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43
評分: +4+x

項目名稱:SCP-2443

項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443需收容於一個倉庫內。為項目配合,SCP-2443被允許每日3小時於由8,000伏特隔離電圍欄圍成的戶外活動帶內活動,隔離圍欄高度不得低於12公尺。

描述:SCP-2443-01至-159是位於田納西州Pollensbee的Deloach家族,共159名家族成員聚集並形成一個約4公尺高的人堆。儘管該項目重量極大,推測約11公噸,其中間及底部的個體仍能自由呼吸交談,他們將這種感覺描述為「溫暖舒適」。將個體強行移除SCP-2443的嘗試仍未成功,並會造成個體及SCP-2443全體極大的痛苦。

SCP-2443全體成員對其他成員當前活動與過去的歷史都有一定的認知,儘管從未察覺其有過言語交流。每被研究人員提問時,SCP-2443個體都會回應該地區的閒話、歷史軼事及民間傳說,當中包括以數些怪異方式去描述SCP-2443形成的故事。

位於SCP-2443最頂端的個體SCP-2443-01自稱為Ephraim George Deloach,於1858年出生在Pollensbee的自耕農民。其他SCP-2443個體都聲稱是SCP-2443-01的後裔,並聲稱年齡從4歲到138歲不等。觀察到嬰兒每年以平均1.5人的速度生長於SCP-2443的底部。此過程發生的手段尚不清楚,SCP-2443個體亦不願意討論此過程,雖然DNA測試證實SCP-2443的所有成員彼此都是親屬,但其成員間的基因差異完全處於一個正常家族的參數範圍內。目前 SCP-2443內部基因多樣性的來源尚不清楚。

至今,沒有任何SCP-2443個體死亡,但個體的生理及精神仍會出現惡化,位於最頂端的個體大多患有嚴重的癡呆和衰老。

儘管SCP-2443-01至-159的間隙緊密貼合,SCP-2443的底部仍有一個間隙,從項目的外表看上似乎可容納一個成年男性(參見採訪2443-i8-49R和附錄2443-w10-22B)。 但間隙的存在似乎不會影響項目的物理緊密性。 SCP-2443能夠以大約45米/天的速度移動。 目前尚不了解這種運動的過程。

在SCP-2443的159個人中,通常僅有大約一半的個體能夠同一時間交談,其他個體則露出下半身於SCP-2443外表。但SCP-2443的個體會週期性地蠕動身體,從而進行位置轉移。人堆內的每一個個體都有不同名稱與人格,但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個體願意離開項目,即便向其提供協助也是如此。若重複向其提出脫離SCP-2443,個體會變得極度激動。

採訪2443-i8-49R:

在1983年█月██日,研究員Susan Burke進行對SCP-2443-15的採訪,其被檢測為Lillian Esther Deloach,約95歲。因SCP-2443-15離地面4公尺以上,因此研究員Burke借用升降臂以方便進行採訪,在採訪中,SCP-2443-15露出其一隻手臂於SCP-2443外部。
研究員Burke:您好,SCP-2443-15。

SCP-2443-15:哦嗨!親愛的,它是Maw-maw,或莉莉小姐。

研究員Burke:請問你可以說明一下為甚麼你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嗎?

SCP-2443-15:[笑]我就知道你看起來會是這樣,還有,說實話,這裏一堆人吵鬧着的確可以使誰都發瘋,但是,我還是不會相信我還會選擇其他生活,我坐在這裏,我就感覺到家族就在旁,給我一個容身之所,我也給了他們我的全部。

研究員Burke:真有意思,但請你說明你如何變成現在的樣子?

SCP-2443-15:親愛的,我記不起我某時候還不是這個樣子,我記得最早的回憶-是站在山頂上,你在幾里內也看不見任何一間房子,那時我們還是很小…沒有甚讓我們失望,但我們理解一切的重要性。

研究員Burke:那SCP-2443-01有沒有解釋過….現在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SCP-2443-15:你說Paw-paw?他沒甚說話,但我們總是知道他的心在哪裡。有一個故事,他看到一些被青苔覆蓋的石頭,但他看成它們是蘋果。他吃了很多很多,當他回到家裡去…你知道,和他的妻子一起睡覺(指SCP-2443-02,檢測為Hester Louisa Deloach,SCP-2443-1的妻子) ,他趴在她的上方就下不來了。然後就變成現在的我們。

研究員Burke:SCP-2443-15,你介意描述你在SCP-2443中的生活嗎?

SCP-2443-15:親愛的,我說過了,是莉莉小姐。
此時SCP-2443內的其他個體變得明顯激動,動作快速並發出憤怒的聲音。雖然研究員Burke因違反目編號協議而受到正式懲誡,但該紀律處分後來被回收。
研究員Burke:我感到抱歉。莉莉小姐,請問你介意描述一下你的生活是甚樣的嗎?

SCP-2443-15:沒問題,親愛的。的確,與所有人生活,是困難的。但感覺沒甚問題。Bubba叔叔(指SCP-2443-08,Aubrey Ezekiel Deloach),他確實要讓我發瘋了,經常說一些植物何時生出來和一些有的沒的。但我還愛他。而且我還知道一些事實,下面的一些年輕人有點不高與,儘管他們抗議,但他們仍然愛我。外面是一個邪惡的世界,很多人都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被稱為家。 但這裡?我很清楚我的容身之處在那。 其他人也是如此。

研究員Burke:請問可以說一說有關莉莉小姐底下的洞嗎?

SCP-2443-15:Jacob總是一個麻煩製造者。 我喜歡他,就像我自己一樣-你知道嗎?他是我偉大的侄子-但他總是坐立不安。 即使還是個嬰兒時他也在下面蠕動。 我們都能感受到它。 但有一天,我們醒來他就不見了。 就像消失在風中。 但是我們還在等他回來。

研究員Burke:你們是如何使這洞口保持開着的?它應該被這重量壓合上的。

SCP-2443-15:親愛的,家裡總有預留的空間。 即使是那些還未意識到需要我們的人,也有總有預留给他們的空間。

至今尚未找到名為Jacob Deloach的個體。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