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46
評分: +6+x

項目編號:SCP-4646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 2059/12/30:由於正在進行中的XK級世界末日情景,對SCP-4646的收容並非應最優先考量的事項。基於Cartwright特工有過應對時因性異常的經驗,以及其當前之生理狀態並不允許他支援隕星協議Protocol Fallen Star,該名人員已被指派負責對該項目的收容。他唯一的職責便是限制公眾對SCP-4646知識的掌握,以避免於一般民眾間引起恐慌。

出於該效應之特性,於1981年12月31日後出生的人員皆不允許進入SCP-4646。

描述:SCP-4646為位於蒙大拿州,藍狐鎮上一棟遭到棄置的房屋。SCP-4646於1950年代中的某個時間點興建完成,但由於記錄在2042年的猩紅之夜Scarlet Nights中遺失,確切的日期無法得知。藍狐鎮擁有212位居民;其中大多數人皆具備有SCP-4646異常性質的部分知識。

當在任意年份的12月31日17:00至隔年1月1日6:00進入SCP-4646時,所有進入人員將穿越時間回到位於1999年12月31日與2000年1月1日之間,相應時間點的房屋之內。於任何時間點離開SCP-4646,或持續待至活躍時間結束時,所有人員將返回至個人所屬的相對應時代。

SCP-4646內部的場景通常被描述為一場為了慶祝千禧年的到來而舉辦的盛大新年派對。當處於SCP-4646之中時,所有人員將會發現到自己的生理狀況與衣著,皆變化為符合1999年12月31日的狀態;該效應並不影響攜入SCP-4646的其餘物品。儘管在過去60年內有大量人員於活躍期間進入SCP-4646,從未有人經歷或報告稱內部有壅擠的情形。

直至2059年12月27日,藍狐鎮居民暨現已解散的Are We Cool Yet?前成員Stacy Mackintosh,向Cartwright特工供認自己曾參與其中的事實後,SCP-4646建物周遭的情形才得以明瞭。當前認定無須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

附錄1:以下內容為Cartwright特工與Stacy Mackintosh之間的訪談記錄

日期:2059/12/30

地點:蒙大拿州藍狐鎮,Cartwright特工的住所

受訪者:Stacy Mackintosh女士

採訪者:Frank Cartwright特工

<紀錄開始>

Cartwright特工:嘿,Stacy。

Mackintosh女士:嘿,Frank。你的腿還好嗎?

Cartwright特工:是,是,非常的有趣。真是感謝妳喔。

Mackintosh女士:當然了,我沒特別打算做些什麼。不過我不確定你為何仍要做這件事情就是了。

Cartwright特工:對天發誓,我也沒有這麼想。總而言之。第一個問題。

Mackintosh女士:說吧。

Cartwright特工: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呃,造出像這樣的房子的?

Mackintosh女士:啊,就在那個夜晚。1999年,我當時18歲,那時我與aw-see幾乎毫無瓜葛,但我那一年一直都在做著些小企劃。我與我的姊妹覺得這樣很好玩。當時還不知道那是不是「藝術」,但我們懂得利用來使其纏繞著「異常」。

Cartwright特工:妳們「覺得這樣很好玩」?就這樣?

Mackintosh女士:是啊。我是說,觸碰到流並不是件難事,而且也很簡單,真的。只需要一丁點時間的推移。我甚至不需要為此深思熟慮。那原本都只是在鬧著玩的,直到了……直到我們進去那裡。

Cartwright特工:那場派對不好嗎?

Mackintosh女士:嗯,你可以這樣想。介不介意我抽根菸?

Cartwright特工:我都不知道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你都在抽著那要命的玩意兒。請吧。看起來我不該在這裡待太久,這樣那些菸就傷害不到我了。

Mackintosh女士:哈哈,別這麼說嘛,Frank。

Mackintosh女士點燃一根香菸,並開始抽了起來。

Mackintosh女士:那場派對很好。可以說是棒極了。裡面滿是人,但我讓它看起來總是只會有著最完美的人數,不論是誰在裡面。那真是令人讚嘆。人們顯然都已經聽說過了派對的存在,在過去,他們會帶來各式各樣的鬼東西。來自未來的音樂、稀奇古怪的酒、當時還不存在的手機。我曾遇過一位我認識的人,而數十個相同版本的他就這樣聚在一起。那真的很瘋狂。起初是這樣沒錯。

Cartwright特工:發生了什麼事?

Mackintosh女士:我見到了某個人。某位我熟識的人。Dave,住在雜貨店旁邊的那個。

Cartwright特工:我認識Dave。他是個好人。

Mackintosh女士:是啊。對,在我們都還年輕的時候,那時你還沒出生,但他曾經是任何派對中的靈魂人物。我當時遇到過他的許多個版本。但我在之後遇見了另外一個,總是沉默且愁眉苦臉的他。他說他來自……嗯,來自現在,2059年。

Cartwright特工:好吧,很高興瞭解到了,不論我為收容這傢伙而盡了多少心力,我最終都將一事無成。

Mackintosh女士:不確定那是不是件好消息。Frank。他告訴我當他每次進來時,他都在試著尋找來自未來的人。來自未來的他自己。但他們最遠也就來自2059年。

長時間的沉默持續了數分鐘。

Cartwright特工:你在外面有家人……我想說的是,我有人能聯繫。我能看看是不是……

Mackintosh女士:我覺得你的那些聯繫人已經不復存在了。

Cartwright特工:嗯。

Mackintosh女士:到底發生了些什麼?我指的是,這個世界怎麼了?我們只得到了一點點資訊。做為一般平民,僅此而已。

Cartwright特工:我知道的比妳還少。我在猩紅之夜中失去了我的腳,然後他們就把我送到了這裡。事情只是……變得更糟罷了。有些時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令人生畏的怪物、基金會自己搞出的麻煩、死亡邪教,或者人類自身的天性。我甚至不確定將要致我們於死地的,是不是只有其中的一個因素而已。

Mackintosh女士:對。我只是……

Cartwright特工:我明白。但這無濟於事。

Mackintosh女士:是的。

現場再度陷入一陣沉默。

Mackintosh女士:今晚的星星很亮。

Cartwright特工:我猜這裡從來就沒有這麼嚴重的光害,即便是在一切開始之前。但這樣就夠了……我想要看看外面,然後假裝這已經很久了。當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沒能親眼見過銀河,但我記得我們的父母曾經告訴過我,那樣的天空是什麼樣的景色。

Mackintosh女士:你是愛爾蘭人,對吧?我一直以為愛爾蘭的天空比較清澈。那邊的事物看起來總是比較美好。

Cartwright特工:都柏林那邊就不是了。也許西邊那裡是這樣。

Mackintosh女士:這還真怪,他們告訴你「過去看起來」的樣子,說的好像你能開車到那裡似的。

Cartwright特工:我們對距離的感受不太一樣。而且那時候的人們總是愛說些垃圾話。

Mackintosh女士:還記得他們有多討厭千禧世代嗎?

Cartwright特工:天哪。

Mackintosh女士:嘿嘿嘿。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Cartwright特工:是啊。真的是這樣。

Cartwright特工長嘆一口氣。

Cartwright特工:很快就不再能看見這麼多星星了。或能看見它們的人類。

Mackintosh女士:我想,這就是派對的意義。

Cartwright特工:什麼意思?

Mackintosh女士:一直困擾著我的一件事情是,讓流出現在不是藝術的事物之上到底容不容易。這是辦得到的,但你通常要以某種方式交代清楚。當你在驅使著它時,你得要讓它感覺起來像是藝術。但在派對之中,這真的十分容易。我到幾年前才明白箇中道理。

Cartwright特工:這是種遺囑,我猜吧。

Mackintosh女士:是啊。這些年來,所有人成長茁壯並搬了出去,找到一份工作並遠離這裡,或待在家鄉之中生活著。回到1999年,然後回想起他們還年輕時的歲月。當時前腳正準備踏入千禧年,人生還有著諸多的希望。你看向窗外,然後……好吧,我從沒想過我會懷念空無一物的天空。這就是藝術,以它自己的方式。在它還年輕的時候紀念著這垂死的世界。

Cartwright特工:妳還真是會說話啊,Stace。

Mackintosh女士:痾,少這麼說了,Frank。你是要明天再來,還是試著阻止我們?

Cartwright特工:我想……我該去露個面了。那樣好像也……會很不錯的。

<紀錄結束>

附錄2:2059年12月31日,17點04分,Stacy Mackintosh與Cartwright特工進入了SCP-4646。17點09分,繁花開始綻放。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