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80-RU
評分: +7+x

項目編號: SCP-1380-RU

項目等級: Thaumiel

плакат%201.jpg

海報「已準備拋棄記憶刪除」

特殊收容措施:
與項目的通訊須於應變中心"Global-0"中進行。監視應變中心"Global-0"的工作人員有權在緊急情況下使用相關設備(VEDIST:級別1)1。相關訊息必須按照通訊設備附帶之格式進行傳輸。

SCP-1380的具體位置未知。根據締結協議,基金會不會主動搜尋項目位置。萬一意外發現SCP-1380,基金會人員應立即通報所接收到的消息。進一步的獨立調查與與項目的單獨接觸都是不可被接受的。對於SCP-1380檔案的訪問受到限制,僅有此文件與附錄四2能供閱讀。如果鎖定該項目地點,則應通過O5議會的決定對其數據進行修改。

SCP-1380中出現基金會人員。該名人員在基金會內部的存在/忠誠度受到質疑。

描述:SCP-1380是一個有政府的社會實體,以「城市國家」的形式存在。該項目的一大特色為:在歷史與現代文獻中均缺少對該項目的描述及訊息。SCP-1380的此種特性是通過廣泛的使用異常可編成化學試劑來進行的。此種化學試劑會引發失憶與認知障礙等多種影響。

19██年██月██日SCP-1380已經與基金會取得聯繫,並進行了互惠合作,基金會為其提供食物及技術用品,而SCP-1380提供基金會用於記憶刪除的藥劑,並接受了提供此類可編成化學物質。為此基金會成立了「Global-0」及「懷念協議」以利進行雙向溝通。SCP-1380通過該通信設備發送所需要產品的清單,而基金會也會通過此設備要求對方提供記憶刪除藥劑。儘管缺乏SCP-1380的具體位置座標,但依然能在約定地點進行物品的交換。雙邊締結了互不干涉協議,其內容包含互不干涉對方內部事務、基金會亦不進一步對項目進行搜索,以滿足對方提供基金會記憶刪除藥劑的要求。

為了增進互相信任的關係,並解決可能出現的技術問題,SCP-1380接納了一名基金會的人員,即物流專家阿爾弗雷德(Альфред Брускет)。只要不進行商業及其他類型的間諜活動,該人員可以向基金會發送信函及照片。

基金會目前掌握有Альфред Брускет對於SCP-1380的少量訊息:

  • 在日常生活及官方文件中,多使用「Город(城市)」來做為國家名稱,偶爾居民會使用「Фейлерштадт(Feilerstadt)」來稱呼國家。
  • 根據一對「Город」不完全了解之人的敘述,該國家約有居民500-65萬人,具體國家大小未知。
  • 「Город」的居民會說德語,但他們的沒有統一之文化特徵(或文化特徵微不足道),以致不能將他們明確的劃分為德國人或任何其他國籍。
  • 「Город」位於一個丘陵地區,地平線低矮,並有一條河流流經。「Город」的外圍是未受完全發展的廢棄工業地,這些工業地把國家包圍起來,包含混凝土牆、傾斜的瞭望台和成排的生鏽鐵絲網。
  • 除了訊息技術外,整個國家的工業、運輸發展約莫停滯在20世紀50年代。
плакат%202.jpg

海報 「SVHA將捍衛我們的遺忘權」

SCP-1380的工業相當發達,國家周圍有著大量的化學工廠。國家絕大多數的人口在這些設施中工作,而生產的物品為泛記憶刪除藥劑。這些藥劑有以氣體型態從工廠排入大氣中,同時也有以液體型態排入河川中。假定這些排放是政府同意的必要行為,便可以向國際社會隱瞞其存在的事實,也可以防止其他國家對其政權施加壓力(或進行軍事干預),又可以抑制外部文化流入。

這些工廠具備了能夠儲存產品的大型存放設施,這些設施透過遍布整個城市的大型或小型管路連接在一起;這些管線設置在街道、房屋上方或通過建築物內部(藥劑加熱通過管線亦可作為暖氣)。SCP-1380的運輸也配合了工廠的需求,地鐵和地面公共運輸連接著所有主要的記憶刪除藥劑製造工廠,車站的名稱以附近的化學工廠命名(七號總廠站、16號工廠站,其中唯一的例外是「政府站」)

中小型的化工廠和機械工廠的工作主要是生產大型化工廠的所需品。國家中的企業只有一小部份生產民生消費品,但SCP-1380的社會結構導致民生物品供不應求,因此超過半數的民生物品是通過政府分配的。

「Город」無處不在的工廠煙囪總是飄散著各種不同顏色的煙霧,破舊的管線常導致氣體外漏,也同時危害企業經營。同樣SCP-1380中的居民也遭到呼吸道疾病的困擾。

按照政府的安排(或應基金會的要求)定期進行「放出」行動。政府會啟動警報器或揚聲系統向民眾警告行動的時間、使用的刪除藥劑類型、個人的保護程序3。國家的居民應始終攜帶一個防毒面具和一組過濾器,每個公民有義務知道所有記憶刪除的名稱、成分、製造地點、生產過程與化學結構、識別和應對方式。在政府發給公民的標準糧食組中有提供膠囊與可溶性記憶回復粉劑。

SCP-1380有一些過時的(但不可撤銷的)禁令,這些禁令是由國家遺忘總署(Stadtvergessenheitshauptamt SVHA)實施的。儘管居民對這些禁令所發布的原因毫無記憶,但在Feulerstadt的土地上仍禁止以下物品:歷史照片和人物肖像、新聞、日記、傳記、歷史書籍,古董、武器、標誌和旗幟,以任何方式儲存和傳遞有關「上一代國家」的訊息,以及對這件事情表現出興趣的人。這座城市的居民對禁令抱持中立態度,並遵從此禁令。違規者會被鄰居或同事檢舉至國家遺忘總署,禁止將城市中的化工廠儲存設施中的物品帶往未經許可的地方。國家內的所有古蹟、紀念碑、浮雕等歷史古蹟或紀錄均需要被摧毀。

阿爾弗雷德(Альфред Брускет)的私人紀錄被劃分為「五級訪問權限」的文獻。以下是他给其直屬上司和基金會同事的一些私人信件:

%D1%88%D1%82%D0%B0%D0%BC%D0%BF%202.png

#1 ██. ██. ████

今天早上,我不是在Site-16的床上醒來的,而是在一座老式的小公寓裡醒來的。天很黑,雨水在窗外宛如在打鼓一般。我設法以某種方式感覺到我附近的床頭燈的開關並打開了燈。黑暗中出現了兩名穿著黑色皮大衣的高個兒。其中一位用德語說話,介紹自己為我的「監護人」,我以為我被保安第XXV部所俘虜,但可惜的是沒有。他們向我說明了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在某座城市裡醒來,這座城市因為高度發展化學而與基金會發展出雙邊關係。我被任命為中間人、大使,向我的主管發送有關於該城市中所生產的化學物品的訊息,並協助維護生產設備和維持通路穩定。他們允許我每天一次向基金會發送我個人信件。但關於我如何來到這裡和誰授權我來到這裡的問題仍沒有答案。一位比較瘦弱的人表示我要適應這個城市要花一段時間,他們強迫我服用了幾粒藥劑,然後讓我上床睡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