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2998
評分: +11+x

來自ZH分部紀錄與資訊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本文件與已翻譯作品SCP-2998有關,並且含有大量劇情爆雷(Spoilers);尚未讀過該篇作品的讀者請儘速迴避本頁。

SamScript,2998研究員譯者

嗨,這裡是SCP-2998的ZH分部譯者。本文章將會導引你看懂這篇大名鼎鼎,甚至有些惡名昭彰的經典作品。以下完全是以我個人的觀點進行分析,希望能帶給你一些頭緒,如果有不同的見解,也歡迎你在底下的討論區一起切磋!

Okay,那我們就開始吧。

再次提醒,以下全文為劇透,建議您先讀過掃過SCP-2998正文後再閱讀以下段落


Told you

迭代0到迭代3:從宇宙電波到古埃及石板

已經讀過2998的你應該發現到,從第零迭代到第三迭代,大部分的段落都是重複的。但隨著時間變化,有許多的段落以藍色進行了增修或刪減。因此,你只需要閱讀藍色的部分就好。而在最初的四個迭代中,我們可以看到的事情演變包括:

  • 訊號內容解密

SCP-2998係一以2485 MHz穩定頻率放送的電磁訊號。

全文的主軸起源於這個幾乎是白噪音的電磁訊號。在基金會科學家旺盛的好奇心之下,我們開始發現這東西藏了一點資料。在經過一番努力之後,科學家們開始看到一個 外星人被折磨的影像

神秘。除此之外,這個訊號還

以超四維空間的方式進行放送,並以平均距離三公尺的放送源滲入三維網格結構之中。

老天,這東西可是在 整個宇宙的時空中傳播,每隔三公尺就有一個可以接收訊號的時空點。誰有這麼大的能量啊?我們看下去:

  • 羅塞塔神經簇

在前四個迭代中的另外一個重點是被暱稱為「羅塞塔簇」的人類大腦神經束。這個罕見的神經束連結了人腦跟聽覺有關的腦區,以及與人類本能反應有關的杏仁核。擁有這個神經束的少數人,在接收到2998的訊號時,會進入虛擬實境一樣的狀態,然後 心領神會的 認識到一個故事。

基金會的研究員認為這樣的神經束可以把2998中無法解明的訊息「翻譯出來」,所以就暱稱它為「羅塞塔神經簇」,表示它跟古埃及的羅塞塔石碑一樣,可以翻譯出原本晦澀的訊息。

  • 卡彭 vs 瘋子莫蘭

在第二迭代,從兩場與羅塞塔陽性人員(也就是擁有羅塞塔神經簇的人)的詭異訪談中,我們開始瞭解到有個很魔性的東西稱為Aaaaaaaaaaaaaaaaa

Adidal。

光耀Adidal。全能奉賦於斯。眾生伏倒Adidal。諸光折曲於斯。萬音佈施寰宇。光耀。

Adidal乃全知亦是全見。聖頌知悉吾等的Adidal。聖頌透察吾等的Adidal。光耀。

媽呀,這文言得要死的狂熱發言指出了Adidal是某種被崇敬的至高存在,而且還會攻佔你的腦袋屈服於它的淫威

除了Adidal之外,我們的另外一個角色叫Nike Ruhar。

那受詛之物在造孽之前被喚作Ruhar。其無可發聲徒留尖嘯。

很棒,現在我們也知道有個被唾棄到死的東西叫做Ruhar,而且它只會尖叫……尖叫?

非常耳熟,電視訊號中不正好有個 在尖叫的外星人 嗎。讓我們聽聽翻譯官怎麼說。

我看的電影有關一個大哥,一個帶把的老大哥,就像卡彭那樣。一個山大王,擁有著你難以想像的無遠弗屆的力量……

……如果第一個人像是卡彭,那另外這個人就是想當瘋子莫蘭的那種人,懂嗎?尬上街區的老大哥,證明凡事不是他說了算。但這一個挑戰者,他知道自己如果去攻擊卡彭本人肯定是死妥的,對吧?所以他就盯上了人家的家人。希望這樣算是一個信號。

在這裡,進行翻譯的D級人員表示訊號中所傳遞的故事就像幫派之間的鬥爭一樣,而Adidal就是像卡彭那樣的第一號老大哥。

……但這個傢伙盯上了卡彭的……我們就說是個太太,而也有可能是別的,類似我們所說的孩子。

這個卡彭一樣的人,他決定自己要親自送出一個訊息……
……他要向所有人殺雞儆猴,誰膽敢爬到他頭上就是這下場。

於是,我們知道了第二號老大哥就是Ruhar,他想要把Adidal給鬥下來,但是失敗了,所以Adidal就要Ruhar永遠的受苦,並且要處刑示眾給全宇宙——這個信號,就是我們的SCP-2998。

那受詛之物在造孽之前被喚作Ruhar。它當永恆受苦。

也就是說,Ruhar就是2998傳訊中的那個受折磨的外星人,它被Adidal囚禁在有限的肉體中永恆的受苦。

  • Ruhar的逃亡

然而,原先就屬於概念的Ruhar發現了正在觀看它受苦的地球人(其實,是基金會的人),於是驚呼一聲「我不當囚犯啦,Dada!透過這樣的漏洞,離開了自己受苦的肉體,並且溜到了基金會的八名D級人員身上。

全體八名D級人員在偽裝昏迷的狀態下成功擊敗了基金會的輕武裝護送隊伍,隨後逃逸基金會管制。該八名人員在逃脫期間展現了反常的合作行為……

宇宙級受刑人出逃到地球了,電視放送也很快就結束。看起來不是好消息。

迭代4:外敵來襲

事情開始不對勁了。點入第四迭代,描述開始打破前面幾次的慣例,瞬間翻天覆地。

SCP-2998-A的收容以當前科技水準被視為不可能。基金會資源應著重於星球防衛作為最高優先事項。

SCP-2998指稱所有與12/12/2016背月側外星入侵事件相關的異常現象。

Ohhhhhhhhh shit,后里蟹,Adidal的人馬來地球找人了。這是真格兒的 替身攻擊 外星入侵。

SCP-2998-A指稱一位於地月第五拉格朗日點的外星載體。該載體包含五百一十二(512)個以纜索連結到中央圓柱軸的球型艙。

SCP-2998-B訊號可在所有人類科技所使用的頻率與波長中傳播,包含廣播、電視、無線網路、智慧型手機與全球定位系統裝置。

SCP-2998-C指稱所有已暴露於SCP-2998-B並且受SCP-2998-A控制或影響的人類。SCP-2998-C實體已侵入至少3400人,且不包含5238名由基金會當局捕捉或處決的個體。

簡單來說,Adidal所屬的種族派出了太空船來到地球軌道,並且透過更大規模的電波,要把身為概念的自己像Ruhar附身D級人員一樣,集體附身到人類身上去:

有時候 肉體 我們。有時候 想法 我們。概念 我們。

你們上路。你們上路我們遺忘……

……我們造成忘記你們概念。造成忘記永遠。沒有人記得你們概念。我們造成你們消失。我們造成你們無處可去。

讀到這裡我真是背脊發涼啊。 當鬼頭一族附身到人類身上時,人類原本的概念(也許像是身分或靈魂一樣的存在)將會被驅逐出自己的肉體,並且不復存在。被鬼頭所接管的人類肉體,已經不再是人類,而是這些概念外星人在地球的空殼載體(之一)

基金會也不是省油的燈,要面對鋪天蓋地的洗腦電波,我們就把全世界的電磁設備都炸掉

  • 大斷電行動
  • 電磁脈衝強化措施
  • 輻射強化措施細節
  • 落塵預測與大氣擾動細節

於是,O5們啟動了大斷電行動,以電磁脈衝摧毀了全世界的電磁設備,不計代價也要防止鬼頭族全面攻佔人類的心智。

末日也就這麼開始了。

迭代5:窩裡反的神權者

當你打開第五迭代——喔操,甚麼光景。

現在所有真實的靈魂當聆聽你的牧師所佈道的至高聖言:外敵

這邪教啊。

很不幸的是的這是真的。瀏覽過整個迭代,可以看出在基金會啟動大斷電行動之後,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混亂,而從上個迭代的線索,我們可以看出基金會在疏忽間走向了專制與失控的獨裁

(迭代4)各單位與站點指揮人員應在SCP-2998-C的收容與抑制行動下持有覆蓋其從屬人員的完全裁決權;於該區域內的決策無須外部審查。

而在第五迭代中,紅色的告示、邪教風格的鋪張文字、大量宗教詞彙的使用讓整篇的訊息變得真假難分。在了解真相之前,我們先分別解說第五迭代中的「大敵 Enemy」、「敵人 enemy」與「賤敵 enemy」分別是甚麼:

大敵的士兵以類似人類的型態出現,看起來遍身漆黑並且帶有不分段的硬化裝甲。大敵士兵的解剖構造尚不被了解;真實基金會當今持有的工具都無法穿透他們的皮膚。

敵人包含那些被大敵的歌謠與訊號所誘惑乃至於加入他們行列的人類。大部分的敵人都在宣示上個世代終結的大氣波損害期間被召募;自那時的年歲起,他們所內含的人性幾稀而蕩然無存。

賤敵包含所有大淨化前不純組織的餘黨;任何在全上監督者(控制收容保護我們全部)的殞落之際反對牧師階級晉升的組織或團體也被視為賤敵的一支。

  • 那些已經被直接暴露於真實基金會的懇求 或 在真實基金會所收容的領土之下叛逆,仍然拒絕牧師階級的控制收容與保護的人類。

由這些敘述,我們可以推論出,大敵是Adidal的鎮壓部隊:鬼頭敵人是Adidal一族所附身的人類軀殼

賤敵是沒有加入「真實基金會」的真正人類

隨意殺死賤敵

怎麼回事?真正的人類才是最為低賤的嗎?為此,我們可以求證作者Eskobar的在討論區的現身說法:

我刻意營造了人性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墮落回到神權與食人體制的情節,更不用說人類幾乎完全放棄,乃至於根本不打算對付外星人,反而轉過來屠殺其他的人類,那就只是因為我們比較擅長這麼做而已。我想要營造一種絕望感。

Eskobar,SCP-2998作者

所以,世界被鬼頭接管了,也有少部分的人類存活下來,但是被改建的神權式「真實基金會」顯然不打算挽救一切,而是進入人吃人的模式,跟著主要敵人一起迫害異己。

在SCP的英文圈到簡體中文界經常流傳著「SCP-2998到後半部,就出現了『基金會被外星人的電波洗腦』的情節」,但在這樣的觀察下,第五迭代並不是由入侵的外星種族所寫,而是由一群短暫出現的次要反派所編,只不過,他們(真實基金會)在整個故事中只出現了一兩個迭代的時間。

(話說回來,如果基金會真的是被外星人給洗腦了,那怎麼通篇沒有提到Adidal呢……?)

回頭來說,在專制政權下,越是被詆毀的部分越可能蘊藏真相,而被修飾得過度美好者往往藏著汙穢。我們來看看「真實基金會」是怎麼爬到這裡的吧。

在迭代底部的折疊表格中,可以看到特定幾條「罪行」:

  • 對至高監督者(控制收容保護我們全部)以及闇夜期間的錯誤見證
  • 對於至高監督者(控制收容保護我們全部)殉道的錯誤見證
  • 揭露被至高牧師團所禁止的罪愆

此處,「至高監督者 They-that-watch-over」就是對舊O5議會的神格化。

O5啟動了大斷電行動,造成了全球通訊網路的毀滅,於是進入了「闇夜 Darkening」。

「殉道」指的是O5議會已死,但極有可能是O5被真實基金會的當權者所殺死,隨後又被這些當權者捏造為神一般的存在,因此成神的O5才能「控制收容保護我們全部」。

而牧師——神的代言人——往往就是合法宰制社會的封建階級。所謂的至高牧師團從此繼承了O5的「正統性」,就此改造出屬於自己的「真實基金會」。

天才。

另外,在這個迭代中的「回收任務」其實可能並不是指收容工作而已;在罪人表格中,我們也可以找到

  • 盜竊食糧,導致回收任務增加以補償缺糧

由這裡可以看出,比起執行收容程序,真實基金會更在意的是如何在末日中苟活下去,回收只不過是收集上個世代留下的物資罷了。

那……誰在執行收容工作?有人嗎?

迭代6:救世計畫

進入第六迭代後,故事已經來到轉折處,也是實際上需要閱讀的倒數第二個迭代——標題又炸了。

(現在/在現)所有贞实的零魄當玲廰你的牡帥所咘導的窒蒿話語:外敵

好極了這下邪教爆炸了

很不幸的是的這也是真的,你看;本迭代中的整篇亂碼,其實根本不重要,重點都藏在註解系統裡

在讀完Footnotes 註解之後,我們可以透過RAISA主任,Maria Jones(黑色)RAISA技術員,David Rosen(藍色)的對話,拼湊出世界被重置前的樣貌:

  • 鬼頭 Lox

在真正解釋這個詞之前,必須先知道三個角色之間的關係:Adidal與Ruhar的種族、鬼頭、無人機。為了確認這樣的關係,譯者曾經寫信向作者請教,這封信的翻譯將會放在下方「軼聞雜項」的段落,但你可以先明白的是:

鬼頭是Adidal所擁有的實體鎮壓部隊。無人機則是鬼頭操控的外星機械。

不是鬼頭,是無人機。我看過唯一一個例外是個感染的人類。鬼頭早些時候拿下了站點,說不定是他們登陸的時候最早拿下的,但他們已經不在這活動了。他們只留了一個鬼頭看管,我猜是個監督者。(註解11)

(迭代5)大敵以類似人類的型態出現,看起來遍身漆黑並且帶有不分段的硬化裝甲。大敵士兵的解剖構造尚不被了解;真實基金會當今持有的工具都無法穿透他們的皮膚。

Lox是Adidal的走狗,他的手下,而他們透過我們語言來溝通的能力是相對有紕漏的。我想如果我們抓到一台裝有Lox的無人機長達一段時間,那他們在更加了解我們的語言中樞與發聲構造之後,在英文上就會有更流利的掌握。

Eskobar,SCP-2998作者

而鬼頭接管地球之後,又在做些甚麼工作呢?

……我想他們無效化了所有我們在大斷電之前沒有清理掉的惡魔級Keter項目。(註解11)

他們……我想他們意外接管了一個充滿異常的星球,而且還不得不立刻處理。我得說這真的他媽蠻搞笑的。(註解11)

Ruhar死後我們有八名D級逃了,然後這八個人都在三天內死了。他們在試圖逃跑的時候被MTF追蹤到並且被殺了。在這狀況下我們也沒得跟他們協商甚麼(註解14)

所以,在末日降臨之前,Ruhar逃到逃逸的八名D級人員身上之後顯然還是死路一條,至少你解脫了

而Adidal所率領的鬼頭大軍費了老命降臨Ruhar早就被處決的地球,卻意外接到一顆藍色的燙手山芋,而在鬼頭大量殖民進入人類軀殼的時候,還要防範這世界上的幾千個SCP把他們給幹掉。要加油啊,Adidas們

  • 神權者的殞落

從註解2中,我們可以看到帥氣的RAISA主任Maria已經把第五迭代的「真實基金會」給幹掉了:

我拿了神權者的網路湊合著用,因為他們上個月垮台了

Maria Jones 不純編年者 竄改真實基金會的紀錄,盜竊真實基金會的安保協議

(迭代5)

抱歉這裡一團亂。為了損毀他們的網路得做點犧牲。

看起來是個好消息。不過,這個迭代中的瘋狂亂碼顯然也是Maria搞出來的啦。

  • 圓樁無法插進方孔內

這個經典的概念主要源自三篇作品:SCP-001:Roget的提案SCP-055SCP-579

SCP-055是相對有名的一個項目,也是逆模因主題的入門作品;不過這裡先不解釋何謂「逆模因」,總之SCP-055是個 無法被描述的存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它不是圓的

相對的,SCP-579是篇甚麼都沒有寫的「[資料刪除]大典」,有人認為SCP-579的性質就是 它不可以被描述,只要不描述它,就能維持在當前的狀態

而在Roget的提案中,SCP-001是一個大收容間;在這裡,兩個異常的性質可以相互抵銷或是相互收容。SCP-055與SCP-579就在這裡陷入了永生難忘的邂逅,一個無法被認知的東西遇上了無法被描述的存在,最後的結果就叫做「圓樁無法插進方孔內 Can't fit round pegs in square holes」。

進到主要收容間後把圓樁塞進孔裡。(迭代20)

沒人說得準這兩個東西被擺在一起會發生甚麼事,但既然上級都要你這麼幹了,就上吧David!

然後宇宙重啟了。

迭代7及迭代8:宇宙重啟

第七迭代與第八迭代除了語法之外,幾乎甚麼都沒有寫。瘋狂的黑條塗抹以及重置一切的空白為整個故事進行了一場戲劇化的重整。

但也不是真的甚麼都沒有寫。

如果你在第八迭代中,不急著通往「最終迭代」,而是拉到最底下,你就會看到一排小小的字,寫著:

而這敘事者的謙卑之言是,怪誕之事從不停歇。其運行如斯,運行如斯。而那本書便說,「我們可能會拋下歷史,但歷史從不會拋下我們。」

這段話摘自1999年的電影《心靈角落/人生交叉剔 Magnolia》,在我看來,這句話象徵了「歷史將一再重演」。

我們就來看看最終迭代發生了甚麼事。

最終迭代:歷史不會拋下

終於,RAISA開頭就告知你:

您正在查看本文件最終且唯一正確的迭代。

而一切看起來又跟第零迭代的開頭沒有什麼兩樣,不過還是有幾個段落被增減了。

顯然,雖然宇宙被重啟/CK級現實重構情景發生,但還是有些人從前面的幾個迭代中意識到,在已經被清除掉的那段宇宙黑歷史中,曾經發生過甚麼可怕的事。

那麼,甚麼叫做 歷史從不會拋下我們 呢?

基金會在定位SCP-2998額外資訊的本質或內容上獲得小幅進展。然而,透過加密分析技術的提升與多個在[資料刪除]的進展,SCP-2998研究團隊預計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內,訊號解密工作上將有長足的進步。

Ahhhh shit here we go again.


整個SCP-2998的故事就到這裡結束了,作者為我們留下了一個開放性/循環式的結局,至於Ruhar跟682在這個輪迴中還要被弄死幾次也就不得而知

TL;DR 懶人包

  • 第零迭代:基金會發現了一個2485MHz的電磁訊號,裡面包含一個外星人肉體受折磨的影像跟尖叫,但沒有被完全解密。
  • 第一迭代:基金會發現這個訊號在全宇宙傳播,沒有解密的部分可以透過少數人類的罕見神經束進行VR式翻譯。
  • 第二迭代:透過帶有這個罕見神經束的D級人員體驗2998版VR,他們了解到這訊號其實是一個稱為Adidal的概念外星人在懲罰一個叫Ruhar的同族輸家。
  • 第三迭代:Ruhar的受苦影像停止活動,原來是跑到可以體驗到VR的D級人員身上去(但他們很快被處決了,也就是說Ruhar在這時已經死亡)
  • 第四迭代:Adidal與他的手下發現Ruhar逃到地球,於是進行全面侵略。在訪問之下,基金會明白這些外星人是以概念存在,並且可以佔據人類的軀殼,讓人類的概念不復存在。為了反抗,基金會開啟了大斷電行動,破壞全球電磁通訊系統。
  • 第五迭代:基金會發生內鬥,換成一群神權、封建的叛徒掌權,成立了「真實基金會」,並且與外星人一起迫害倖存的人類。基金會變成邪教一般的墮落組織。
  • 第六迭代:「真實基金會」垮台。RAISA主任Maria Jones 與 研究員David Rosen 透過註解對話,發現稱為「鬼頭」的外星部隊接管了滿是異常的地球。隨後,David在Maria的指示下透過SCP-055與579重啟宇宙。
  • 第七迭代:宇宙重啟中。
  • 第八迭代:宇宙重啟完成,但作者暗示了「歷史將一再重演」。
  • 第九迭代:一切回歸正常但有了些許的調整。SCP-2998被重新研究。

軼聞雜項

無關劇情的雜項收錄於此:

後記:天外煞星 vs 天外救星

你可能也聽過SCP-2000「機械降神 Deus ex Machina」。這句希臘文原是指一種戲劇手法:在劇情中加入強行解圍的角色以拯救故事線,也就是漢語所說的「天外救星」。

在2013年底舉辦的EN站2000競賽中,SCP-2998以些微的票數落敗於SCP-2000,並成為了傳奇一般的亞軍項目。諷刺的是,SCP-2998所描述的故事,恰好是對立於「天外救星」的一場外星末日(但也有055與579的組合來reset全局)。除此之外,SCP-2998多層次的寫作手法與「迭代 Iteration」語法的應用,為當時的基金會開創出一條新的道路。本作品也因此名列SCP系列三之中的重點鉅作。

邁入尾聲之前,本分部(ZH分部)的原創項目 SCP-ZH-998「現象學」 即是我致敬SCP-2998所作的長篇末日故事;你應該可以在其中找到不少2998的元素,只是,沒有那麼驚悚啦。

最後,感謝你的耐心閱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