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3-D
173blink.gif
評分: +3+x

史密夫是基金會特工的完美典範。

有條不紊、合理地道德、合理地不道德,以及毫無置疑地效忠基金會。

但是他卻對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產生了股彆扭的不情願感。

這是一次標準的處決。基金會一向以垃圾收藏家的名號聞名──他們會收集每一樣不被這世界所理解的垃圾與爛泥;然後打著為這個世界做點好事的名號,將那些東西永遠從人們眼中隔離。但是總有些時候,官僚組織的齒輪將會逆行:會計師們將會處理一些數字,研究員們將會整合那些數據,然後某樣項目則將會被摧毀。

他們稱之為「項目處決1」。

而這次,SCP-173將會成為SCP-173-D,被處決。

SCP-173。Euclid級別。自主。反熵。觀察影響。雕塑。

講句公道話,它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異常:會在你用錯誤的方法看它時幹掉你的美術品而已;很有機會只是個剛讀完美術學校的新人造的東西。

史密夫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結太久,畢竟他又不是被雇來負責思考的──至少不應該是現在想這件事情:在這一刻,他是被雇來砸爛東西的。

但他遲疑了。

SCP-173並不特別。

當然,它是為數不多連公眾都有權限取閱的檔案,但那只不過是因為它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當然,它是給新員工的新手包中的其中一個SCP項目例子,但那只不過是它因它的高通用性而成了所有人的典範。當然,每個在Site 19工作的人都知道一些因它的收容失效致死的人;史密夫自己亦有參加當中因它而死的人的葬禮。

但這並不代表它會值得被認為是特別的:史密夫不會,基金會更不會。

但他覺得他對這世界做了件壞事。

斯克蘭頓現實錨特有的嗡鳴聲滿灌他的耳中。

「好了,一切準備就緒。」

這代表著他要動手了。

啪磯

他從臉開始。

啪磯

173球狀頭部上那像諷刺畫2裡會出現的粗糙人臉,在今天詭異地使人討厭。

啪磯

為什麼這要人手處理?

啪磯

預算不足?

啪磯

什麼時候開始錢對基金會來說是個問題了?

啪磯

在他揮舞錘子的時候他不須擔心這東西會突然活起來。

啪磯

他有個隨行人員來確保這件事不會發生。

啪磯

他覺得很不對勁,尤其此時的自己還有一個觀眾看著。

啪磯

但那總比另一個結局好,他猜。

啪磯

這會是什麼模因效應嗎?

啪磯

不不,基金會可是對監察認知危害瞭如指掌。

啪磯

當然,它是某人傾注畢生心血的作品,但他並不懂得欣賞──更別提它殘害了多少人命。

啪磯

可能他在基金會裡留太久了。

啪磯

留得太久了,讓他有太過接近這些殺戮機器的機會。

啪磯

有一瞬間他腦海中浮現了這個殺戮機器是否活物的疑問。

啪磯

有一瞬間。

啪磯

現在這都不重要了。

僅此而已。

雕像如今已成地板上的一攤血水與亂石。

它曾經是一位不廣為人知的藝術家嘔心瀝血、甚至將一部分自我映射之中的鉅著;它的好幾個年華消耗於被收容去了;它殺害了上百人後,基金會又動用了上千人來收容它;它的面容已經被烙印在成千上百的D級人員的腦海中,生死皆同。

而它現在卻成了一坨無人能辨識的鋼筋與人類排泄物的混合物。

史密夫的手鬆開了他的大錘。史密夫全身放鬆下來。史密夫終於得以喘一口大氣。

就在那刻他發現了在水泥塊堆裡藏著一個罐子。

莫非173終究還是有什麼秘密嗎?

他盡他所能、小心翼翼地蹲下、拾起它;他將黏附在它身上的體液抹去;他太過渴望得到一個答案,他擰開蓋子,然後閱讀藏在那之中的紙條──

「Are We Cool Yet?」

僅此而已?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