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8
評分: +6+x

項目編號:SCP-408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408的巢穴必須經由擁有生物學或鱗翅目學背景的2級人員妥善照顧。須保持適當的溼度且每天記錄一次,並備份到Site 17。應保持200個飼料槽的糖水供給,飼料槽每周補充一次。

描述: SCP-408為一大群鱗翅目,在不做偽裝的情況下呈現出斑馬蝶的樣子。 SCP-408在任何時候都表現為一個單一實體,推測群體間以蜂巢思維進行交流。在靜止時,SCP-408將呈現出其周遭環境的顏色、圖案甚至是紋理,使自身不可見。在受到威脅時,SCP-408會在形式與外觀上呈現出程度以上危險的威脅性生物作為防禦手段,例如一群獅子、一頭霸王龍以及值得注意的SCP-682(見事件日誌682-C)。

SCP-408具有交流和理解能力,它們能利用變換顏色的能力來表達單詞或句子以回應研究人員。對SCP-408的智商測試顯示其IQ為109或略高於平均水平。然而當一部分的蟲群被隔離時,得出的分數較低,因此得出了SCP-408具有在完整群體中共享其知識能力的結論。於████年██月██日。SCP-408被編定為它最喜歡的SCP編號。

SCP-408在巴西的██████地區被發現的,報告指出當地原住民和探勘隊伍說熱帶雨林的規模與地圖上的頻繁出現誤差。在收到了多起非巴西熱帶雨林動物、包括一些從未在地球上被發現的物種的目擊報告後,基金會特工展開了調查並最終發現了SCP-408。了解到它是具有智能的物種後,在該地區協助特工的███████博士與其進行了交流,並說服它陪同他回到Site 17,這也是SCP-408目前的棲息地所在。

附錄408-А: 現在正在就SCP-408對SCP-682的知識進行有關信息洩漏問題的調查。

事件408-А: 由於研究人員並沒有正確的補充SCP-408的飼料槽,導致蟲群必須通過自己的手段去尋找飼料。通過模擬一些一級人員的模樣,SCP-408說服了一個路過的人員打開了收容間的門,他們從那裏進入Site 17。整整一天,Site 17的人員報告指出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不尋常事件,從變色的牆面到數十個版本的SCP-529在走廊中行走。在90%的該項目收容失效之後,Site 17被封鎖併發布了Delta級警報。Kondraki博士作為SCP-408的研究主管,當天被外派,直到他回來後幻覺才被接露,並且很快的SCP-408被送回收容間。沒有其他地方出現損失,除了員工休息室,那裏已經沒有了為下周準備的糖包。

備註: 這或許只是個糖水,但是沒有它SCP-408很有可能像我們昨天一樣的那樣作怪。幸運的是它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惡意的行為,但在你下次懈怠監督職責時想想別人,同時想想你自己,我絕不會容忍長時間在早餐附的咖啡裡使用"Sweet'n Low"該公司的糖包 - Kondraki博士

附錄 408-B: 最近的實地測試表示,SCP-408在接收到命令後可以進入一個高效的主動隱形模式。SCP-408可以同時隱匿五個二級人員,使他們在整個設施中都無法被監測到,該測試顯示其隱蔽效率高達99.997%,並可以在不休息及調整下維持長達五個小時。作為秘密行動而將SCP-408提供給機動特遣隊使用的申請正在審閱中。

附錄 408-C:事件239 B Clef-Kondraki期間,由於SCP-408的積極參與,許多由Clef留下的屍體在事件後消失。監測顯示在某些時候SCP-408會落到屍體上,並清除了屍體所遺留的痕跡。隨後的測試表示出它的智商成比例的增加,然而在被問及這些問題時它卻表現出不配合或拒絕對該情況的發展做出任何說明。

採訪記錄 408-c

採訪者: ████ Saghai博士
受訪者: SCP-408

Saghai博士坐在收容間內,SCP-408在一個裝滿糖水的大飼料槽附近盤旋。

████ Saghai博士:首先,我得先問一下你是否恢復了,你在SCP-531-D處決後似乎失去了相當多的個體。

(SCP-408透過一起拚出一個字來回答問題。)

SCP-408:KONDRAKI…在哪?

████ Saghai博士:我代替他來進行調查,由於他正在為自己的晉升調整步調,因此我被委託了許多書面工作。

(過了一段時間)

SCP-408:我……很好,恢復得……很好……食物……也好

████ Saghai博士:你是如何補充自己的數量的?

SCP-408:…複

<又停頓了一次>

SCP-408:雜……不……知道……單字

████ Saghai博士:是Kondraki博士教你說話的嗎?

SCP-408:是……教。很多

████ Saghai博士:他在教你之前,是怎麼跟你溝通的?

SCP-408:……不……知道……單字……迷失了

████ Saghai博士:你知道自己失去了一部份嗎?

SCP-408:是……我……忘記……直到

████ Saghai博士:那下一個問題,在幾個月前的事件中,你和SCP-091-ARC發生了什麼事?

SCP-408:很好的……氣味……熟悉……長時間

████ Saghai博士:你是指你以前聞到過嗎?

SCP-408:對……從……很久以前…….到……人們

████ Saghai博士: 你是想要說你早於人類的存在嗎?

(SCP-408沒有回答)

████ Saghai博士: 忘了這個問題吧,沒關係。最後一個問題。

(Saghai博士把調查問卷闔了起來,並放到地上)

████ Saghai博士:你與Kondraki博士間的關係是什麼?

SCP-408:他……認為… 正確……他……正確

████ Saghai博士:我不是這個意思,研究日誌顯示近來你無時無刻跟著他,完全不在收容間中,Kondraki博士由於你的收容失效而違反了協議。

SCP-408:我……不……知道……什麼……

████ Saghai博士:你得向我承認這一點,這樣我才能夠將供稱交給檢察人員。你知道那個笨蛋在把我帶走當"助手"前,我是做什麼的嗎?我是整個類人類Safe級別SCP部門的研究負責人。而現在我在採訪一堆該死的蟲子!我要把他踢出去,監察人員不會因此放過他的。

(SCP-408開始把自身的形狀變換成"笑容",正如日誌中SCP-408所展現出來的一張充滿諷刺的臉孔)

████ Saghai博士:你……你這是在嘲笑我嗎?我正準備要開除你那個小朋友,而你居然在笑?

(SCP-408轉變成另一個新的圖案,據推測為Kondraki博士在他的新辦公室中觀看現場直播)

████ Saghai博士:不……這不可能,我看過那該死的日誌,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這麼做!

(Saghai博士試圖傷害SCP-408,警衛後來發現Saghai博士在角落縮捲成一個胎兒的樣子,表現出類似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