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03
評分: +2+x

scp-1903.jpg

SCP-1903 報告指出,事件1903-3前SCP-1903曾試圖與Hayward博士溝通。

項目編號: SCP-1903

項目等級: Euclid (前為Safe)

特殊收容措施: 有關SCP-1903的任何信息皆有危害,必須加以收容保密。完整的信息僅限2-1903、3-1903或4-1903级别職員獲知。SCP-1903相關人員應常駐於站點Site-45-B或站點Site-45-C內,除非在緊急情況或10月31日當周1

SCP-1903相關人員被要求如同於常規雇傭狀態下履行職責。SCP-1903相關人員的招募與調任應由非SCP-1903相關人員處理,否則該相關人員可能遭受處決。新的SCP-1903相關人員將被要求閱讀未刪節本文副本。必須使SCP-1903相關人員至少在15名以上2

SCP-1903位於站點Site-45-C第9層的安保拘留室901。安保拘留室901應配備通風過濾系統與標準家具。與SCP-1903的聯繫僅限於生理與心理治療。在接觸SCP-1903時,職員應嚴守標準毒物處置規章,並穿戴適當的危險物處理服。SCP-1903左眼的繃帶應每兩日更換一次。

描述:

修訂-4
(194█/03/09)
SCP-1903是一名人類女性(曾經的名字是Jackie Barter)個體。SCP-1903身高1.62公尺。有著黝黑如爪子一般的手腳,戴著一對奇異的兔子耳朵與紙糊狀的兔子面具。面具由皮膚細胞、類似塑膠的金屬、血液、棉纖維與微量的汞組成。SCP-1903手腳的毛孔會滲出水銀與血液。SCP-1903左眼已被挖除。

有關SCP-1903的信息屬於有條件的信息危害。當個體得知A██████ F████的全名、A██████ F████對SCP-1903所做的具體內容,以及SCP-1903被收容前受A██████ F████雇傭的事實時。個體將會經歷與SCP-1903收容期間的近似症狀。

在接觸危害信息兩天後,個體將出現汞中毒症狀,臉部皮膚也會大面積剝落。五天後,通常受影響區域色素已經沉澱為白色,真皮層將會轉為一層類似SCP-1903面具成分的保護層,並排除任何的汞殘留。

該保護層將持續擴散到遍及整張臉,最終會變為近似SCP-1903的紙糊狀動物面具,通常包括兔子、貓、狐狸與老鼠。在此變化過程中,手腳將因色素劇變而完全變黑。指甲會變尖並隨著時間推移演化為爪子。個體的聽覺神經將轉移到新生的奇異耳朵上,耳朵與面具所代表的動物一致。

一但耳朵成形,個體會表現出不願將其摘下的意願,但其理由多半出於非直接原因。如果耳朵損壞到無法完形修復的程度,個體將永久失聰。

個體報告一但面具完全成形,就會產生特定的幻覺(詳見訪談1903-2),並抗拒與未受感染者談論有關SCP-1903的信息,並未發現除此之外的變化。當被感染者將SCP-1903危害信息傳遞給未感染者,後者將遭受感染並惡化到前者當前的感染狀態。但受影響個體的血細胞生成速度會更快。

二至三天後,血液會自個體手腳與牙齦的毛孔中滲出。數個小時內個體的血液成分會出現汞。這不會對個體或其他處於類似狀態的個體造成身體上的影響。不過將會嚴重影響個體的心理健康。其他並未受到類似影響者的身心健康影響同上所述。

事件1903-3: 194█/02/27,SCP-1903被發現有一種緩效的信息危害。該信息危害的影響遍及整個研究小組、兩名安保人員與兩名線人。文檔修訂1與修訂2的作者,助理研究員Jennings顯現了信息危害的晚期症狀,後來在隔離三天後摘下面具自盡。

Hayward博士報告SCP-1903在閱讀了一份未編輯過的修訂2版文檔後,曾試圖與Hayward博士聯繫。更多信息詳見訪談1903-2。現已將SCP-1903項目等級重分為Euclid。

訪談 1903-1:

受訪者: A███ Donnar先生

採訪者: Crowely特工

Foreword: A███ Donnar先生於自己的辦公室接受詢問。Crowely特工是以私家偵探的身分前往的。在這之前A███ Donnar先生被告知了掩蓋情報,即SCP-1903已因失血過多身亡。

<紀錄開始,194█/02/24; 24:50>

Crowely: Donnar先生? 我是私家偵探,有幾個問題,能借一步說話嗎。

Donnar: 靠夭咧,我還以為你們都搞定了。好吧好吧,但要快點,這會影響到我做生意。

Crowely: 謝謝,想請問你對Jackie的了解?

Donnar: 不太了解。她是我們的一個小姐,就只是這樣。我沒有接過任何一起她的投訴,直到這件鳥事為止。

Crowely: [pause] 你還知道任何有關她的事情嗎?

Donnar: 呃,沒,沒什麼。我保證她沒有偷過任何東西,也不會做到一半逃跑,但最重要的是,我確定她口風很緊。她叫什麼來著,我不太記得了。

Crowely: Jackie。

Donnar: 喔對。

Crowely: 你雇傭她們來幹什麼?

Donnar: 我不清楚。

Crowely: 你以為我會信這個嗎Donnar? 你他媽的是雇主唉。

Donnar: 我重申一次,我不想去知道。我們的客戶都是些重要人士,這代表他們常常會過勞。當他們只顧著工作而壓抑玩樂時,他們在發洩時就會變得……非常墮落。因為他們的身分,他們難以保持低調,所以我提供了他們隱蔽身分的手段,這就是全部了。 [吐氣] 如果你們去調查一下A██████ F████,可能會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

Crowely: [吐氣] A██████ F████?

Donnar: 對,就是他。他看起來總是在盤算著什麼。他管理著這幾個街區的化工廠。已婚,高收入,沒有犯罪紀錄在案。他是個常客,每次總帶著三四個都不同的友人來,別問我是誰,我還真不知道,我打聽不到任何跟他們相關的消息,也許用的是假名吧,也沒有再回來過;又或者他們就是過著見不得光的生活,又或者兩者都有。反正我對他們真他媽一無所知。

Crowely: 還有別的嗎?

Donnar: 恐怕沒有了。他們總是花的比我預期時間要久,每次都要一個小時。要求也是一樣的,總之就是「要穿白衣服的妹」。Jackie是他們的優選。喔,那混蛋的老婆也會來,來這個不是她家的地方打聽消息。

Crowely: F████的老婆來找你?

Donnar: 嘿,那賤貨來這問東問西。她肯定是起了疑心,跟著她家那口子來了。我打發了她,不過她肯定在幾小時後找到了Jackie。可能還跟她靠么了什麼悲慘的境遇,她丈夫怎麼欺騙她怎樣的,Jackie也跟她講了話。可我只知道第二天Jackie就沒來上班了。

<紀錄結束>

訪談 1903-2:

staff.jpg

受訪中的Hayward博士。


受訪者: Hayward博士

採訪者: Crot博士

Foreword: 在事件1903-3前,Hayward博士報告了SCP-1903的異常反應。Hayward博士要求助理研究員Jennings編寫文檔修訂版本1與修訂版本2。時Jennings病症已經惡化到晚期,並於三天後自盡。

<紀錄開始, 194█/03/07; 12:30>

Dr. Crot: 所以,你現在還好嗎?

Dr. Hayward: 我猜還行,我為Jennings的死感到難過,如果我沒有要他寫報告,他也不會把報告發給大家。當時團隊裡沒有人知道完整的內容,都只是片面了解而已。

Dr. Crot: 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如果不是他寫了話,也會讓別人去寫的。

Dr. Hayward: [吐氣] 你是對的,我想總會有人要去做那件事。不是他了話就會落到Martin或者Tammy手上。聽好,我非常感謝你的同情,真的,我非常感激。可我知道你是來問問題的,我們還是進入正題吧。

Dr. Crot: [停下,嘆氣] 你在受感染後感覺如何?

Dr. Hayward: 一開始還可以,不過幾個小時後受影響部分開始有刺激感。直到第二天我才想明白了。那感覺更像是嚴重的曬傷,臉開始脫皮。水銀檢測讓我不太舒服,摸起來還是有點痛。

Dr. Crot: 好吧,如有需要我們能提供你止痛藥。介意跟我說說你的報告嗎?據說SCP -1903試圖與你溝通?

Dr. Hayward: 是的,當時我在觀察室閱讀已經完工的修訂2文檔。當我看完時,我看到收容室裡的SCP -1903正隔著觀測窗盯著我看。我並沒有注意她的狀態,這使我嚇了一跳。她什麼也沒說,就向我噓了一下。我按下快門後,隨即透過對講機想跟她說話,可當我這麼做時,她僅僅是坐回了自己的小床上。我猜測她意識到我正在瀏覽她的信息,並試圖警告我別傳出去。當然這僅是我的個人猜測。

Dr. Crot: 謝謝你。還有任何想要報告的嗎?

Dr. Hayward: 沒了,呃,其實還有一件事,我不清楚是否有人看到了這個,但我偶然之下會有個畫面飛過腦海。

Dr. Crot: 畫面?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多頻繁?

Dr. Hayward: 其實這用詞可能不太準確。短暫幻覺?我從昨晚開始看見的,大概在我面具完全長成的時候,我並沒有產生頭暈之類的病徵,事情就發生了。有時我也沒注意到幻象的發生,因為我在專注某件事,有的時候,也許大概是……每兩個小時一次,有同一批人,每次穿著不同的衣服,穿著白色的燕尾服或晚禮服,很優雅,還有點暴露。

Dr. Crot: [停下] 暴露?

Dr. Hayward: 喔,嗯…… [快速的呢喃] 那些服飾都有深V和露背,裙子的樣式則讓我想到婚紗。

Dr. Crot: 你不-

Dr. Hayward: 喔!對,我不… 對不起,我在注意到時留意了幾眼。我不是色鬼,這並非我的本意。人們始終帶著面具。

Dr. Crot: 等等,你是說像你臉上的嗎?

Dr. Hayward: 沒,更像是我們所存放,從Donnar那回收的那些。如果人數足夠多,那就是個化裝舞會,除了他們每個人都……轉頭來看我,就算轉頭的幅度已經能扭斷脖子,它們就只是……盯著我。

Dr. Crot: 幻覺會持續多久?

Dr. Hayward: 我不確定,可能有…… 十幾二十秒?

Dr. Crot: 你在幻覺中還有看見其他東西嗎。

Dr. Hayward: 嗯,有時候,會有個人靠在牆上。他也看著我,可……我不知道,他就只是瞪著我,就像希望我做點什麼一樣。他沒有戴面具,穿著棕色西裝,所以顯得非常突兀。我本該知道他的樣貌的,也非常清楚他的神色。可當我嘗試將其描繪時,我似乎總會忘卻……我,我猜他就是Donnar。

<紀錄結束>

結語: Hayward博士所言與其他受SCP-1903影響的相關人員證詞相符,他們同樣推測A███ Donnar先生是共有幻覺的一部分。對SCP-1903行為的進一步觀測表明,她也應受幻覺影響。有關SCP-1903所經歷的幻覺是否與相關人員一致,以及幻覺產生的間距調查正在進行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