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38
評分: +5+x
blank.png
Monarch-butterflies1.jpeg

在哈波事件中的SCP-1638-1

項目編號: SCP-1638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638目前被收容在加州當地搭建的臨時站點Site-107。該地被指定為野生動物保護區,邊界設有四公尺高的鐵絲網並由裝扮為森林保護員的維安人員將任何靠近該區域的平民驅離。任職於該地點的人員應隨時攜帶任何形式的個人音訊播放設備(如MP3播放器、智慧型手機等)。一切可能超出85分貝的機械操作或儀器設備在非實驗期間都嚴格禁止,以免意外觸發哈波事件。

描述: SCP-1638被指定為一個在位於加州[刪減內容],直徑五公尺,形狀大略為圓形的森林地。專門負責聲音性SCP的基金會收容專員████ · 史密斯的墳墓就位在上述林地的中央,該員於20██年██月██日死於肝癌。墓地與挖掘出的遺骸在測試中沒有顯露任何異常性質。該區植被主要由輻射松(Pinus radiate)與藍桉(Eucalyptus globulus)組成。該區同時還有數量較類似環境中高出██%的帝王斑蝶(Danaus plexippus)族群棲息,該族群以下稱為SCP-1638-1。SCP-1638-1沒有一般的遷移習性,全年都會待在該區域範圍內,但沒有任何個體在哈波事件以外出現異常行為表現。

該區的植物相、動物相與無機物圈並不單獨表現出任何異常行為或違反生物學定律。然而SCP-1638內所有這些元素的表面幾何形狀彼此結合後出現了強大的消音效果,令該區域範圍內的環境音的音量很少超過5分貝。根據觀察和試驗結果,SCP-1638能夠動態控制其大多數自然物表面幾何型態(包含樹葉、樹林地面殘骸,與無脊椎動物相),藉此吸收聲波能量,抑或令聲波與其他聲源或其自身回音彼此破壞性抵銷。值得注意的是,SCP-1638曾數次運用了基金會獨立開發用於收容聲音相關SCP項目的消音技術。

SCP-1638範圍內,一切超過85分貝且聲源持續10秒以上的聲音會引發哈波事件。在這一事件中,聲源一公里範圍內的SCP-1638-1會出現群聚行為並聚集在噪音來源附近。一旦SCP-1638-1的數量達到閾值(至少50,000),牠們將全體開始以特定模式移動翅膀,產生增強版的SCP-1638異常消音效應。實驗顯示在這一事件中即便使用公共場合擴音系統,其環境音量也會被降到-14分貝。暴露在該狀況的D級人員回報他們只能聽見自己的聲音,且表現出符合感官部分剝奪的輕度至中度心理壓力。哈波事件通常會在噪音出現後持續約三小時。

目前未能與SCP-1638建立溝通關係,也無法確定該項目本身是否具備思考能力。

附錄SCP-1638-A: SCP-1638被基金會注意到的起因是建築工人在開發計畫中試圖清空該區域時觸發了哈波事件。隨後執行了標準程序,訪問了建築工人並在事後給予A級誘導失憶。在探索該區域時發現了史密斯專員的墓地以及數件其他物品(詳見附錄SCP-1638-C)

附錄SCP-1638-B:
內部調查報告20██年██月██日:

基金會紀錄顯示史密斯專員成長於SCP-1638十公里外的加州████鎮,調查後發現她曾多次請願阻止SCP-1638當前所在地的開發案未果。根據基金會對無在世家屬的亡故員工標準處理辦法,史密斯專員被火化並埋葬在█████的██████墓園。然而她的遺骨日後遭未知人士違法挖出並重新埋葬於現址。儘管基金會對墓園設有警衛,基金會一直到發現SCP-1638為止都未曾注意到此一情事。史密斯專員的原埋葬地目前沒有表現出異常性質,但依然處於監控下以防萬一。

附錄SCP-1638-C:

以下內容取自史密斯專員墓地上的信紙。該信件將SCP基金會標為收件人,並署名「C█████ M███」:一名涉嫌製造大量聲音相關SCP的有關人士。史密斯專員在其中██個項目中負責部分或更多的收容工作。

我最初十分痛恨她。我認為她收容了我的藝術,閹割它們,殺了它們。所以我精進自己的技藝,創造更新穎的作品然後發表出去——但你們會抓住我的作品,讓她把它們關起來。回到原點。再次重複。如此循環。從某個時刻起,恨意變成了一種對抗關係……一種誠實公平的競爭。她試圖推倒我,然後我反推她。如果她沒有從我身上學到那些東西,會有多少怪物可以橫行無阻,又有多少生命會為此殞落?而我如果不是為了她,到現在可能還在拿馬鬃擦絃。

有一次,我駐足停留,躲藏在原地看她如何收容我其中一件作品——我那時依然在與她競爭,我以為這麼做就能讓我佔有優勢。但我太傻了。我對於她的藝術只有最粗淺的認識。但我反而領悟到一件事,我們能夠創造更加嶄新的作品。一種新的藝術就誕生在我的聲響與她的沉靜之間,彷彿美麗的明晰碎形邊界。我猜我當時稍微愛上了她。

我們以此共創了許多作品,雖然我從來沒有真的相信她與我對這些結晶抱持相同感受。而她現在死了。她付出的歲月就換來你們給她一座無名的墳墓,然後可能把她的名字跟其他無數的名字一起刻在某塊石頭上。

她是一名值得一戰的敵手,一名偉大的對手,同時也是無與倫比的夥伴。她值得擁有更多。收容——或者保存——這個她所愛的場所,這是你們虧欠她的。至於我自己,我的能力不足以幫她打造一座合適的紀念碑,所以我讓她有機會自己親手打造一座。

致上問候,

C█████ M███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