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9
評分: +5+x
scp-heritage-v3.png
SCP-239.jpg

SCP -239

項目編號 : SCP-239

項目等級 :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 SCP-239必須被收容在備有一張床及一台心電圖儀器的密室裡,並且經由靜脈注射,每日補充由[資料刪除]混合而成的戊巴比妥藥品。任何情況下 SCP-239都不可以從她的收容密室中離開。密室的牆壁需覆有一層心靈遮斷合金。只有2級人員被准許在任何時間下與SCP-239進行接觸。所有戒備於SCP-239收容密室外的人員皆需配有心靈遮斷合金SCP-148製的頭盔。項目的本名為Sigurrós Stefánsdóttir,該項目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該被喚醒。任何被發現試圖喚醒該項目的人員將立即遭到處決。

描述 : SCP-239的外表大約是一位身高100公分、體重20公斤的8歲小女孩。該項目擁有一頭及肩的金髮。進一步調查發現,該項目的雙眼「閃爍著」灰綠色的色彩。此項目似乎散發著一道先前從來沒有被發現過、名為███████████的放射線。而這些放射線波在低頻時似乎是無傷害力的,但高頻能在次原子粒子大小之下破壞物質。

SCP-239貌似具有做到任何她表示將要做的任何事的能力。簡單來說,只要該項目意識清醒,就能做到她想做的任何事情。幸運的是她只能影響其自己本身及當下的環境;因此,「如果她看見,她就能改變。」即使如此,嘗試著去測試她能力的極限是非常不謹慎的舉動。她似乎能夠創造及影響有生命的物體;舉例來說,當一個D級人員意外地造成對她的傷害,她會直接「希望」讓此人員消失不見。幸運的是,當此項目被強迫對於她所做之事感到罪惡感時,她會再「希望」讓此人員出現。SCP-239的自我保護本能讓她在意識清醒時近乎無敵。該項目的皮膚除了SCP-148之外無法被任何東西刺穿。

作為一個能夠掌控該項目能力的方法,她已被告知自己是一位女巫。除了大大地改善她的情緒外,這也讓她深信除了SCP基金會預先批准使用清單中的「咒語」外,她無法使用自己的能力。這將會有幫助地預防任何試圖性的脫逃。然而,該項目被保持著鎮靜,來避免任何對自身或其他人的潛意識傷害。

起源 : SCP-239在她出生日█████████, ███████那天不久後便快速引起了基金會的注意。幾乎在該項目出生後的三個小時後,███████ █████醫院就被一場無法無法解釋的爆炸而破壞。新聞界則被告知此意外是因為瓦斯洩氣。SCP小隊立即被派遣來搜尋現場的異常。他們唯一能找到的活口即為SCP-239。接下來的八年,該項目就在SCP的照護下長大。

從████████,20██開始,該項目被保持在由藥物導致的昏迷之中。此決定由[資料刪除]做出。

SCP-239現今永久保存於Site-17。

來自████████博士的筆記,日期12/26/04誰他媽覺得告訴她有關「聖誕老人」的事後再跟她說「這只是個故事」是一個好主意?我們現在又多了另一個潛在的SCP要處理了,但我們根本抓不到他,因為他會「魔法」。

A.Clef博士的報告在這情況中,我的分析已可以有了結論,SCP-239就是個無法預測的收容項目和安全危機。即使有許多提議要利用她來收容其他SCP,但以SCP-953和其他項目作為極端的提醒,低估基金會對於掌控SCP的能力將會帶來極大的風險。

因此我將做出以下的建議:製造一個用SCP-148作成的穿刺器具,能夠刺穿SCP-239無法被刺穿的皮膚。這個器具將在她沉睡、能力消失時被用來殺死SCP-239。因為SCP-239的甦醒和終止反抗的危險,我也建議被選中的特工配備SCP-668將突發事件最小化。

在這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危險是SCP-239將會甦醒並且認定特工為好朋友或”好人”,從而改變事實。這就是我自願一個人執行這整個程序的原因。有個關於我個人檔案的評論指出,我的[資料刪除]應該能夠允許我執行這個程序,甚至是在現實轉換之後。

- Clef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