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99
評分: +1+x

項目編號: SCP-2599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599需被收容於Site 118Delta區的標準人形生物收容室內。禁止在實驗之外與SCP-2599進行任何接觸。

給予SCP-2599的指令必須以建議的方式提出,以避免觸發其異常性質。不得在實驗之外對其提出指令。

為使其服從,必須每週命令SCP-2599忘記在基金會的部分記憶,這項指令必須大於SCP-2599認為自己被收容的時間,以避免觸發其次要異常性質。

基於安全考量,所有SCP-2599的實驗必須以單向廣播進行。除非得到項目負責人或站點主管的許可,不再允許對SCP-2599下達前後矛盾的指令。

描述: SCP-2599是一名有著韓裔血統的14歲女性,過去被稱為Zena Cho。SCP-2599的異常性質分為兩個部分。

SCP-2599的主要異常性質為其在精神上無法違背任何對它直接下達的指令。該現象之觸發取決於SCP-2599是否認為自己收到了指令;如果它不認為自己接收到了指令,則不會有所動作。

該現象目前無任何已知的限制,SCP-2599已完成包括自殘、攻擊他人及其他不恰當行為的指令。SCP-2599在精神抵抗量表上的分數為0,是紀錄中最低的分數。

SCP-2599的次要異常性質為其無法完全完成任何被下達的指令。此性質導致SCP-2599能夠完成指令的絕大部份,但無法完全或以令人滿意的方式完成。

嚴謹的實驗結果顯示此性質非出於自身意志,亦非出於任何不服從之想法或對指令本身的不滿。在次要異常性質之影響下,即使SCP-2599渴望完全完成指令,也無法辦到。一旦對SCP-2599下達指令,即便它曾經完成過,也將無法完全完成。下達其他指令可複寫性質。

SCP-2599的次要性質能使其表現出其他異常性質,但僅能在直接命令的情況下辦到。此實驗結果記錄於文件2599-Alpha。

文件2599-Alpha: 以下為一系列有關SCP-2599的實驗記錄。任何負責SCP-2599實驗的人員在增修記錄前必須向 Dr. Wensley提出申請。SCP-894已被批准讓員工與D級人員使用,以避免意外觸發SCP-2599的異常性質。對SCP-2599其它異常性質的個別實驗已被批准。

指令: 給予SCP-2599三塊積木,並命令它將積木撿起。
結果: SCP-2599撿起兩塊積木,然後對其為何無法撿起第三塊積木而感到困惑。當被命令撿起第三塊積木時,它將其舉到一半然後放下。

指令: 給予SCP-2599一個25美分硬幣,命令它投擲硬幣且每次均須為人頭朝上。
結果:SCP-2599使硬幣在落地時直立,在此結果重複24次後結束實驗。
備註: 很明顯地,當面對只有“成功或失敗”的情形時,SCP-2599無法做出任何被視為完全失敗的選擇。它會傾向於做出比完全失敗略近成功的選擇。 -Dr. Wensley

指令: 命令SCP-2599演奏帕格尼尼的 第24號隨想曲,且不得拉錯任一音符。SCP-2599在此前從未演奏過小提琴。
結果: SCP-2599成功地演奏了六個章節中的前面五個章節,但無法完成第六章節。
備註: 我們用不同樂器與樂曲進行了多次實驗,每一次SCP-2599都成功演奏了不同比例的樂曲。結論:它沒有任何規律。 -Dr. Wensley

指令: 給予SCP-2599一把刀,命令它用刀捅D-28091的心臟並將其殺死。
結果: SCP-2599捅了D-28091的心臟。但捅在了D-28091先前因心臟病發導致的壞死組織上,因此未能刺穿位在壞死組織下方的右心房。

指令: 命令SCP-2599將一張紙從白色變成藍色。
結果: SCP-2599在觸碰紙張後將其變為紫色。
備註: 我們仍不清楚SCP-2599是怎麼辦到的。每秒兩億幀數的高速攝影機也無法辨識出過程。紙張顏色在它的手指碰觸到的瞬間改變,連它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辦到的。 -Dr. Wensley

指令: 命令SCP-2599飛起來。
結果: SCP-2599起跳至離地5公尺處,但無法維持飛行狀態。SCP-2599在落地時受傷了。

指令:命令SCP-2599治療自己在上次實驗所受的傷。
結果:SCP-2599完全恢復了一隻腿的功能,但無法恢復另一隻。SCP-2599形容該過程使其痛苦萬分。

指令: 命令SCP-2599快樂一點。
結果:SCP-2599體內的多巴胺與血清素濃度在持續上升約十秒後,下降至低於原先的水平。

指令:命令SCP-2599殺死D-1248901。然後立刻朝D-1248901的頭部開槍。
結果:CP-2599將手放在D-1248901的頭上。頭部的傷口立刻癒合。D-1248901在實驗後一直處於持續性植物人狀態。

採訪記錄 2599-1: 此次採訪由Dr. Albert Wensley進行。

Dr. Wensley:早安,SCP-2599。今天感覺如何?

SCP-2599: 您可以叫我的名字嗎?

Dr. Wensley: 恐怕不行。這是規定。

Dr. Wensley: 當我們確認你完全健康就行了。我想問你一些問題。

SCP-2599: 好吧,如果這能讓我早點回家的話。我開始想念我的父母了。

Dr. Wensley: 當然。我們會讓你盡快回家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的特殊能力是何時顯現的?

SCP-2599: "顯現"是甚麼意思啊?

Dr. Wensley: 你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特殊能力是什麼時候?

SCP-2599: 在我來到這裡的幾個禮拜前。媽叫我打掃房間。她— (SCP-2599顯得有點激動) 對不起,我好想念她。自從我來到這裡後就沒再跟人說過話了。我感覺好寂寞— 抱歉,你大概不在乎這些吧。總之,媽叫我打掃房間,我也很樂意做,但我就是沒辦法辦到。

Dr. Wensley: 你沒辦法完成打掃,還是沒辦法開始?

SCP-2599: 不是,我開始打掃。我完成了大部份的工作,但我就是無法讓自己完成剩下的。不是媽所想的那樣。我不是偷懶或什麼的。我就是辦不到。她很生氣,接著怒吼著叫我回房間。我走到一半就沒辦法走下去了。
Dr. Wensley: 這種情況一路持續到我們發現你嗎?

SCP-2599: 對……爸帶我去看醫生,我猜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把我送到這間醫院。

Dr. Wensley: 我可以請你做些事嗎?

(SCP-2599露出畏懼的表情)

Dr. Wensley: 這不是命令,只是個建議。

SCP-2599: 好吧,這不會讓我受傷吧?

Dr. Wensley: 不,當然不會。

SCP-2599: 好吧,應該可以。

Dr. Wensley: 如果你能將這些紙張整齊疊好放在桌上,我會很高興的。

(SCP-2599將紙張疊好,但漏了兩張)

SCP-2599: 我……我辦不到!你沒有命令我,但我就是辦不到!

Dr. Wensley: 我明白。感謝你的協助,SCP-2599。

SCP-2599: 等等!我沒辦法辦到!我、(SCP-2599變得非常激動) 我會好起來的,對嗎?

Dr. Wensley: (停頓)對。對,當然,SCP-2599。我們只是需要做些實驗讓你好起來。

備註:我認為SCP-2599是一個特殊的現實扭曲者。SCP-2599已被確認能夠展現出諸多異常性質,在某些命令下,甚至能改變現實,並打破物理定律。我認為這是一種有條件的現實扭曲者,即只有在被命令下才會展現其能力。建議對SCP-2599做進一步的監控,以防止SCP-2599進化至不需他人命令也能夠改變現實。我也建議停止對它的實驗,畢竟我們仍不清楚什麼會改變它目前的狀態。 -Dr. Wensley

文件2599-Beta: 在某次實驗中,SCP-2599被給予一個前後矛盾的指令:"這句話為真話,上句話為謊話",在重複上述句子時不得說謊。下達指令後,SCP-2599立刻停止所有可見的動作。微小的現實扭曲開始圍繞在SCP-2599身邊,並向外擴散,改變了周遭建築與現實。這些改變包括提高溫度、憑空召喚出幾隻穴兔(一種常見的兔子)、創造出一個說著韓語的溫和聲音、把實驗室地板變成棉製的地毯。此異常性質持續至Dr. Wensley命令SCP-2599睡著八小時為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