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7 - 發條機械病毒
評分: +3+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217

項目等級: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收容區域與外界之間應有兩層負壓器密隔離措施。進出該區域的所有人員均必須經過化學沖洗消毒,穿戴全套空氣隔離危害物質防護套裝,並在接觸之後接受24小時隔離與檢驗。一旦收容措施遭到突破,將封鎖收容與研究區防爆門,並在空氣中打入代號ZEER-217-11的化學製劑。

所有暴露於SCP-217的人類都必須接受收容並隔離觀察。SCP-217感染者接觸過的物品均必須消毒。

描述: SCP-217是一種當前沒有任何治癒療法,且感染率達100%的病毒。它可以感染所有動物界生物,並經由觸摸或體液接觸傳播。SCP-217本身極為堅韌,而且能在宿主體外存活數年。感染病程進展十分緩慢,有數名感染者在數年後才第一次出現症狀。

SCP-217會改變生體組織的生物化學機制,導致有機物質重新組合成某種「有機金屬」。目前對於這一變化的過程了解仍然有限,不過感染後期的情況則已蒐集到足量的樣本紀錄。感染者的身體會逐步轉化為齒輪與發條裝置的複合體,而原先的生物學功能也由這些複合機械接管。感染者稱早期階段通常只有輕微的意識模糊、失眠與關節僵硬因而未特別注意,但後期階段則十分痛苦。他們的變化諸如心臟由齒輪與細小管道取代;關節成為傳動結構網路;而眼睛則變化為類似於原始手搖式攝影機的裝置。

除了哺乳類以外,SCP-217的感染病程都是從體表開始。而哺乳類則反而是內部結構先於體表發生變化。這可能導致在感染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對疾病毫無知覺。甚至有個案直到體內結構被SCP-217完全轉化為止都沒有在體外表現出任何可見的徵狀。SCP-217曾在數個大都會區爆發感染,其中最著名的是████████████。

根據現有觀察紀錄,中期至晚期病程感染者的心智功能將嚴重缺失。感染者在回應問題時經常只會回答重複的內容;動作則十分遲緩且如機械一樣僵硬;注意力容易渙散且意識模糊;面對新問題時大多變得非常易怒。除此之外,對於完全「轉化」過後的大腦的研究成果[已刪除資料]


文件編號217-6: 關於症狀的筆記

SCP-217的感染者在早期階段除了昏睡時間增加與情感回應的減弱以外沒有嚴重症狀。有些感染者表示自己感覺到皮膚底下有「鼓動」或「移動」的感覺,而且持續聽到一種「滴答」聲。這一聲響似乎在SCP-217感染進展到肩頸與頭部時最為顯著,然而即使用錄音機抵住感染部位也無法收錄到任何聲音。

SCP-217的初期感染已被認為是幾乎無法檢測的。隨著病程發展,感染者會開始在「轉化」部位感覺到尖銳的「撕裂」痛。他們將這種痛比喻成刀傷或者深層肌肉撕裂傷,而且疼痛持續時間受個體與感染部位差異影響,可達數小時甚至數天。據觀察,新生成的發條齒輪器官會在短時間內撕裂並切開周遭的組織,之後才與殘餘的生體組織整合為穩定構造,一般相信這就是造成疼痛的原因。

感染部位在肉眼觀察下呈現出主要由黃銅、鋼和鐵等材料構成的金屬質地。除此之外,報告中也提及一些非金屬,諸如皮革、橡膠、玻璃、木材以及一些其他的基本材料。然而儘管外觀如上所述,其組成成分實際上完全由生體材料構成,甚至依然保有感染者自身的DNA。受感染轉化過後的器官與組織相較於正常肉體表現出更強的彈性,而且在強度與密度方面也偏離原本組織應有的性質,變得與它們外觀模仿的材料相符。部位受損後會隨著時間逐漸復原,但與正常人類的再生相比緩慢許多。

將受損部位替換為新的同類型零件可以達到立即「修復」的效果。實驗顯示即使是用正常材料(鋼鐵、木材、皮革等)製造的零件替換既有的生體機械發條齒輪,也不會造成任何不良反應。

最應警戒的一點是一般人在感染SCP-217之後可能要數個月甚至數年才會被發現。再加上這一疾病易於傳播的特性,在啟動適當的收容措施前可能就會有數百人被感染。據觀察,感染在大型辦公室、商場以及其他高人流密度的場域傳播得最為迅速。

筆記:任何懷疑或確診SCP-217感染的人類或動物均不得接近SCP-882

附錄: 目前,SCP-229與SCP-217之間的交叉實驗僅可在O5同意下實施。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