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396
評分: +5+x

項目編號: 3396
等級5
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級:
tiamat
瓦解等級:
amida
風險等級:
極危


valley.jpeg

鄰近3396隔絕區的景點死亡谷。可注意SCP-3396液體在區域環境中擴散造成的異色現象。

策 略 執 導 協 議Strategic Conduct Protocols基於SCP-3396當前表現的物理性與形上性交流率,完全收容於當前不可能達成。

3396隔絕區為SCP-3396的中央核心位置,因多個組織勢力在該範圍內互相角力(包含全球超自然聯盟、蛇之手,以及美利堅合眾國特異事務處)而在雙邊協議下被宣告為中立非軍事區,以避免全球性戰事以及帷幕曝揭情境的發生。

對所有SCP-3396-01進行拘押的工作被視為最高優先性任務,以避免大眾暴露導致SCP-3396汙染全球人口。所有被捕捉的樣本都應收容於獨立的4級有害生物性收容單元內,其單元應以寰神Atlas型的反奇術符文陣列進行強化。

在地球總人口15%受到感染的情況下,文件3396-ALABASTER雪花石膏將提供人員撤遷行動、區域性隔離設施地點,以及基金會總體方針後續更動的細節。

描述:SCP-3396是一第四類超維實體,其作為一種物理性與形上性的格式塔1突變誘導共生體,當前影響並棲息於全球約6%的人類個體上。

SCP-3396的中央核心約座落於美國莫哈韋沙漠死亡谷西南方75公里處。其視覺上顯現為一巨大、緻密性的生物結構,兼具樹木性及昆蟲性特徵,最大的分支有27公尺高,23公尺寬。此一主後設結構的色彩通常為藍綠色,然而這點似乎正在變動,因為不同的觀察者可能在同一時刻觀察到相異的色彩形式。此中央核心會自主幹及分支的通氣列管中釋放出一類螢光藍綠色液體,其會在SCP-3396的基座匯流為一淺儲水體。SCP-3396的整體為局部實相化狀態,並且無法與物理性物質或電磁輻射產生常態互動:這項特徵使得傳統的非奇術性測試及檢驗失去效力。

對SCP-3396或其分泌物的物理暴露將導致生物體發生一系列實體性與形上性質的激烈變化。這些效應不具有可預測性且高度分歧,僅有少量的個案具有相似性質。

受SCP-3396影響的生物體(編號為SCP-3396-01)將發展出額外的器官與組織,其用途不明,然而這些結構可快速轉移至身體各腔室。這些組織呈現螢光藍綠色澤,其與物理性物質或能量的互動方式明顯異於正常的物質互動模式,這項特徵指出了這些組織可能是由奇術性或非重子2性的存在所構成。SCP-3396的孳生物偶爾會呈現在體表,且總是會在體內生成。由於SCP-3396孳生物無法與外科植入物或科技用品產生物理性互動,這些孳生物所組成的各器官、腫瘤、囊泡與絲狀體已經被證實無法從宿主的身體上被移除。

感染SCP-3396而導致突變的人類經常在生體方面表現了顯著的轉化現象,這點與其他受感染生物體一致,然而,人類受到的心理轉換程度較低,這些個體顯然仍保有原先的人格與記憶,部分案例中,宿主人體的心智規模甚至受到了強化。由SCP-3396感染引發的異常能力使得SCP-3396-01人類個體成為了高危險性的存在。

附錄3396-01 - 暴露與感染SCP-3396之效果示例

受試對象 暴露途徑 結果
一尾Pogona barbata(普通鬆獅蜥)樣本,雄性 一滴SCP-3396液體被施加於受試對象頭頂 在三小時內,受試對象的尺寸與質量皆劇烈增加,最終長達25公尺,並且重約5000公克。該樣本表現了顯著的結構變化,包括肢體擴幅、色彩斑斕且多孔的表層材質、以及多個背部的突起氣孔,其可持續釋放一種由孢子與多種毒氣組成的混合物。樣本變得高度溫馴,甚至顯現疲態,並且對生體檢查沒有反應。對皮膚樣本的檢驗顯示其遺傳物質與多種真菌物種高度相似,但並不完全相同,這些真菌物種包含 Amanita bisporigera(死亡天使蕈)、Amanita phalloides(毒鵝膏)與 Claviceps purpurea(麥角)。
一頭 Canis lupus familiaris(家犬)樣本,品種為黃金獵犬,雄性 注射四立方公分的SCP-3396液體 在大約兩小時的進程後,受試對象失去所有毛髮,並在全身發展出無規律的角狀結構。活體解剖顯示SCP-3396衍生器官與組織已經顯現於受試對象全身。活體解剖並未導致受試對象死亡,所有在該程序中對受試對象造成的傷害都會快速痊癒。受試對象的行為沒有異動。
一名人類,女性,28歲 SCP-3396液體被塗抹於前臂皮膚 受試對象的皮膚快速吸收了液體。生體改變並未立即生效。在詢問受試對象是否有任何情緒或感受上的變動時,受試對象僅回答:「我明白了火力。」隨後,一把極巨大且類型多變的旋轉砲出現在受試對象的雙手,並被受試對象用於火力攻擊基金會人員與引發收容失效事件。當其被基金會維安部隊以火力反擊時,對象的身體裂散並產生了劇烈的爆炸,該現象並未損害對象本身,但對於試驗空間造成了顯著的破壞,並使對象得以逃逸。該樣本的軀體持續地裂散、爆炸,並且在吸收傷害時自動修復。於樣本中心軀體周邊懸浮的碎片昇化為更多高功率的射擊性軍武。紀錄顯示有37名人員傷亡。後續的實驗空間已經受到強化。
一名人類,男性,42歲 受試對象被指示吸入SCP-3396液體產生的霧氣。 約前三個小時內皆沒有任何立即的顯著效應。隨後,受試對象的四個完全相同複製品出現在實驗空間內。這五名實體接著同時宣稱:「只有你們這樣的蠢蛋會把魔法的祝福視為詛咒。」五名實體互相牽手,接著在實質形態上融鑄為一巨大的非人生物體,其具有十條尺寸不一的手臂,核心區塊呈現未分化的肉塊,並有數十個呈現為非實體手掌的懸浮結構,每個結構的掌心處皆嵌有一枚眼睛。巨量的水體在測試空間中突然生成,並且以高能量方式形成漩渦,使該生命體逐漸消失於視野中。這些液體隨後落於測試空間地板上,後續測試顯示為無異常性質的海水。該樣本的行蹤當前未知。

SCP-3396所造成的變異尚未被觀察到任何顯著的規則,這些變異現象經常誘發產生具有顯著破壞性的異常特質或能力。此特性導致了SCP-3396-01個體多次、反覆的收容失效,對收容單元進行持續性強化亦無所助益。

即便對SCP-3396進行物理性檢查的行為已經被證明為不可能,奇術性掃描已經產生單一的可見結果。基金會的標準奇性掃描儀皆未顯示標準概念能量值或奇性潛能讀數,而是不約而同地調整了自己的資料回饋模式,並在不同的掃描過程後顯現出各種語言中的「繁盛(THRIVE)」。此現象的意義仍然不明。

當前沒有發現任何與SCP-3396進行交流的方法,亦未發現任何將其影響移除的途徑。

活動現況:SCP-3396係在一次考古挖掘中被偶然發現。該研究團隊中的每個成員都成為了SCP-3396-01個體,且所有成員皆試圖在數日間完全發掘SCP-3396。基金會端並未被及時通報,以至於無法避免這些受感染者回到主要的人口集散地區,導致了SCP-3396的影響未受到管控而開始擴散。基金會的收容工作當前聚焦於隱蔽狀況下的SCP-3396-01個案定位及拘捕,同時建立SCP-3396的中央控制站,多個組織與全球性勢力已積極地侵擾該駐點。

即便基金會已使用反情報協議進行干涉,SCP-3396的出現仍然在全球社會中造成了空前的變化。未收容的SCP-3396-01實體已將他們的新生異常特性用於各種行為,包含謀殺、非暴力性犯罪、對特定疾病的大規模根絕,以及促進公眾福祉。雖然基金會對全球媒體仍維持一定程度的掌控,足以限制公眾認知到SCP-3396-01的存在,SCP-3396的汙染仍然在擴散中。因此,SCP-3396-01總體已經超出基金會的影響範圍。包括全球超自然聯盟與蛇之手在內的多個關注組織已經開始庇護SCP-3396-01實體,並將其用於圖利自身,同時也刻意增加自身成員的感染行為。

在SCP-3396完全脫離基金會掌握範圍並導致一預設TPK級奇術繁生情境的情況下,3396-ALABASTER緊急計畫將會生效,基金會將會採取必要手段以確保剩餘人類之安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