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19
評分: +4+x

項目編號:SCP-3519

項目等級: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當前已無任何人員具有感染可能,因此不需要進一步的收容;項目的感染能力已被無效化。目前有巨量的媒體已被懷疑感染項目,並超出基金會能力所及。然而就大多數來說,若非論即整體,則預判已被感染的資訊儲存介質會在發生進一步傳播前降低。

描述:SCP-3519是一種傳染性模因,能夠透過印刷品、視覺和聽覺等媒體媒介進行傳播。它是一種認為世界即將在2019年3月5日引來末日的強烈想法,並認為在末日到來以前自殺是合理的做法。

SCP-3519能夠透過媒體和口傳的方式進行傳播,這些傳播源都對即將到來的末日事件深信不疑。雖然並沒有任何可信的證據,但這種傳染性模因的特色正是盲目的相信末日謠言。預測末日形式的具體細節具有很大的差異,包含以下幾種想法:彌賽亞宗教人物的降臨、災難性天文學事件、自然環境崩潰、科技奇異點事件或現實崩潰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被預測的事件均未於該日期可能發生的預測K級情景有關,基金會將SCP-3519列入考慮後,對當天發生K級事件的機率評估為極低的0.015%。

在被初次感染後,受感染者會表現出受啟示的狂喜、千禧年主義和自殺的想法。自殺行為是在受感染者感染SCP-3519後使其想法產生變化,認為自殺是跨越末日事件的方法,或活過末日世界的一種手段而延伸出的行為。

在大部分情況下,自殺行為會在幾周內開始。由於難以準確的收集數據,因此無法提供精準的統計資料。然而,沒有一個已知的感染者在完全受SCP-3519感染後存活超過40天。

附錄 3519-A,一個SCP-3519媒體媒介的樣本:

2018/12/29,自CNN的談話節目《安德森・庫珀360°》的摘錄:

安德森·庫柏:那麼這個預言的可信度如何呢?

凱莉安·康威:目前白宮認為可信度非常高。我們有多個可靠的消息來源表示,世界可能會在3月5號迎來終結。

奈爾·德·葛拉司·泰森:這太蠢了,我是指那些自殺的人們所帶來的悲劇,明明根本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太空裡什麼都沒有,除了我們自己搞出氣候變遷或核戰爭以外,地球上沒有其他威脅了。3月5號基本上就和任何其他普通的一天一樣。這就像是2012年的瑪雅末日預言或90年代的天堂之門自殺案一樣。

大主教卡瑞拉:根據我們最近發現的地下阿茲特克教會牧師的秘密活動,他們繼續計算了瑪雅人預先計算到現代世界的算術工作,然後重新計算出明年3月5號的天啟事件。我們認為這和聖約翰的預言是吻合的。

康威:是的,教會也是我們的消息來源之一,就像你早上所看到的,特諾奇提特蘭流亡政府和總統在推特上的聯繫。

螢幕顯示出總統在今天早上的推文「阿茲特克特使告訴我世界末日就在3/5。太可怕了!」

泰森:「特諾奇提特蘭流亡政府」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這只是個都市傳說。

卡瑞拉:泰森博士,我很確定你得對這些東西保持開放的態度。

庫柏:時間差不多了,但我得說我真的開始害怕了。

邀請函 2019/2/12

在地球上的最後一支舞
地點:████ █████ ██;頂樓上!
時間:從2019/02/14下午一點到隔天凌晨一點。
內容:我們會慶祝地球上最後一個情人節。現場會有泳池酒吧和DJ帶來的音樂!帶上任何你想吃或喝的玩意。套子就別帶了吧反正都要世界末日了哈哈。如果你想活過情人節,那麼記得在午夜之前離開。到午夜一點時,我們歡迎你來和我們一起把高壓電線放進泳池,一路把我們電上英靈殿。或著,我們這裡有三十層樓高,或也許你喜歡用藥來解決,我們這裡有很多位子能給你躺的(記得要等到午夜之後)。

Email 02/20/19

寄件人: Ssoika@████████████
收件人: Solsticesunrise@█████████
主旨:我想我明白一切了

還記得我告訴過你有關尼克·博斯特倫的假說,即現實是被模擬出來的嗎?假設我們接受了他的論點,把現實是模擬的機率當成1。看看現在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有人能活過5號的機率絕對不是1,而它正在快速往0跌去。就算你真的活下來了,又會過著多可怕的生活?

那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決定世界會在同一天迎來結束,而且你必須,違背自己的生存本能去自殺的機率又是多少?這聽起來很不可能,但它正在發生。

一個模擬的世界,在它決定關閉時,從世界的裡面看上去會是什麼樣的?

在它更新到新程序之前,也許他需要我們都登出。

我非常愛你,琳娜。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

附錄 3519-B,項目時間軸:

(T-90) 2018/12/05:MTFψ-10在例行的媒體監控中,於喬治亞州博加特的AM無線廣播電台五十天1中首次檢測到SCP-3519個體。最初由於其與常見的末日信仰和福音派宗教宣稱的末日預言類似,因此並沒有受到重視。

(T-71)2018/12/24:博加特的仙女座之星教會的17名成員被發現服用過量苯巴比妥而身亡。

(T-70)2018/12/28:國際媒體轉播了博加特的死亡事件的新聞。基金會的模因分析報告表示該報導具有不同於一般的邪教自殺事件的同情語氣。

(T-67)2018/12/28:主流媒體都將「聖誕夜大屠殺」作為頭條新聞報導。

(T-65)2018/12/30:在印度的Kalyankot出現了300多人的大規模自殺,並被發現和SCP-3519有關。

(T-62)2019/01/02:相關的自殺事件已經蔓延到17個國家的2600多人。感染現象被編號為SCP-3519。渡邊憲博士被任命為項目的高級研究員。

(T-61)2019/01/03:SCP-3519的收容措施被設立。

(T-53)2019/01/11: MTFη-10的每日報告中出現了受SCP-3519感染的跡象。機動特勤隊司令解除了機動特勤隊η-10特工的任務,並將他們編號為E級人員進行隔離。

(T-49)2019/01/15:指揮官理查德(MTFη-11)報告面對SCP-3519的感染蔓延的隔離工作完全失敗。

(T-47)2019/01/17:修改了SCP-3519的收容措施。

(T-45)20190/1/19:自殺率已經上升到約全球人口的1%。國際社會對於這次危機的認知普遍受SCP-3519的廣泛散播而阻礙。

(T-36)2019/01/28:自殺率提高了30%。當前的詳細死亡人數已無法紀錄。模因已出現了主流的基督教、穆斯林、印度教和佛教版本。

(T-35)2019/01/29:MTF u-4報告了對SCP-3519的模因疫苗已初步完成。

(T-34)2019/01/30:方濟各試圖頒布因SCP-3519而自殺的赦免宣言。全球超自然聯盟特工當場進行拘留並將他隔離。

(T-34)2019/01/30:修改了SCP-3519的收容措施。

(T-33)2019/01/31:受SCP-3519感染的GOC特工洩露了有關教皇赦免世人的謠言。

(T-32)2019/02/01:自殺率攀升到全球人口的2%。有關SCP-3519的兇殺案(尤其是兒童受害者)的可信紀錄開始出現。全世界的公衛設施和基礎設施受到大規模死亡的影響。

(T-27)2019/02/06:自殺身亡的人數至少到達了2.5億人,估計另有1億人死於或即將因基本醫療設施不足而死亡。基金會站點報告全球基金會員工人數減少了10%。

(T-27)2019/02/06:修改了SCP-3519的收容措施。

(T-14)2019/02/19:以色列和伊朗在10:00UTC時發生了有限的核戰爭。以色列還針對其他幾個海灣國家發射了武器。死傷人數未知。全球核戰爭因聯合國召開的緊急會議而避免,GOC特工報告使用了異常項目強制性的確保會議結果。

(T-13)2019/02/20:在渡邊博士死亡後,馬瑞利茲·柯克博士晉升為SCP-3519負責人。

(T-13)2019/02/20:模因疫苗到底怎麼樣了?

(T-12)2019/02/21:使用流行病學模型預測,到今天早上為止,項目的直接感染和周邊附帶效應總和的致死率至少達到50%。

(T-10)2019/02/23:RAISA終於和我們回報有關模因疫苗的事了。很顯然的,「目前沒有找到任何能夠承載疫苗的媒體媒介」。u-4應該在研發武器化的版本,但他們沒有回覆我們的電子郵件。他們最好動作快點,不然就沒有剩下適合的媒體載體了。

(T-8)2019/02/25:修改了SCP-3519的收容措施。

(T-7)2019/02/26:全球媒體基本上已靜默。基金會站點之間的回報出現不一致性。Area-055的幾名人員在自殺紀錄中聲稱自己並未受到SCP-3519的感染,並指出正在發生的K級情景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出現了關於許多具有智能的異常實體也開始自殺的傳聞。在SCP-3519的感染下沒有人能確認或否認這一點。

(T-6)2019/02/27:SCP-3519的研究站被轉移至一個孤立的地點,以逃離惡化的衛生條件和Area-055的設施故障。新的研究站是加利福尼亞州畢曉普附近的一間廢棄小屋。使用基金會衛星連接上基金會網路已被確認為可行且完整的。我們帶了很多食物和水。

(T-5)2019/02/28:初級研究員羅伊·瓊斯晉升為SCP-3519的負責人。

(T-4)2019/03/01:雪花岩玫瑰協議2啟動 — 初級研究員羅伊·瓊斯晉升為O5-6。

(T-3)2019/03/02:我今天埋葬了馬瑞利茲。

(T-1)2019/03/04:和Site-42的德賽博士失去聯繫。沒有人繼續回應。

(T=0)2019/03/05:

(T+1)2019/03/06:真是美好的一天。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