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10-JP
評分: +5+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1710-JP Level 3/1710-JP
項目等級: Euclid Classified

Hole.jpg

從上空撮影到的SCP-1710-JP。


特殊收容措施: SCP-1710-JP周邊區域被劃為Area-1710,遵守標準土地收容措施進行封鎖。Area-1710內設置觀測所,全天候應有兩名以上的職員確認是否出現異常。

SCP-1710-JP應有兩層高壓電網覆蓋,避免出現的SCP-1710-A個體洩漏至外界。如果內部出現任何實體,將即刻啟動對神戰鬥協議AE17(細節請參考[ 附錄文件AE17])。

描述: SCP-1710-JP是存在於波蘭共和國小波蘭省[刪減內容]的巨大(最大徑長120公尺)滲穴。至今未能確認其底部狀況,推測有可能連接著未知的口袋次元。

Chopin.jpg

蕭邦的肖像畫

在每年六月到八月期間,SCP-1710-JP內部將出現一到兩萬隻左右的異常蟬型昆蟲。這些蟬被指定為SCP-1710-JP-A,遺傳學上與Cicadetta屬最為接近,然而頭部變形為像是人類男性的形狀。每一隻個體都有著與已故的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相似的臉,並且會發出蕭邦樂曲的聲音。

SCP-1710-JP出現於1998年的普西芬妮事件中(參考附錄)。

附錄.1710-JP.1:普西芬妮事件簡述
1998年7月12日~13日,這兩天期間內波蘭共和國南部發生了一連串大規模奇蹟性超常事件。這些事件被指定的代稱即是普西芬妮事件。該事件是在蕭邦崇拜系的異常宗教團體GoI-484E(「為聖蕭邦復活而獻身的音術師協會」)的主導下引發,對周邊區域的常態帶來巨大威脅。本案件後由基金會與GOC應變處理。

附錄1710-JP.2:GoI-484E簡述

關注組織報告
由基金會記錄部門編寫


GoI-484E(「為聖蕭邦復活而獻身的音術師協會」)

活動狀況: 已毀滅

威脅等級: 橘色

簡述: GoI-484E是異常宗教團體,本身承襲了應關注主義-484(「蕭邦崇拜」)。沃伊切赫・諾瓦克(Wojciech Nowak)祭司被逐出GoI-484A(「聖蕭邦正教會」)後於1982年創立該組織,之後便利用其異常能力對國內進行滲透。

GoI-484E的思想雖然源於GoI-484A但已有很大程度的變質,已確認儀式的一環包含有部分的自殘、殺人、食人等行為。推測這是受GoI-484B(「血漿樂譜教會」)教義影響的結果,目前被分類為血腥派蕭邦崇拜主義。

GoI-484E成員多數都顯示出具備現實操縱能力以及奇蹟學實行能力,主要被用於超常音樂能力、取得大眾喜愛還有召喚聖人(歷史上的音樂家)。由於具有這些能力,GoI-484E對波蘭國內的媒體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GoI-484E的最終目的是召喚出聖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的神格化實體。GoI-484E將聖蕭邦視為統馭一切音樂的神進行信仰,並以其力量的維持還有獲取異常能力的契約為目的施行了許多墮落的儀式。應注意的是,基金會神學部門的見解認為GoI-484E的崇拜對象很有可能並不是蕭邦,而是擬態為蕭邦的其他某個噬信仰實體1。GoI-484E相信聖蕭邦再臨將帶來「全人類的完全協調」,但上述的神學部門見解中,則擔憂有導致毀滅性世界末日情景到來的可能性。

附錄.1710-JP.3:通訊監聽記錄01
以下音訊檔案記錄1995年,摘錄自諾瓦克祭司與不明的GoI-484E成員通話的紀錄。

通訊監聽紀錄.1710-JP.01

[前半省略]

諾瓦克祭司: 很抱歉電話開頭就馬上談工作的事,但我希望可以確定一下。跟音樂世界的連接系統進度如何了?

不明成員: 理論已經完成了。簡潔地說,就是聯繫人們的思考,透過他們的深層意識來讓音樂世界具象化的計畫。

諾瓦克祭司: 嗯。

不明成員: 但是,這個計畫至少也必須要聯繫數百人份的思考才行。而那部份系統的開發工作正遭遇瓶頸。說實話,協會成員多半都是音樂家跟宗教家,我們的技術團隊人手壓倒性地不足。

諾瓦克祭司: 嗯,人手之後會送過去的。再二十個人的話應該是沒問題。

不明成員: 感謝您,大祭司大人。

諾瓦克祭司: 還有你剛才說的那個系統,或許有機會弄到手也不一定。

不明成員: ……意思是?

諾瓦克祭司: 就是火炬的持有者啊。

[後半省略]

附錄.1710-JP.4:GoI-006NR縱火事件
1996年,發生數人的武裝集團闖入普羅米修斯研究所在波蘭的子公司「普羅米修斯神經元公司」,奪取數項超常科技資產之後縱火的案件。襲擊發生於夜間,監聽到附近居民的緊急通報後基金會出動,進行消防活動的同時也接收了大量超常科技資產以及其相關文件。之後本案件成為普羅米修斯神經元公司的超常法務部門與基金會法務部門之間衝突的導火線,最終該公司倒閉,遭基金會前台企業收購。

附錄.1710-JP.5: 通訊監聽紀錄02
以下音訊檔案記錄於1997年,摘錄自諾瓦克祭司與不明的GoI-484E成員間的通話紀錄。

通訊監聽紀錄.1710-JP.02

[前半省略]

諾瓦克祭司: 那麼,與「那個洞穴」相關的計畫如何了?

不明成員: 很順利。在喀爾巴阡山省的實驗也已經成功了。

諾瓦克祭司: 非常棒。

不明成員: 只是,跟焚書者們之間有預料之外的事故,導致殘存的預算所剩不多。還有八名人員被重殘。

諾瓦克祭司: 預算隨便用。人員我會盡量填補的。畢竟這個計畫可是關係到我們全人類的命運啊。

不明成員: 無上感激,大祭司大人。

諾瓦克祭司: 那麼,考慮到這次的損失,實際執行會是什麼時候呢?

不明成員: 我想2001年左右會比較合適。

諾瓦克祭司: 嗯。那不太行。那群焚書者好像因為這次的事件把我們當成危險分子了。根據安插在那邊的人所說。他們似乎已經在打磨剿滅我們的計畫了。必須盡快開始行動。

諾瓦克祭司: 雖然很不好意思,還請讓時日盡量提前。

不明成員: ……好的。我了解了。

[後半省略]

補遺.1710-JP.6: 簡易共同會議紀錄

[紀錄開始]

四名男性圍坐在一個圓桌旁。其中三名分別是SCP基金會的崔勒主任、諾沃薩多夫博士、柏克萊外交人員,對坐的男性則是全球超自然聯盟的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諾沃薩多夫博士(SCPF,關注團體專家): 那麼GOC有什麼重要的事嗎?選在我們靠北忙的這種時候過來。

崔勒主任(SCPF,Site-PL12站長): 注意發言,諾沃薩多夫。

柏克萊外交人員(SCPF,外交部門特工): 別在意那些了,那麼科瓦爾斯基先生,究竟要談什麼?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GOC,外交部門特工): 這邊也是忙到靠北的時期,所以我就單刀直入地說了。有群該死的瘋子邪教團體試圖召喚神格實體。

諾沃薩多夫博士: 哇喔,那真是令人吃驚。你們這麼說的話那肯定是真的瘋了沒錯。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是的。他們的名字是「為聖蕭邦復活獻身的音術師協會」。就跟名字一樣,試圖召喚的對象是蕭邦。

柏克萊外交人員: 蕭邦?那個弗雷德里克・蕭邦?

諾沃薩多夫博士: 是啊。就是那個蕭邦。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正版貨。那些混帳還真是會給人找麻煩。

崔勒主任: 情報的可信度呢?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110%。畢竟先前才撞見了他們的實驗過程。再加上通訊監聽紀錄,我們得到的結論就是這樣。

諾沃薩多夫博士: 實行是什麼時候?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大概是2001年左右吧。不過我們已經在考慮馬上把他們擊潰了。

崔勒主任: 姑且確認一下,你為什麼要向基金會傳達這件事?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畢竟可能會在基金會領地內爆發衝突,為了避免發生麻煩的事所以想事先商量一下。還有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們也能提供協助。我們在處理記憶上沒有像你們那麼精巧的技術。

崔勒主任: 之後問問看上頭吧。

柏克萊外交人員: 出動的戰力,還有對公眾暴露的可能性大概有多少?

科瓦爾斯基外交人員: 啊,那個部分……

會議室的門被大力撞開,沃茲尼克特工慌張地進入房間裡。

柏克萊外交人員: 喂!沃茲尼克,現在還在會議中。你在做什麼?

沃茲尼克特工(SCPF,跨部門聯絡員): 緊、緊急狀態。剛才小波蘭省的[刪減內容]被未知的集團佔領了。從裝備來看應該是某種宗教團體……

諾沃薩多夫博士: 幹。那群傢伙,輕率到自以為會飛了嗎?

崔勒主任: 馬上把機動特遣隊派出去。這有可能會變成最緊急的狀況。盡量調派站點內的部隊。不要忘記帶反神裝備。

沃茲尼克特工: 好、好的。

沃茲尼克特工離開房間。

崔勒主任: 科瓦爾斯基,你就負責去跟GOC取得聯繫吧。柏克萊,準備大型會議。

柏克萊外交人員: 了解。

柏克萊外交人員離開房間。

崔勒主任: 諾沃薩多夫,我任命你為本案的應變總部長。馬上開始集結人手。

諾沃薩多夫博士: 好喔。

諾沃薩多夫博士離開房間。

崔勒主任: 這場會議已經結束了。把記錄裝置關掉。

[紀錄結束]

附錄.1710-JP.7:影像紀錄

[前半省略]

12:32: GoI-484E的成員橫越畫面。可以確認到手裡持有用途不明的機器與纜線。

12:38: 畫面中出現諾瓦克祭司的身影。看起來正在與像是技術人員的成員對話。像是技術人員的成員看起來很慎重地進行了好幾次確認。

12:42: 鏡頭轉向小鎮中央。大小不等的十字架被立起,以相同的間隔距離排列成圓形,可以看到[刪減內容]鎮的民眾們被活活釘在十字架上。可以確認在圓陣周邊GoI-484E的成員們當時正演奏著交響樂曲。每一首都是蕭邦的曲子。

12:46: 諾瓦克祭司出現在鏡頭前面,他登上事先準備好的高台,開始進行演講。

12:51: 諾瓦克喊叫出開始的暗號兩秒後,從圓陣內有一道光柱昇至天空,然後漸漸擴大直到覆蓋住整個畫面。

12:52: 不明的男性講著"Drugie przyjście(再臨)"的聲音迴盪著。畫面內被塵土覆蓋。

12:54: 開始可以從畫面遠處稍微聽到蕭邦的華麗大圓舞曲。GoI-484E之中響起歡呼聲。

12:55: 隨著大圓舞曲的音量變得越來越大,也開始聽得到像是振翅一樣的聲響。GoI-484E之間漸漸出現不安的聲音。

12:56: 振翅聲變得相當劇烈。GoI-484E成員中開始有人驚慌失措,試圖逃走。

12:57: 突然間從塵土中出現大量SCP-1710-JP-A個體,淹沒了GoI-484E。10秒之間可以聽到細微的哀號聲,但馬上就在大圓舞曲與振翅聲的喧鬧之中消失殆盡。

12:59: SCP-1710-JP-A蟲群散開,塵土漸漸稀薄。在小鎮中央可以看見巨大的影子。

13:02: 影子開始移動。

[後半省略]

附錄.1710-JP.8:特遣隊作戰報告

召集部隊: α-14 (「奧林司之火」)、⊿-12(「暮蟬悲鳴時」)、ψ-09 (「反交響樂」)、ρ-4 (「聖歌隊」)、Ν-7 (「制裁鐵鎚」)及其他多支部隊。

目的: 摧毀或封印出現的巨大神格實體(被指定為UE-1076)、剿滅或拘捕GoI-484E的成員、保護公眾安全、進行情報掩蓋活動、支援GOC的攻擊班

主要敵對實體簡述

  • UE-1076: 在LoI-164(之後被指定為SCP-1710-JP)出現的巨大神格實體。雖然外觀類似於Cicadetta屬幼蟲,但只有顏面部分變形成與已故的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相似的臉。具有指揮下述UE-1076-A的能力。出現時全長大約九十公尺。
  • UE-1076-A: 在LoI-164出現的蟬型昆蟲(之後被指定為SCP-1710-JP-A)。雖然類似於Cicadetta屬的成蟲,但其顏面部分變形成與已故的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相似的臉。可以用蕭邦的嗓音發聲,經常利用那副聲音與振翅聲合奏《華麗的大圓舞曲》。此外表現出雜食性,會獵食眼前的東西並負責將養分餵食給UE-10762
  • GoI-484E成員: 已確認有十幾名生還者。但判斷已無法對基金會及GOC共同應變小組進行敵對行為。

時間軸:

7月12日,13時左右: 由於GoI-484E的活動導致小波蘭省[刪減內容]鎮正下方出現巨大滲穴。幾乎同一時間UE-1076與UE-1076-A出現,當時奔赴現場的GoI-484E成員八成死亡。13:30,基金會與全球超自然聯盟成立巨大神格實體共同應變總部。

7月12日,14時左右: 基金會派遣直升機從上空進行偵查。UE-1076從LoI-164爬出,一面破壞民宅一面悠閒地向北移動。觀測到的阿基瓦輻射是遠超基準值的48.2。14:32,直升機被大批UE-1076-A蟲群襲擊並墜落。通訊中斷。

7月12日,15時~17時左右: 完全武裝的基金會航空部隊與GOC攻擊班共計四支隊伍出擊,但遭遇UE-1076-A蟲群的攻擊導致所有機體墜落。向波蘭政府告知事態陷入最緊急的狀況,向波蘭國軍發出出擊請求。

7月12日,18時左右: GoI-484A(「聖蕭邦正教會」)數名成員來到華沙的聖十字教堂。成員們借用了保管於教堂地下的蕭邦心臟,在教堂中心開始進行詳情不明的儀式。

7月12日,19時左右: 第二波空戰中,完全武裝的基金會航空部隊與GOC上空攻擊班共計八支隊伍出擊。途中遭遇UE-1076-A蟲群的攻擊,五支隊伍分別脫離戰線或者被毀滅。成功抵達的三支隊伍對UE-1076進行神聖砲彈掃射,但隨後該實體放出光束狀的極高強度方面輻射令子彈與機體溶解,作戰宣告失敗。

7月12日,20時左右: 波蘭政府允許波蘭國軍出擊。20:25,UE-1076入侵博赫尼亞。推測民間死亡人數:10,000人;推測大小:140公尺。

7月12日,21時左右: 基金會神學部門表示「該實體之所以呈現幼年姿態是因為儀式並不完整,而他正以成為成體為目的行動。推測該實體將會在馬佐夫舍省的熱拉佐瓦沃拉村3發生「羽化」。這被認為幾乎必然會導致世界末日情景,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阻止該實體抵達熱拉佐瓦沃拉。」有鑑於此,共同應變總部開始計畫在普羅紹維采縣對該實體發動總攻擊。

7月12日,23時左右: 基金會、GOC、波蘭軍隊在普羅紹維采縣大規模部署戰鬥資源。利用波蘭國內的GOC設施網路將波蘭南部完全包覆在魔術結界中。

7月12日,24時左右: 24:10,與總數不明(推測有9萬隻)的UE-1076-A蟲群交戰。GOC方在此時使用實驗中的空爆燃燒式連鎖咒術炸彈,成功消滅一連串的蟲群,但也因為非預期的咒術連鎖導致十一輛戰車故障,一名GOC督察死亡。24:32,UE-1046現身。先前的咒術兵器確實讓實體周邊的UE-1076-A個體大幅減少(大約三萬隻)。UE-1076巨大化到全長240公尺大小。24:38開始同時掃射。UE-1076的移動變得更加緩慢。24:45,GoI-484A在華沙的儀式結束。幾乎同一時間UE-1076的一部份外殼自發性地出現裂痕,從那當中透出些微綠色光芒。當時觀測到阿基瓦輻射的衰減(48→21)以及周邊現實的穩定化。同一時間開始了針對UE-1076的轟炸。UE-1076的外殼受損,從內部透出綠色光芒。24:51,殘存的UE-1076-A蟲群開始合奏起《告別圓舞曲》,30秒後UE-1076發出大規模奇蹟學脈衝。最前線的武器多半被溶解。

7月13日,1:00左右: 對UE-1076展開第二波攻擊。基金會武裝站點Site-03發射多枚搭在人工智能的精準轟炸導彈4,每一發都成功命中。UE-1076的外殼大面積破裂,發出綠光的液體灑在四周。UE-1076-A蟲群完全死絕。確認UE-1076試圖再一次發射奇蹟學脈衝。01:21,約翰號GOCS從波羅的海發射搭載神聖祈願彈頭的導彈,命中UE-1076後讓奇蹟學脈衝消失。1:26,第二波的戰力開始向UE-1076發起總攻擊。UE-1076的外殼有巨大損傷,發著綠光的液體大量流出。1:30,UE-1076突然破裂。發射出一道規模極大的奇蹟學脈衝,不只是第二波的武裝資源,甚至連波蘭南部的人造物品也全都溶解消失。隨後召開了緊急會議討論如何對本事件進行善後處理。

附錄.1710-JP.8: LK級情景發布

無法避免國際社會對普西芬妮事件的關注,由於已經到了不可能隱匿的階段,在GOC的同意下,雙方共同宣告發生LK級:「揭開帷幕」情景。自此,基金會與GOC為首的常態維護機構浮出水面,在國際社會引發了一段時間的混亂。目前這次的混亂已經平息,但今後的動向仍然是未知數,基金會對將來的境況也無法做出保證。此事非得作為基金會有史以來最大的失敗讓後人牢記不可。不過前提是要存在應當記得的人。

O5-8

附錄.1710-JP.9:疑似關聯事項


事件編號: EE-1679

事件簡述: 在波蘭的熱拉佐瓦沃拉,當地居民安娜・席德沃女士從自宅消失,在其寢室發現有身長一公尺六十公分的蟬型屍體。蟬型屍體在構造上大致與正常的Cicadetta屬一致,但遺傳方面上卻與席德沃女士一致。死因推測是飢餓致死。

備註1: 在波蘭有十二件,斯洛伐克與烏克蘭各有兩件,德國、捷克、白俄羅斯、瑞士等地各有一件相同的超常現象,已確認的總計共有二十件。每一名被害者都被證實是已故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的愛好者。本案預計會被登錄為Euclid級別SCP項目。

備註2: EE-1679以及同類的超常現象的發生時間在某種程度上存在一致性,這些現象發生時都從SCP-1710-JP觀察到微弱的奇蹟學脈衝。這兩個事件之間的關聯性正在調查中。


評分: +5+x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