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6-ARC
評分: +9+x

項目編號: SCP-166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66可被收容在最低安保等級的環境中且不會有安全上的疑慮。截至██-██-████為止,SCP-166被安置於Site-17的標準B級套房中,並進行以下更動:

  • 相鄰之房間已重新設立觀察哨站
  • 半透明的壓克力板已置於走廊和大廳,以防止無關人員的視線由外部走廊直接進入安全區域。
  • 收容區域的各處貼有警告標誌,表明該地區不允許任何男性人員進入。

在獲得4級或更高級別的批准後,可以准許對個人物品的合理要求和對收容套件的更動。迄今為止,SCP-166已要求:

  • 一本聖經 (Douay-Rheims版, Challoner 修訂本) (被准許)。
  • 一副天主教的念珠 (被准許)。
  • 拜訪一名神父以進行懺悔、彌撒以及其他聖禮(不被准許)。
  • 各種主要為宗教性質的雜誌和書籍(被准許,必須審核其內容)。
  • 用於聯繫英格蘭康沃爾郡████████████████████████████修道院修女的電話(被准許:SCP-166被允許每週1小時的通話時間,僅限於這支電話號碼)。

SCP-166通常樂意留在她的套房內,只要給予她宗教用具,書籍,電視和藝術物品等形式以提供娛樂。作為她在自己收容中合作態度的回報,SCP-166將被允許在每個月不超過一次的限制下,從Site-17到相鄰的無人居住的島嶼進行12小時的旅行。在這些情況下應遵守 限制釋放協議19-A,並根據情況增加限制,在運輸過程中不允許男性人員接近距離SCP-166的500米範圍,並且在逗留期間不允許男性人員進入島上。

由於即使是最輕柔的衣服也會45分鐘內磨損她的皮膚導致她產生壓力性潰瘍(褥瘡),因此SCP-166在醫療考量上被允許裸體。服裝和床單應採用長絨棉製成,每週更換一次。

禁止男性工作人員觀察或進入SCP-166所在位置附近。違反此命令將立即進行紀律審查並可能執行終止職權的指令。至少有一名女性工作人員必須始終留在相鄰的觀察哨,並通過觀察縫或閉路電視直接觀察SCP-166。為了盡量減少意外曝光的風險,所有攝像機和窗戶都應配備半透明濾光片,至少將其50%的細節排除。不得保留任何SCP-166外觀照片的永久記錄。

SCP-166不需要任何營養,僅需每周口服約1 cc的人類精液。為此目的,已經與當地的精子銀行進行了合作。僅在緊急情況下進行現場提取。儘管SCP-166不需要其他食物,但對象仍可以、也會正常食用人類的食物。

鑑於諸多SCP-166的健康問題,醫療檢查應至少每週進行一次。


描述: SCP-166是一名十來歲的女性人類,身高平均,身材偏瘦。醫學和生理學分析表明,與人類身體素質存在若干偏差,包括加速毛髮生長(每月約20cm),易受空氣中微粒物質(如香煙煙霧和氣溶膠(可誘發類似於急性哮喘發作的症狀)),對壓瘡和飲食要求的改變。

SCP-166因其對人類男性的不尋常影響而聞名。在與SCP-166建立視覺接觸後,無論他們的性取向為何,100%接受過測試的人類男性試圖立即進行性行為接觸。在大約70%的這些測試對像中,衝動從SCP-166的影響消失而消失。然而,在這些案例的30%中,慾望變成了迷戀,導致其使用暴力企圖接近SCP-166。 有效的A類記憶消除在這些病例中僅佔43%;剩餘部分必須被處決。

SCP-166對男性的異常影響對她造成了相當的煩惱,尤其是因為她渴望維持基於貞節,守貧且服從原則的修道院生活。出於這些原因,嚴禁與她和任何人類男性接觸。


附錄 166-A: 收容情況: SCP-166最初是於██-██-████,從英格蘭康沃爾郡的一個修道院回收的。根據修女的說法,她最初是由一個“無法區分特徵的人”送到修道院的,他聲稱她是“一個具有力量的古老生物”的後代,並指示如何照顧她。直到目前為止,尋找母親的所有嘗試都沒有成功。

SCP-166由修女們在一個隱蔽的環境中撫養長大,直到一個年輕人(對象A)潛入修道院並探望其中一個新進修女,意外地看到了她。三天后,對象A開始變得暴力並襲擊修道院,試圖接近SCP-166。在被武力消滅之前,對象A殺死了一個修女並重傷其他三人。

一名基金會人員與當地牧師協商並了解了此事件的異常性質後前往了現場。當他也被異常影響時,指揮人員立即中止了這名特工的行動,並將那名特工置於禁閉間,之後要求一名女性特工接管任務。隨後特工Beatrice Maddox與修道院的Abbess院長聯繫,協商將SCP-166轉移到基金會設施進行收容和研究。


附錄 166-E: 信件的文本, 不明的來源, ██-██-████放置於SCP-166的收容間內。

親愛的 ██████,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母親的時候她還是個女孩。她的腳上有蹄子,眼睛裡彷彿有星光閃爍。她是那麼的美麗和純真,而我卻親手殺了她。

伊甸園不是一個地理位置。而是一種存在狀態。第一次,當他們想把我們兩個帶回去時。我阻止了他們。我在第二次時離開了天堂。我從來不後悔當天的行為,除了一個:當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你看到你的父親把一顆子彈打進你母親的頭上。我沒有任何藉口足以辯駁,只能夠解釋。我希望你明白為什麼我做了那件事。我只希望能得到妳的諒解。

我愛你。我希望我能夠為你做更多的事情。而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你托給仁慈且善良的人們,並希望他們能承擔我的責任來養育你。而從我所看到的,他們做得真的很不錯。對不起,你不能和他們在一起。對不起,他們把你帶到了這個地方。我保證盡我所能的確保您在這裡的生活愉快。我也保證我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

親愛的,祝你16歲生日快樂。

你的父親,
████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