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83
評分: +9+x

項目編號:SCP-1983

項目等級:Keter(推斷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偽裝成化工廠的54號前哨站已在SCP-1983附近的地區興建。此「工廠」建築實作MTF Chi-13(「合唱男孩」)的營房。54號前哨站的所有出入口必須隨時被守備著。若有任何對該地點抱有好奇心的平民百姓,人員應查閱文檔1983-12,以官方說法應付他們。

根據Chi-13協議,所有機動特遣隊的成員必須擁有堅定的宗教信仰。所有存備的彈藥都必須為銀質或已鍍銀。 SCP-1983-1的前門應被一天24小時無間斷監視,守衛應擊殺任何出現的SCP-1983-2實體。在規劃的測試時間以外,所有人員皆須與SCP-1983-1保持五米以上的距離。

更新:自事件1983-23,已授權使54號前哨站的人員撤離,僅基礎數量人員會留下監控SCP-1983以免其未來再次活動。先前用於對抗SCP-1983-2實體的裝備則繼續保留在54號前哨站的軍械庫。

描述:SCP-1983-1是一間位於懷俄明洲███████縣的獨棟農舍。在1968年一起據稱為「撒旦邪教」式的儀式型謀殺案發生後被遺棄。詳情請參照SCP-████的收容紀錄。

SCP-1983-1的前門似乎會在開啟時造成空間異常。除了SCP-1983-2實體,沒有觀測到任何的物質或光線自門口逸散(即使此異常本身是會放熱的)。

SCP-1983-1是可以從其他入口進入的,包括窗戶、後門以及SCP-1983-1後方被打通的開口。然而,SCP-1983-1內部似乎不存在客廳,應通往客廳的門變為通往該建築物的其他房間。SCP-1983-1的內部與外部尺寸並不一致,從SCP-1983-1內牆方向被打通且應通往客廳的洞,轉為通往SCP-1983-1正面的外牆,但止於門口兩側三米。雖然SCP-1983-2實體並沒有從中出現,但試圖自SCP-1983-1外側鑽入客廳的行為導致小部分的異常暴露在外。由於這可能增加SCP-1983-2實體的出現數量,O5-3禁止了對牆壁的進一步破壞。

SCP-1983-2約1.8公尺高,為擁有模糊的人形體態且通體透黑的兩足生物。個體擁有高度攻擊性,將攻擊任何進入視線範圍的人類。當SCP-1983-2個體與人類接觸時,它們會以不傷害到任何皮膚與組織的方式將上肢伸入該人類的胸腔,透過未知方式取走其心臟致死。一旦獲得人類心臟,SCP-1983-2就會返回SCP-1983-1內。

目前唯一已知可消滅SCP-1983-2的方法為一邊祈禱一邊朝個體射擊銀質子彈。只要人員的祈禱足夠虔誠的,祈禱的形式與信仰對象都不重要。一旦個體被殺死,其身體將會「解離」並在原地留下一小灘硫磺。

在懷俄明洲███████縣發生一系列的神秘死亡個案後SCP-1983被發現。基金會調查員在遇到SCP-1983-2後成功透過跟蹤個體找到SCP-1983-1。

附錄1:MTF-Chi-13小隊被派遣從SCP-1983-1的前門進入探查其異常現象。小隊沒有回來。而在小隊進入後,前門出現並自動關上了。沒發現有SCP-1983-2的出現的跡象。

附錄2:第二支突擊隊被派遣進入SCP-1983-1以確定第一隊的生死狀況。小隊沒有回來。門沒有關上。不久之後因為新的SCP-1983-2出現,特工莫里斯走入前門;前門隨即關上。

附錄3:在1989年5月23日,D-14134被配備了一台以25米線纜與顯示屏相連的閉路攝像機。他被指示盡他所能地探視周邊環境,並在那之後嘗試返回。在D-14134踏進前門的那刻,攝錄機的信號馬上被干預。線纜在被拉緊後繃斷了。

數個小時後,SCP-1983-1的異常效應消失了。在SCP-1983-1裡面發現了多名特工的乾屍及文檔1983-15(一份由身處異常效應內的特工寫下的非正式報告。)。文檔內容如下:

項目編號:未定

項目等級:Keter。上帝保佑。

特殊收容措施:你快要死了,你這個白痴的可憐蟲。

我沒在唬你。我是特工巴萊克。我現在正在這天殺東西裡面;如果你也在這裡面,那我要告訴你,你死定了。在你看到這份檔案的時候,十有八九我也掛了。

好吧,這有點超過了,讓我們回到收容程序吧。我這有一個辦法——幹你娘的把門給老子關起來,你要知道你再也回不去了。你很有可能已經嘗試過出去,而我們就是知道我們已經出不去了;但是他們能——只要他們稍微努力一下的話。這就是我們怎麼找到這該死的地方了。哈,希望你已經做好這事了。我們在放棄出去的時候就已經做了。如果你還沒有,那你應該回頭走,然後把門關上。這是你現在唯一要優先做的事。反正不管怎樣你怎樣都要死了。那不如在死之前做點最後的好事吧。

描述:好的,所以故事是這樣的,如果你聽過了就打斷我吧。基金會收到了報告說美國有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遇到了麻煩。家畜和野生動物神秘地掛掉,還有些人失蹤。遺體的驗屍結果都說是心臟不見了。沒有切口、不是被剮開拿走的,也不是被拔出來的,就是不見了。胸口裡就這樣少了一塊肉。

他們說找到了一種飄來飄去的黑色東西。基金會裡的聰明傢伙們以前見過類似的東西,就想出了殲滅它們的辦法。銀質子彈,然後你還要一邊向神祈禱一邊射他們呢。沒錯,因為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這方法就是行得通。你別管是哪個神,但你他媽的最好虔誠一點。

老子不行了,再也不行了。我看到了那東西的巢穴。

總之,基金會知道了那東西從哪來。就在那鳥不生蛋的該死鄉下屋子裡。自從發生了那什麼謀殺啊、邪教啊、邪教徒的儀式啊這種狗屎爛蛋之後,就已經沒人在那住啦。最大的問題就是那東西總是在房子的前門竄出來。之前有一隊進了去就再也出不來啦。不過,那些怪物也沒出來過了。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都會告訴你,維持現狀就可以了,只要好好地盯著它,只要把所有會動的東西幹掉就可以了。哼,但是這可是我們親愛的基金會啊。

管你是哪個機動特遣隊來的好棒棒特工。你可能是從「跟隨吾等」來的,又或者像我一樣是個「合唱男孩」。哼,讓我想想,你們把門踢爆之後就一股腦衝了進來,結果就落得如斯田地了。哈,你們已經玩完了。

客廳已經夠衰的了。他們在那抓住了奧勃良。他們向他出手,奧勃良就馬上跪倒在地了。他們其中一個用……呃……爪子?我猜,拿到了他的心臟。

那東西在這很難被觀察到,我相信你已經發現了他們就像影子一樣。喔,還有,離光源遠點。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蠢,可是你要想想——在越光的地方你的影子就會越明顯,你的影子會有輪廓;而在暗的地方你的影子就會變得朦朦朧朧的。那些傢伙很難才能看得到你,更別說要碰到你了。我猜他們會透過你的影子辨識你。我不太肯定,可是這推論已經成為了我的救命稻草,不騙。

你應該已經試過開門了吧?如果還沒,千萬不要。它只會將你帶到更糟的地方去。那後面沒有任何的怪物,可是……瓊斯他跑太遠了,他、我對天發誓,他融化了。他體內的東東接二連三地掉出來……反正他沒成功回來就是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把門關了。

我們打算穿過這間房子。我們一開始還亮著燈——直到我們其中三個隊員都因此掛掉時,我們才學聰明了點。但是我們也因此大概的知道了所身處的環境。

這地方?超大。它根本不像一個農舍。它……這地方就像牠從不同的地方偷來了一片一片的空間,再把它們糊在一起。這邊看起來像屋宇,那邊看起來又像商場,我要發誓其中一處絕對是我以前的高中的學校置物櫃。每塊磚、每塊瓦……以及每一樣東西上的都是重複又重複的圖案。

這裡還有一塊地方是由……呃,東西構成的。它像影子一樣黑,而且通常都在有照明的地方出現。如果燈滅了,你還可以將手伸進去。不過我不建議你這樣做,托雷斯就是因此離開了我們——有些什麼抓住了他,把他拉走了。老實說那個洞小得連他的頭都容不下,但是他還是被拉進去了。

所以我說,記得離光源遠一點;還有,在暗處走路時記得留意腳下。

噢,當然了,你是沒辦法離開這裡的。我們早就發現了。任何你能找到的門,不是通往這瘋人院的另一個房間,就是繞回來的路;而且不用我說,你也知道這是個住不了人的地方吧。所以最後你不是餓死就是被那些逮到。可真是難選呢,你說是吧?

這還有一件你可以去做的事。是我沒能做到的,不過也許你會成功。我不覺得這件事會幫助你活下去,但是我覺得這件事……這件事很重要。我們總得有人做這件事,要不然那些東西總有一天會跑出去禍害人間。

這個地方如你所見,充滿了從各處偷來的空間。所以我在想這裡一定有其他門。我們已經把所有我們見到的門都關上了,但是要是它們又再次打開了呢?而基金會也沒及時發現?媽的基金會甚至不知道要把門關上。只希望他們知道每當有人進來,那東西就不會出去。儘管如此,進去的那個人還得要夠聰明到知道要關門。

我想我知道如何有效壓制那種東西了——那個巢穴。

我只見過巢穴一次,大概看了幾分鐘吧。我們跟著拿了丹寧的心臟的怪獸們走,走到了一個應該是這地方中央的房間。那是全黑的東西,我猜他們把所有光源都集中到這裡了?檯燈、手電筒、蠟燭和任何你想像得到會發光的東西。在我們偷窺的時候,他們甚至把更多會發光的東西帶來了。總之,在房間中央有一大堆心臟,全都是被撕開的,無一例外。他們把丹寧的心臟也丟進去了,他的心臟開始跳動,先是輕輕的躍動著,然後越演激烈——直到心臟被撕扯開,新的個體就從中被孵化了。它先是抖了抖身體,隨即長大成形。最毛的是,就算被撕開了那個心臟還在不停地跳動著。我發誓我看得連自己的胸口都開始痛起來了。

在這個房間裡還有影子,我不是指那些怪物,而是真的影子、人類的影子;透過心臟憑空把影子映射出來。在怪物被孵化出的同時出現了一個新的人類影子,它看上去想要離開那裡,可是它無能為力。

這就是為什麼我落荒而逃。我承受不了這種事,你懂嗎?我可不是為了這種狗屎才受訓的。我聽到了隊員在身後對我說了些什麼,我不知道是他們想叫住我還是告訴我那些怪物已經發現我們了,總之我和我隊友分散了。我在暗處裡找到了一個還算不錯的衣櫃,在那以後我就一直躲在衣櫃裡了。而我是靠著筆型手電筒的光寫這篇文檔的;當我聽到他們往這邊靠近的話,我就會先暫時關掉它。至少這方法直到現在都很靠譜。

我已經走不遠了。雖說我的槍裡還有幾發子彈,但是我再也沒辦法祈禱了,說真的,沒辦法,尤其在我看過那個巢穴之後。但是你,你能看到這篇東西也就代表你也是個特工對吧,而且可能比我還強。如果可以,請毀掉那個巢穴吧,請把每一個心臟都破壞掉。這樣做也許就能殺掉他們了,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你很有可能會因此犧牲——不過既然無論如何你都會死,你還有不這麼做的理由嗎?

我、我現在要嘗試把這份報告弄到客廳裡去,希望你能找到吧。然後老子就要來讓自己的心臟沒有機會落入他們手裡,然後被他們做成下一個那種東西了。

祝好運。將死之人向你致敬1

據推測SCP-1983已被 D-14134無效化,因此他死後被頒予基金會之星(成為了唯二被授予的D級人員之一)。根據文檔1983-15的資料,相信此異常效應並非小規模,資源已被增撥以尋找更多類似個案。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