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42-JP
評分: +6+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2042-JP Level 3/2042-JP
項目等級: Euclid Classified

gakkou.jpg

SCP-2042-JP的外觀


特殊收容措施: SCP-2042-JP將公然展現在外界。收容的重點在持續監視SCP-2042-JP並抑制其異常活動,基金會必須避免SCP-2042-JP的異常活動波及周邊地區與民間人士。基金會特工將潛入以SCP-2042-JP為中心的生活圈。單次任務大約為期三年,至今沒有超過三年的長期任務。特工在SCP-2042-JP內會對應用奇蹟學/神祕學的未知計畫進行調查。這是SCP-2042-JP收容措施中最重要的事項。在把握該計畫的全部內容或具體資料後,SCP-2042-JP調查小組將被分派到新的任務。

基於基金會與SCP-2042-JP之間締結的「花籠基金會條約」訂定以下規則。

  • 基金會不得侵害SCP-2042-JP的相關人士(主要是學生與教職員)的基本人權。這也包含禁止將其持續拘留在基金會站點一事。
  • 基金會與SCP-2042-JP具備戰鬥能力的集團不得入侵彼此擁有的領地。
  • 具備戰鬥能力的集團在不屬於雙方領地的中間地帶滯留的人數限定為10人以下。
  • SCP-2042-JP保證市區與一般民眾的安全。

描述: SCP-2042-JP是針對被稱為「花籠學園」的組織所給定的調查代號,該組織同時也是日本的一所完全中學。SCP-2042-JP主要的據點是位於東京都9區特別綠化地帶的中樞設施。受其位置影響,基金會難以對SCP-2042-JP進行搜查。特別綠化地帶自開發至今都在經濟產業省的管理下,且日本政府以「基金會與政府分離原則」為由拒絕基金會派遣特工或常駐機動特遣隊。並在基金會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了SCP-2042-JP的建設計畫。

SCP-2042-JP雖然一般來說是學校法人,但同時也是特別綠化地帶的生命能量資源研究設施。在2001年重新發現惡魔工學之後,證實植物的生命能量是更加穩定的「代價支付方法」,隨後經濟產業省的非主流技術調查室就開始針對生命能量的應用進行研究。根據一般公開的情報來看,該研究有「利用了幾乎整個9區來進行實驗」的跡象,實際上2016年在9區內也導入了基幹庭園系統1。其最初只被設置於有限區域,但9區衍生出的經濟空洞引來許多企業參與,因此進一步擴大。

作為學校法人的SCP-2042-JP是會教授異常課程的超常教育指定學校,這項性質讓該校聚集了關係團體成員的子女或具備異常性的學生。推測SCP-2042-JP可能有招募學生用的獨立關係網,名單中也可以發現許多來自異常宗教團體或封閉社群的學生。

SCP-2042-JP所在的特別綠化地帶禁止一般民眾進入。SCP-2042-JP是該地區除了「特別綠化地帶管理中心」以外唯一已知可容納大量人口的建築物,這也是讓SCP-2042-JP與外界隔絕的原因之一。學生可以利用上學時的單軌鐵路進入SCP-2042-JP。單軌鐵路從起點站開始大約經過20分鐘會抵達SCP-2042-JP的正面入口。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正式進入方式。

SCP-2042-JP內部存在有許多的「庭園」。庭園系統的集約式能量變換中心是SCP-2042-JP領地內的惡魔發電廠,且持續在SCP-2042-JP高層的管理之下。有情報指出該惡魔發電廠目前還在研究中的階段,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下。

SCP-2042-JP曾有一段時間因為政治因素而讓基金會無法進行調查。
其被排定的監視優先度相較其他組織為低,且一般認為有日本政府認可的SCP-2042-JP引發異常事故的風險也較低。開始對SCP-2042-JP進行調查的緣起是基金會危機管理部門制定的「未確認組織的情報蒐集手冊」。該手冊制定後監視這類超常組織的基本態度大幅嚴格化,但也因此被人批判是危機管理部門的過度反應。同時,倫理委員會發出聲明認為「必須確認SCP-2042-JP的學生人權是否有遭到侵害」,再加上對國內關係團體監視行動的強化,這一切最終促成SCP-2042-JP的潛入調查。

附錄2042-JP.1: 潛入開始
基金會警告SCP-2042-JP應公開其不透明的計畫內容。基金會公關部門雖然提案由基金會進行監察或者設立完全中立的調查委員會,但遭到SCP-2042-JP的決策機關「十人委員會」駁回。SCP-2042-JP因為受到日本政府的強力支援,在會議中其意見也可能被強行通過。因為此事與惡魔發電廠的管理權,基金會的機動特遣隊與SCP-2042-JP的戰鬥部隊在市區發生了交戰。由於可預見戰鬥白熱化將波及到一般民眾而提出了停戰協定。在那之後正式締結「基金會花籠條約」。

基金會將在SCP-2042-JP不知情的狀況下進行調查。基金會讓特工以相關人士的身分(其中一部份也包含學生)潛入其中,試圖把握其整體計畫的內容。這類手續是利用基金會在日本政府內部隱藏的影響力執行的。

以下是特工繳交的主觀紀錄。


akuma.jpg

惡魔發電廠a-23(已廢棄)

野町特工成功插班入學後取得了學生手冊,由此今後一年期間可以出入SCP-2042-JP。此後,野町特工繼續進行潛入行動。最初期的目標被指定為調查特別綠化地帶。野町特工在那之後的三天內發現可以簡單進入惡魔發電廠的路線。SCP-2042-JP一直以來公開否認在特別綠化地帶裡存在這類發電廠,並主張所有發電廠都在SCP-2042-JP領地範圍內。根據野町特工的報告內容可以得知以上是不實主張,並確定SCP-2042-JP違反保安法的情節嚴重。

野町特工發現的惡魔發電廠a-23據推測已經遭到廢棄。惡魔發電廠a-23周遭被人造水道圍繞,這些水道最終流入發電廠下層設置的異常次元口袋。採集自水道的液體經過檢查發現含有大量盤星藻。推測該發電廠是小規模建設的實驗性設施,並將藻類作為惡魔發電廠的能量來源。然而,從設施遭到廢棄這點來看,該研究計畫的實驗應該是以失敗告終。根據基金會惡魔工學研究員的計算,為了利用惡魔發電廠從植物內取得能量必須有植物體複雜結構的相互作用,單細胞或者群生程度的藻類並不足以供給足夠的能源。實際上也有可能是從水道內的其他植物群裡抽取能量。

野町特工在一周內發現了以下的惡魔發電廠。

名稱 簡述 狀態
a-23 伏流可製程。備有儲存SSE(Soul Spent Energy)氣體的機械結構,從外觀上看起來像是瓦斯電廠。下層存在異常次元口袋,在那裡存在的控制系統含有可以召喚惡魔的儀式手續。 已廢棄
a-6 伏流可製程。淺綠色的球體負責定義惡魔存在的狀態。梔子花和牽牛花茂盛生長到把球體覆蓋住,以上兩種植物是主要的交換資源。 休止中
a-19 伏流可製程。設施的大部分都存在於地底下,從高大樹木的根部獲得交換資源。地面上的突出部分有觀測到阿基瓦輻射。 運作中
c-1 將軍製程。鄰接著利用奧士華法生產大量硝酸的設施,用其使不穩定的SSE穩定化。 運作中
花籠 推測是指花籠學園所有地全部區域的總和名稱。眼下有進行調查的必要。 準備中

野町特工被命令調查以「花籠」為名的類惡魔發電廠。此時取得的情報中,只知道「花籠」這個名稱是指運用了SCP-2042-JP以及9區整體資源的類惡魔發電廠。然而為了形成惡魔發電廠必須有構築召喚線的主系統,由此可以推測在SCP-2042-JP內部某處存在有規模龐大的主系統。

附錄2042-JP.2:調查
2029年5月26日,野町特工報告已成功熟悉學校生活。同時也對SCP-2042-JP的學生進行調查,以下列出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個案。

監視對象人物檔案

姓名: 日奉 櫻

學年: 高中部一年級

概述: 與關係團體日奉一族有血緣關係。她祖母的兄長(日奉 樞?)屬於日奉總本家的「木流」,但她自己則是所謂分家血脈的「草流」。但請注意日奉一族被視為傳統的內婚習慣如今已經消失,這類本家與分家的關係也逐漸減弱(儘管如此還是有一些難以視為正常的風俗習慣與堅持)。從她自己透露這些內容這點來看,可以認為日奉血統在她的自我認同中佔了不小的比例。

據推測,她對訊息危害或者模因汙染有相當高的耐受力。誘導失憶的效果也逐漸變弱,繼續進行誘導失憶很有可能導致計畫曝光。圖.1拍攝於學園外的LoI-23859「日奉神社」。初次遇見她是在「超常怪異傳統研究會」(通稱「怪研」)的社團活動見習中。怪研的會長問她「能做到什麼?」之後她就在對方面前從制服的口袋裡召喚出可以自由操縱的式神實體。該式神實體外觀相似於遊蛇。式神實體被召喚出來時,身體的末端一直都被收納在日奉櫻的服裝內某處。據她所述,該式神實體的全長實質上無限。從過去嘗試的結果來看似乎可以伸長到100公尺(細節不明)。


隔天主觀解述檔案#2被向上呈報。基金會AI對野町特工體驗到的現象進行了解析。將「Th. Wolf」、「Lehm」、「Maxim」等高級AI程式重置後附加各不相同的人格以海森法進行。以下文章為AI之間的通訊紀錄。

[解析開始]

Th.Wolf‬: 那麼開始針對野町特工提出的主觀解述紀錄進行解析。我們各自負責不同的解析系統。我是「影像」,Lehm是「敘述」,Maxim‬是「感情」。

Lehm: 我來負責解釋這幾項的不同點。影像就如字面意思。基本上主觀的紀錄是相當曖昧的東西,我已經取了平均值,將內容變為讓其他人也能理解的形式。敘述是指記錄者的敘述內容。可能會認為這與前者沒有不同,但主要的差異是影像指看到的東西本身,而相對之下敘述則是更深一層的東西。最後的「感情」我認為只要看作是情感有多大波動就能簡單理解了。在三個要素之中也是相當重要的部分。如果講得比較簡略一點,那也包含了對什麼東西有什麼想法的部分。

Maxim‬: 那麼解析要開始了。

Th.Wolf‬: 首先從主觀解述記錄#1開始。野町特工對單軌列車內進行解述。當時她的座位是五人座,顏色為樹梅色。由「通過視覺情報表示」的解述來看野町特工應該進行了內部植入網路。

Lehm: 另外,這裡對單軌列車的解述與電車極為相近並暗示了後半內容。我們的母集把這裡決定為故事結構的起始點。

Maxim‬: 野町特工在這裡開始產生難以言喻的期待感與緊張感。然後還有不安感,並由此開始準備運動。

Th.Wolf‬: 感覺有點突然。

Maxim‬: 她從以前只要沒事可做就有做出這種行為的習慣。

Th.Wolf‬: 然後野町特工把解述的視野移往窗外。窗外的景色解述只有群落生境(Biotope)。

Maxim‬: 具體來說是什麼樣的東西?

Th.Wolf‬: 草原綿延不絕的遠方還有稍高的小山丘。有點高的樹——看起來大概是Betula platyphylla之外就是草原而已。天空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非常蔚藍。

Maxim‬: 這樣的景色令她感到相當愉悅且舒爽。

Th.Wolf‬: 她受到伊佐課長——應任務所需的父親捉弄。

Lehm: 為什麼會從這裡開始?

Maxim‬: 那是因為有必要表示兩人之間的關係。

Lehm: 那確實有道理。繼續吧。

Th.Wolf‬: 野町特工與伊佐課長與擔任SCP-2042-JP學園長的尤莉亞・鮑羅娜・克魯布尼卡對話。在此同時解述了各種花朵。一邊進行物種鑑定一邊進行吧。學園長——以此為稱呼的女性將這說成學園的宗旨。也就是有在從事利用花朵進行某些計算或能量抽取。最初的花朵為Phalaenopsis aphrodite。未能完成進一步的種類鑑定。下一株花是Benthamidia japonica syn. Cornus kousa

Maxim‬: 但野町特工將這個解述為花水木……

Th.Wolf‬: 我認為實際上應該是與很相似的四照花。果實的形狀有很大的不同,只要結果的話或許就能判別了。接著是——

Lehm: Th.Wolf,這樣下去沒完沒了的。請簡潔描述。

Th.Wolf‬: 我了解了。做成表格吧。

稱呼 鑑定學名
櫻花 Cerasus × yedoensis (Matsum.) Masam. & Suzuki ‘Somei-yoshino
向日葵 Helianthus annuus
蛇莓 Potentilla anemonifolia Lehm
Chrysanthemum × morifolium Ramat.(也就是一般被稱為「厚物」的大菊品種)

Maxim‬: 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Th.Wolf‬: 稱呼為櫻花的是一般所謂的染井吉野櫻,解述中以盆栽形式種植。這個房間內大部分的花都是能量來源,但該植物是計算負荷的中心。而蛇莓則增加了整個群體的穩定性。這個生物結構接受的命令只是純粹的室內環境控制。為了避免溫度或濕度超過一定閾值而調節室內的機器。正因為植物可以感受溫度與濕度才能同時具備感應器以及命令實行的功能。天生的感覺裡就已經知道適應植物的環境為何,所以與附加了學習模組的AI有相同的機能。

Maxim: 所以這是為了維持室內生物結構而進行的計算。

Lehm: 此時的感情並未提及關於花朵的美麗。隨著對話進行,解述中表現的是對課長越來越不爽以及對學園長的不信任感。

Th.Wolf‬: 學園長在說話。

Maxim‬: 花基本上跟大型的樹木相比缺乏穩定性所以作為電腦也是堪用而已,但作為能量來源的評價很高。由此可見比起計算目的——更有可能是在進行某種需要這類能源的計畫。惡魔喜好的據說是古典且具備多種經驗的靈魂。因為那就代表著人類的價值。花朵用於惡魔工學時也是基於其多樣性之高可以更有效率的產生能量這點吧。

Th.Wolf‬: 現在正對室內進行多方面解析。已知房間內的所有植物都在某個方向上有共通的感覺。在房間四個角落設置有感覺共通點,從那裡跟外部的大型樹木(由於未解述而細節不明)連接。k2000-9?!這是現在一般還不能使用的連接設備啊。目前應該是在理外研製藥作為新型的醫療器材開發中才對。機密程度高到就連基金會都無法取得這項開發資料啊……?

Maxim‬: 野町特工成功對此進行了解述。

Lehm: 然而感情依然維持在針對人的方向呢。不信任感,注意力集中在這裡了……?大概是在防範有沒有陷阱吧。雖然她還是沒能查覺到我們發現的東西。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嗎?

Th.Wolf‬: 她沒有危險。雖然學園長似乎在外面部署了巡邏部隊。有用槍進行武裝。

Maxim‬: 被查覺到了嗎……?!

Lehm: 應該不是。就是大人物的那種感覺吧。我們應該也偶爾會體會到。

Th.Wolf‬: 我是不太懂。總之她收下了磁力卡。是底色白色再加上粉色線的設計。寫著花籠学園(Hanakago school)。

Maxim‬: 她看著那張卡片。

Lehm: 被學園長說了「請不要進入特別綠化地帶。」而稍微心驚膽跳了一下。好像接下來要做的事被看穿了一樣。

Th.Wolf‬: 但是學園長好像還沒注意到基金會的特工正打算潛入的事情。

Maxim‬: 主觀解述檔案#1就在這裡結束。

Lehm: 那麼繼續吧。我想主觀解述檔案#2就聚焦在謎樣的地下設施。

Th.Wolf‬: 啊,在那之前我要報告「怪研」的社團活動室內的「庭園」。排成一列的萬年青具有最高可以訪問二級雲端層的功能。只要使用專門的裝置就能閱覽學園內的監視影像。現在已知該庭園的所有者是「3314號白乃瀨 鯨」。去年九月開始就不太常來學校了,但姑且還是保有學籍。似乎過去曾隸屬於怪研的樣子。

Maxim‬: 了解。那麼回到對地下設施的分析吧。他們按照特定的手續進入了地下設施。先澄清一下,這與怪異或異次元無關。就是100%普通的地下空間。那似乎是可以用來啟動電梯功能的密碼。已經確認該系統是相當老舊的結構。學園內明明有大量可以識別人物的花朵但還是使用著舊時代的判斷方法。如果根據調查結果,校舍的建設時間是1960年。

Th.Wolf‬: 對此也已經調查完畢。令人驚訝的是現在建有花籠學園的地方原本似乎有地下鐵的建設計畫。然而這項紀錄在哪裡都找不到。因為那不只是單純的地鐵,同時還有做為核子避難所的用途。大約二十六年前,有一名來自俄羅斯的女性定居在東京。她在暗中進行工程,建造出比現在的地下設施更狹小的地底空間。而那就是野町特工到達的地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才從那個空間往外擴張的。畢竟從那時候以來任何人都不知道這個空洞的存在。然後花籠學園的營運者可能對此知情也可能一無所知就在相同的地方建起了學園。

Lehm: 那麼他們遭遇的實體是什麼呢?

Th.Wolf‬: 可以觀察到與惡魔型實體有類似的性質。這些在外觀上具備以下的特徵沒錯吧?

車廂裡看起來是擠滿了乘客——不是比喻而是真的擠滿了,那是觸手被纏繞成複雜的形狀,也是穿著羊毛外套的人形實體,也是穿著幼稚園制服的人形實體,也是一直划手機的年輕人,也是穿著和服的老人,還一直吼叫著超人力霸王的怪人的名字。人們一直都是同一個人,所有人都合而為一。

Th.Wolf‬: 首先希望注意的是會持續變化的外觀。雖然每一個都看起來像是人類,但其年齡與性質彼此大相逕庭。這與「古典惡魔」的條件相當類似。傳說中的惡魔經常沒有固定的外觀。而搭乘著電車的這個狀況也可以再延伸出一個想法。這也是關於古典惡魔的傳說,大部分的惡魔都無法從距離遙遠的地方完成契約。所以為了充分接受惡魔的恩惠,就必須讓其伴隨左右或者讓牠在一系列地點來回移動。這裡看來是採取後者的策略。這是基於古典性質的理解。具有觸手也是因為跟那種惡魔相近的形象吧。

Maxim‬: 也就是說花籠學園飼養著惡魔?

Th.Wolf‬: 不,完全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說可以觀察到類似的性質。利用的是奇蹟學的思維模式。「相似者會產生相似者」才是基本構想。也就是說,野町特工遭遇的實體很有可能是製作精細的惡魔工學裝置。但因為在這之後沒有解述所以資料不足。如果要再進行更詳細的分析,那麼會有必要申請重新調查讓野町特工再一次遭遇牠才行。

Maxim‬: 我了解了。那麼在那之後的野町特工怎麼了呢?

Th.Wolf‬: 因為沒有解述所以詳情不明,但因為與最早時間點的時間軸是逆轉的所以至少可以保證還活著。

[分析結束]

附錄2042-JP.3: 情報資料
在潛入SCP-2042-JP的同時也對各關係者進行了訪談或情報蒐集。以下是在這些資料中被認為特別重要的部分摘要。

資料.1 關於東京都9區


閱覽分類: 公開資訊

檔案代碼: 569547-A


概要: 東京都9區是位於23區西南邊的特別區。

原先該地區是Yakushi旗下企業「薩提斯普蘭特」作為經濟中心,但薩提斯普蘭特在2016年的聯盟內併購下與理外研製薬合併而撤退。日本政府主導的「生命能源開發計畫]則看準了由此而生的經濟空洞。以下列出參與企業中具代表性的團體。請注意實際上有超過五十家公司涉入該計畫。

公司名稱 事業範圍 資本占比
原崎產業 負責研發生物結構。旗下工廠可以生產生物結構原材料的植物,從生產到加工都一手包辦。 3成
普羅米修斯醫療照護 從生物結構的醫療方面進行研究。目前已經利用生物結構成功治癒了特定的腦性麻痺。 1成
雪村土木 導入增加9區建築物表面積的四面體狀突起等結構。同時也負責新設建築物的工程。 1成



資料.2 「生命能源開發計畫」


閱覽分類: 管制權限等級二

檔案代碼: 236565-A

前言: AI對高度主觀解述紀錄的分析結果顯示SCP-2042-JP與K2000-9型的Gateway有連結。據此對理外研製藥要求說明為何原本應該是機密的研發機器會被用於此處。以下是根據理外研製藥出示的資料所做的統整。


K2000-9型Gateway是可以在「庭園」雲端層與硬體層之間中繼的抽象概念連接裝置。一如至今為止提出的問題點,「庭園」的輸入都是溫度、濕度、觸覺等難以利用電子資料重現的抽象概念。至今為止的雲端層中繼機都是從中對學習裝置記錄到的感覺訊息做取捨選擇,但K2000-9型Gateway會以某種模式識別處理資料,令原本的不可能化為可能。

大部分類比訊號都是以物理量來表現,跟電子資料相比是連續的型態且不可能進行高速運算處理。在這之中代表性的是以多位元角度感應器來應對輸入值的各個位移。絕對值編碼器會顯示位置或角度的絕對值。為了處理「庭園」的類比資料,必須識別植物模式的生成規律,而這基於可逆壓縮整流器也成為可能。

可以預期這項裝置的開發將帶動以「庭園」為類比感應器的服務。推測的用途如下所示。

  • 在大量人群中識別潛在的異常疾病。
  • 對特定的室內空間進行完全監控以盡速達成對異常現象的應變。
  • 交通基礎建設的革新。至今為止照表操課的公共交通工具可以根據個人生活步調來運作。
  • 對機器人以完全潛行的方式進行遠端操作。
  • 治療其他腦損傷衍生的疾病。

2010年開始K2000-9型Gateway就已經開始研發,經濟產業省的非主流技術調查室在開始調查生命能源前主要是做為醫療用途研發。在薩提斯普蘭特與Yakushi內部合併的同時,理外研製藥也必須交付其研究資料,因此現階段這已經是Yakushi內部的共享情報了。Yakushi排名第二的企業村雨醫材受日本政府「生命能源開發計畫」的資金挹注,有可能已經共享了研究的內容(對此理外研製藥不得而知)。

現在除了理外研製藥以外村雨醫材等其他Yakushi的相關企業也在進行研究。


資料.3 非主流技術調查室說明會文字紀錄


閱覽分類: 管制權限等級三

檔案代碼: 235353-A

前言: 這是有關花籠學園創立的「生命能源開發計畫」聲音紀錄的文字抄本。資料來源為理外研製藥。


大家好,我是經濟產業省非主流技術調查室公關班的赤花衣織。雖然對各位來說我可能還是不成熟的小姑娘,但我想今天要來向各位解說我們現在正打算要做的事情。我們的國家說是能源資源匱乏也不為過。儘管國內有知名的活火山,但那也只能以地熱發電或作為溫泉觀光資源來利用,但就連這樣也可以說是十分不足。石油經濟照現在來看會在五十年以內出現問題。石油並非無限資源,這是一般大眾也能知道的公開事實。但我們面對這種狀況不可能只是楚囚對泣。在我們身邊就有非常令人著迷的資源。那就是「花」。

沒記錯的話是2001的事情了吧?東芝的某個研發部門重新發現了惡魔工學。首先,我想被惡魔工學這個怪異的名字嚇到的人也不少,但實際上這是透過特定的儀式完成的能源生產方法。在這裡解釋完整的理論會讓話題變得太長所以暫時不做說明,但這就像是以前畫出魔法陣來實現願望一樣,透過特定的圖案來產生電磁能量。無法接受嗎?詳細內容請參考發下去的資料3。圖一是使用了這項技術的實際案例。因為危險性所以制定了惡魔學禁擴條約……。等一下,請等一下。請先不要離席。雖然是有禁擴條約,但我們也有安全的手段。請稍等一下。

[找尋資料的一小段時間]

啊,就是這個。這是庭園系統的技術。我們已經以環境保護的名目準備好了「綠化地帶」。這並不是單純的庭園,而是能量來源的材料。植物有彼此交流溝通的能力是最近開始受人注目的研究領域。動物在腦或脊髓這類中樞存在重要的神經系統,但植物並沒有那種器官而是具備散生的思考迴路。請看看第三十九頁……這就是實驗結果。單純只是二加六等於幾的問題。對此實驗森林α輸出的答案是八。此時使用的是理外研製藥的裝置。也就是說植物在群體下明顯具備智慧生命的基本要件,這也就是先前所說的,在惡魔工學上安全支付代價的方法!

以植物為觸媒即可提供類似IoT的功能,而且還可以在沒有資源損失的同時產生出能源,這樣的「庭園」完全就是夢幻般的資源。

現在認為將其實用化所需的費用也並不高。目前已經為特別綠化地帶投注了三億日圓的資金,不過這也被算在特別環境保護費所以完全沒有負擔。如果可以與參加的各企業分擔技術開發的工作,那麼可以預期得到更高的利潤。


資料.4 學園長的身家調查


閱覽分類: 管制權限等級三

檔案代碼: 32831-B


說明: 尤莉亞・鮑羅娜・克魯布尼卡是2005年來到日本的花籠學園之學園長。她大約在1963年取得克魯布尼卡的姓氏,當時克魯布尼卡夫婦在俄羅斯奧倫堡的孤兒院領養她而成為其戶籍上的雙親。未知她生物學上的雙親,且因為在各地孤兒院之間流轉而令出身地也曖昧不明。根據孤兒院管理者所述,她常有奇怪的舉動而受到周遭排擠。收養她的克魯布尼卡夫婦十分愛護養育她,但在她23歲時的1980年死於交通事故。

她繼承了上述夫婦的土地開始種植小麥而取得資金。1994年為了交易而建立了股份公司,2000年其利潤已經成長到相當大的程度。然而在2003年將其企業售出。

2005年在日本設立學園法人。那就是以順應時代潮流的超常學園團體廣為人知的花籠學園。

補遺2042-JP.4: 發展

在這段紀錄之後野町特工訪問了白乃瀬 ‪Kujira的家。其目的是為了驗證在學園探索中蒐集到關於學園長的傳聞(參考主觀解述紀錄#3)而要取得她「庭園」的存取權限。結果回收了記錄於「庭園」中的影像。其內容如下所示。

影像紀錄#1

傳聞內容: 「在屋頂上跳來跳去的學園長」

日期: 2028/7/6


屋頂上是簡易的花園同時也是休眠中的「庭園」。除了每天8:00跟16:00有規定的管理者前來以外都維持無人狀態,基本上沒有其他人具備進入的權限。這天雖然原本是晴天,但2:23開始天氣迅速變化並出現積雨雲。3:32開始下雨,此時從屋頂樓梯的門扉出現連續做著後空翻的學園長。學園長進入「庭園」,在劇烈的運動下弄亂花草的同時繼續後空翻前進。

抵達屋頂末端的學園長停止後空翻,將雙手平舉。在前方一百公尺處有另一棟被高架欄杆圍住的校舍。學園長開始發出紅光。

學園長在一分鐘左右的伸展運動結束後高高跳起。成功越過圍著屋頂的欄杆並在對面的校舍著陸。她看起來似乎骨折了。雙膝跪地且暫時無法動彈。利用上半身的力量移動到階梯後就從那裡往下移動。


影像紀錄#2

傳聞內容: 「吃石灰岩的學園長」

日期: 2028/3/19


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在體育館舉行畢業典禮,推測是在「學園長致詞」結束後發生的事。

學園長並未更衣就出現在體育館的後方。從像是倉庫的地方拿出推車跟鏟子。然後就這樣開始挖操場旁松樹的樹根。

隨著學園長開始發出紅光,也出現了震動讓鏟子挖掘的洞擴大。學園長把臉放進那個洞裡撿石頭來吃。看起來這個動作持續了三十分鐘以上。


影像紀錄#3

傳聞內容: 「淋了一身硫酸的學園長」

日期: 2029/5/8


學園長被綁在B棟一樓生物資源學習室裡的椅子上。因為拉上了窗簾所以無法完全看清。這個影像來源是盜錄自放置於室內角落的仙人掌因而畫質不佳。看起來學園長拼命的在抵抗。拘束了三分鐘後照明被打開。看到被許多男學生包圍著。多名男學生一段時間內持續往學園長丟擲燒杯。學園長因而相當痛苦。目前沒有足夠的情報可以解釋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雖然受到許多燒杯打擊,學園長身上並未觀察到有傷痕。雖然可以看到體表出現了一些白色煙霧,但此現象代表的原因不明。學園長開始發出紅光。然後她獨力解開束縛的繩索站起身來。

隨後當場消失。


影像紀錄#4

傳聞內容: 「拿自己的肉作料理的學園長」

日期: 2027/11/19


應該是發生在調理室內的事。雖然當時有食品科的課程在進行大量奶油燉肉的製作,但學園長若無其事地混入其中。學生與教職員在學園長走過面前時也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學園長在過程中曾與人相撞,躺在料理台上,切下自己的小指放入鍋子,但這些狀況都沒有人注意到。

經過三十分鐘後學園長發出紅色光芒,所有受傷部位都完成再生且身體上出現異常型態的構造。她用背上出現的大量類似手指的器官在調理室內的牆壁來回爬動,將身體擠進通風口離開了那個地方。


影像紀錄#5

傳聞內容: 「『單人』演奏樂團的學園長」

日期: 2029/7/1


ongakudou.jpg

未探索的地下設施

推測是在全校學生都離開學校,大約19:00發生的事。可以觀察到似乎身處的位置與野町特工探索(參看主觀解述紀錄#2)發現的地下設施相連。如圖所示,學園長進入的設施很像是歌劇廳。學園長拿著長號步上舞台。此時可以看到學園長發出比先前都更強的紅色光芒。

學園長開始吹起長號,隨即台上、觀眾席以及指揮台上都出現與學園長相似的人形實體。他們的外觀若非與學園長相似就是除此之外的老年女性。此一實體群開始演奏。雖然演奏過程中大致上沒有觀察到異常性質,唯一值得注意的是第三首樂曲《華麗大圓舞曲》演奏時地面持續搖晃。基金會神學部門指出這與已知的神格降臨事件有類似性,警告可能有導致神格召喚的風險。

對影像紀錄的檢驗發現關於學園長的傳聞中數項都有事實根據。由此推測學園長至少具有第三級的再生能力,且能夠使用基於奇蹟學的魔法,更有假說認為她可能是一名現實操縱者。

附錄2042-JP.5: 事件代號—學園嘉年華
已知2029年9月14日到2029年9月15日兩天期間內SCP-2042-JP正舉行著相當於文化祭的活動。在這個被稱為花籠祭的活動中,學生的親人(學生可以發出一定數量的「邀請函」)將被許可進入SCP-2042-JP。在這期間單軌列車能夠免費使用,同時在導遊的帶領下可以有限度的遊覽特別綠化地帶。由於出現這樣的機會,基金會得以派遣更多特工進入調查。

基金會決定趁著這個機會讓伊佐課長與鏑木博士進行潛入。在此同時,有人發現在SCP-2042-JP內執行的儀式手續導致惡魔實體出現。根據後續取得的資訊,異常事件的契機是輕音社的野外Live表演中反覆出現的雜音,而後伴隨著綠色的煙霧升起,出現了第一具惡魔實體。現場目擊者證詞稱那是與學園長非常相似的女性惡魔實體。該惡魔實體在頭蓋骨上有大約五公分的突起,肌膚相較於原本的學園長略黑。此後在SCP-2042-JP內部各地(主要是有文化祭展覽的地點)都發現惡魔實體出現。

chika.jpg

攝於地下設施的照片

伊佐課長與鏑木博士二人在地下設施遭遇與學園長相似的人形實體。野町特工未能到場集合,由於現場沒有具備戰鬥能力的職員所以立即決定撤退。

附錄2042-JP.6: 結論
校園嘉年華事件中基金會派遣的人員與學園長發生對峙。當時讓負傷的野町特工與日奉櫻暫時離開避難。伊佐課長利用「庭園」的功能找到了真正學園長的所在位置(野町特工與他的精神變動值正好落在±5pm的範圍內,且還有基金會植物工程師的備份所以才得以搜索),並成功在屋頂上拘捕了學園長。然而之後學園長利用牙齒內暗藏的氰酸鉀自殺。

後續調查中已經確定在SCP-2042-JP發生的事件大概。地下設施在刻倫分類中是類感咒術根源的原理結構,而地下鐵則與惡魔有連接。野町特工遭遇到的實體推測是Georg級惡魔實體。該實體一般可以讓人獲得肉體上的強化或改造,相對的代價是會收受契約者死亡時的剩餘靈魂能量。

1. 惡魔發電廠會以「庭園」為基礎來生成熱能。此時將以免除次元內關稅的形式接受來自惡魔實體的支援,能量儲存於地下設施時將不會發生原本應有的損耗。

2. 通過契約賦予學園長身體結構的變化與強化。藉由類感咒術讓學園長跟地下設施相互連接。

3. Georg級惡魔實體會收取「學園長的生命」作為主要的利潤。

4. 野町特工以「記憶消失」以及其知性化現象能量作為代價令日奉櫻的頭部再生。
 

由於學園長死亡所以惡魔實體也消失,之後也不再觀測到地下設施的異常性質。完成野町特工契約的惡魔在那之後證明將不再顯示異常性質,並將相當於所謂「利息」的1.3公斤黃金交給野町特工。

現已利用從「庭園」不明區域下載的不明資料對日奉櫻進行治療。先前研究過的「庭園」之應用技術「MinD in a Device」計畫結果指出,該資料是日奉櫻的感覺知性傳輸複合體。為了處理這項資料運用了SCP-2042-JP全體百分之八十的庭園,只要能夠喚醒目前處於非活性狀態的傳輸複合體,理論上可以讓日奉櫻完全復原。

復原計畫實施並成功。由於日奉櫻的頭部以完好的狀態存在且幾乎所有感覺知性資料都被保存下來,所以才能達成完全的再生。請注意本案屬於特殊案例,以現有技術要將精神上傳至「庭園」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若未保存適合對象人物的腦結構則完全的再生將是不可能的事。如須閱覽詳細報告請向Site-81Q5站長申請。

最終日奉櫻於2029年9月14日在Site-81Q5的特殊分配A3療養室甦醒。以下是為了梳理狀況而進行的訪談紀錄。

訪談紀錄2042-JP

採訪者: 野町特工

受訪對象: 日奉櫻


採訪者: 那麼要開始進行訪問了。請問您已經了解現在的狀況嗎?

受訪對象: [試著發出聲音但嘴巴不太能順利運動]不好意思……。我還搞不太懂。

採訪者: 為了紀錄所以我想先為您簡單的說明一下。您因為異常現象所以腦部曾一度受到破壞。您在那之後被人發現並送至這個Site-81Q5治療且平安的恢復了。另外,因為治療方法本身還沒有經過驗證所以成功的可能性沒有很高,但萬幸的是進展的很順利。

受訪對象: [抱著頭]啊啊,對,是這樣沒錯。但我想我可能沒有什麼可以說的。

採訪者: 是因為事件的影響讓記憶變得模糊了吧。不過還有任何記得的事情嗎……?

受訪對象: 在文化祭的時候有火冒出來然後從裡面跑出了人。那個時候本來想要把老師叫過來但是鐵捲門被關上出不去。我把窗戶打破然後跳了下去……。然後我就朝著電梯跑。電梯下面有地下鐵,在那裡出現了很多的學園長。

採訪者: 為什麼會知道電梯可以通往地下呢?

受訪對象: 之前有去過,那個時候的記憶非常清楚。我在那裡跟誰走散了……。我記得是藤峰會長從我身邊不見了。

採訪者: 是你社團活動的成員嗎。

受訪對象: 是的。從那裡開始就沒有記憶了。

採訪者: 在昏睡的時候有什麼記得的事嗎?

受訪者: 感覺就像睡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好像有某個人溫柔的把我從昏睡中喚醒一樣。

採訪者: [沉默]

採訪者: 這樣啊。因為這只是一次簡單的筆錄所以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如果您希望的話接下來可以執行誘導失憶。

受訪對象: 不,不做誘導失憶也沒關係。

採訪者: 我知道了。那麼還請多照顧自己的身體。

受訪對象: 好的。


結束報告: 在她身上沒有發現問題點。

最高法院判定日本政府與所有相關企業都不得持有花籠學園的經營權,於是其經營權暫時移交至基金會手中。以此為契機設立了中立委員會,暫定在一年的試營運中沒有出現問題的話將正式讓花籠學園轉移至基金會管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