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84
評分: +3+x

圖書館內陰暗而潮濕,但外頭是個典型的夏日夜晚 — 白天時,溫暖潮濕的氣息便縈繞在大氣中。天氣預報說今天會有暴風雨,但此刻天空一片晴朗。圖書館在數小時前已關閉。

你走出前廳,然後悄聲將大門關上。地板上柔軟厚實的地毯,將你的腳步聲一一除去。大量攝影機監視著前方的門,但今晚,它們暫時失明了。

一扇木門將你從前廳帶入圖書館內部,它平順的開啟,沒發出任何聲音。在其他夜晚,那嘎嘎作響的噪音會吵醒所有人。你順利地往圖書館更深處前進。

黑暗中,一本散落在地的書絆到了你。不足以使你跌倒,但足夠讓你失去重心。你往身旁的書架抓去,試圖找到空隙扶穩。慌忙中,你打落了另一本書,它掉到地毯上,發出一聲巨響,聲音在房間內綿延不絕。

你全身僵住。回音漸漸消散,圖書館恢復寂靜。如果有人在這裡,他們肯定注意到你的存在了。隨後,你判斷這裡只有自己,於是便繼續前進。

你翻過圖書館管理員的書桌,坐到其中一台電腦前並開機,一個登入介面映入眼簾。你從口袋中抽出一本筆記,輸入第一頁的內容,成功登入。

筆記本寫滿了指示:各種按鍵組合、各式指令輸入。你打開兩種終端,輸入一連串指令,看著一行行你無法理解的內容在眼前呼嘯而過。最終,按照筆記本的要求,你從口袋抽出USB然後插入電腦。

螢幕變暗,接著是一段漫長而緊張的沉默,彷彿電腦在思考接下來該做什麼。

螢幕亮起,SCP-3984的檔案照亮整個房間,你的眼睛被突如其來的光線照得睜不開眼,你瞇起眼睛,不停眨眼,等待眼睛適應眼前的亮光。

看到輸入的指令成功運作,你大力的吐了口氣,但放鬆的心情轉瞬即逝。你來此地是為了解決一個畢生追求的謎團,一個其他人不打算,甚至未曾認知到的,它存在了24年,而你希望 — 你必須如此希望 — 這份文件至少要能解答部分問題。這是唯一留存紀錄的地方。

檔案開頭是一份研究員的筆記,也許從頭開始閱讀是個不錯的選擇。

告知所有人員

ΩK末日情境已發生。我們必須與之共存。
別管那些猜測 — 無論那些猜測是多麼言之鑿鑿 — 我們不確定是不是我們造成了ΩK末日情境,不清楚罪魁禍首是否為收容的SCP,也不清楚哪個SCP能修復此情境。我們甚至不知道這起事件是否與基金會有關。

我們唯一知道的是,它已然定義了我們的生活。

基金會不摧毀異常,我們收容。這是我們的宗旨。ΩK是一種異常,我們會收容它,不會終結它。我們不會像某些人要求的那樣設法"把一切導回正軌",那並非我們的目標,那不是我們的戰鬥。但是,我們會收容它,至少,我們會試著這麼做。

所以如果你們還在期望我的研究團隊會端出甚麼魔法般的解方,一勞永逸地的將ΩK解決,別再抱持那種不切實際的妄想了,我們醫治症狀,但不會根除疾病。

ΩK已成現實,而它不會離去,所以站起來然後繼續前進。你是專家 — 所以,表現得像個專家一樣。它可不會殺了你。

— Dr. Emily Young

Dr. Emily Young.一個你過去20年來都在設法躲避的人。

你去年曾與她見過面,無需多說,她對你的研究一無用處。你從與她的談話中得不到任何資訊,這份文件是你現今唯一能夠調查的事物了。

SCP-3984

死亡終了中心頁 » SCP-3984

項目編號:SCP-3984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對SCP-3984進行收容會導致受其影響的動物死亡。有鑑於此結果,SCP-3984被認為無法收容。研究目標將轉向尋找死亡的替代措施。

禁止任何對其起源或試圖扭轉ΩK末日情境的研究。

禁止?為什麼?Young在打什麼算盤?

描述:
SCP-3984是一種在Cavalier-Smith的分類法下,任何動物界1的有機生命體皆無法死亡的現象,包括人類。

目前所有已知的動物界生物皆在SCP-3984的影響之下。滿足ΩK級末日情境"死亡終了"的標準。

SCP-3984的來源以及它為何被命名為ΩK的討論仍在進行中。本文件僅討論SCP-3984之影響,而非起源。

ΩK末日情境大約發生於格林威治標準時間2020年9月12日的14:02,該時間為記錄到的最後一名人類死亡的時刻。從那時起,SCP-3984的異常性質顯現於所有經過測試的生物體內。導致死亡率降至零。

SCP-3984似乎僅導致死亡無效。SCP-3984不會造成治癒效果,不會阻止老化,不會妨礙受精或懷孕,亦不會讓對象免疫持續性傷害。

長期而言,SCP-3984對社會結構將造成嚴重影響,因為人口將呈指數型增長。目前的數據模型估計,過剩人口所導致的資源匱乏將於2040年代初期讓全球陷入普遍飢荒。此外,儘管長期來看,無止盡的人口增長對人類存續是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更大的憂慮在於短時間內以R型繁殖策略2生活之動物。

全球應集中在盡可能生產足夠資源供給持續成長的人口。為了管理人口與動物增長,與各國政府的談判正在進行。基金會應專注於開發替代與/或人工手段取代死亡。

關於SCP-3984在多大程度上達成"傳統定義"的永生3的研究正在進行,該研究由Dr. Young指示建立。實驗日誌與SCP-3984運作機制的理論如下所示。

實驗日誌 01
日期:2020-09-14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1190

實驗步驟:命令D-9981以雙手勒緊D-1190的脖子並使其窒息。

實驗結果:D-1190最初試圖掙扎,但在數分鐘後放棄抵抗。D-9981被要求再保持勒緊力度10分鐘。D-1190在鬆開後便快速恢復,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實驗日誌 02

日期:2020-09-14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6812

實驗步驟:命令D-9981以皮帶勒緊D-6812的脖子並使其窒息。

實驗結果:D-6812起初仍有所抗拒,但在窒息數分鐘後停止。D-9981被要求再將皮帶勒緊10分鐘。D-6812恢復後,頸部多處的肌肉韌帶受到輕度但永久性的損傷。

D-6812被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但沒有進一步康復。

實驗日誌 03

日期:2020-09-15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1190

實驗步驟:D-1190被放置於一密閉空間,並將空氣從中抽出,使該空間呈現真空。

實驗結果:D-1190在實驗數分鐘後開始窒息,明顯表現出呼吸困難,然後在一分鐘內在牆邊癱倒,但仍保有意識。對象被留置於內一夜,並將空氣重新排入空間。D-1190被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出現急性腦缺氧與眼球血管爆裂的症狀。對象的身體病徵於三天內康復,但在接下來數周內呈現植物人狀態。恢復意識後,D-1190表現出運動與語言能力的永久性受損及全身癱瘓。

2020-11-02:在恢復意識一個月後,D-1190未展現出任何進一步恢復的徵兆。這可能代表該異常對治療能力的影響僅止於致命性的傷害與疾病。D-1190作為D級人員已毫無用處,在正常情況下,我會建議將其處決。 - Dr. Emily Young

實驗日誌 04

日期:2020-09-17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8833

實驗步驟:D-8833 的手腕和腳踝被割傷,在 6小時內排出了約80%的血液。排出的血液被保留並在第二天通過靜脈滴注重新進入體內。

實驗結果:與之前的實驗結果大致相同。D-8833成功"復活",但留下了大腦長期缺氧所導致的傷害。在此案例中,症狀包含身體左半部失去知覺,以及喪失比判別動物更複雜的理解能力。值得注意的是,D-8833在失去大量血液的情況下仍持續保有意識。

接下來的紀錄都保持相同風格,某些不幸的D級人員被暴露在正常情況下會殺死他們的東西中。劇毒、飢餓、爆炸等等。你向下瀏覽,尋找著某個特定紀錄。老舊的滑鼠滾輪發出響亮咖搭聲,每個操作都伴隨著一連串聲響,迴盪在寂靜的圖書館中。然後,你找到了,目光停留在實驗日誌 10。

實驗日誌 10

日期:2020-10-11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11424

實驗步驟:D-11424被以鋼刃斷頭台斬首。
實驗結果:頭部被完美切除。D-11424在實驗過程中與結束後皆保持意識。他試圖保持呼吸,但失敗了,D-11424隨後表現出窒息與大量失血。儘管D-11424被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該損傷被認為是"不可挽回的"。他的頭部與身體皆被保存在冷凍櫃中。

你笑了,手指輕輕滑過脖子上突起的疤痕與老舊縫線上的疙瘩。不可挽回?哼。

你繼續向下瀏覽。

實驗日誌 20

日期:2025-11-05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受試對象:D-10273

實驗步驟:Dr. Young用一把保安型制式手槍對著D-10273的前額發射一發子彈。

實驗結果:對象頭部受到嚴重損傷且大量失血,他被立刻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

2025-12-28: 經過近兩個月的醫療照顧後,D-10273的身體機能已完全康復,儘管他喪失了近日與早期的記憶,對象仍記得如吃飯與說話等基本技能,但仍然沒有回想起其他關於自身的訊息。

實驗日誌 21

日期:2025-12-31
實驗人員:Dr. Emily Young (代理人:Dr. Joyce Michaels)
受試對象:Dr. Emily Young

實驗步驟:Dr. Young用與上次實驗大致相同的方式,手持保安型制式手槍對著自己頭部發射一發子彈。

實驗結果:對象頭部受到嚴重損傷並被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子彈貫穿了顳葉、額葉與腦幹,這使Dr. Young的腦部與身體的神經連接斷開。她不再具有任何溝通與肢體移動能力。

筆記:有鑑於Dr. Young已無法繼續進行研究,她被從SCP-3984的研究團隊中除名。她將接受心理評估直到康復。與此同時,我將代為掌管她的研究權。- Dr. Joyce Michaels

筆記:Dr. Young未能詳實記錄所有實驗的目的。儘管如此,我們已能夠將永生的範圍限縮到大腦。接下來的實驗應專注在這點上 — 身體的其餘部分可視為會死亡的。 - Dr. Michaels

Michaels的觀點沒有錯。你曾見過遭遇車禍的人,他們身體已面目全非,殘肢四散在它們不該出現的地方,血液噴濺的到處都是,但那具本該是屍體的東西仍有精神呼救,充滿痛苦的尖叫著。你不認為那會有停止的一天。

Young在實驗後並未改變太多。你甚至無法確定她是否有認出你。

實驗日誌 22

日期:2026-02-02
實驗人員:Dr. Joyce Michaels
受試對象:D-373A,雄性,學名Macaca mulatta,俗稱恆河猴。

實驗目的:證實或否定上述假設。

實驗過程向D-373A注射一劑標準致死藥劑。4

實驗結果:第一劑注射無法讓D-373A失去意識;但牠發出的聲音變得緩慢,並伴隨類似恐慌的症狀。第二劑注射使其全身肌肉鬆弛並誘發呼吸困難。第三劑注射迅速導致心臟停止,但D-373A在全身肌肉鬆弛的情況下始終保有意識,且明顯感到恐慌。

經過12小時,也就是注射的藥物量不再足以使對象產生任何症狀時,D-373A因急性腦缺氧被送往Site-06的醫療病房。值得注意的是,D-373A在實驗過程中始終保持清醒。

2026-02-25:在Site-06的醫療照護下,D-373A完全康復,沒有任何後遺症。

筆記:相當有趣的一點是,鎮靜劑無法使受試對象陷入昏迷。也許大腦並非永生,而是該異常讓任何生物都無法失去意識。- Dr. Joyce Michaels

實驗日誌 23

日期:2026-02-07
實驗人員:Dr. Joyce Michaels
受試對象:D-374A,雌性,學名Macaca mulatta,俗稱恆河猴。
實驗目的:證實或否定上述之假設:不可能使大腦失去意識。
實驗步驟:在接下來的五天, D-374A一共被注射了:

  • 一劑溫和性鎮定劑
  • 一劑烈性鎮定劑
  • 一劑溫和性局部麻醉藥
  • 一劑溫和性全身麻醉藥
  • 一劑C級記憶刪除藥劑

實驗結果:D-374A對溫和性鎮定劑(劑量不足以使其陷入睡眠)、局部麻醉藥、全身麻醉藥、記憶刪除藥劑反應良好。D-374A對烈性鎮定劑無反應 — 事實上,儘管溫和性鎮定劑使對象強烈嗜睡,所有注射鎮定劑的預期影響均無出現。

筆記:鎮靜劑至少在失去意識這點上,對未來的實驗並無幫助。此實驗證實了上述假設。- Dr. Joyce Michaels

實驗日誌 24

日期:2026-02-19
實驗人員:Dr. Joyce Michaels
受試對象: D-390A,雌性,學名Macaca mulatta,俗稱恆河猴。

實驗目的:確認SCP-3984的影響在大腦被以常規方式移除後是否仍然存在。

實驗步驟:D-390A被束縛後,手術將牠的顱骨由上至下切開。與脊柱的連接被切斷,大腦被移除。由於對神經元與腦細胞的傷害不具風險,利用化學與物理方式(攪拌機)將大腦拆解成獨立的細胞。並將腦細胞浸泡於生理食鹽水中。

所得的混合物被命名為溶液-3984-24,接著透過一系列測試驗證其是否具有腦電活動。

實驗結果:電子訊號在溶液中的腦細胞仍持續存在,與健康人腦發出的訊號相同,因此可得知D-390A的異常性質可延伸至個別腦細胞。儘管如此,由於溶液內腦細胞非大腦形狀的特性與細胞位置的隨機性,MRI5掃描的結果無法判定D-390A是否仍"存有意識"。溶液-3984-24的樣本可在提交申請並經過核可後取得。

你已經看夠多實驗日誌了。沒有一個包含你需要的資訊。你知道在某個時間點他們會把D-11424的身體與頭重新接合,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值得注意的了。

你直接下拉至文件最底部閱讀。

研究總結:透過Dr. Young與Dr. Michaels精心設計的實驗,結果顯示SCP-3984的異常性質在於無法使大腦失去意識。現階段的理論認為,SCP-3984並不意味著永生,而是使大腦無法喪失其功能。只要大腦仍可操作,其功能即不會完全消失。(詳見實驗日誌 03)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