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12
評分: +2+x

lookoutbelow2

SCP-1712-A 的最後已知圖像,項目離開地球大氣層 1 小時前拍攝。

項目編號:SCP-1712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有關 SCP-1712-A 獲得其異常現象的信息需被抑制,並散播有關辦公室自殺的故事以掩飾。 所有衛星圖拍攝到的 SCP-1712-A 圖像需由滲入到有有能力觀察 SCP-1712-A 之組織的基金會人員進行編輯。多個基金會探測器持續追踪 SCP-1712-A 的位置。

SCP-1712-B 需安置於 Site-77 的一個定制野生動物棲息單元。單元的牆壁需以石頭製成並且禁止直接接觸 SCP-1712-B。當 SCP-1712-B 突破收容或需搬遷,則應使用專門的設備使對象鎮靜並進行處理。

描述:SCP-1712 是 2 個由無法解釋的事件導致的異常項目的統稱。(RAISA 通知:有關詳細信息,請參閱隨附的 UE 日誌。)

儘管已多次嘗試以 SCP-1712-B 和類似 SCP-1712-A 的對象重現事件,基金會仍未成功重現另一次 SCP-1712 事件。

SCP-1712-A 是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居民「Richard Boyd」的石化身體加上一條鐵樑的一半。它目前位於太陽系外緣以每小時 20 公里的速度上升,其速度呈指數增長。推測 SCP-1712-A 會在 5 年內離開可觀察範圍。目前尚未知 Boyd 在成為 SCP-1712-A 之前是否具有異常性質。

SCP-1712-B 是一隻有黑白毛皮的虎斑小貓。其重 8 公斤並表現出與其年齡段的貓一樣的行為。當 SCP-1712-B 接觸活組織時,會立即將周圍的組織變成石頭。此變形在瞬間發生,並會影響對象直接接觸到的所有非有機物,如衣物、手持物品及其下方的地面。此效應似乎會擴展至最近的前活組織來源直徑約 1 米處。SCP-1712-B 在收容中沒被注意到有所變老。

於回收 SCP-1712-B 時在其項圈發現以下筆記:

如找到請聯繫可在 [Suva 王國] 找到的 [Renmar the Trebucher]

R.M.


來自基金會記錄與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以下文檔因在異常被分類為 SCP 對象前時已屬於相關異常而收錄在對象的文檔內。

— RAISA 文檔篩選 Alexis Rose


文章#:UE-1721

事件描述

在 1959 年 8 月 11 日,Richard Boyd 在他的辦公室時,目擊者說他注意到「有隻貓在建築工地」1並反對其他人的意見,試圖爬到工地去救牠。在接觸到貓隻後,Richard 馬上失去了平衡跌落,然後從視線中消失。

發生日期

08/11/1959

地點

美國芝加哥伊利諾伊州

跟進行動  

{{MTF-Kappa-11「Red Barons紅男爵」動員追蹤 SCP-1712-A 的位置,但在它離開飛機的操作範圍後無法追蹤。基金會人員能夠從事件區域回收 SCP-1712-B,並對所有目擊者執行 B 級記憶消除。有關辦公室自殺的故事已被散播以掩飾。

Boyd 的主管 Michael Marguilles 接受了採訪,以獲取有關該事件的信息。 採訪記錄如下。

更新:11/22/1961

已使用衛星圖像重新建立與 Richard Boyd 的視覺聯繫。基於其異常的持續性質,目前正在等待 SCP 對象分類。

[檔案結束]

受訪者:芝加哥肉類包裝有限公司銷售部主管 Michael Marguilles

採訪者:外勤特工 Valdes

前言:特工 Valdes 以芝加哥警察局調查員的名義採訪了 Marguilles,以盡量獲取有關 UE-1721 的情報。

<記錄開始>

Valdes:感謝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同意接受本次採訪,Margulies 先生。

Marguilles:沒問題,警探。我只是和任何人一樣正在努力理解發生了什麼。你抽煙嗎?

Valdes:不,謝謝。

Marguilles:[點燃他的雪茄]當然了,警探。現在,我能為你做什麼?

Valdes:我想請你盡量按記憶描述這次事件。

Marguilles:我想我的故事和其他人的沒有任何不同,但我還是說吧。星期二時我們正要把銷售報告歸檔,所以那天所有人都比平常早到了。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聽到 Wilkins 和 Roberts 在 Boyd 後大喊大叫。

Valdes:我想你在這時離開了這個辦公室?

Valdes:有一名現場調查人員注意到一部分他走過的樑也消失了。你沒聽到重擊聲或類似的聲音嗎?

Marguilles:伙計,我會盡力相信那些工會建設者。那根樑可能是塑料製的。就算最終在河裡找到可憐的老 Boyd、他那討厭的貓和那所謂的樑,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Valdes:你有懷疑建築工人嗎?

Marguilles:沒,他們是試著謀生的老實人,是那些工會組織者和他們的混蛋抗議惹我生氣。[大聲咳嗽]我跟你說,那些該死的工會。

Valdes:好的。Marguilles 先生,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Marguilles:抱歉,警探。真是奇怪的一天。

Valdes:不是每天都有一個人在空氣中消失。

[兩個人都笑了]

[MARGUILLES 開始咳嗽]

Marguilles:啊,該死。抱歉。你要說什麼,警探?

Valdes:現在,我想問幾個有關 Boyd 先生的問題。他和同事相處得很好嗎?最近他的行為有異常嗎?

Marguilles:我沒想到有。他和其他人相處得很好,但他一直是比較安靜的人。他也不抽煙喝酒。

Valdes:那他的表現?

Marguilles:好吧… [MARGUILLES 深深吸了一口雪茄] 他總能達到定額。從沒非常出色,但也從沒落後。非要說的話,他是可靠的。

Valdes:那他的個人生活呢?他有否談論過家庭或類似的事情?

Marguilles:他在這工作的十年中都沒撫養女人或孩子。他只請過幾天事假和病過幾次。他一定有父母,但他從沒提起過。你發現他們死了?

Valdes:我們正在調查。如果你願意,我還想問一個問題。

Marguilles:問吧。

Valdes:是 Boyd 的性格令他使自己處於危險之中嗎?

Marguilles:噢不。他有夠懦弱的。不過他確實很喜歡貓。我時不時發現他餵大垃圾箱那的流浪貓,而他總是在流淚和抽鼻涕。我想他是有其中一種…叫什麼…

Valdes:過敏嗎?

Marguilles:對,就是它。

[兩人沈默了 15 秒。VALDES 起身並抓住磁帶錄音機。]

Valdes:好了,非常感謝你費時,Marguilles 先生。非常感謝。在我走前你還有什麼要告訴我?

Marguilles:那…我可以問你點事嗎?

Valdes:當然。

Marguilles:你覺得是發生了什麼?

Valdes:我不知道。我想,有時就是會發生怪事。

<記錄結束>

總結:Marguilles 在採訪後接受了 A 級記憶刪除。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