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44

評分: +11+x

根據監督者議會
以及聯邦調查局長的命令

以下檔案描述一TICONDEROGA級異常實體,屬於4/4444 級機密。
禁止未經授權的訪問。
4444
項目編號: 4444
等級4
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級:
ticonderoga
瓦解等級:
vlam
風險等級:
警告

bushvgore.jpg

SCP-4444 (左)與基金會Jack Bright博士 (右)。


location.png

美國,田納西州,迦太基鎮。


特殊收容措施: SCP-4444在根據基金會分級委員會所引入的Ticonderoga提康德羅加級與為其制定的收容措施後實行收容。該分級是特別為SCP-4444所設立,以建立規約與措施持續收容並管理實體。該實體不是過於強大就是過於狡猾,基金會無法以現有手段加以收容。但基於其性質,亦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大規模收容措施。

為Ticonderoga級所制定之協議如下:

  • SCP-4444應受持續且嚴謹的監視,包括其自家中。
  • 基金會與UIU職員均不得嘗試逮捕SCP-4444,此舉只會造成其異常特性變本加厲。
  • 基金會與UIU應派駐訓練有素的危機談判專家在現場駐守,以便在局勢惡化時與SCP-4444有效溝通。基於SCP-4444當前的表現,證實談判是有效的突發異常行動遏止策略。
  • 禁止基金會與UIU職員嘗試將SCP-4444從美國前副總統Al Gore艾爾·高爾1的頭上移除,事實證明如此只會讓該實體異常效應變本加厲,甚至導致收容失效。
  • 將限制Al Gore的公開露面 —— 得到了本人的同意,為了防止SCP-4444的異常能力曝光。

經過分級委員會9-2的表決,Ticonderoga等級2決定設立用以監視SCP-4444的行動。基於Ticonderoga級協議,如果SCP-4444開始出現異常破壞行動跡象,可不經分級委員會投票,逕直將其重分到其他項目等級。迄今為止,事實證明沒有這樣做的必要。

作為與美國達成協議的一部分,SCP-4444將由現有可用的基金會與UIU職員共同監視,並聯合組成一個安保部隊。除了這些監測與進一步的輔助研究外,依照Ticonderoga級協議,當前不需要更多收容措施。

經有適當許可的基金會與UIU職員批准後始可訪問本檔案。

AlGore.png

SCP-4444


描述: SCP-4444是一個無形體的超維度實體,推估自1998年起便與美國前總統Albert Arnold Gore Jr.身體共棲。該實體無法以肉眼窺見,但在紅外線下顯現為一個半透明的細長六邊形塔狀體,其六個面的頂部均有一個三角形的開口3從Gore副總統的後腦杓竄出。實體上刻有大量外星語字符,當它與Gore副總統共同發聲時,多數字符會出現閃爍。

SCP-4444能透過操縱高爾副總統的維度,使其肉身能躲避或逃脫收容。行為期間SCP-4444在紅外線照射下會開始發光,它與副總統能一起穿越任何物理障礙,基金會工程師尚未尋獲有效控制SCP-4444的技術,使收容措施無法長久維持。除此之外SCP-4444似乎還有多種異常性質4,使其成為資訊洩露可能危機的長久威脅。即使如此,在2000年美國總統選舉落幕後,SCP-4444就再也沒有表現過相關異常能力。

SCP-4444自稱為類似該實體的龐大群體成員之一。其對「Garber Gore加伯·高爾」這個名字有反應,並可以用Gore副總統的聲音說話。不過其說話模式極為異常,基本上難以解析,這可能是SCP-4444母語交流方式與高爾副總統的大腦之間存在翻譯障礙。

SCP-4444聲稱抵達地球的目的是為其群體執行偵察任務,該超維度錐形群體會在宇宙中旅行,並找尋新的智能生命體與之同棲。SCP-4444也親口承認,同棲的終極結果通常是在SCP-4444(與其相似實體)在日光輻射下排放異常多地溫室氣體,最終導致寄宿的星球毀滅。

SCP-4444還承認,除非它與地球上最強大的實體思想同棲,否則其同族不會前來,這是因為要確保該超維生命體不會在遷徙過程中,遭受到對象星球所代表的任何權力阻礙。SCP-4444在1998年底抵達時,它將Gore副總統誤認為是上述實體5。當SCP-4444發現這個錯誤時已經太遲了,其無法將自己從副總統的腦部移除,於是SCP-4444改變目標,要使自己當選美國最高職位。

附錄 4444.1: 發現

SCP-4444是由兩名特異事故處特工發現的。這兩名代號為「Ringwald」與「Porterhouse」的特工被派遣至Bill Clinton比爾·柯林頓總統6身邊執行秘密任務。以下為他們監聽到的Clinton總統總統與時任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7Joe Andrew喬·安德魯之間的電話內容。

局長辦公室
聯邦調查局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最高機密


內部錄音抄錄

[開始紀錄]

Clinton: 這裡是總統。

Andrew: Bill,我Joe啦。

Clinton: (打斷) Joe!嘿夥計,最近過得好嗎?我們前幾天還在談論你呢,你知道我們就要在晚宴見面了而且……

Andrew: (打斷) 好,好,Bill,我都知道。但你看,我們遇到一些怪事了,我想我應該先跟你談談。

Clinton: 怎麼啦?

Andrew: 剛剛我跟副總統通了電話,他跟我說他要參加2000總統大選。

Clinton: 真的嗎?好耶,這對Al是樁好事,他是個超讚的人。

Andrew: 對,我知道,但問題緊接著來了Bill。他開始高談闊論如何得到某種……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某種外星生命體住在他腦子裡面然後……

Clinton: 外星生命體,你是說像E.T.那樣嗎?

Andrew: 就是那樣,閣下。他開始談論外星人如何在他腦海裡說服他選總統,當選後就可以雞姦全世界之類的計畫,他真的有點失控了。

Clinton: 我說(大笑)Al嘛,你懂的,他以前也這樣過,可能只是大麻菸抽鏘了或……

Andrew: 不,不,我原本也這麼想。但我打給他的安保隊長Daniels丹尼爾斯,他說他一整晚都在辦公室裡試戴帽子,其他啥都沒幹,別說大麻了,一滴酒都沒碰。幾次走進Al的辦公室時,都聽到他在自言自語,這真的很怪。

Clinton: 呃……Joe,你懂的,這可能只是他壓力太大吧。我以前有幾次在晚上的時候,看到Mickey Mantle米奇·曼托8坐在我的辦公室裡準備跟我促膝長談。你問Hillary希拉蕊9就知道了,她也有在隔壁房間聽到!這只是壓力問題,沒什麼好擔心的……

Andrew: 還不僅如此,閣下,Daniels之前說他把門關上後,Al卻直接穿過了門板,就跟門不存在一樣,然後走到冰箱前,穿過冰箱門拿了飲料,就跟幽靈拿了幽靈飲料一樣。他把整個團隊都嚇壞了,Bill,我們馬上要舉辦晚宴了,但說實話,我不知道這樣把他帶出去會不會怎樣。

Clinton: 噢,這……呃……可能真不只是呼了大麻煙,對。

[結束紀錄]

事件發生後不久,Ringwald與Porterhouse兩位特工即向UIU中央特工發出警報,UIU前往控制副總統並檢查其異常狀況。不幸的是,由於其異常性質,副總統不僅不受控制,且堅稱自己沒有問題。因為異常現象顯然超出了UIU可控制範圍,該組織向基金會請求了援助。

基金會發現該異常也超出自身收容能力範圍時,便針對替代收容協議進行了討論。

附錄 4444.2: 採訪

以下為由站點Site-14主任Alex Mabel,聯邦調查局特務部副主任Adam Spironi與Al Gore副總統進行的訪談。

✯✯✯✯TICONDERGA✯✯✯✯
Site-19


[開始紀錄]

Mabel: 好啦,我們開始吧。SCP-4444,你有……

Spironi: 看在耶穌基督的份上,請叫他Gore閣下,他還是他媽的副總統……

SCP-4444: Adam,拜託了,沒關係的。讓我們跟這位先生談談,看看他想要說些什麼。

Mabel: 謝謝,Gore閣下,如你所知,我們最近一直在關注你的行為,並注意到你一些特殊的變化。

SCP-4444: 嗯……喔,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穿褲子時還是會先穿一條腿再穿另一條腿,就跟一般人一樣。

Mabel: 喔,是喔,但實際上你好像是直接讓褲子整條錯位進來。

Spironi: (翻白眼) 他們認為你是某種幽靈或妖怪,副總統閣下,你是幽靈或是妖怪嗎?

SCP-4444: 老天鵝,我是說,我不這麼認為。我不覺得自己已經是哪個怪談的一員,至少我最近一點印象也沒有。

Spironi與SCP-4444大笑。

Mabel: Gore閣下,我們用紅外線熱像儀對你家進行例行掃描,檢查有無任何異常現象時,發現你的後腦杓好像長出了一公尺長的不可見尖刺。

SCP-4444: 這太蠢了,你看(拍拍自己的後腦)你們不會真覺得,我會自己後腦杓長出某種長長的東西還沒有發覺吧。

Spironi: 這是當然了,閣下,無庸置疑,只是……

Mabel: 閣下最近有作什麼奇怪的夢嗎?或是某種不尋常的渴望?

SCP-4444: 哦,你讓我想到,我前幾天晚上的確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之前吃過的美食。我很少做食物相關的夢,你知道的。

Spironi: 好,你看吧,就只是食物夢而已,他並非……

Mabel: Gore閣下,你該不會窩藏什麼外星智能生命體吧?

Gore副總統停下,皺眉,張口要說什麼。

SCP-4444: (含糊不清的雜音)

Spironi: 不好意思?

Mabel: 等等,你可以再說一遍嗎閣下?

SCP-4444: (再度開口,發出收音機調音的聲響)

Spironi: 聖母瑪利亞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Mabel: 哈囉?有人在裡面嗎?

調音聲再度響起了較短時間,直到Gore副總統的聲音再度傳出。

SCP-4444: 你這大蠢蛋,是聖Garber Gore,就是現在。

Spironi: 蛤?

Mabel: 你好,我是Mabel主任,我們……

SCP-4444: 嘿你等等,Garber,還沒有做適當的自我介紹呢。

SCP-4444: 窮凶惡極啊!謬論高舉著虛無。Garber Gore在此,那人身分鑑別何在?

Mabel: 我猜他在問你名字,Spironi。

Spironi: 我,喔,我是Adam Spironi。

SCP-4444: (嘆氣) 喔孩子們,我想小祕密終究要出包的,看來我有個不速之客要經過我名喚生命的東西。他是Garber,姓氏是Gore,就在這老圓頂下住,看啊。

Mabel: 你初次與這個存在接觸是什麼時候。

SCP-4444: 炙熱!輝煌!不明!

SCP-4444: 嗯,我們想想,我認為就在幾天前的晚上。我準備翻身入睡時聽到有人在房裡說話,我開了燈,你知道的, Tipper蒂珀10不在那,但我還是聽到那個聲音。原來是我的朋友Garber,跟我的大腦同調了。

Spironi: 是他讓你這樣講得嗎?

SCP-4444: 我想Garber老兄跟你我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太一樣。他只是把他的意見跟我分享,聽起來很有趣。他是個很有趣的傢伙,非常特別。

Spironi: 對,看起來就是這樣。

Mabel: 副總統閣下,你認為自己的思想或情緒有何變化嗎?任何心理或情緒的轉變?

SCP-4444: 你知道,我想也許吧?自從Garber在我的腦中定居下來後,我就覺得一個聯合體誕生了?我很難說清哪部分是Al哪部分是Garber,你能明白嗎?我們就像是最好的朋友。有趣的是,雖然我從沒考慮過參選的事情,但Garber很有說服力。

Mabel: Garber,你來地球有何居心?

SCP-4444: 心想Garber的寄託!貪婪慾望鼓勵偉業,縮小征服的規模。最強之最強,Garber Gore誤解呈現。最強為「副」並不對等。呆傻無須執行Garber Gore思想,多數人聚會能投票選人。Garber Gore繼任總統,鼓勵到達更偉大的Garber Gore。

Spironi: 這都他媽的什麼鬼話。

SCP-4444: 噢,我想Garber老兄是想說他搞糊塗了,誤會了。你看,他的目標是把自己丟進這星球最有權勢的人腦袋裡面,卻把我跟Bill搞反了。我告訴他我受寵若驚,但他真的找錯人了。我不認為Garber能從我的腦袋裡拔出來,所以他做了決定 —— 也就是說我們做了決定 —— 我們要在2000年一起競選總統。

SCP-4444: 不協調。

Mabel: 很不幸的,這是不可能的,我們需要把你帶去我們的設施,做額外的研究。Gore閣下,還有……

Spironi: Alex你給我等一下,這個人現在還是美國副總統。你不能就這樣把他帶走,在你們那個地方做直腸檢測之類甲甲的狗屁研究。

Mabel: Spironi,你這位副總統的頭蓋骨後面插了根外星釘子。

Spironi: 然而他還是有重要的政府工作。這真的不行。

Mabel: 他就是個 總統,Spironi。別鬧了。

Spironi: (停頓) 好吧,對,有道理,但是……

SCP-4444: 很抱歉打斷你們先生們,但很不幸的這是不可能的。Garber與我肯定會參加2000年的總統大選,也不會讓你們扯我後腿的。Garber似乎完全不受你我所熟知的三次元空間拘束,只要他願意,我們就能像幽靈氣球一樣飄出去。我不會去引導他去做什麼,但我感覺得到他扣板機的手蠢蠢欲動。

Mabel: 你知道我們不可能允許你這樣做的。

SCP-4444: 好喔,那你們最好趕快逃出這裡想想辦法,因為Al老兄準備要登上大位了。

Spironi: 靠么。

[結束紀錄]



附錄 4444.3: 基金會/UIU聯合會議

以下是聯邦調查局特異事故處幾名高級成員與基金會地區領導層在五角大廈進行的會議紀錄。旨在討論SCP-4444本身,及其異常特性很可能暴露於公眾的威脅。

✯✯✯✯TICONDERGA✯✯✯✯
Site-19



內部錄音抄錄

出席:

  •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Louis J. Freeh路易斯·約瑟夫·費里11
  • 美國聯邦調查局特別項目主管Ophelia Clark博士
  • 美國聯邦調查局特異事故處主任Winston Bishop
  • 美國聯邦調查局特異事故處主任副主任Howard Dean
  • 美國陸軍James Roland將軍
  • SCP基金會地區主任Sophia Light博士
  • SCP基金會人事主任Jack Bright
  • SCP基金會公共意識部副主任Jeremiah Cimmerian博士
  • SCP基金會神祕學技術部主任Kain Pathos Crow博士
  • SCP基金會神祕學研究部代理主任Alto Clef

[SCP] Light主任: 我們開始吧,感謝你的與會,Freeh局長。

[FBI] Freeh局長: 我的榮幸,我們只是想盡快解決問題。

[SCP] Light主任: 我們也是,現在……你們應該都知道了,上周我們在Gore的家裡花了不少時間,研究讓他擺脫現狀的方法,我請我們的神祕學技術部主任說明一下,現在有什麼進展。

[SCP] Crow主任: 是的,非常好,謝謝主任。我們一直在研究……

[FBI] Clark: 這條狗會說話!

[SCP] Crow主任: 對啦!我就是在講話,我們一直在調查卡在副總統後腦杓上的實體,我必須說一句,真是個不要臉的王八蛋。這種沒形體的東西老是這樣,現在我們請Clef特工為我們補充幾句。

靜默。

[SCP] Clef: 蛤,啥,我嗎?

[SCP] Crow主任: 對對,當然是你了Alto。請告訴我們你的團隊對該實體的了解。

[SCP] Clef: 好吧,來,呃……(翻出一個裝滿文件的資料夾)這是個王八蛋,當然了。由於它的結構同時存在於多個平行維度中。我們可以說,要與之進行物理交互是不可能的,它與世界的交流方式與我們不同 —— 我們認為它看不見 —— 那些像是窗口的東西實際上並不能感知到三維世界,媽的,那可能就僅僅只是,呃,裝飾品之類的。

[FBI] Dean副主任: ……裝飾品?

[SCP] Clef: 沒錯,這很麻煩。我們對副總統的腦袋進行檢測,可以說在跟實體接觸的部分真是亂七八糟。不只是他的腦裡,而是那一塊地空間整個一團糟。(停頓)我的意思是,他沒怎樣,他仍然保有自我,個性也沒有丕變成大壞蛋什麼的 —— 就是有個外星人住進去了。

[SCP] Crow主任: 就是這樣,我的團隊一直在開發技術,想辦法把那東西從副總統的腦袋上擰下來。這個,呃,讓我看看……(摸出遙控器開啟投影機)對,很好,好的,這是我們的新技術,你看,無形實體真空室。我們運氣很好,在對付這個壞東西前已經先用它來試著收容一些沒有形體的實體,比如說食屍鬼之類的,這技術可有前途了。

[SCP] Clef: 不過有個缺點是,把不是鬼魂的東西一起放進去了話,那他就會爆炸。

(遲疑的低語。)

[SCP] Crow主任: 對啦,好吧Alto,你把他放進那個裡面之前,請再考慮一下。

[FBI] Bishop主任: 聽著,我們完全不想把副總統炸的稀巴爛。如果我們會想要了話我們早就幹了。我們知道這生命體的意圖嗎?它想要什麼?

[SCP] Cimmerian副主任: 嗯,實際上,我們在與副總統和SCP -4444實體交涉過程中,已經確認了他們將角逐美國總統大位。

[USA] Roland將軍: 老天,就是它,就是它吧?這是侵略,我就知道侵略會來的,我們已經準備很多年了。

[SCP] Cimmerian副主任: 我,呃……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方式。該實體聲稱自己是一類似超維度實體的一分子,擁有更大的族群,從一個星球到另一個星球,以當地生命的思想為食,並在排放足以造成溫室效應的大量溫室氣體後拍拍屁股走人。

[FBI] Freeh局長: 讓他們還沒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SCP] Light主任: 這些實體似乎不能理解自己的實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無形的,我們認為它們的「文化」大部分建立在誤解上。它們認為自己某方面比有形生物還要弱小,因為它們並無法正確區分二者。實體已經明確表示,只有在它們的一員寄宿在該星球最強大的生命體上,才會大舉進入該星球。否則它們擔心這個最強可能會連同星球的原住住民可能會反過來將它們消滅。也許過去某個時間點發生過先例吧。無論如何,目前我們相信這個人正是Clinton總統。

[FBI] Bishop主任: 但他的任期快到了。

[SCP] Light主任: 正是,我們會繼續讓Crow博士和他的團隊想辦法把那東西從副總統腦袋拔出來。但與此同時,我們最好在接下來的大選中支持他的對手。我們認為如果能讓Gore副總統敗選,那麼實體可能會因為認為我們太過危險而放過我們。釘在Gore閣下後腦杓的釘子可能就會自動離開。

[USA] Roland將軍: 我的天啊 —— 你這是要破壞美國民主精神!這太不可理喻了。

[SCP] Clef: 如果你以為這是我們第一次干涉你們的選舉,我這裡有些壞消息要告訴你。

[FBI] Bishop主任: 那你們為什麼不乾脆直接操縱選舉呢?你們的資源肯定能讓你們這麼做,為什麼不直接讓對方獲勝呢?

[SCP] Light主任: 你這樣想是很好,但事實是要操縱這種規模的大選,被人發現向媒體告發的風險是承受不起的。即便我們只針對數個搖擺州下手,也會是個大動作。儘管讓SCP -4444實體不受控制相當危險,但透過蠻幹改變選舉,讓某個候選人得勢很可能讓我們暴露於公眾。我們的確有資源,但不代表我們是萬能的。

[SCP] Cimmerian副主任: 我們需要跟Bush布希12州長的競選總部取得聯繫,不過這禮拜結束前我們就能散布假消息了。

靜默。

[SCP] Cimmerian副主任: 有什麼問題嗎?

[FBI] Freeh局長: 我想這件事現在還沒上新聞?Bush昨晚在打獵時被槍殺了,一顆流彈打進了他的耳朵上面,腫塊壓迫到他的打腦,並在到院前死亡。

[SCP] Light主任: 天啊,已經死了?

[FBI] Freeh局長: 不……他還有呼吸,但你懂的,靈魂已經離開了,他們說是腦死。他們可能幾小時後就要把呼吸器摘下來了,撐到現在只是在等他的家人來而已,我想我們很快就會看到訃告。

[SCP] Light主任: 真不幸。(停頓)不過還有呼吸是吧?

[FBI] Freeh局長: 我……蛤?

[SCP] Light主任: 身體還在運作是吧?比如說,器官之類的還能用?

[FBI] Freeh局長: 我想,應該是的……但我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

[SCP] Light主任: 我想……我想我知道要怎麼跟副總統競選了。

靜默。

[SCP] Bright主任: 唉!不是!幹你娘!不要!

[結束紀錄]



附錄 4444.4: 就SCP-4444現行收容措施提出的內部投訴

基金會人事資源部
正式申訴表格


切記!填寫此表格時請盡量保持專業!在正式文件中禁止使用誹謗與褻瀆的用詞,並可能導致你提交的表單遭到刪除。請盡量簡明扼要的說明您的問題!


申訴對象: 基金會倫理委員會/站點主任議會/北美洲地區指揮部/ Sophia [髒話] Light / [髒話]監督者議會對我[髒話]的所作所為

原申訴人: Jack

申訴標題: 到底[髒話][髒話]

夥伴們好啊這裡是Jack,我不知道是哪個[髒話]通過了這[髒話]投票讓這個難以想像的[髒話]鬧劇發生,但這不會[髒話]得逞,我會讓你們[髒話]猴子之類的事情是因為那很有趣,但這個 [淫穢隱喻]沒有

一個[髒話]有上百萬個解決方法,可你們最後選擇的方案[淫穢用語]我塞進一具屍體裡[髒話]在牧場[髒話] 「嘻!哈!」去把牛仔妹的[對政客的藐稱]。怎麼[髒話] 你會喜歡嗎,如果有人把你一棒 [髒話]然後你再次醒來聞起來像[髒話]廉價啤酒而且[淫穢用語]?太[髒話]可怕了,我能想像的到這肯定[髒話]爛透了,可不是嗎?

你知道我甚至不能去[髒話]?坐在抽水馬桶上把[富有創意的對糞便進行了維妙維肖淫穢的描述] 擠出來。他們不得不在那裡裝一個幫浦,來把[髒話]拉出來。我的[髒話]沒用,我經常會聞到[髒話],Lament把[髒話] 因為他說我看起來像是一頭黑猩猩 [髒話]他,而且[髒話]你。

這個主意怎麼樣?下次抓你們一個[一大串的髒話] 蛋頭穿過你們的[髒話]粗粗的,充滿奇葩思想的頭蓋骨,把它和[富有創意的以俚語、譬喻、影射與婉曲方式呈現淫穢的詞語]看看你們敢不敢讓一個幫浦把你們推出來,我可以跟你們賭那一點屁用也沒有。

誠摯的,

[髒話]

Jack

P.S. 如果Sophia讀到這了,你就告訴她她可以[淫穢暗喻]



附錄 4444.5: 總統競選造謠行動

在George W. Bush州長因腦部重創而死的消息公諸於世前,基金會與調查局特工將屍體收回並轉送到基金會的一座醫療中心,並在此處修復了他的腦損傷。治療完成後,SCP-963被投用於該腦死軀殼上,不出所料,Bright接管了Bush州長的身體。

隨著2000美國總統大選的全面激化13,基金會的公眾謠傳部在競選期間便已經準備詆毀Gore副總統的方案。以下摘錄數個當時提案清單,其中大部分提案都已被否決。

造謠行動提案 4444-23

代號: 塔貝利

提案: 捏造假消息,譴責Gore副總統出於怨恨在第三世界國家的小鎮或村莊中投毒,如有必要可以改為是某個第三世界城鎮或美國的小郊區。

結果: 否決 - 沒有令人信服的飲用水中毒城鎮。



造謠行動提案 4444-26

代號: 豬仔

提案: 捏造假照片,指稱Gore副總統曾與豬隻發生過性關係。要選大豬還是小豬才能讓效果最大化尚需研究。

結果: 否決 - 副總統少年時期並無農場生活經歷,此外,僅憑合成照片無法營造副總統曾與豬隻性交的形象。



造謠行動提案 4444-51

代號: 星際大戰

提案: 捏造假消息,指稱副總統既相信且認定自己確實與外星人有接觸經驗。

結果: 否決 - 基於Gore副總統異常的敏感性質,認定此種與真相似是而非的謠言可能凶多吉少。



造謠行動提案 4444-76

代號: 又一個Monica

提案: 捏造假消息,指稱Gore副總統才是真正Clinton性醜聞的主角,Monica Lewinsky莫妮卡·陸文斯基14僅僅是該婚外情的代罪羔羊。

結果: 批准 - 5-4投票通過,收容委員會特別提案議會表決後批准了本計畫,即捏造影射Gore副總統與Clinton總統的斷袖之癖,以此詆毀Gore副總統的消息。該消息在被稱為「九月辯論」事件爆發前就已經開始散播,並無意中導致了當代基金會史上最大的資訊安全漏洞。



附錄 4444.6: 九月辯論

Crow主任的團隊還在努力研發新技術,使他們能與無形的SCP-4444互動時,Bright主任(假扮為Bush州長)與SCP-4444(透過Gore與之互動)同意提前進行辯論,即在10月的三場選前初期辯論前舉行。實際上該辯論是由基金會人員所安排的,目的為控制候選人辯論時的環境,以確保能夠控制所有的潛在資訊安全威脅。

辯論在印地安納州普萊恩菲爾德基督教堂舉行。記者Jim Lehrer吉姆·萊勒15被邀請來主持辯論16。辯論轉播設置三分鐘的延遲,以應對直播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異常混亂。

以下為本次事件的影像抄錄全文。

✯✯✯✯TICONDERGA✯✯✯✯
Site-19


主持人Jim Lehrer步入會場,向齊聚的觀眾短暫揮手,觀眾起身鼓掌,並隨後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Lehrer: 大家好,感謝各位前來參與這個位在美國十字路口17的市政廳辯論會,本次辯論會由禮來公司18贊助播出。參與本次辯論的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 (因掌聲停頓) —— 德克薩斯州的George W. Bush —— (因掌聲停頓) —— 與民主黨提名的Al Gore副總統(因掌聲停頓)。今晚的辯論會將由本方式進行 —— 我們將挑選數名觀眾上臺,選用這兩個麥克風的其中一個,直接向候選人提問。這裡要求提問人不應問超過15秒的時間,隨後,他們所詢問的候選人將有3分鐘的時間回應,他的競爭對手則有1分鐘的時間能夠答辯。我的工作便是確保該上述流程順暢。

Lehrer: 不多說了,現在有請George W. Bush州長與Al Gore副總統!

兩人從舞台兩側入場,觀眾起立鼓掌,直到數秒後會場經理請觀眾回座。

Lehrer: 副總統閣下,州長閣下,歡迎來到美麗的印地安納州普萊恩菲爾德,感謝你們的光臨。

SCP-4444: 是,謝謝你,Jim。很高興能來到這裡。

Bright主任: 是啊,(嗤笑)謝謝你喔,Jim。實際上我更該感謝你們。

來自觀眾的輕笑聲。SCP-4444瞥了Bright主任一下,並翻了個白眼。

Lehrer: 讓我們開始第一個問題吧。來,說說你的名字,以及你要對誰問什麼。

麥克風前的女性: 好的,你好,我叫Stacy Schrugel,我想請問副總統,您在初選時多次提到自己的領導力與在白宮的經驗,是什麼讓你認定自己比Bush州長更有領導能力呢。

Lehrer: 三分鐘,副總統閣下。

SCP-4444: (起身)嗯這是個很好的問題,Jim還有Stacy,感謝妳的提問。我想在過去的八年裡,我作為行政部門的一員,經歷了無數次的競爭。我很榮幸且在當中學到了很多。具體來說,我學到在一個橢圓形辦公室裡,你需要一顆足夠冷靜,能夠確保美國利益得到保障的頭腦,以及處理掉那些可笑而自以為是的疝氣穴居人。

輕微的議論聲從人群傳出,Lehrer揚起一邊的眉毛,Bright主任則兩邊眉毛都挑起來了。

SCP-4444: 當你看見有人坐在那頭的椅子上,你會想要確認他是長腳秧雞卡尺的可用最佳矛盾替代品。你可以肯定,投給Garber Gore的票即是投給可敬、中立與燈火的清楚明白一票。(坐下,似乎對自己的答覆非常滿意。)

人群間的議論聲更多了,Bright主任似乎在憋笑,Lehrer轉向他。

Lehrer: 呃……好吧,Bush州長,你的回應?

Bright主任: (起身)嘿,我想我這位舌尖打結的對手是想說,你該讓最好的人坐在那張椅子上。美國啊,我正是那個最佳人選。我在德克薩斯州做的清清白白,沒有鬧什麼笑話。我們照顧好自己,保護德州人最重要的東西。這是否代表我們有時也會把弱智安在那椅子上?(聳肩)也許吧。也許就是這個意思。也許這意味著我們就跟一個八十歲的老煙槍一樣,像燒毀他自己的鐵肺一樣燒毀自己的議會。就跟我老爸說的一樣,如果你想要做煎蛋,就必須拿蛋來炒 —— 喔寶貝,我們炒雞蛋,把它們鎖著炸了,嘿嘿。

人群傳出憂慮的議論聲,並開始環顧室內。Lehrer緊張地笑了出來。

Bright主任: 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Lehrer: 州長閣下,你的時間……

Bright主任: (打斷) 有兩個東西絕不會出現在我的白宮裡,一是共產主義者,我們十年前就將紅禍打垮了,我們不會再邀請她回來。19二是秘書射爆者,在Bush的白宮裡可以跟你掛保證,我們絕對只會對著一個人射爆,那就是我們自己的老婆,大爆射。當然我們也會把弱智通通都射出去,但你知道他們所說的,你可以把孩子從德州帶出去,但你不能把德州從孩子拿出去,哈哈。

群眾發出奚落的掌聲,不少觀眾開始不明所以的四處張望。鏡頭轉回Lehrer身上。畫面後方一名穿灰色褲裝的人(基金會地區副主任Tilda Moose)正對Bright主任憤怒的指手畫腳,但沒有得到理會。

Lehrer: 好吧,嗯……嗯,那麼……讓我們……

Calloway特工:20好的,這個問題是問Gore副總統的。我……

Lehrer: 不好意思,下一個問題應該留給州長……

Calloway特工: 作為一名《郵報》的撰稿人,在本次辦論結束後,將刊登這樣一則爆料:為什麼躲在辦公桌下面的其實並不是Monica Lewinsky,而是您……

群眾傳來陣陣的驚呼聲

Calloway特工: 以及您跟Clinton總統透過陷害那名女孩,掩蓋你倆的不倫戀情,這是真的嗎?

Bright主任: Jim,你知道的,我也很好奇這問題的答案。

Lehrer: 現在並不是……

SCP-4444: 給我天殺的一分鐘就好,George,你這是某種抹黑嗎?我根本與這件事無關……

Calloway特工: 也一分鐘就好,副總統閣下,因為你看這個不倫行為的照片證據就在這,你就那個前面,跪了下來然後……

SCP-4444: 這太荒謬了,我絕不會……

Bright主任: 我不知道唉Al,(竊笑)我覺得這很有說服力。

SCP-4444: 你現在就……

鼓譟憤怒的聲音從人群傳出,開始有幾組人在扭打,鏡頭持續轉向。

Bright主任: 美國人,我要問問你們:你們想看到一個強大的男人坐在椅子上,還是一個弱小的男人跪在椅子下呢?

SCP-4444: 我……(被群眾的聲音淹沒。)

Bright主任:哈哈,一切都在我的計畫之中,兄弟。我把它稱為戰略,學著點。

一把椅子從螢幕外被扔到臺上,Moose副主任試圖衝上臺,卻被失控互相攻擊的群眾攔阻,部分群眾也試圖上臺也被基金會安保人員攔截。SCP-4444絕望的環顧四周。Jim Lehrer似乎躲到了椅子後面去,以免越來越多扔上來的東西砸到他。Bright則還在自己的座位上竊笑。

september.jpg

SCP-4444當著主持人Jim Lehrer與Bright主任面前施放黑暗咒語。

觀眾席上方空間開始扭曲。SCP-4444雙眼發出強光,突然觀眾席上的人們開始變形扭曲。SCP-4444起身,將手臂高舉過頭開始揮舞。

SCP-4444: Garber不可忍受附加地制公約,向黑暗魔法師身分!咒語!咒語!

數名觀眾開始朝出口逃去,但多數出口都被拉長身形的群眾堵住了。

SCP-4444: 群聚附魔海牛!塵埃中的莎草紙!業火仿造期約!二磷嘈雜不止!我是一個天殺的嚴肅候選人!我要求展示多樣化的交集氛圍!

SCP-4444就坐,似乎對這些反應很滿意。門被湧入的基金會與FBI特工撞開,特工隨即蜂擁衝上了舞臺。外頭傳來直升機的聲音,幾支機動特遣隊空降教堂。SCP-4444跨過桌子往牆壁奔去。

SCP-4444: 花俏的鵝匆匆離去!Garber Gore將在冗贅協議中當選!

SCP-4444穿牆消失。天花板被爆破,兩方的特工同時沿繩滑下。群眾逐漸變回人形。一大群的特工(包括Moose副主任)將Bright主任抓住隨後帶離舞臺。情況獲得控制,轉播結束。

九月辯論期間,絕大多數轉播早在Bright主任顯未依照計畫行事時便已經切斷。然而,一個小規模的電臺21卻將整個過程完全轉播。

所有廣播中段都以技術問題造成的故障作為掩蓋,至於觀看到全程的家庭都已施行了大規模的掩蓋措施,對疑似觀眾都進行了A級記憶刪除。SCP-4444逃逸路線上的目擊者需要施行額外的記憶刪除。SCP-4444一路從辯論會場跑到俄亥俄州西部的一座穀倉。並躲在閣樓裡整整三天才被說動爬了下來。

事後,Bright主任因在辯論中的脫序行徑,與批准該計畫的特別提案議會一同接受倫理委員會紀律處分。共和黨競選委員會成員與副總統團隊接觸,並同意對即將到來的所有辯論制定嚴格的規範,SCP-4444也願意配合22。在Bright主任與由Light地區主任、Moose地區副主任、Holland主任、Mann主任、Wilson主任與Amon副主任組成的紀錄委員會晤談後,他也同意了這些針對十月辯論的限制。

附錄 4444.7: 電視廣告

儘管透過影片與錄音剪輯能緩解SCP-4444在辯論期間的胡言亂語與異常行徑。但其競選團隊(部分由UIU臥底滲透)開始在全國各地的電視臺發送廣告。儘管當中許多廣告無關緊要,但部分廣告非常詭異,考慮到資訊安全問題,不允許其在電視臺播放。

然而為了滿足SCP-4444的願望,副總統的競選總部巴士上安裝了衛星電視,臥底人員將藉此播放遭刪除的廣告錄影帶,而非正常的節目間廣告。23

gore2.jpg

SCP-4444拍攝的眾多電視廣告之一。

2000民主黨競選委員會
電視定向廣告


田園光景搭配著輕快的吉他背景音。鏡頭轉向柵欄,Gore副總統正靠在柵欄上歇息。

SCP-4444: 你好美國,我是Al Gore,你們的副總統。

場景轉變,背景變為一座農場,副總統步入畫面中。

SCP-4444: 在我身後的是一座農場。我們的星球中有很多這樣的農場,農場裡有牛,你見過牛嗎?

鏡頭稍微向右,一頭牛站在SCP-4444身旁。

SCP-4444: 這是一頭牛,一頭牛每年能產生一千公噸的甲烷。甲烷是一種「溫室氣體」,如果有足夠多的甲烷進入大氣層,地球就會熄滅。

突然切入的鏡頭中,SCP-4444站在牛的後面,牛屁股上綁著一個大塑膠袋。

SCP-4444: 你知道嗎,有些生物能加倍,甚至加五倍的排放甲烷?就在一天之內喔?這比你的想像更加真實,其中一些生物可能很快就會來地球上過活。

SCP-4444拍拍牛的臀部,使其跳起並跑出鏡頭外,SCP-4444笑了。

SCP-4444: 所以我們該把這些牛的肛門縫起來,有害的甲烷就不會進入大氣層了,每個人都該為抵銷溫室氣體盡一分力,這樣,假如其他生物來到地球,製造更多的這些氣體了話,地球在熄滅前還能再苟延殘喘多一點點的時間。

鏡頭轉向SCP-4444,他雙手插腰,微笑面對鏡頭。SCP-4444背後的田野裡,一頭被塑膠袋堵住臀部的牛正在吃東西。

SCP-4444: 我是Al Gore,與他新生的夜曲極端虛無主義者Garber Gore同志。我們想在美國牛的肛門堵上美國塑膠袋。

鏡頭轉向田園,那裡的牛群都在臀部綁上了塑膠袋。鏡頭逐漸變暗。



cat.jpg

一隻在SCP-4444競選廣告中出現的貓。

2000民主黨競選委員會
電視定向廣告


SCP-4444並未在鏡頭現身。相反的,整個鏡頭正朝一隻在睡覺的貓臉上聚焦。

SCP-4444旁白: 群居。我領養的新成員指定為Garber Gore。(停頓)貓。

停頓。

SCP-4444旁白: 知道時下的流行時尚嗎?貓,還有把你的後腦杓剃光。

停頓。

SCP-4444旁白: 僧侶也這麼做。Garber Gore盼望從人類方消滅與人們間的距離。

停頓。

SCP-4444旁白: 為了美國,把頭髮剃了吧。

停頓。

SCP-4444旁白: 剃啦,小王八蛋。

逐漸變暗。





附錄 4444.8: 全球超自然聯盟訊問

整個2000大選期間,在為SCP-4444建立初步收容措施前,全球超自然聯盟也開始追查副總統被惡魔附身的流言。當中有幾個團體,如剛剛成立的網路超自然傳聞真實性調查團隊「真實騎士團」開始散播一些與副總統相關的陰謀論。這些陰謀論包括:

  • Al Gore副總統是外星人,
  • Al Gore副總統帶著一個外星孩童,
  • Al Gore副總統被人目擊到全身只穿著紳士襪飛越明尼阿波利斯上空24
  • Al Gore副總統是某種幽靈或妖怪,
  • Al Gore副總統是Rutherford B. Hayes拉瑟福德·伯查德·海斯25的幽靈,
  • Al Gore副總統曾是幽靈但在佔據Al Gore的身體後就不再是了,
  • Al Gore副總統與一個位在巴基斯坦的恐怖靈異組織有精神聯繫,
  • Al Gore副總統並非外星人或是幽靈,而是火星異種,
  • Al Gore副總統是大腳怪,
  • Al Gore副總統是幽靈大腳怪,
  • Al Gore副總統是外星幽靈大腳怪。

由於2020年初大量出現的陰謀論與充分的目擊報告,全球超自然聯盟高層多次與特異事故處聯繫,表達對副總統可能異常性質的關切。以下是其中一次的通話紀錄。

聯邦調查局
特異事故處


[UIU] Montoya特工: FBI特別需求熱線,這裡是Ronaldo。

[GOC] Noriega將軍: 早上好,Ronaldo,我是聯合國的Noriega將軍。

[UIU] Montoya特工: 早上好,將軍,我不記得今天早上有這通電話的預告。

[GOC] Noriega將軍: 沒事沒事,這只是禮節致電 —— 無關公務。

[UIU] Montoya特工: 當然,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GOC] Noriega將軍: 聽著,我就直說吧Ronaldo。我可能在是否為公務上說了謊話,我們打聽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是跟華盛頓大選有關的,這讓我們有點擔憂。所以希望能找你釐清一些問題。

[UIU] Montoya特工: 沒問題,近期華盛頓並沒有任何超自然活動報告,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GOC] Noriega將軍: 好,這樣啊……問題來了,不是華盛頓的,Ronaldo,問題在副總統身上。

[UIU] Montoya特工: 是Gore副總統嗎,先生?

[GOC] Noriega將軍: 對,就是那個,你看,我們有些擔憂。

[UIU] Montoya特工: 對副總統?

[GOC] Noriega將軍: 正是,我們有些擔心他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與某種惡魔存在或超自然食屍鬼之類的有所關連。

[UIU] Montoya特工: 呃…….這還真是,令人擔憂。

[GOC] Noriega將軍: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擔憂了。

[UIU] Montoya特工: 是的,是的,但其實沒必要,將軍。我們並未發現副總統近期有什麼異常活動。

[GOC] Noriega將軍: 真的?完全沒有?

[UIU] Montoya特工: 完全沒有。

[GOC] Noriega將軍: 呃……這很怪,因為我手上有張副總統的照片,老實說,他看起來非常超自然。

[UIU] Montoya特工: 超自然?先生?

[GOC] Noriega將軍: 沒錯,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了話,那真的像是個怪人。你聽好了,我這張照片裡,副總統就像是從他自家二樓牆上飄出來的。我自己講起來都覺得很怪。

[UIU] Montoya特工: 這就很怪。我從未見過這張相當值得一看的照片,但是我們從未接獲任何副總統能夠穿牆而過的消息,先生。

[GOC] Noriega將軍: 給我等一下,你是說從未聽說過任何跟副總統有關的怪事?甚至沒聽說過他跟那些奇怪的邪惡穿牆掛有關聯?

[UIU] Montoya特工: 你認為副總統會穿牆嗎,先生?

[GOC] Noriega將軍: 我……等一下,我可沒那麼說,我只是覺得他很像怪人,Ronaldo。

[UIU] Montoya特工: 你給人的感覺就是你相信副總統會穿牆。

[GOC] Noriega將軍: 呃也沒有啦,但我的意思是,我手上有照片而且……

[UIU] Montoya特工: Noriega將軍,你有親眼目睹副總統穿牆而過嗎?

[GOC] Noriega將軍: 是沒有但…..

[UIU] Montoya特工: 有任何你認識且信任的人見過副總統穿牆?

[GOC] Noriega將軍: 可能沒有但是…..

[UIU] Montoya特工: Noriega將軍,你的照片從哪裡來的?

靜默。

[UIU] Montoya特工: 將軍?

[GOC] Noriega將軍: 好吧,算了,我是在網上找到這張照片的。還在剛剛聽到副總統相關的怪事情,所以才在看到這張蠢照片時想要調查一下,好嗎?我說過這只是禮節電話,無關公務。好啦Ronaldo,我該休息一下了。(嗤笑)我可從沒說過什麼我認為副總統會穿牆之類的話,明白嗎?我也絕不會說的,太他媽荒謬了。

[UIU] Montoya特工: 同意,先生。

[GOC] Noriega將軍:好啦就這樣了,很高興跟你聊天,Ronaldo。如果真有發現什麼不尋常活動,請及時通知我們。

[UIU] Montoya特工: 那是當然了,先生。

[GOC] Noriega將軍: 非常好(停頓)希望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UIU] Montoya特工: 再見,先生。

[通話結束]



附錄 4444.9: 2000年11月7日

2000年11月7日,美國公民開始投票選總統。Bush州長雖在初期民調上獲得優勢,但在各大新聞媒體宣告Gore副總統拿下佛羅里達州後,該優勢瞬間消失無蹤。全國各地的基金會特工擬定緊急協議,試圖在盡可能謹慎的前提下干擾投票。這些嘗試大部分都失敗了,因為根本沒有足夠的特工使這些努力持續到最後。

美國東部時間晚上8點前不久,代號「紅絲帶」的應急計畫擬定,若副總統贏得選舉,該計畫將有望確保人類存續。以下是 O5-2、FBI的Freeh局長與Light地區主任間的電話內容。

✯✯✯✯TICONDERGA✯✯✯✯
Site-19


[FBI] Freeh: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

[SCP] O5-2: 是的,議會已經下定決心,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這將是我們唯一能出手的機會。

[FBI] Freeh: 我們怎麼確保其他實體不會看穿我們的企圖?如果他們再派一個實體來取代下一任總統怎麼辦。

[SCP] Light: 我們現在已有預防措施。透過安裝Crow主任的真空無效化裝置 —— 就跟我們在民主黨競選總部設置的那個一樣 —— 在世界各個主要領導人周遭。我們不能容許任何漏網之魚,特別把目標設為美國的官員時。

[FBI] Freeh: 準備好假消息了嗎?

[SCP] Light: 是的,酒店的煤氣洩露足以掩飾所有細節,我們的職員將會清理掉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FBI] Freeh: 確定真空無效化裝置真的有用嗎?你們講得像是真用過一樣。

[SCP] O5-2: 會成功的。

[FBI] Freeh: 就這樣了。幹咧,我本想說不會做到這種地步。我不會假裝自己從沒有處理過政府官員,但那可是在大選之夜啊,即使對你們來說也太大膽了,如果不成功……

[SCP] O5-2: 我們始終都在為末日做準備,現在也在觀測天空。

[FBI] Freeh: 太可怕了。

[SCP] Light: 我懂,我們不會……等一下。

[FBI] Freeh: 蛤?

[SCP] Light: 你電視開著嗎?

[FBI] Freeh: 說啥呢? (背景傳來模糊的吶喊聲)

[SCP] Light: 天啊 —— 回來了,他回來了!

[SCP] O5-2: 什麼?妳在說什麼?

[SCP] Light: 我的天啊,我的天 —— 靠么,我們在酒店地下室填充的那些氣體! —— 我得走了!

隨著佛羅里達的票逆轉回到Bush州長手上,基金會與調查局特工趕往佛羅里達狹地確保該結果的真實性。同時,數名特工被派遣到民主黨競選總部,準備在SCP-4444異常暴走時投放記憶刪除劑。

bush.jpg

Jack Bright博士,正在慶祝自己獲得了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勝利。

經過兩天的重新計票後,由於佛羅里達州的選票差距過小,儘管普選票數輸了一大截,George W. Bush仍舊贏得了選舉。儘管預期到SCP-4444可能在結果出來後異常暴走,但在整起事件中,該實體與Gore副總統均無任何異常活動跡象。只在數周的法律訴訟後承認了自己的敗選。

副總統在承認敗選後不久寫了一封信給George W. Bush。內容如下:

我必須承認,George,我真的在終點線前覺得自己贏過了你。有時候有些事情會以你的理想型進入你的腦海中,甚至忘了這些只是空想而非真實。一直以來,我始終想要得到這最重要的事物,為了得到它我願意付出一切。有段期間,我真覺得群星就在我身後閃爍。

但我認清了現實,George,我相信你不會愧對這個職位,不會愧對這個偉大的國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會以不同的方式行動,是否我寧願我的腦裡沒有外星人。但在這一天結束的時候,我們就是我們。光陰不斷飛逝,我也不該再占用你的時間了。

至於我,我想我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去看看這個世界。那個牛的廣告讓我思考 —— 你知道美國製造了多少溫室氣體嗎?George,這不合理的,真的。我希望你能解決這個問題,我覺得我也該出一份力,因為那真的太多了,George。那些該死的牛不知道自己都幹了些什麼。

你誠摯的,

Al

還有Garber

該聲明發表後,Al Gore未曾在公開場合提及SCP-4444,也不曾表現出異常行為。然而SCP-4444仍然會在紅外線照射下暴露,Gore先生已經同意穿戴干擾紅外線攝影的紅外射線增幅器。

附錄 4444.10: 身分未知的來電

2000年1月9日晚間,本僅供給基金會內應使用的受理共和黨競選詢問電話,接收到了一通身分不明的語音留言。該匿名者是透過紐澤西州大西洋城一座公共電話撥打的。

不明聲音: 好多基密,咖……問號?!

喀啦啦的噪音。

不明聲音: 報欠,我畫獎的亂七八糟,喀喀!不管怎麼縮,璇舉人團已經被讚滿了。從梨姆·蕾姆到吉姆·傑姆,從佛羅里滴到佛羅里答,迪卻。尖頭酥酥四個灰常、灰長不受歡迎的人,儘管對於偶最近遇到的麻環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情把大量的吊死果stranglefruits26給辣個出價最高的人!當難,小布嘻素冠位爭奪戰的最終贏家,嘎!

雜音持續了二十秒,隨後在一聲大叫後陷入沉默,最後線路掛斷。



附錄 4444.11: 不明電視廣告

2007年11月11日,佛羅里達蓋恩斯維爾地方電視臺曾播放如下的電視廣告。SCP-4444聲稱自己對該廣告一無所知,當前正在追查其來源。

gore.jpg

SCP-4444在神秘廣告中的形象。

SCP基金會公共資訊部
不明電視內容


SCP-4444身著牛仔服裝,正坐在一座山丘上俯瞰大海。背景能聽到海鷗的聲音。SCP-4444沒有看向鏡頭。

SCP-4444旁白: 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一切災難都是源自於你們對某人的死忠支持造成的瀆職?

遠處,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SCP-4444面露微笑。

SCP-4444旁白: 我是Al Gore,我會成為你們美國的最後一任總統。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