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200-JP
評分: +7+x
blank.png
項目編號:SCP-2200-JP LEVEL 1
項目等級:Safe 未限制

medium.jpg

圖一:SCP-2200-JP

特殊收容措施

SCP-2200-JP現保管於低威脅物品收容庫。SCP-2200-JP的負責職員一律以性別認同為男性者構成。SCP-2200-JP射精後,得由負責職員清潔SCP-2200-JP及其收容庫。SCP-2200-JP之精液得視作非異常性廢料處理。

描述

SCP-2200-JP圖一為██████公司製之泰迪熊玩偶。SCP-2200-JP股間位置有人類(Homo sapiens sapiens)之██接合其上,接合處與SCP-2200-JP之綿質融合。此██恆常處於勃起狀態,海棉體以內的血液除██受傷以外,不會往外部漏出。

性別認同為女性者看見SCP-2200-JP時,對SCP-2200-JP之██不會形成任何認知。縱使從他人說明得悉SCP-2200-JP之██及其異常性,仍不會令上述影響失效,亦不會將相關內容視為真實,而否定之。此影響在不經直接描述而間接認知██存在時將會失效,亦同時可理解其異常性。

SCP-2200-JP以約一個月為週期射精。此週期與收容前持有SCP-2200-JP的████小姐之月經週期一致。從SCP-2200-JP所出的精液在受SCP-2200-JP影響時同樣不能被辨識。

SCP-2200-JP在發現時由一名男性露宿者持有,此男子稱此物被棄置於附近的垃圾場,因感覺有趣而拾取之。隨後基於其證詞尋得本來持有者。以下為SCP-2200-JP持有者████小姐之父親████先生之證詞。

下班回家之後,女兒就笑著說「爸爸,今天啊,媽媽買了一隻小熊給我」。我問她之後,她就嗖地走進房間,看著她這麼開心,我也自然開心。就這樣,她就從裡面拿著小熊玩偶走出來,看見那一瞬間……當時面對這種瘋狂的東西出現在眼前的現實,我差點想否認……但它真的在這。在小熊的股間上,有著那根不祥之物。

我很快就拿著那隻小熊去問老婆買了甚麼東西,但是她好像搞不懂我說的話,雖然說我當時說得太委婉也有問題……不,那麼明顯地出現在那裡的東西也還要裝作不存在才奇怪吧。老婆說過她覺得我真的不應該開這種玩笑,但是對我來說,那隻小熊才是那不應該開的玩笑。再之後也有找過機會說明了……總覺得不說清楚不行,畢竟「那個」就在那裡。但是,那時我開始相信大概只是自己累得有幻覺了。老婆和女兒都說沒有這種東西,我也自然不應該繼續糾結吧。不過第二天早上看見它都還是很清楚地看見了那個,又大又硬的那個。

然後它好像取了名字叫「隆」,老婆說這好像是女兒喜歡的男同學的名字。啊——我不知道啊,我不想用這種方式看著女兒這樣子轉大人啊……

之後,我就這樣儘力避免看見它,繼續過日子了。女兒好喜歡它,連吃晚餐也抱著它,好難過啊。無論我怎麼說,她們都會說我才是瘋的那個。啊、話雖如此,我叫了她絕對不可以將它帶出家門,當時說過那樣會弄髒它,女兒也接受了。萬一那不是幻覺,我不可以讓女兒受到這種屈辱。雖然這已經不只是「屈辱」這麼簡單。但無論如何,她只要在家就對它愛不釋手。光是想像著那東西碰到她的情況就心裡難受。不過當時我說服了自己那不是真的,畢竟不會有這種可能啊。

至於為甚麼扔掉那個東西……啊啊,那個啊。抱歉,怎麼說都是不快的回憶,所以藏得很深。早上起來的時候,女兒在房間裡大聲尖叫,我去看發生甚麼事,女兒就哭著說好臭。她整個房間的確飄著噁心的臭味。我不知為何帶著不祥的預感望向床上,就看見被子中間奇怪地膨了起來。我趕快掀開被子就果然看見了……那他媽的熊拿甚麼骯髒的東西出來在我女兒身上做了些甚麼啊非殺不可啊阿隆這個混蛋[██先生在大吼過後沉默5秒]抱歉……當時的怒氣一下子回來了。啊——到現在還是很火大啊……欸、接下來?接下來嗎?丟掉了。很快就連同被子一起丟了。之後我就跟她說很快會買一隻新的小熊給她,叫她快點忘了阿隆。這些都已經不是幻覺,女兒跟老婆都沒再反駁了。

明明是對女兒來說這麼重要的日子,就搞了這麼大的事,真是的。


包括SCP-2200-JP售予██小姐時的情況在內的流通途徑等資料現正調查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