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36
評分: +3+x
blank.png
sedna-new.jpg

收容前的SCP-1836

項目編號: SCP-1836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836應重新收容1於Site-641,該設施偽裝為活動中的生態研究站及野生動物保護區,位於北緯74.13- 西經93.81,範圍包含整個砍寧安灣。研究站應有一組專職的研究團隊,而支援工作者中應包含一名經過傳統訓練的安格科克2以及一名經過認證的美容師。3

該地點周遭半徑50公里內的水域禁止閒雜人進入。基金會武力將偽裝成研究人員或環境保護團體巡邏這些水域。任意侵入者在審問後將被施以C級誘導失憶,並釋放到最近的人類居住地。

應持續管轄一條通往穿過SCP-1836的洞窟之堤道。該堤道僅限站長、現任巫師與美容師出入。其餘人員可以在有出入權的職員多數之共識下進出,或者可以透過相關的4級人員直接申請出入許可。當SCP-1836出現敵意活動時,巫師與美容師應通過堤道進入SCP-1836並啟動規程代號「援助之手」4。若失敗,基金會職員應撤退並監視SCP-1836直到它再度回到非活躍狀態。同時應出動MTF-89E「托馬斯的拖拉機」將SCP-1836牽引回Site-641。

更新: 「援助之手」規程已被證實具有各種效力。至今為止,該規程曾在某些狀況下未能完全平息SCP-1836的活動。爆發導致了三人死亡,十二人受傷,重要職務的空缺因而需要填補。為了維持收容,現任巫師被允許在SCP-1836展現敵意時5對許多層面酌情辦理以完成適當的儀式方針。已提供額外資源可以用於加強收容6

更新: 經過██-██-████的事件之後,不許任何鳥類在「援助之手」規程中接近SCP-1836。任何棲息於礫石灘、SCP-1836或其周圍30公尺的鳥類皆應驅逐或毀滅。依此規定毀滅之後,鳥類屍體須交由現場巫師行適當的儀式處理。

描述: SCP-1836是一座綠色的冰山,形狀並不低平而是呈現山峰狀,最高點離海平面90公尺,總長度大約123公尺。其質量推估為150,000到170,000公噸之間,且在水面下延伸了約450公尺。從水面下觀測SCP-1836發現有許多大型隧道延伸進入該物體內部,該物體除了顏色較為少見以外,其他方面都與一般冰山無異。冰芯取樣顯示該冰山由一般的冰組成。其色澤來源於受困於該物體中的藻類。

SCP-1836-1是一群棲息於SCP-1836內的鯨豚類哺乳動物。該鯨豚群包含多個不同物種,同時物種的組成比例與群體數量都不固定7。該群體的組成變動原因仍然不明。至今為止,該群體內包含了暫且識別為Basilosauridae(龍王鯨)、Ambulocetidae(陸行鯨)、Acrophyseter(尖喙鯨)與Eurhinodelphinidae(劍吻海豚)等物種。Lipotes vexillifer(白鰭豚)近來也在SCP-1836的活動中被目擊。該群體中的成員進行跨種溝通的原理目前正在調查當中。

只要該物體周遭50公尺的範圍內,阿留申人、尤皮克人或因紐特人以外的人類在海上或沿岸狩獵海洋哺乳動物,則該物體的異常性質將會顯現。SCP-1836會朝向該狩獵的發生地加速移動,最高速度為35節。被狩獵的哺乳動物(此時被指定為SCP-1836-2)將調轉方向朝SCP-1836筆直移動。如果水面下的空間拓樸不允許牠如此移動,則SCP-1836-2會盡可能選擇可以靠近SCP-1836的移動路徑。SCP-1836-2只要在被獵殺以前到達SCP-1836,牠將會讓該物體阻擋在牠自身與狩獵者之間。

由於SCP-1836只能進行狹義的航洋移動,它對於陸行的狩獵者無法採取進一步行為。但如果獵人使用航洋船艦繼續追逐SCP-1836-2,SCP-1836將會衝撞該捕鯨船直到船體出現裂痕。一旦裂痕出現,它將會延伸一部份自己的冰體進入裂痕並膨脹撐大該裂痕。這一過程會持續到該船艦結構破損或開始下沉為止,此時原本延伸與膨脹的冰體會重新回縮。

如果在狩獵過程中沒有任何海洋哺乳類受傷或死亡,SCP-1836這時就會漂離艦艇的所在地並停止活動。但如果有任何海洋哺乳類受傷或死亡,SCP-1836將保持在沉船地點的附近。只要船上的獵人逃離船艦,將有5到30隻SCP-1836-1個體出現並將獵人跩入SCP-1836內部的水下洞窟。目前還在持續調查這些人類之後可能面臨的情境。對SCP-1836內部的遠征探索仍在等待准許。

更新: 對SCP-1836內部經過短暫探索過後發現了一個小型的中央腔室。該腔室的牆面內封存了一個被凍結而保存良好的年輕因紐皮亞特女性屍體。該屍體身上有傷痕且其雙手手掌均遺失。其頭部是唯一接觸空氣的部位。考慮到安全疑慮,該腔室僅限現場巫師與美容師進入。

附錄:

採訪者: 史考特 · 佛布羅希 特工

受訪者: 特里亞克 · 勒沙特列,現場巫師

前言: SCP-1836在██-██-████出現敵意活動後,特里亞克 · 勒沙特列被傳喚施行「援助之手」規程。SCP-1836在八分鐘後停止活動,勒沙特列離開SCP-1836,身上帶有長時間暴露於該物體組成元素造成的傷害以及四肢上符合人類與海豚齒顎結構的咬痕。他在接受醫療照護後向佛布羅希特工簡單匯報了以下內容。

<紀錄開始>

佛布羅希: 好,在錄了。

勒沙特列: [嘆息]

佛布羅希: 我們開始吧。以便紀錄,這是佛布羅希特工聽取提亞羅克 · 勒沙特列的簡報。

勒沙特列: 是特里亞克。我們都認識一年了……

佛布羅希: 我很抱歉。

勒沙特列: [嘀咕] 沒關係,只是 [無法辨識]

佛布羅希: 好的,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勒沙特列: 嗯?你是說昨天下午?昨天她只是對我有點生氣而已。我很不會用梳子,我梳得太用力就被她咬了。當然是以她特有的方式。

佛布羅希: 你能講得更詳細嗎?

勒沙特列: 沒問題……我焚香然後用聖油擦拭她之後,偶爾象牙梳就是會卡住。我不知道她的頭髮怎麼會這麼糾纏,因為她平常就只是坐在那裡……

佛布羅希: 你說卡住是指……

勒沙特列: 卡住。就是,當我在她那間冰凍客廳裡梳她頭髮時,偶爾頭髮會打結然後卡住梳子。佛布羅希,你會自己梳頭髮嗎?這就跟那一樣。就算我對自己的頭髮扯得太用力也沒什麼,但我是扯到了她的頭髮,然後我偶爾會被她咬,畢竟,說實話,我不知道怎麼處理那麼多頭髮而且她是個很敏感的女士。

佛布羅希: 當SCP-1836以這種形式回應你的儀式時,你通常會怎麼應對它?

勒沙特列: 呃,看她心情如何。我有時候會退一步等她出來。有時候我得唱歌,焚些不一樣的香,給她雪橇犬。有時候她就是想要我離開,我想我身為一個男人走進她的屋子總是會讓人不安。通常如果你要去安撫她,你應該要看起來像條魚或者__派_條帶著梳子的魚來代替你。

佛布羅希: 好,那麼基金會可以從任何方面協助你增加你對SCP-1836的控制能力嗎?

勒沙特列: 不。你們不可能增加「控制」,但你們這些人就是不願意去聽。

佛布羅希: 所以——

勒沙特列: [打斷] 你們可以給我派個助手,最好是知道怎麼處理女士長髮的那種。就是派個美髮師給我。喔,還有不要限制我在儀式前的準備工作。她的震怒不會每次都表現得一樣。她也是有感覺的,就算她不願意告訴你這個卡魯納特異族人因為你根本也不想去知道。

佛布羅希: 所以你希望可以正式申請一位有護髮經驗的助手以及更多在執行層面的裁量權?

勒沙特列: 對。聽起來很恰當。

佛布羅希: [停頓] 我會準備好文書工作。讓我們看看有什麼效果。

<紀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