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16-JP
評分: +10+x

項目編號:SCP-2616-JP

項目等級:Safe

Yamagoya.jpg

SCP-2616-JP(攝於夏季)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SCP-2616-JP的異常性質僅會在冬季出現,且現象無害,倘若發生,大多數情況下也不會被看作異常現象,因此當前基金會並沒有對其進行積極的收容措施。為保證安全,SCP-2616-JP所在的登山路線會在冬季被封鎖,但在其他季節,SCP-2616-JP會對一般登山遊客開放。因在山中遇險等理由,經由其他路線到達並進入SCP-2616-JP的登山遊客,將會由機動特遣隊ら-14("滑雪場常客")進行搜救工作。被救出的登山遊客將會在採訪之後,視情況接受A級記憶刪除並被釋放。為了不干擾SCP-2616-JP的異常性質,項目內部及周圍未設置監控攝像頭。

Danro.jpg

SCP-2616-JP內部的壁爐(攝於實驗時)

描述:SCP-2616-JP位於日本赤石山脈(位於長野縣與靜岡縣的行政邊界,俗稱「南阿爾普斯」)小河內嶽,為距山頂100m的一座避難小屋。該小屋外觀上是一座2層木結構建築,但從未被當地政府登記,建造時間不明,且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管理人員存在的跡象。該小屋並未通電,裝修極為樸素,房間內部僅有木製的地板、桌子和設置於1層南部牆面上的大型石壘壁爐。此外,房間內放置有一捆柴火作為壁爐的燃料,同時還有點火器及撥火棒等道具。

SCP-2616-JP的異常性質將會在滿足以下條件時出現:

  • 小屋正門周圍的地面積有大於2cm的積雪。
  • 該塊積雪地面沒有被任何人所觀察。
  • 將任意種類的燃料置入小屋內的壁爐並點火。

一旦滿足上述條件,小屋內及小屋周圍將會發生下述的一系列異常現象:

  • 被置入壁爐的燃料即使在未經充分通氣的情況下也會被完全燃燒,燃燒產物僅有二氧化碳。壁爐保持燃燒時,不管外部氣溫如何,小屋內包括2層部分均會保持舒適的溫度。
  • 一旦被置入壁爐的燃料燃燒完畢,小屋的正門會立刻產生敲門聲。敲門聲將會以一定間隔持續至門被打開。
  • 從敲門聲響起到門被打開的這段時間內,在上述過程中使用的燃料將會以全新的狀態出現在正門旁邊1。同時,正門附近積雪的地面上將會出現一串足跡2。該串足跡將會從正門延伸至未積雪的地面後消失。目前並沒有觀察到有可能留下該串足跡的實體。

鑒於上述異常性質,SCP-2616-JP被認為是一處極為優秀的緊急避難所。由於其異常性質不明顯,且所在的登山路線上並沒有其他避難小屋,因此基金會並沒有對其進行過多的收容措施。為保護使用項目的一般人士的隱私,同時為了不干擾項目極為有用的異常性質,小屋內部及周圍並未裝設監控攝像頭。為迅速對遇險者進行搜救,基金會在小屋內部設置了一台遇險求救信號發射機。

附錄:2014年2月日本關東地區雪災期間,機動特遣隊ら-14("滑雪場常客")救出了兩名在SCP-2616-JP避險的登山遊客,其中一名遊客表現出了明顯的恐慌。為查明情況,特遣隊隊長對兩名遊客進行了採訪。以下內容是該次採訪的記錄。

採訪記錄-2616-JP-05

採訪日期:2014/02/17

採訪者:高山隊長(下稱採訪者)

受訪者:森川、山村


[記錄開始]

採訪者:冷靜下來了嗎?森川先生,山村先生。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兩位,不知道方不方便?

森川:(面色蒼白)啊……我,我無所謂。

山村:我也沒關係!

採訪者:好的。兩位究竟為什麼在這個時期進山呢?你們應該也知道,在幾天前氣象臺就發佈了大雪警報……啊,我並不是要責備兩位。我只是希望搞清楚事實關係。

山村:是森川大哥邀請我來爬山的。森川大哥是登山高手,所以我覺得就算下大雪跟著他也肯定很安全。

森川:啊,哦,對……我以前在寒冬裡爬過好多座山。這次是為了鍛煉這傢伙才帶他過來的,結果沒想到就遇險了。

採訪者:不好意思,請問兩位是什麼關係?

山村:森川大哥是大學登山社的前輩。我一直都很受他照顧!……這次要不是我慢吞吞的,可能就不會遇險了呢。

森川:哼,是啊。要不是找到了那座小屋,我們兩個可就要死在荒郊野外了!我明明平時就跟你說,你要好好鍛煉身體。

山村:真對不起!大哥!

採訪者:森川先生,你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小屋裡發生了什麼事嗎?

森川:那座小屋!那座小屋簡直不要太古怪。雖然沒找到那座小屋我們就死定了,但那座小屋絕對很古怪。

採訪者:古怪,具體是指?

森川:當時外面茫茫地下大雪,我們就拿屋子裡放著的那捆柴火給壁爐點上了火。說來奇怪,火燒的特別旺,屋子裡也一下子暖起來了。不過大概是因為火太旺了,那捆柴火一下子就燒光了。就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人在敲門。我想可能是其他遇險的人,就去開門了。結果外面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腳邊放著一捆柴火。

採訪者:會不會是附近的人給你們送柴火來了?

森川:我當時也這麼想啊。可是那捆柴火也燒完後,門就又響了。之後,我燒一次,門就響一次,我覺得奇怪,就仔細端詳了一下那捆柴火。天啊,那捆柴火和剛才燒掉的那一捆花紋都一模一樣!這他媽不古怪嗎!

採訪者:哎……這的確很奇怪。我們會去詳細調查一下,你放心。話說回來……山村先生,你一直沒有說話。你當時有察覺到什麼異常嗎?

山村:我?房間暖和起來後我就睡著了,也沒有聽到什麼敲門聲。不過,我突然感覺冷颼颼的,醒來發現自己睡在了門口,可把我嚇了一大跳。

森川:那是壁爐通風不好出一氧化碳了,我給你搬出去的。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

山村: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大哥!

採訪者:兩位還有其他覺得奇怪的地方嗎?

森川:除此以外就沒有了。不過那座小屋,絕對有鬼。

山村:我一直在睡覺,所以沒覺得奇怪!

採訪者:好的,我的問題問完了。感謝兩位的合作。

[記錄結束]


後記:採訪之後,兩名登山遊客接受了A級記憶處理並被釋放。由於採訪中登山遊客描述的情況與項目異常性質有所矛盾,基金會在進行調查的同時也在持續監視此後兩名登山遊客的動向。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