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32
評分: +3+x

項目編號:SCP-2032

項目等級:Safe Keter1

特殊收容措施:SCP-2032應被收容在位於Site-06-3的標準人形生物收容間內。四(4)名武裝警衛應隨時駐守在SCP-2032的收容間外,以防虛假、錯誤的訊息被植入在項目的物品當中。SCP-2032所有合理的請求,將在3級研究員的審查和書面同意後通過。記錄了世界新聞的報紙應每日被送至SCP-2032的收容間。SCP-2032應在每日早晨及晚餐後分別被給予兩(2)枚16毫克的加蘭他敏2膠囊。在每日早晨約8點30分,SCP-2032應被皮下注射一次100毫克的阿那白滯素注射劑3鑑於其關節炎並未影響其活動,在護士的陪同的下,SCP-2032每天有兩小時能進行醫師批准的運動,以及與Site-06-3的員工進行社交。在SCP-2032輕微中風後,項目目前需要使用人工呼吸器、被固定在輪椅上以及不再被允許離開其收容間。該收容間已被重新改建並增添了生命維持設備。

描述:SCP-2032是一個有著中東裔老年男性外表的人類。他的真實年齡及世系當前仍然未知,儘管目前有可信的報告指出該項目與大約於公元 ███ - ███ 的████████哈里發國有聯繫。儘管SCP-2032的壽命有著異常非人的長度,按照估計,該項目的身體狀況與心理狀況在被基金會收容的前幾個年代已有惡化跡象。SCP-2032目前正在接受每日的中度阿滋海默氏病、輕度老年癡呆護理及關節炎的物理治療。在SCP-2032中風後項目亦在進行言語治療。(詳情請參見附錄2032-A).

SCP-2032主要表現出的異常特性為:其個人記憶能直接影響普羅大眾對過往歷史的記憶。當SCP-2032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時,大眾對於事件的認知將會出現分支,其中包括相互衝突的說法以及不準確的信息。這種現象更能夠直接扭曲記錄歷史的文檔。SCP-2032曾寫下數份日誌以保持其記憶準確。4SCP-2032半徑三米的範圍內,理論上存在著一個能讓任何文檔及人員記憶免受現實扭曲的安全區;另外,當歷史事件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得久遠,事件將會被認定進入了SCP-2032的長期記憶區,除了學者和歷史學家以外,普羅大眾將不會再得知該事件。當歷史事件跨過該記憶區時,該事件的相關信息將被認為已遺失。

在發現SCP-2032的「安全區」後,報紙及其他資訊檔都被存放在其收容間內,直到它們有更好的存檔方法。一隊基金會檔案管理員當前正在SCP-2032最久遠的記憶開始、每日記錄該項目的記憶。記錄了該項目回憶事件的日誌應被鎖在其收容室中的保險箱內,以防止資訊遺失。

普羅大眾的觀點及他們對近期世界事件的認知將會為SCP-2032創造出新記憶。SCP-2032對於新記憶的描述詳細度充其量只算得上朦朧,該項目需要更多的外界信息以提升記憶的準確度及清晰度。當一件未能被理解的事件發生,例如臆測和謠言,SCP-2032將會將該事件形容為夢。SCP-2032對於事件的記憶將會逐漸變得清晰,同時令普羅大眾也獲得該認知。儘管對於事件的認知會對SCP-2032的心理健康造成影響,但那並非項目能夠影響大眾的認知的原因。隨著更多的文化因素影響了特定地區居民個體對於一件事件的認知,SCP-2032心理層面對該事件的反應將變得更明顯。

SCP-2032正在接受防止其精神狀況持續惡化的每日藥物療程。按照目前項目的惡化速度,預計在██年後所有公元685年前的書面歷史紀錄都將遺失。當前正在研究應該如何減慢,可能的話,逆轉項目的惡化。由於可能會令已刪除的心理創傷記憶被回憶起,所有對SCP-2032使用SCP-500的申請已經被拒絕。在SCP-2032中風之後(詳情請參見附錄2032-A)至其狀況穩定期間,大量的抗議運動及陰謀論在民眾之間廣泛散播。任何假想效應都可能對SCP-2032的記憶造成進一步的潛在傷害,有機會導致理論層面的CY級全球政府失穩場景,其中包括所有人類歷史的書面記錄及記憶將被徹底遺失。

儘管項目的心理狀態仍在持續惡化,SCP-2032在細胞層面上似乎並不會再衰老。透過基因測試,已經證實SCP-2032並不受端粒5縮短的影響,項目在被收容後的幾個年代亦沒有出現可見的衰老跡象。理論層面上,SCP-2032已經達到其最大的生物年齡,因此不會繼續衰老。

目前已經發現可以透過操縱SCP-2032的記憶改變普羅大眾對事件的認知,但是並不能真正地改變該事件的本質。所有事實都會改變得與SCP-2032記住的相符,雖然與項目記憶衝突的事件仍有發生,但是人類並不會得知該衝突事件。在遭遇到嚴重的收容失效後,SCP-2032會被選擇性地記憶刪除並植入虛假的訊息,以篡改大眾對於該收容失效的記憶。所有由O5下達的歷史修改指令都必須被抄錄下,連同一份記錄了原事件的檔案一起封存在SCP-2032附近的保險箱內,以防未來有需要還原該修改。任何被發現向SCP-2032的意識植入虛假信息的人員都將被審訊,審問內容包括人員的修改目的,隨後人員將被處決。

對SCP-2032的第一次訪談記錄如下:

受訪者:█████ ███ ████,以下之稱為SCP-2032

採訪者:Lucan博士

前言: 項目在向█████局尋求庇護未果之後,項目聯繫了基金會人員並聲稱自己是異常的。在經過大量測試、並證實了他所宣稱的事後,訪談的要求被批准。

<記錄開始,四月██號, 19██ 上午10:25>

Lucan博士:████先生,你能想起來你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和如何發現你這項能力的嗎?

SCP-2032:能力?呃,記憶…… 我的記憶永遠是完美的。永遠,所有事情都和我所記得的一模一樣。

[SCP-2032 明顯地沉默了一陣]

SCP-2032:哈里發6,█████ ███ ███████,曾經請求我擔任他的史官。那個混帳甚至連是哪個老婆幫他暖的床他自己都想不起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對吧?我不知道那天是幾號。我們永遠都不……我想不起來。但,我的心靈很強大,亦會一直強大下去,inshallah7. 我很開心,是的,在東方我能得到任何我想要的。我能說出任何我想說的,而那個混帳哈里發壓根不會得知這件事。但是其實我一直都很誠實,由始至終都是。

Lucan博士:請專注描述與你能力有關的細節上。

SCP-2032:[一段稍長的停頓] 我想不起來我的生日。但又有誰可以?有時候,記憶會開始變得黏稠,然後你就會忘不了它。有個男的來到你家,向你索要祭品,但是你的父親拒絕了。那個男的就用棍子揍你父親。你父親向謝里夫8投訴,但是那個混帳謝里夫什麼都沒做。沒人會在意這些事,但是你仍會記得比重要的事還清楚。某些時候,記憶會常常黏在一起。

Lucan博士:那麼是什麼令你產生聯絡基金會的想法?

SCP-2032:一群像毒蛇一樣的混帳傢伙,他們西裝筆挺、打扮得可俏了。有一天他們找上了我,叫我為他們工作。我拒絕了,當然,是很有禮貌地拒絕,他們馬上就把酬勞翻了三倍,弄得就像我眼中只有錢一樣。幾天之後我發現他們正在跟蹤我。有時候是一個人,有時候則很多個。他們就像影子一樣,黏著我不放。

Lucan博士:於是你就來到基金會尋求庇護了?

SCP-2032:是天意啊,是的。我連最壞的打算都做好了。

<記錄結束,四月██號, 19██ 早上10:55>

結語:SCP-2032向基金會發出的庇護請求已被准許,採訪結束後項目已被送往Site-06-3。

對SCP-2032的能力初步記錄如下:
測試 結果 備註
SCP-2032被詳盡地詢問了幾場項目聲稱有參與過的歷史性戰役的細節 所有資訊已被證實完全準確無誤,沒有例外;甚至連夜間星體的位置也是。 有時候SCP-2032會在回想起細節時顯得吃力,但是他精準無誤。項目的身體狀況及其喔對戰役的回憶足夠證實他所聲稱的事是真的。
SCP-2032被給予選擇性記憶消除以測試該項目改變他人對某事件的記憶的能力。 所有不在測試室內的人員都遺忘了該事件。 SCP-2032的能力被證實了有一個有限範圍的「安全區」。
SCP-2032被給予了小規模的選擇性記憶消除,令項目遺忘███ █████一役。 除了放置在SCP-3032附近的保險箱內的戰役相關文件,所有有描述該戰役的文件都變為空白一片。受詢問的歷史學家表示從沒有細節相符的前哨戰發生過。 SCP-2032的記憶就像是一塊能直接影響副本,歷史的「主控」副本9一樣。每當該項目遺忘一件事,該事件就會在歷史上徹底被銷除。

附錄2032-A:在11/6/1963,公眾對越戰的反對行動達到了最高峰,加上釋廣德10的自焚;SCP-2032隨即輕度中風。SCP-2032事後接受了B級選擇性記憶刪除,並被植入了修改過的記憶以減少公眾的抗議活動,及避免令項目的狀況進一步惡化。

附錄2032-B:為了防止SCP-2032出現更多有如附錄2032-A的併發症,O5已准許若有任何有可能引致公眾抗議活動,或集體歇斯底里的全球事件發生,對SCP-2032進行選擇性記憶消除。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