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6
評分: +6+x

項目編號: SCP-166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66被收容於Site-19中的C區生物收容區中,該區域已經被改造為具有一個密閉的前廊與一台工業級的空氣清淨機。收容人員在進入SCP-166的收容間時,須穿著特殊設計166生物危害防護衣。

基於SCP-166特殊的生理需求,須提供其各種寬鬆的棉質衣物且每月需更換一次。所有餐點均應以特殊的食譜進行烹調,並盡可能少的使用無機添加劑。

個人用品及改進收容間的合理請求可在四級或更高級別主管人員的同意後批准。更新:所有SCP-166的請求必須由站點主管Light親自批准。截至目前為止,SCP-166已請求:

  • 一本聖經 (Douay-Rheims版、Challoner修訂本) (已批准).
  • 一條天主教念珠(已批准)
  • 拜訪一位天主教神父已進行告解、彌撒和其他儀式(被拒絕)(Davis牧師已被安配每隔兩周的周日與SCP-166見面,見面前必須進行全身淨身。)
  • 各種書籍和雜誌,其中大多是宗教性質的(已批准,但須對內容進行審查)
  • 與愛爾蘭戈爾韋郡的聖母慈悲修道院聯繫的電話(被拒絕) (已批准)(被站點主任駁回,被拒絕)

描述:SCP-166是一名處於青少年晚期的歐裔人類女性,具有有蹄類動物的特徵,擁有鹿角、蹄和短尾巴,令人聯想到Rangifer tarandus (普通馴鹿)。但儘管這些明顯的異常特徵,其DNA分析並沒有發現異常之處。

在SCP-166半徑15公尺內,人造物品會逐漸回到其未加工的狀態。尤其是電子產品或車輛等複雜性較高的產品會更快受影響,其金屬零件會在數小時內被降解導致災難性的結構損壞。石材建築、有機材料的製品降解程度卻難以被察覺。而在相同半徑內,植物會開始發芽、成長,且會生長在幾乎不可生長的地方(如監視錄影器、身分辨識儀等)。

SCP-166對人工材料及汙染物異常的敏感,吸入或接觸都可能引發急性氣喘或褥瘡等症狀。有一個案中,SCP-166接觸了吸菸者的身體,導致項目嚴重的氣喘發作,儘管當時那位博士已經長達三周沒有吸菸。

發現:SCP-166被發現於愛爾蘭戈爾韋郡的聖母慈悲修道院中,他自嬰兒時期就生活在那裏。SCP-166被一名自全球超自然聯盟中叛變的特工證實了是威脅實體9927-Black ("女神")的孩子,該項目也被稱為SCP-████,她在Cornwall事件中被一支GOC的攻擊小隊處決。

特工拒絕處決SCP-166,並將其帶到愛爾蘭戈爾韋郡的一座天主教道院中。它12歲前一直居住在那裡,直到一位修道院的訪客目擊了SCP-166,並向相關部門通報此事。這位特工隨即和基金會聯繫,同意分享GOC的情報以換取對SCP-166的安全和收容的保證。

更詳細的消息屬於機密

附錄166.1:Davis牧師每兩周一次的會面

Davis:早安,孩子。

SCP-166:早安,神父。

Davis:按照慣例,我必須告訴你,由於我們所處的環境,告解的內容不會保密,除非有特殊允許。但即使如此,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的談話還是會被公開,明白嗎?

SCP-166點點頭

Davis:很好,那你最近還好嗎?

SCP-166:很好,昨天有一個員工跟我說了Benedict的事,那是真的嗎?

Davis:啊,是的,這是件不幸的事情,但也能夠理解,他就職的時候已經很老了,他為教會盡心盡力,現在可以休息了。

SCP-166:你知道誰會頂替他嗎?

Davis:現在有很多猜疑,任何人都有可能。這是個困難的時期,鑑於最近發生的……爭議,他們可能想要一張新的面孔來代表教會,或者他們會選擇一個已經貢獻多年的人,誰知道呢?它們甚至能給一個工人階級的人,它肯定會給人們帶來茶餘飯後的話題。

SCP-166:我猜也是。

SCP-166和Davis陷入沉默

Davis:我感覺你還有問題想問,孩子。

SCP-166:抱歉。

Davis:無須道歉,畢竟這就是我來這裡的意義,你想問甚麼?

SCP-166:我只是,我想問你些事情,只是可能有些私人,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和父母關係好嗎?

Davis:和我母親的話,是的。在她去世之前,我每個月去養老院拜訪她一次,還有她的生日和假期。我告訴她我在軍中擔任牧師,我想這比較接近事實。

SCP-166:那你的父親呢?

Davis: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他是一個好人、一個士兵,他深愛著三樣東西,上帝、國家和家庭。不幸的是,他非常苛刻的堅持這些信仰,而導致了一些激烈的討論。我仍然愛他,但現在這種方式最適合所有人。

Davis嘆了口氣

Davis:那你的父母呢?我知道你生活在修道院哩,但那之前呢?

SCP-166:我沒有真正了解過他們,我在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被遺棄了。我想如果他們把我放在那哩,他們一定認識一些修女,但我不記得他們。我只有零星的知道一些事情,他們在意識到我在聽他們談話之前,他們說了一些有關我母親的事。我想他們說他是一個女神?但這肯定不是真的,她不可能事某種靈體,一定是個什麼東西,如果我最終升長成這樣的話。

SCP-166指了指她自己

SCP-166:我記得我在偷聽隱修院院長談話時,她正在跟其他修女談論她做錯的事情, 是一件關於停止儀式的事,她們說她死了。

Davis:對於你所失去母親一事,我很遺憾。

SCP-166:這不像我所知道的她。

Davis:那你的父親呢?

SCP-166猶豫了一會

SCP-166:我不知道,他一定是把我遺棄在修道院的那個人,但為什麼是那裡,為甚麼他不帶著我跟他一起走。

Davis:我相信他有他自己的原因。

SCP-166:或許吧,你知道的,她們從來沒有談論過他,一次也沒有。就算我已經問了院長超過一千遍,但她甚至一丁點都沒有提起過他的事情。

SCP-166頓了一下

SCP-166:如果我的母親那麼可怕……那我的父親做了甚麼?

[日誌結束]

附錄166.2:對【已編輯】的紀律談話

[日誌開始]

Light:你當時他媽到底在想什麼?

【已編輯】: 我想確保她平安無事,你們不讓我跟她說話,所以我選擇了另一個方式。

Light:你做的事情比那更糟,如果你濫用職權只為了讓她可以舒適一點,那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你卻試圖給一個四級異常實體一台與外界溝通的電話--該死,議會已經對讓你和她在同個地方工作感到後悔了,這件事情已經暴露,你可以和你所做的所有交易說再見了。

【已編輯】:別這樣啊!Sophia!她不會傷害人,他們讓她待在這裡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我,我必須做些甚麼。基金會會讓她這樣長大嗎,想想她……

Light:在你把另一個字說出來前,記住這會對所有獲得四級權限的人公開,我可以編輯你的名字,但我不能阻止其他人因為不合時宜的突發發言而把訊息拼湊起來。

【已編輯】保持沉默

【已編輯】:十六年了,這十六年裡她不能在城市走動,不能去看電影,甚至連購物也做不到。不管是在修道院裡或是在基金會的收容間,她都因為她無法選擇的事情被關起來,這些都是因為我,這不公平。

Light:我知道。

【已編輯】:但我為此無能為力,我能夠把突擊隊派遣到世界任的任何角落,我知道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會花數十億來購買這個秘密,但我甚至不能跟她交談,讓她知道她並不孤單。

Light:你已經盡你所能了,在這樣棘手的環境中,你已經表現得比任何人所期盼的都還要好。

【已編輯】:這真搞笑不是嗎,那幾乎一點用也沒有,我--

【已編輯】陷入沉默

【已編輯】:你知道的,我不在乎。把我做的都記下來,讓我們快點結束吧。

Light: ……我給你安排了六次與基金會心理學家的會面,每次兩小時,我保證是和Glass的,他在最後也簽名了,我們可以把這個從你的個人紀錄中消除掉。

【已編輯】:嗯。

Light:【已編輯】。

【已編輯】:什麼?

Light: ……

【已編輯】: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Sophia.

[日誌結束]



05/08/在2013年5月8號,以下信件被發現於SCP-166的收容區內。

████,

當我們都還不過是孩子的時候,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母親,她的腳上有蹄子,眼睛中閃爍著星光,她是美和自然的化身,然後我用自己的雙手殺死她。

伊甸園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種狀態。他們想讓我們回到那種狀態,但我阻止了他們。我又一次把天堂從我們這奪走了。我從未對那一天我所做的事情感到懊悔,除了一件事,當你那天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你看到你的父親將一枚子彈塞進了妳母親的腦袋,我沒有任何藉口,沒有解釋。你甚至可能不記得了。但現在我要告訴你這件事情,希望你能理解我做的事情,我希望你寬恕我。

我愛你,我希望我能夠為你做得更多。但我能夠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把你留給那些善良的人們,希望他們能夠替我扶養你。從我所見的看來,他們做得很好。我很抱歉你不能跟她們待在一起。我很抱歉她們把你送來這裡。我發誓會盡我所能地讓你在這裡的生活也能快樂,我發誓會保證你的安全。

十六歲生日快樂,
愛你的父親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