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16
評分: +3+x

項目編號:SCP-2416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416的最新迭代(現為SCP-2416-21)應被收容於Site-59;該個體需被施予藥物性人工昏迷,且其生命特徵需被監控。不論SCP-2416-21因任何原因死去,機動特遣隊Omicron-8「小丑進場」都應保持高度戒備狀態,並需儘快以相同的方式尋獲及收容新的個體。

描述:SCP-2416為名為約瑟夫格蘭德森派克的複數個體,為35歲的高加索男性。儘管個體沒有異常的大腦活動,亦無神經疾病;但SCP-2416仍會表現出其擁有較低的智力水平,及較高的被捲入致命意外機率。

於1/14/2006,SCP-2416-1的最初迭代1因在芝加哥的高速公路上散步而意外身亡;相信個體沒有自殺的念頭;在個體被一輛超速駕駛的小型貨車撞擊前,個體的遺言為:「嘿!這可不是州街!」SCP-2416-1事後被火葬,他的逝世被刊登在數份芝加哥報紙上。

於3/15/2006,一個活著的SCP-2416個體(SCP-2416-2)於其在奧馬哈惡作劇一名已被定罪的殺人犯後(將該對象的鞋帶綁在一起),被該對象以刀子捅死。在執法人員確定SCP-2416-2個體為沒有當地親友的外地人後,個體被土葬。

目前仍不清楚新的SCP-2416迭代如何在上一個迭代死亡後出現。最新的迭代總會聲稱他們並沒有關於死亡的記憶,多次的測謊測試已證實個體所說為真。目前仍未成功定位新迭代的「轉世點」──目前只有在SCP-2416個體轉世後才目擊到個體。

迭代 死因 備註
SCP-2416-3 食用過多胡椒醬。 目擊者指出SCP-2416-3當時正試圖變成「最火辣的人」。
SCP-2416-4 頭顱被鋸床切削成兩邊。 其遺言為「吻我。」。
SCP-2416-5 被美洲豹咬死。 因輸了打賭,將自身以未熟的培根包裹並進入動物園的美洲豹棲息地。
SCP-2416-6 被響尾蛇咬。 其遺言為「吻我。」。
SCP-2416-7 在高速公路睡覺。 他那時「累了」。
SCP-2416-8 [已編輯] 該獾僅受輕傷。
SCP-2416-9 被智利無政府主義者射死。 其遺言為「吻我。」。
SCP-2416-10 自願參與破碎之神教會科學家的人體試驗;主死因為顱內出血。 該屍體在基金會突襲CotBG的營地時被發現;███████博士報告該屍體與都市傳說中、死而復甦的男人相似。
SCP-2416-11 在沒有專業設備的情況下試圖攀爬克萊斯勒大廈。 多份的死亡報告證實了其異常特性;███████博士下令捕抓SCP-2416。
SCP-2416-12 吸食過量可卡因。 個體相信可卡因能緩解其鼻竇充血。
SCP-2416-13 酒精中毒。 個體相信酒精能「潤滑」其骨折的手臂。
SCP-2416-14 將腳放入攪拌機後失血過多。 當時情況未知。
SCP-2416-15 因訪問STURM級資訊危害而被Site-59的安保人員射殺。 此迭代為第一個處於基金會監管之下的迭代。
SCP-2416-16 被Site-59的食物咽到。 「太喜歡」燕麥粥。
SCP-2416-17 因以頭撞收容間的牆導致顱骨碎裂。 個體當時正在嘗試拍蒼蠅。
SCP-2416-18 爬入Site-59的焚化爐。 個體當時正在尋找洗手間。
SCP-2416-19 獲得致命性認知危害的訪問權限。 個體當時「只是很好奇」。
SCP-2416-20 在Site-59服用過量對乙酰氨基酚。 詳情如下。

受訪者: SCP-2416-20

採訪者: 一之瀬博士

<開始紀錄>

一之瀬博士: 作為紀錄,請你說出你的名字,SCP-2416-20。

SCP-2416-20: 約瑟夫格蘭德森派克。在開始之前我有個小問題想問。

一之瀬博士: 請?

SCP-2416-20: 你之前給我的那個治頭痛的藥片,正常劑量是多少來著?

一之瀬博士: 兩片。

SCP-2416-20: 哇喔。嗯哼,這……這就說得通了。

[SCP-2416-20吞食了其於失修儲物箱獲得的203片泰諾強效錠,並陷入了昏迷。]

一之瀬博士: 醫生!

<紀錄結束>

結語: SCP-2416-20事後很快就死了。SCP-2416-21之後在三藩市的街道上被發現並捕獲。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