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49
評分: +3+x

項目編號:SCP-4449

異常等級:Euclid

威脅級別

特殊收容措施:SCP-4449 應收容在標準低威脅性人形生物收容間內。

SCP-4449 每週應接受一次訪談,以保持其心理健康,並獲取有關其過去和異常性質的進一步情報;對任何關於カワモト ダイスケ (Kawamoto Daisuke) 的罪行或日本東白川村當前局勢的陳述應進行特別審查。

描述:SCP-4449 是一個能活動的稻草人,高 1.8 公尺,穿著傳統的武士袍以及全套的板甲或片甲,包含かぶと総面そうめん1

SCP-4449 的身體由粗麻布組成,內部填充棉花和稻稈。這種材料易受磨損和傷害,沒有表現任何異常耐久性,它的衣服或盔甲 (可拆卸) 也沒有展現此種性質。然而,如果 SCP-4449 的身體受到損壞,可以使用常見且易於獲得的材料 (如布,麻線和其他填充物) 對其進行修復或替換。這種可互換性和新材料的異常整合能力被推測是造成儘管 SCP-4449 年齡已高卻仍然處於可使用狀態的原因。

此外,儘管防護裝備超過自身體重約 14 公斤,但 SCP-4449 能夠在穿著盔甲時保持直立和平衡,並且它能夠抬起和搬運高達 115 公斤的重物。儘管其身體質量低且缺乏生物構造,但其力量與敏捷性和同等體型的健康人類男性運動員相當。它已被證明有戰鬥能力,並且精通於此,它具有江戶時期的剣術けんじゅつ棒術ぼうじゅつ2的詳細知識,它可以在這些武術的授權對打比賽中與基金會大師級的實踐者可靠地對戰,偶爾還能戰勝。

SCP-4449 具有智能,能夠以適當的江戶時期日語說話,雖然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如何實現的,因為 SCP-4449 缺乏負責說話的器官,而且在面具之下完全沒有臉孔。它的個性主要是和藹、有禮貌、合群與懂得尊重,雖然有些誇誇其談和自以為是。

SCP-4449 能意識到它是非人類的構造物,並且聲稱自己是カワモトダイスケ出竅的靈魂。據 SCP-4449 所稱,カワモトダイスケ是西元 1799 年在東京 (那時稱做江戶) 郊區出生的武士,直接效忠於德川幕府3,同時做為士兵還有政治與軍事上的策士。SCP-4449 進一步聲稱,它的靈魂在 1888 年去世後立即透過一種魔法儀式而被安置於其目前寄居的空殼中,因此它可以繼續為其後代和他們所居住的村莊做為導師和守護者。它也宣稱它以靈魂的狀態存在,因而使它可以感知其它靈魂,並與它們互動,它便是利用這種能力打擊經常威脅他村莊居民的妖怪ようかい4

歷史和發現:SCP-4449 在日本岐阜縣的東白川村被發現。

從東白川村居民那裡收集到的紀錄表明,SCP-4449 的存在在村子裡面一個多世紀以來已經廣為人知,有許多 SCP-4449 作為主要角色的照片和書面記錄保存在村莊的記綠中,其中最早的記錄可以追溯到 1893 年。由於村莊孤立,缺乏可用的公共交通線路;以及社區內的模擬協議使村民避免向任何訪客提及 SCP-4449,基金會直到 2006 年 4 月 22 日才意識到它的存在,當時該實體公然走在人口稠密的街道上的影片被張貼到互聯網。

東白川村的公民接受 SCP-4449 的存在,並且當它在村莊的中心和周邊地區之間移動時,會坦率地向它問候或與之交談。與多個公民進行的訪談表明,民眾認為 SCP-4449 是某種有點不尋常但無害,樂意助人,甚至是仁慈的實體。少數村中長者認為 SCP-4449 證明了來世的存在,並且是一位神聖的先祖,被派來擔任對抗邪靈的守護者,這是他們信仰的回報。然而,大多數人覺得 SCP-4449 聲稱自己打擊妖怪是毫無根據的,他們僅僅認為 SCP-4449 是某種形式的妄想幽靈。

儘管如此,東白川村的公民和地方政府與 SCP-4449 保持著友好和熱誠的關係。他們允許它移動到任何它想去的地方,並偶爾提供禮物,甚至邀請它到家中作客。當 SCP-4449 不在村莊周圍的森林中巡邏時,SCP-4449 在社區內被當作多面的支援角色,根據 SCP-4449 的勤務執行紀錄報告,這些角色舉例有:

  • 警察工作,與東白川村的小警察局合作,以逮捕未成年罪犯 (通常是破壞他人財產的青少年,或試圖逃脫拘留的商店扒手) 或幫助歸檔紀錄和其他次要的文書職務
  • 志願消防員,SCP-4449 會衝入起火的建築救出受困或受傷的個體,而不在乎它自己是易燃的稻草人
  • 清潔工, SCP-4449 會與夜間清潔人員一起清理整個村莊的各式公共建築
  • 代課老師,SCP-4449 會自願代替東白川村小學中生病或其他因故不能出席的教師授課。在這個角色中,它將教授諸如日語和基礎數學(它對歷史有顯著的偏好)等科目,以及協調和領導該小學的課後武術課程
  • 一般的勞動和修理工作,SCP-4449 會幫助村民完成各種任務,例如修補屋頂漏水、油漆、砍柴、更換破窗、修剪草坪和耙落葉
  • 追逐鳥類,使牠們遠離農作物和農田

還有許多其他服務。由於這些行為,SCP-4449 受到大多數村民和地方官員的高度尊重。它特別受到兒童的歡迎,他們親切地將其稱為「かかしさん5,在 SCP-4449 沒有監督或教學工作時常常會一起玩耍。

daisuke.jpg

カワモトダイスケ的木板畫浮世繪肖像,由歌川國芳所繪,約西元 1855 年

基金會歷史研究人員發現了名為カワモトダイスケ的武士的真實記錄與記載,他生存在江戶後期。關於這個人的資料有些稀缺,但記錄的出生年為西元 1799 年,死亡年為西元 1888 年,並且作為士兵和策士,已經與確認與 SCP-4449 的主張一致。

然而,所有詳細提及カワモト的書面記錄,無論其來源如何,都一致強調カワモト是臭名昭著殘酷無情的人,以冷靜的殺戮和對戰場上的光榮行為缺乏尊重而聞名。在這些記載中常常以カワモト的綽號:「浴血劊子手」或是「がしゃ髑髏    どくろ6來稱呼他,這是由於他雄壯的身材、稜角分明的臉孔、沉默寡言和冷漠的個性,以及謠傳對流血的熱愛。據稱,カワモト在於幕府任職期間與整個戊戌戰爭7期間,犯下了無數的戰爭罪與暴行,包括焚燒莊稼,娛樂性酷刑和謀殺囚犯,拒絕參與敵方戰鬥人員的喪儀,以及反覆屠殺非戰鬥平民。カワモト經常不願意饒恕那些反對幕府的人的孩子,這使他受到來自他的盟友和同行的批評與厭惡。

カワモト死亡的具體情況尚不得而知,但歷史學家之間的共識來自於幾乎沒有資料支持的推斷:他在被皇室軍俘虜後逃離了首都並取得新的身份,在他的餘生中隱居在鄉村地區。少數記載表明他的真實身份在他去世之後立即被發現,並且他的屍體被附近神社的神主焚燒,以作為他的罪行的補贖。然而,カワモト的墳墓從來沒有被找到過,也沒有發現他的遺體,這些記載仍未得到證實。

SCP-4449 一直恭敬地與基金會人員合作,唯一的例外是其堅定但禮貌地要求將它從收容中釋放出來,並堅稱其村莊在沒有它的情況下,面對掠食性的妖怪時毫無自衛能力。經過十多年的傳統監測和奇術監測,在東白川村附近沒有發現任何符合此描述的生物。此外,雖然 SCP-4449 在採訪過程中表現得非常順從,大部分的話的是真實的,並且提供了有一致性的可驗證情報,但在任何情況下,它都沒有發表,承認或坦白任何歸咎於其所聲稱之身分的那個男人所犯下的不公正與不道德的行為。這些遺漏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有待進一步詢問。

附錄 4449-01:2017 年10月31日,在全國人口普查和人口調查期間,日本政府內部的基金會特工發現了與東白川村相關的多個統計上不可能和值得擔憂的數據點。

自 2006 年以來,東白川村人口報告中的身體和精神疾病的比率一直在增加。截至 2017 年底,東白川村的傳染病、遺傳性疾病、思覺失調症,重度憂鬱症、自殺、癌症和嬰兒死亡率已上升至全國人均平均值的五倍以上,已經比人口十倍於東白川村的城鎮所報告的還多。該村的暴力犯罪率也大幅增加,盜竊、綁架、性犯罪,兒童忽視和虐待、家庭暴力,還有謀殺都上升到未有前例的等級,已遠遠超過該村歷史上任何其他時期的報告。在 11 年間,東白川村的居民人口因為被監禁、外移或死亡,而從 2006 年的 2,677 人減少到 1,004 人。

日本政府或基金會沒有發現這種異常的明確或可證實的解釋,這些趨勢與 SCP-4449 的收容之間也沒有任何可論證的相關性。SCP-4449 的狀態沒有改變。在詢問時,SCP-4449 聲稱自己沒有意識到東白川村的事態,並要求立即從基金會監管中釋放,堅持認為它現在是村子裡「唯一的希望」,如果它繼續被收容,災難很快就會降臨在東白川村,隨後降臨全日本。該請求被拒絕。

目前正在對這些事件進行調查。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