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26
評分: +4+x

項目編號:SCP-4026

項目等級: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該項目並無收容之必要。

描述:SCP-4026為一個在英格蘭東索塞克斯郡比奇角白堊斷崖、影響範圍長約100米的效應。若要觸發SCP-4026事件,個體必須抱自殺念頭進入受影響範圍內;當個體距懸崖邊不足五米時,SCP-4026-1將顯現並與其接觸。

SCP-4026-1的形象為一個年齡與性別不明的人形,並帶有少量認知危害特性。記錄或描述SCP-4026-1任何方面(除其聲線外)的嘗試均以失敗。SCP-4026事件的倖存者將聲稱他們沒有與SCP-4026-1接觸的記憶,但他們可以回想起了結生命的念頭透過無法解釋的方法消除──通常為被指出有過多的負面情緒及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反感。當個體離開其超過5米時,SCP-4026-1將會消散。

SCP-4026事件紀錄中,有93%的個體都因其得以存活。

附錄4026.01:在07/07/2019,名叫艾略特施耐德(男,32歲)的個體進入了SCP-4026的隱密監控範圍及觸發了其異常效應。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為SCP-4026事件首次持續超過5分鐘。以下是施耐德與SCP-4026-1的對話紀錄。

<記錄開始>

SCP-4026-1:景色真美啊,可不是嗎?

施耐德:喔天殺的,你從哪冒出來的?

SCP-4026-1:我經常在這附近走走,感覺挺好的。

施耐德:嗯,對。

SCP-4026-1:你想要跳下去嗎?你知道的……很多人來這裡都是為了這。

施耐德:那又怎樣,你該不會是想在這扮演守護天使吧?我感謝你的好意,但我、呃、我不需要。請你離開吧。

SCP-4026-1:噢不不,我更想留下來、讓我們聊一下吧,好不好?

施耐德:不要。為什麼你要這麼關心我。

SCP-4026-1:我們先別管那個了。你結婚了嗎?

施耐德:沒,去年2月就沒了。

SCP-4026-1:你有孩子嗎?還是她帶走了他們?

施耐德:對啊,完全監護權;她甚至連狗都帶走了。

SCP-4026-1:哇啊。連狗也是啊。看來她真的整得你很慘。

施耐德:老天爺,你其實是想我跳下去吧?

SCP-4026-1:呵,當然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

施耐德:見鬼。

SCP-4026-1:那可真是有趣的表演啊,可惜附近沒有其他人能一起欣賞。

施耐德:……你就那麼享受從中取樂嗎?你這天殺的變態。

SCP-4026-1:所以你決定好要表演了嗎?

[寂靜持續了30秒。施耐德的呼吸聲逐漸變得不自然,再而沮喪地開口。]

SCP-4026-1:怎?

施耐德:我決定好了。

SCP-4026-1:喔?所以你要做了嗎?

施耐德:在那之前你先回答我個問題。

SCP-4026-1:我通常會拒絕,但……你感覺還不錯。問吧。

施耐德:為什麼你喜歡看別人跳下去?

SCP-4026-1:沒為什麼。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

施耐德:真假?你就只是喜歡看別人跳崖?就這麼簡單?

SCP-4026-1:你在期待什麼比較複雜的理由嗎?它就是如此簡單而已,簡單得沒有辦法變得更複雜。現在去吧,我可是快要等到不耐煩了。

施耐德:幹你的。

SCP-4026-1:好、好、幹我,然後繼──

[兩人的打架聲持續了約15秒,直到只剩下施耐德的氣喘聲。SCP-4026-1慘叫。]

[遠處傳來一聲巨響,然後是一片寂靜,再而被施耐德的呼吸聲蓋過。]

施耐德:……幹……幹!媽的警察肯定要來殺了我!

<記錄結束>

基金會特工隨後扣押了施耐德並嘗試尋找SCP-4026-1──儘管有來自施耐德叫喊聲中的暗示及物體從懸崖摔落沙灘的聲音,並未尋獲SCP-4026-1的遺體。自此以後SCP-4026事件再也未發生過,因此判定項目現為Neutralized。

在此事件後,施耐德接受了標準記憶重置治療,並由一名倫敦的精神科醫生兼治療師照料。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