甚至可以些微地理解它們,那麼你將無法再表達任何話語來告訴我們其他人。

4923 作為一種語義錨,隨著年齡的增長,它會讓你固實在平面上。(固實在一個平面上,明白嗎?) 然而,這使某些研究領域在功能上變得不可能。為了與想法共舞,你不允許穿鞋。有些藥物可以對抗這些東西,如果你對那些有興趣 ──它們被稱作不可知劑 (Agnostics)。記憶消除劑 (Amnestics) 讓你遺忘、記憶強化劑 (Mnestics) 讓你牢記、不可知劑讓你懷疑。 (類似地,靈知劑 (Gnostics) 會讓你確定,但不一定正確。)

讓我再試一次。吸收不可知劑會導致語義分離。不可知劑讓你能調查那些錯誤的事物。更具體地說,它們促進了替代邏輯範式的使用──通常是那些外表看起來荒謬的範式,它們的確荒謬。

我們是不真實的戰士。

然而,生活在不真實中的好處是,你在諾斯底真實現實的邊緣擁有更強大的力量。如果我們正好把正確的事情做成錯的,那麼正確和邏輯真理就會佔據空間中留下的真空,並且以移動「現實」的方式來佔據空間。

這稱作超現實主義,而且我操,每個人似乎都因此恨我們。我們抗拒那個錨,該死,為了真正討論錨,我們需要像這樣說話!這就是讓一些人厭惡的──但讓話題回到心智結石上頭。它們是有毒的東西,糟糕的石質惡性腫瘤,只會長了又長直到你牢牢地深陷在這種特定的感知狀態。

如果你正在研究它,你會想要再嫁接一些松果體。當然,如果你想成為一名科學家,觀察「真實」,而不是當一個超現實主義者,我們可以多放一些 4923 進你的頭顱裡。如果你不使用你的松果體,我們會拿走它:你離地面越近,我們就飛得越高。

因為精簡是智慧的真髓,所以我要告訴你:我們發狂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