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73
評分: +5+x

警告

基金會誤傳部正在調查以下文件。因此SCP-4473相關研究將全數凍結,直到另行通知。

項目編號: SCP-4473

項目等級: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4473存放於Site-22異常項目獨立儲存區,由兩名安保人員隨時看守。所有SCP-4473搬移都需要透過機械代行,不允許任何人員與SCP-4473有直接接觸。

不允許SCP-4473的收容室有其他事物存在。

描述: SCP-4473是一個大型矩形物體,外型近似電腦伺服器。其左側有一個大空洞,可以看見內部有綑成一團的骨頭1與細線。右側則用噴漆寫上了「哦,你這個小小邊緣人。」字樣。

當對象接觸SCP-4473內部任何組件時,他們會有類似輕微靜電衝擊的感受。隨後的數分鐘至12小時內,受到一系列異常現象影響。這些現象主要影響對於對象,以下稱為受害者,的觀測2,具體如下:

  • 情境辨識喪失: 隨時間推移,觀測者將會喪失辨識受害者行為情境的能力。並非對實際行動的感知沒有影響,而是理解行為動機與後果的能力喪失。之後理解力缺乏的現象會愈發嚴重,觀測者對受害者的印象會愈來愈模糊。
  • 身分辨識喪失: 觀測者無法辨識受害者的身分。與前述症狀相同,對受害者的實際認識並無影響,只是他們將這些認知與所見聯繫起來的能力會受影響。起初,該現象只會影響對受害者的主要稱呼,例如名字。但很快就會惡化到幾乎所有受害者相關的細節。
  • 消失: 一旦前述症狀惡化到觀測者無法辨識任何受害者相關的細節,後者將會徹底消失。儀器分析證明在消失後,沒有任何事物會補上受害者原本所在的空間。

發現: SCP-4473最初是因為來自紐約曼哈頓一間公寓的匿名電話3通報,從而得以收容。隱密特遣隊Covert Task ForceAlpha-9("好奇的貓")調查電話源頭位置並無所獲。然而在發現房內內的密道後,CTF Alpha-9調查尋獲了大量的異常藝術品,包括SCP-4473。

對藏品與其原料的調查發現,該公寓是著名異常藝術家Julian Paget所有的幾處居所之一。4此外,SCP-4473附有的信件表明,這是由Gideon Saul先生寄予Paget的。

發現SCP-4473後,派遣職員前往Saul先生鄰近住所進行訊問與暫時拘留。


訪談紀錄 4473-1:

採訪者: Grenn特工
受訪者: Gideon Saul


<開始紀錄>

(Grenn特工進入房間,隨然並未被東西絆倒卻稍微踉蹌一下。)

Saul先生: (低聲) 抱歉,亂了些。

Grenn特工: 夥計們跟我說,你準備好開口了是嗎。

Saul先生: (點頭) 是的,先生。

(Grenn特工hands將指紋掃描器遞給Saul。)

Grenn特工: 先做指紋驗證 — 確認你的身分。

Saul先生: 好的,先生。

(Saul先生操作指紋掃描器。)

Grenn特工: 那麼。據我所知,你就是SCP-4473的創造者?

Saul先生: 創造什麼?

Grenn特工: 那個箱子。

Saul先生: 喔,嗯,應該吧。

(停頓。)

Grenn特工: 在我們搞清楚碰到它會怎樣前。就因為碰了那個箱子,我們丟了一個特工。你願意說明一下嗎。

Saul先生: (挪動) 我,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任何人……好吧,我的確傷害人了,但是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Grenn特工: 我猜你最初的目標是Julian Paget。我們調查了你的背景,Paget應該是你的美術老師。我說的沒錯吧?你是他的學生之一?

(Saul先生面部表情出現變化)

男人: 美術老師,我的,我的美術老師!?先生,我,我無意冒犯,沒有別的意思,但那個人是我的引導者!他對我來說不是,不是那種普通關係。

Grenn特工: 但你不否認將那個箱子寄給了他?

男人: 我,我不否認……

Grenn特工: 那麼,為什麼呢?

(停頓。)

某人: 他就是我的太陽,我剛來這裡的時候非常孤單,只有他認可我的作品,使我堅持下去,你能明白嗎?但是當他要離開我,把我拋棄時,讓我感覺……讓我感覺像……你知道的。我希望讓他有同樣的感受。

(停頓。)

某人: (道歉)

Grenn特工: 喔幹,快叫人來!快點!

某人: (說話)

(有什麼在發出聲音)

(兩名CTF Alpha-9成員回應Grenn特工的叫喚進入房內。)

CTF Alpha-9-5: 長官?

Grenn特工: 他媽的。人不見了。去叫研究小組過來!

(Grenn特工與其他CTF Alpha-9成員離開房間。)

(沒有人沒做什麼事。)

(沒有事情發生。)

(沒有。)

<結束紀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